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归期,漠北之行(重要)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破云层,洒落在雾谷的圣殿中,一片金光闪耀。

    圣殿已经存在了千年,表面被风雨打磨的光滑明亮,不但不会显得破败苍老,反而因为岁月的洗礼,让它看起来更加圣洁,更急闪亮。

    上官轻儿站在圣殿的门口,看着那一座高大的建筑,心中感慨万千。

    “白澜,你当初,为什么要建这么一座圣殿呢?”上官轻儿感叹。

    白澜就站在上官轻儿的身侧,看着这座熟悉的黄金打造的圣殿,嘴角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因为我想知道,有什么东西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的。我想知道,我活着的这短短几十年里,能留下什么东西。”

    上官轻儿扭头对他笑了笑,道,“如今看到它,你有何感想呢?”

    白澜微笑着,道,“还记得吗?当初我曾说,若是哪天我们都死了,就让人将我们一起葬在这里面……可惜,当初雾谷的能力有限,只能保存我一个人的身体……”

    上官轻儿低着头,心中除了感动,还有一抹心疼。

    “转眼千年已过,这里还是没变,只是,我们也回不到过去了……”白澜这些日子将雾谷走了个遍,心中可谓是感慨万千。

    但是,毕竟过去了这么久,他再感慨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进去吧,时间不多了。”上官轻儿叹口气,拉着白澜往里面走。

    白澜没有出声,安静的跟着上官轻儿走进了圣殿。

    他们的身后,非影和明夜以及慕容莲安静的站在那里,目送他们进去。

    上官轻儿清晨的时候睡了一觉,然后被明夜的人叫醒,问她是否考虑清楚了,要是跟他们走的话,差不多该启程了。

    上官轻儿很爽快的回答,她会跟着明夜离开,但是离开前,她要去一趟圣殿。

    明夜似乎没有想到上官轻儿会这么爽快的答应,心中欣喜,一口答应了上官轻儿的要求。

    所以,才会有如今上官轻儿站在圣殿门口的这一幕。

    上官轻儿和白澜轻而易举的闯过了圣殿门口的阵法,一路往前,很快就来到了圣殿内部。

    圣殿的最里面,那放着冰棺的大殿里,依然冷冰冰的的,没有任何声息。殿内,那一口冰棺,安静的停放在高台上,冒着一阵阵寒气,叫人战栗。

    上官轻儿和白澜举步来到冰棺前,看着那一座空荡荡的冰棺,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当初,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上官轻儿笑着问。

    “你上次来取我的血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意识,只是一直都醒不来。你离开的时候,我听到你说了自己的名字,我就记住了。”白澜淡然的回答。

    上官轻儿笑道,“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冥冥中注定了的?”

    白澜也笑了,“本来就是。”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白澜起身躺进了冰棺,上官轻儿也翻身,躺了进去。

    冰棺很宽,原本趟白澜一个人边上还有许多位置,如今上官轻儿一起躺进去刚刚好。

    两人躺下之后,闭上眼睛,一股气流在两人的身上流转着,很快,冰棺里的冰慢慢的融化,最后化成了一小滩浑浊的药水。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上官轻儿和白澜从里面出来,看着那一滩浑浊的液体,心中都有些激动。当即拿来东西将这些药水装起来,然后走出了圣殿。

    “一煞。”上官轻儿出了出了圣殿,在明夜等人看不到的地方,叫了一句。

    “主人。”一煞从侧边跳出来,单膝跪在上官轻儿身前。

    “快马加鞭,送去夏国,给吴长老。”上官轻儿将手中的五小瓶药水递给了一煞,“你们五煞每个人身上都带一瓶,分头走,务必顺利将这些药水一滴不剩的送回去。”

    “是,主人,属下定不负主人所望。”一煞站起来,接过上官轻儿手中的药水,然后转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上官轻儿跟白澜来到了明夜跟前,没有看明夜,而是对慕容莲道,“九哥哥,我要离开了,你自己多多保重。”

    慕容莲仰着头,有些不屑的对上官轻儿道,“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跟我有何关系?”

    上官轻儿伸手抱了抱慕容莲,最后伸手捏着他妖孽般的脸,“少来了,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没事,我知道你很快就会来找我的。”

    慕容莲被上官轻儿举动吓到了,脸色微微泛红,心中却是欣喜。他看着她道,“你又知道?”

