【白澜篇】03章:千年之恋(3)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听到洛兰的话,洛烟的心颤抖了一下,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用力摇头,“姐,你说什么呢?他是我姐夫,我怎么会,怎么会……”

    对于白澜,她有惊艳,有喜欢,也有亲近,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是她的姐夫……姐姐怎么会这么想呢?

    听到洛烟的回答,洛兰笑了,拉着她躺下,道,“傻丫头,姐姐就随口说说,别往心里去,姐姐只是太在乎他了,才会胡思乱想。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書網你就当姐姐没说吧,快睡吧。”

    洛烟躺在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她想起这些日子,白澜总是跟她一块儿出去干活,莫非是姐姐觉得白澜跟自己亲近,所以吃醋了么?

    一定是的,不然姐姐怎么会无缘无故说这些话呢?

    所以,她今后还是跟白澜保持一下距离吧。

    姐姐有多在乎这段感情,她再清楚不过,她是说什么也不会跟姐姐抢男人的,即便,白澜真的很好,或许她今后的人生里,再也不会找到比白澜更好的男人了。

    是她的就是她的,不是她的她绝不会强求。而白澜就属于从来都不是她的那一类,所以她不会强求。

    后面接着两天白澜都被洛烟丢在了屋子里,理由是,他去了几趟地里,惹得一起干活的很多姑娘都没心情干活了,所以他还是不要去祸害别人,乖乖留在家里陪洛兰带孩子吧。

    白澜当然不会同意,正要反驳,却被洛兰拉住了手。

    这是他来到洛家十天,洛兰第一次碰他。白澜本身不太喜欢别人触碰,本能的缩回了手,却看到了洛兰受伤的表情,当即有些有些不自在的低着头,也没有继续去追洛烟了。

    气氛有些怪异,白澜每次面对洛兰的时候,都会觉得不自在。

    洛兰眼中的爱慕和迷恋太明显,太浓烈,他有些承受不住。

    而且,白澜明显的感觉到了洛烟对他的疏离。原本,那丫头总是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的,这几天她看到他就跑,总有找不完的借口,每次都溜得很快,让他觉得好气又好笑。

    敢情他变成大灰狼了?她用得着这么害怕看到他么?

    白澜一开始还能忍着,只当她是知道了什么,害怕他了,过几天就会好的。但一连几天都是如此,他忍不住了。

    这天,白澜收到下属传来的信,告诉他雾谷出了点问题,需要他立刻赶回去处理。

    雾谷刚成立大半年,还有很多不稳定因素,他这个时候离开已经是不容易,这一住又是这么多天,会出问题本就是他预料中的。

    当然,白澜其实是故意这个时候离开这么久的,目的自然是想要那造反之人露出狐狸尾巴了。所以,这个时候,他真的不能再等了,他必须赶回去,否则,他就看不到这一场好戏了。

    马上要离开了,白澜想起洛烟那小妮子,终究心中气不过,这天傍晚,偷偷的跑去找她了。

    洛烟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打算去将洗澡水倒掉,一出门,就看到一身白衣的蓝白朝着自己走来,洛烟眼神闪躲着,转身就想再次回到浴室里去。

    “烟儿……”白澜一个箭步上前去,拉住了洛烟的手。

    刚洗完澡的她,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这一拉,洛烟没有准备,就落进了白澜的怀里,香气袭来,让白澜的心脏不安的狂跳起来。以至于他一时间忘记了要松开洛烟。

    洛烟的脑袋撞在白澜的胸口,只觉得心跳也变得有些不规律起来,他宽厚的胸膛,那样强健,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但,她没忘记姐姐说的话,为了不让姐姐多想,她慌忙推开了白澜,红着脸瞪他,“姐夫,你做什么呢?”

    白澜回过神来,只觉得心脏跳动的频率,快的惊人,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呼吸有些凝重的看着洛烟,白澜低声道,“烟儿,你这些日子为何躲着我?”

    洛烟的脸色微变,“姐夫你说什么呢,我,我什么时候躲着你了?”