    上官轻儿踮起脚尖靠在他耳边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道,“你干儿子出生的时候,你难道不会来看我么?”

    作为让上官轻儿跟明夜离开的条件,或者说是配合上官轻儿一切决定的条件,就是让她未出生的孩子,做慕容莲的干儿子或干女儿。上官轻儿虽然不想答应,最后还是无奈的点头了。她知道,要是她不点头,慕容肯定有办法不让她离开。她不想拿那几个孩子的生命开玩笑。

    慕容莲闻言,嘴角勾起,也捏了捏上官轻儿的脸,妖孽般的脸上有着几分得意,“算你有点良心,哼,快走吧,省的我看着碍眼。”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嘀咕道,“明明舍不得人家,还死不承认,我走了。”

    说完,她带着白澜,走向明夜,“走吧,麟王。”

    一句麟王,让明夜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起来。他紧抿着嘴,目光深沉的看着上官轻儿。

    她终于还是开始恨他了吗?昨日还叫他四师兄,如今已经是麟王了……

    明夜心中痛苦不堪,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转身,“嗯,走吧。”

    明夜和非影带着五六个护卫,跟在上官轻儿和白澜身后,一步步走出了雾谷。

    慕容莲站在原地,没有转身,直到上官轻儿走远了,才看向他们远去的背影,妖娆的脸上带着浓浓的不舍,“死丫头,你最好别出什么意外。”

    不然……

    他低头看着手中那一封信,哭笑不得。

    不得不说,夏瑾寒真的是个神一般的人物。

    上官轻儿如今还没出雾谷,夏瑾寒就知道她会跟明夜离开,还特地给他来信,让他打理好雾谷,别让上官轻儿担心、分神。还说要是雾谷再出问题让上官轻儿担心,或者是上官轻儿再因为雾谷的事情跑回来,他就跟自己没完。

    他知道自己不是夏瑾寒的对手,虽然他也不怕夏瑾寒,但如今……

    “难怪她会这么在乎你,甚至愿意为你生孩子……”慕容莲有些羡慕的嘀咕着,叹口气,目光看着上官轻儿离去的方向,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从雾谷出来,到外边的小镇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几人在镇上吃了些东西,然后继续上路。

    小镇上,上官轻儿遇到了正准备回雾谷的大长老和洛音,几人并未有多少交谈,只是简单的问候了几句,就匆匆分别了。

    从飞雪国去漠北,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因为明夜心中着急,他们的马车走的很快。

    上官轻儿早已经适应了这种超强度的赶路,因为怀孕,她几乎每天都在马车里睡觉。白澜时刻守在她的身边。

    明夜对上官轻儿也算照顾,就算赶路,也不会让上官轻儿总是吃干粮。

    时不时的弄点野味,烤野鸡野兔什么的,刚好在夜里到达城镇的话,也会适当的留宿在客栈,不让上官轻儿受苦。

    上官轻儿知道明夜对她的关心,但心中却再也生不起最初的同情和好感。

    这一次,明夜的威胁和强迫,让她感到很失望。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明夜也或许有着个汇总苦衷,但她并不想原谅明夜。

    明夜和慕容莲不一样,对她来说,明夜更为亲近,所以他的背叛,让她无法接受,更不能原谅。

    很快就出了飞雪国,他们抄近路,没有经过夏国的边境,直接去了漠北。大大缩小了行程。

    一连七天的赶路,终于抵达了漠北大都。

    因为离开的匆忙,上官轻儿没有带上风吹雪和冷天娇。只是,那两个家伙居然一路上都跟着他们,还美其名曰,风吹雪要来漠北提亲,所以就一起来了,他们才不屑跟踪这种事。

    冷天娇毕竟是漠北的公主,明夜不喜他们跟着,却也奈何不得他们。

    已经是深秋,漠北的天气偏寒凉,此时已经需要穿好几件衣服了。上官轻儿比较怕冷,此时已经穿着棉衣。

    再次来到漠北,已经物是人非。

    还记得当初,他们几个一起来的时候,明夜还是上官轻儿的四师兄,时刻保护着她。

    一转眼,他就变成了漠北的麟王,变成了她的敌人。

    冷天娇本想让上官轻儿进宫住,甚至冷天睿也派了人来迎接,表示夏国太子妃远道而来,自然是要住皇宫的。但明夜一口拒绝了,只说这是他的小师妹,住他王府比较方便。

    冷天睿虽然是漠北的王,但麟王府在漠北是个大家族,手掌重兵,明夜不让上官轻儿住皇宫,冷天睿也不好勉强。

    上官轻儿就这么住进了麟王府。

    麟王府的布置和装修,并不比漠北皇宫差,一进去就是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好不华丽。