    “那你为何一看见我就跑?”白澜蹙眉,认真的看着她。

    洛烟别开了脸,道,“我只是想起刚好有东西落在里面了,进去拿。”

    白澜抿着嘴,琥珀色的眸子,幽深无比。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每次都让他说不出话来,但他知道,既然是借口,就全都是假的。

    他依然拉着洛烟的手,洛烟用力的挣扎了几次挣不开,也就没有再动,只是低着头不看白澜。

    白澜深呼吸,好一会才道,“我明天一早就离开了,你还是不愿见我?”

    洛烟猛地抬起头,惊讶的看着白澜,紧张的问,“你,你要离开了?怎么这么急?”

    看到洛烟紧张的脸,白澜的脸色才好看些,低着头叹气道,“嗯,既然你不想看见我,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好暧昧……不仅是洛烟,白澜自己都觉得好矫情。

    洛烟的脸色红了红,扭开头,问,“姐姐可知道了?”

    “我还没告诉她。”白澜沉声回答。

    “姐夫,姐姐真的很爱你,你这一次离开,还会再回来吗?”洛烟抬眸,有些渴望的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干净纯洁,带着渴望,让白澜有些招架不住。

    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脑袋,白澜笑着问,“你可希望我回来?”

    “自然希望。”洛烟脱口而出,说完又解释道,“你是颜颜的爹,你不在,颜颜会不习惯的,还有姐姐,她等了你一年才等到你出现,你要是就这么离开了,她们今后该多难过啊?”

    “那,你呢?”白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只是本能的就问出来了。这一刻,他突然很想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即便他心中清楚,她只是他孩子的小姨……

    果然,洛烟低着头笑道,“我当然也不舍得你离开,你离开了,姐姐又要伤心好久了。”

    只是因为姐姐吗?

    白澜没有继续追问,因为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这些问题,问出来根本就没意义,但他心中还是很失落。

    点点头,转身道,“我知道了,我去你爹娘和你姐姐说一声。”

    看着白澜失落的身影,洛烟心中也有些难受,其实她不想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但她也有些害怕,因为白澜对她太好了,好到让她不安。

    他是她的姐夫,是她姐姐最爱的男人,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产生其他的感情呢?

    就这样吧,也不需要再想太多了。等他离开,再回来就不知是何时了,那个时候,自己或许也该嫁人了。

    洛烟心中安慰着自己,却是站在原地,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第二天,白澜真的离开了,洛兰和洛烟一夜都没睡,第二天一早就起来,在门口送他。

    白澜本是打算悄悄离开的,没想到姐妹俩都这么早,当即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好久才对洛兰道,“最迟三个月后,我来接你们离开。”

    闻言,洛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明亮的光芒,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明媚了起来,离别的阴郁也被一扫而空。

    但白澜看到的,却是洛烟眼中的失落以及很快就掩盖了失落的深深的祝福。

    或许,她是以为他说的“你们”仅仅是只洛兰和孩子吧?白澜抿着嘴,想要解释什么,却又觉得有些多余,既然他决定了要姐他们姐妹和孩子一起离开,那到时候来接就是了,说再多都不如行动。

    而且,洛烟这些日子总躲着他,他确实是生气了,就让她失落一阵子也好。

    白澜这么想着,漂亮的嘴角勾起,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本就长得很好看,这一笑,让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了。

    洛兰呆呆的看着白澜俊美的容颜,直到他翻身上马,策马离开,都回不过神来。

    洛烟则是目送白澜离开,在心中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

    “什么?烟儿,你要想嫁给村头的陈三?”白澜离开后,第四天的夜里,晚饭时分,洛家屋子里传来了洛父惊愕的声音。

    “是的,爹,女儿再过几个月就十四岁了,姐姐很快就会跟姐夫去城里,我总是要留在村里头的,陈廉一直对女儿很好,女儿嫁给他,今后也不会受委屈。”洛烟低着头回答。

    陈廉是村长家的三儿子,人们都习惯叫他陈三,长得还算清秀,是个稳重的小伙子,幽默风趣,平时在村里,对大家都不错,已经十八岁,不少人家的女儿都挺喜欢他的。

    只是,陈廉一直很喜欢洛烟,从小就喜欢跑来找洛烟玩,还时常说,等烟儿长大了,他就娶她回家。

    洛烟对于这个一直很照顾自己的大哥哥,也有些好感,但那并不是爱情,她心中也明白,只是一直没有挑明。因为在这村里,实在找不到比陈廉更好的男子了。姐姐也时常说,要是嫁给陈廉,一定会很幸福。

    其实,之前洛烟也曾反问洛兰,“为何姐姐你不嫁他?”

    洛兰总是会温柔的笑着捏她的脸,告诉她,“姐姐啊,心里有别人了,所以任何人都取代不了了。”

    听到洛烟想要嫁人的消息,洛兰的脸色也变了变,她知道,可能是她那天的话,给了洛烟压力,让她想不开了。但是,想起每次白澜对洛烟疼爱有加的样子,她又渴望着洛烟能早些嫁出去。

    爱情从来都是自私了,她对白澜,已经爱得入了魔了,她不能容忍自己的妹妹抢走自己的最爱。

    从小,她就是爹娘心中的宝贝,她乖巧懂事,性子温婉,大家都说,她将来一定能嫁个好夫家,一定会是贤妻良母。而洛烟调皮捣蛋,总是没个女孩子的样子,大家都说,她这样调皮,将来一定会嫁不出的。

    如今,白澜对洛烟的关怀,显然让洛兰感到不安了。

    所以,这一次,她没有反对,反而笑着道,“烟儿你想开了就好,陈三是个好男人,他从小就喜欢你,村长家比咱们家富有许多,你嫁给他,将来定是会幸福的。”

    洛烟低着头,安静的笑着,心却有些难受。

    姐姐从小就很疼她,有什么好吃的总是让给她,可是如今,有了孩子,有了姐夫之后,就开始防着她了。难道,她在姐姐心里,就是一个会勾引人的小妖精吗?

    若是她真的对白澜有什么非分之想也就罢了,可是,她对白澜只是最单纯的喜欢和崇拜,姐姐既然容忍不了,她就把自己嫁了好了,也免得姐姐心里不好过。

    即便心里难受,洛烟也没有吭声,她明白,姐姐对姐夫的执念太深,自己若是说些什么的话,姐姐肯定又要难受了。

    洛父和洛母心中也是喜欢陈三的,只是,见了白澜之后,就总觉得自己的小女儿能嫁个更好的。

    洛母犹豫了一下,道,“烟儿,你可是想好了,你才十三岁。不如过几个月你姐夫来了,让他带着你也一块儿去外面看看,届时你要还是坚持要嫁,娘就不阻拦你了。”

    洛父也点头表示认可,“是啊,烟儿,你还小,这么着急做什么?”

    “可是,烟儿想留在村里,陪你们二老。姐姐跟姐夫离开了,你们两个人在家里,多孤单啊。”洛烟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对父母俏皮的一笑。

    洛兰也笑着道,“爹,娘,烟儿既然喜欢陈三,你们怎么能拆散他们呢?”

    父母两人劝说了一番,洛烟却坚持自己的决定,最后二老也不再说什么了,只点头,说,明日就去村头跟陈村长家说说看。

    洛兰心中对洛烟有些愧疚,但也没有说什么,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洛烟嫁了,白澜才不会对她有别的想法,洛兰才能安心。

    当天夜里,洛烟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她房间里的发钗少了一支。

    原本她就只有两支发钗,如今用了一支,另一支却是怎么都找不到了。她想起这些日子是白澜睡她的房间的,会不会是他不小心弄丢了?