    因为到达麟王府的时候已经天黑,这一晚,没有任何人打扰上官轻儿,她早早就歇下了。

    第二天一早,上官轻儿被前来伺候的丫鬟叫醒,丫鬟为她穿上了漠北的服饰,又给她梳了未出阁女子的发式。

    上官轻儿看着镜子里自己再次放下的长发,眉头紧皱,道,“我已经成过亲,这种发式已经不适合,劳烦姑娘帮我将头发绾起来吧。”

    那丫鬟听了,顿时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而后低着头跪下道,“小姐,是王爷让奴婢给您梳这样的发式的。”

    “你若是不愿给我绾起来,便我自己动手好了。”上官轻儿说着,伸手去拔头上的发钗,就要换一个发式。

    那丫鬟一脸恐慌和不安,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了明夜的声音,“你若一定要绾起长发,便由我来帮你吧。”

    上官轻儿闻言,紧抿着嘴,手紧紧握成拳头,而后放开,淡漠的起身道,“那还是算了。不知道麟王大驾,有何贵干?”

    让他给她绾发?她才不要。

    不过说起来,夏瑾寒似乎都还不曾给她绾过发,回去一定要让他试试。

    明夜挥手,让丫鬟下去,道,“将早膳端上来。”

    “是,王爷。”丫鬟如释重负,慌忙离开。

    明夜则是走进了上官轻儿的房间,深紫色的双眸,深深的看着她,许久,才问,“昨夜睡的可好?这几日一直赶路,累坏了吧?”

    上官轻儿有些嘲讽的笑着,“多谢麟王关心,我并非娇弱女子,这等赶路又算的了什么呢?”

    明夜低头深深的看着她,最后别开视线,“先吃点东西,一会陪我去见爷爷。”

    上官轻儿挑眉,“你确定要带我去见?”

    明夜点头,“不错,要带你去。”

    “你就不怕我坏了你的好事?”上官轻儿懒懒的说着,一脸悠闲。

    明夜眯起眼睛,道,“你不会,你要是坏了我的好事,让爷爷动怒,吃亏的是你。”

    “呵呵,怎么,我要是惹他生气,他还会杀了我不成?”上官轻儿心中不屑。

    明夜也笑了笑,“不会杀了你,但你这辈子怕是再也走不出麟王府了。”

    上官轻儿耸耸肩,表示不以为意,心中却是恨的牙痒痒,恨不得一口将明夜这丫的咬死。

    侍女很快把早膳端上来,上官轻儿安静的吃完,就起身跟着明夜出去了。

    白澜很及时的跟在了上官轻儿身后,梨花不在,他就成了上官轻儿的贴身护卫,时刻跟随。

    明夜果然没有追究梨花的事情,想必是知道梨花去通知夏瑾寒了。这一路上,梨花应该会很艰苦,希望她能顺利到达夏瑾寒所在的地方。

    明夜的爷爷住在麟王府一处比较僻静的院落,环境优雅,清静,很适合养生。

    上官轻儿一身翠绿色的窄袖曲裾,完美的展现出了她婀娜的身姿,走在明夜的身侧,两人看起来也还很相衬。当然,前提是能忽略白澜的话。

    有白澜在,人家的视线就永远都不能集中在别人的身上。

    上官轻儿不止一次的感叹,这个白澜就是个祸害啊,都遗留了千年,想不祸害都难了。怕是只有夏瑾寒在的时候,才能将他的锋芒压下去了。

    来到一个像是书房的地方,明夜敲了敲门,道,“爷爷,孙子来看看您。”

    “进来吧。”里面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很是威严。

    明夜推门进去,然后一把拉住上官轻儿的手,也不顾她反抗,低声在她耳边道,“别乱动,不然我不介意用强的。”

    上官轻儿忍住心中的怒气,终究还是没有再挣扎,姑且进去看看那老不死的是什么东西,能将她如何了?

    一进屋,就感觉一阵温暖,上官轻儿打量着这个布置简洁,却十分有书香气息的房间,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桌子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上。

    老人此时低着头,似乎正在写什么,看到上官轻儿和明夜进来,也不抬头,继续忙着他自己的事情。

    明夜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低着头,道,“爷爷,孙儿已经将雾谷的谷主带回来了。”

    “嗯。”老人点头,而后抬头,目光犀利的看向了明夜,最后落在了上官轻儿的身上。

    上官轻儿清澈的眸子,不带一点瑕疵,清澈无比的看着那白发苍苍的老人。

    老人在看到上官轻儿的那一刹那,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手中的吗,毛笔掉落在了地上,然后退后两步,惊讶的道,“你,你……”

    上官轻儿轻笑着,没有出声。

    明夜不解的看着老人,问,“爷爷,你怎么了?”

    老人跌坐在椅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上官轻儿,好一会才道,“你到底是谁!”

    上官轻儿挽起嘴角,轻笑道,“老王爷,麟王方才似乎给你介绍过了,我是雾谷现在的谷主,上官轻儿。”

    “你,你……”老人颤抖着双手,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然后手紧紧握成拳头,道,“你是人是鬼?”

    上官轻儿笑的更艳了,“老王爷你说的是什么话呢?我是人还是鬼,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老人颤抖着手,好一会才安静下来,拉长了脸看着明夜,“她就是你喜欢的女人?你要娶她?”

    明夜认真的点头,“是,爷爷。”

    老人低着头,道,“你先出去,让她留下。”

    明夜不解,“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出去。”老人低喝一声,威力十足。

    明夜握着的手紧了紧,好一会才低着头道“是,孙儿这就出去。”

    明夜扭头看了上官轻儿,“有什么事,叫我。”

    上官轻儿撇撇嘴,没有回答。

    明夜看着白澜,道,“你跟我一起出去。”

    白澜没有丝毫退后,站在原地,“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没有资格让我出去。”

    明夜咬牙,却奈何不得白澜。

    倒是座位上的老人,似乎才发现白澜的存在,惊讶的看着他,苍老的身子,再次颤抖了起来。

    “你,你……咳咳,咳咳……”老人看着白澜高大的身影和那张白皙的脸,吓得退后了两步,大声咳嗽着,身子摇摇欲坠。

    “爷爷……”明夜慌忙上前扶住他,紧张的问,“爷爷,你怎么样了?”

    老人拼命的咳嗽着,苍老的身子,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他靠在明夜身边,好不容易才稳住了情绪,指着白澜道,“你,你,你为何会在此?”

    白澜挑眉,“我为何不能在此?”

    “你,你……你是人是鬼!”老人继续问。

    上官轻儿笑了,“老王爷,你见了人都喜欢问人家是人是鬼的么?这可不太礼貌。”

    老人没有理会上官轻儿,只是盯着他们两人,再次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明夜总觉得爷爷似乎有事情瞒着自己,看到爷爷这么激动的样子,他解释道,“他是雾谷祖师爷白澜,千年前开创了雾谷的那个男人。他的身体一直被封存在雾谷,是上官轻儿将他唤醒了的。”

    老人闻言,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白澜那张没有表情的脸,突然闭上眼睛,一手拍了拍桌子,一手抹了一把泪,道,“果然是祖师爷复活了,真的是祖师爷,我们非家有救了。”

    明夜不明所以,“爷爷,您在说什么呢?”

    老人突然拉着明夜,来到白澜面前,拉着他跪下,道,“还不快给祖师爷行礼?”