    第二天天没亮,洛烟挑了一担青菜,就摸着黑去了镇上。

    春季多雨,青菜长得快,家里吃不下,天气不好又不能晒干,所以他们通常会选择挑出去镇上卖掉,换点银子或是生活必须品回来。

    她爹娘老了,姐姐又刚生完孩子不久,所以这些活,都是她在做。

    洛烟走了两个时辰的路才来到镇上,因为青菜不太好卖,她到了下午才卖完。

    拿着卖青菜换来的铜钱,洛烟给宝宝买了一个拨浪鼓,然后又给爹娘买了些东西,最后是一些生活必需品,买好就急急忙忙的赶回了村里。

    再晚一点天就黑了,夜里的山路不好走,她必须在天黑前赶回去。

    回到村头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洛烟走的有些急,没有看到小路边上站着一个人,那人看到洛烟,激动的跑出来,把洛烟给吓了一跳。

    “啊——”洛烟低呼一声,看到那人是陈三,脸色有些泛红,道,“三哥,你在这儿干嘛?吓死我了。”

    “烟儿,今儿你娘来我家了,你答应嫁给我了是不是?”陈廉激动的拉着洛烟的手,小麦色的肌肤,在灰暗的月光下,带着一抹绯红。

    看到陈廉激动的样子,洛烟却笑不出来,只是点点头,“嗯,你既然都知道了,那就回家准备着吧。”

    “真的吗?烟儿,太好了,太好了。”陈廉一激动,就要抱洛烟,洛烟心中不安,急着想回家,所以躲开了,有些尴尬的笑道,“三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有什么事儿明日再说吧。”

    陈廉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笑道,“好,烟儿,我送你回去。”

    “不用啦,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快回家吧,别让你爹娘担心了。”洛烟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往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路上都觉得很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心慌慌的,有些难受。

    她加快了脚步,朝着家里走去,来到大门口的时候,见家里灯都亮着,大门也是敞开的,她深呼吸,努力的平息自己的心情,脸上带着笑容,走进大门,就对着屋子里叫道,“爹,娘,姐,我回来了……”

    往常,她这么一叫,屋里的都人都会应一声的,可是这一次却没有。

    洛烟眉头微蹙,将肩膀上的担子放在门口,走进了吃饭的大厅,手里拿着新买的拨浪鼓,打算去给宝宝一个惊喜。

    但,她进门后却看到了令她惊悚无比的一幕。

    屋子里,餐桌前,歪歪扭扭的躺着两个人,两人身上穿着简单的麻布衣,他们的身上,都有一道深深的伤口,从胸口处被刺穿了。鲜血流了一地,场面十分惊悚,叫人毛骨悚然。

    “啊——”洛烟惊恐的大叫一声,身子僵在了门口,浑身冰冷,如置冰窖。

    “爹——娘——”洛烟扑过去,扶起父亲,眼中的泪水哗啦啦的落下,“爹,爹,你醒醒,你醒醒。”

    “娘……”洛烟抱着两个老人,惊恐和害怕,让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用力的摇着两人,血染了她一身都是,她却感觉不到,只大声的叫喊着,陷入了崩溃边缘。

    她叫了很久,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爹娘的身体都是温暖的,说明他们刚被杀不久,而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似乎是等她回来,就可以开始吃了。

    ------题外话------

    没意外的话,明天是千年前的最后一章,后天开始写亲们期待已久的白澜未来的故事,╭(╯3╰)╮爱你们!

    推荐好友新文(首推中)《贵女重生之第一狂医》文/安若隐

    他号称杀人魔头,耳聋残疾鬼面王爷,实则温柔嫡仙,披着狼皮的“禽”兽一枚。

    她号称美丽动人,懦弱无能第一贵女,实则奸诈狡猾,坑人不吐骨头的魔女一枚。

    陌染,将门之女,医术超群,却被挚爱所害,岂料再次睁开,化身为墨国第一贵女洛清瑶。

    大婚之日,惨被陷害追杀,意外的丧失清白,更悲剧的怀孕,靠,有这么坑爹的重生吗!

    未来的夫君强行完婚,任凭她生死由命,妾氏的刁难,毒计层出不穷!

    明媚少女狡黠一笑,夫君野心灭门,赠他脑袋开花!妾室狠毒陷害,送她黄泉一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