    明夜惊愕不已,“爷爷,你……”

    “孽畜,跪下。”老人自己跪下,也拉着明夜一起跪下了。

    “弟子拜见祖师爷,弟子不孝,没能像非家先祖一样守在雾谷,望祖师爷见谅。”老人沉声道。

    上官轻儿嘴角勾起,笑的很是灿烂。

    白澜也似乎知道了什么,道,“非家世代为我雾谷出力,实在难得,起来吧。”

    “多谢祖师爷。”老人起身,亲自给白澜搬来了椅子,让他坐下,道,“祖师爷,您请坐。”

    白澜拉着上官轻儿,道,“轻,你坐。”

    上官轻儿弯起嘴角一笑,丝毫不在乎的道,“好。”

    老人这才再次注意到上官轻儿,道,“祖师爷,这位是,是……”

    “她是夏国太子妃,也曾经是你孙子的师妹。”白澜淡漠的回答。

    老人闻言,紧抿着嘴,对明夜道,“还愣着做什么,给祖师爷搬张椅子过来。”

    明夜心中很是不解,也委屈不已,但爷爷向来严肃,他也不能违抗他的命令,便搬来了椅子,放在上官轻儿身边,而后又给老人也搬了椅子,没有出声。

    老人在白澜坐下之后才坐下,苍老的脸上带着笑容,道,“祖师爷,弟子小时候曾随着父亲去圣殿见过您,没想到能活着看到您出来,实在是弟子三生有幸。”

    白澜淡然的看着老人,问,“你如今才知道我离开雾谷的事情?”

    老人眨了眨眼睛,“弟子这些年几乎不问世事,对外面的事情并不了解,前些日子又病倒了,是以,并不知道您已经已经复活的事情。金蚕蛊乃我无辜的至宝,当年墨家后人心术不正,几乎将世上的金蚕蛊都毁掉了,非家世代为金蚕蛊而活,没有了金蚕蛊,也不知道金蚕蛊去了何处,故而,非家才会离开雾谷,开始在世界各地寻找金蚕蛊。”

    上官轻儿挑眉,心想,明夜肯定不知道这些事情吧?啧啧,本以为将她带回来,将她身上的金蚕蛊抢过去,就是他的使命,如今看来,他怕是也被耍了。

    不,也不能说是被耍了,因为这件事根本就是秘密。怕是除了这位老王爷,没有人知道。即便明夜已经继承了王位,但是因为这些年都不在非家本部,不知道是正常的。

    上官轻儿也是昨晚才知道的。

    慕容莲给她的那张东西,是雾谷千百年来在整个大陆上的隐势力分布图和一些家族的名单,其中,上面就有非家的名单,而且是百年前那个墨家的后人毁了金蚕蛊之后才加上去的。

    金蚕蛊是雾谷的宝物,可以说是雾谷独有的,不能遗落在任何人的身上。当年墨家的后人毁了所有的金蚕蛊之后,就找了一处隐秘的角落自尽了,但他痛恨金蚕蛊,毁了所有金蚕蛊,却又告诉世人,他将自己的那一份保存了下来,谁有本事的就去将它找到。

    于是,这在当时掀起了一股巨浪,不少人都在满世界的寻找金蚕蛊的下落。

    非家也是那个时候被分配出去的,目的是为了隐藏在人世,暗地里寻找金蚕蛊的下落。

    那个时候非家的人很有本事,找到漠北的时候,帮助了当时的漠北王,混了一个铁帽子王,为了更好的寻找金蚕蛊的下落,非家就此扎根漠北。

    雾谷出来的人,向来都是誓死效忠雾谷,永不背叛的。非家这些年而又是如此,虽然几乎不跟雾谷联系,却一直都不曾忘记自己的本分。

    当初将明夜放去普崖山,确实是为了金蚕蛊,但,为了不让家族的秘密泄露,当时的老王爷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明夜。

    而非家百年来,已经成为了漠北的一份子,为了不让这个地位失去意义,非家的长辈们一般都会死守这个秘密,直到去世,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下一代的当家人。

    上官轻儿昨晚研究透了那张图之后,就答应明夜来雾谷,不过是想见见这位老王爷,然后想办法不让漠北参与道夏国跟赵国的战事中去罢了。如今一见,果然跟她预料中的一样,看来,她这一趟是来对了。

    “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只是,因为你不曾告诉你的孙子,害他差点伤害我最重要的人。”白澜目光落在了明夜身上,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老人扭头看了看上官轻儿,有些疑惑的问,“祖师爷,这,这太子妃跟您……”

    老人想问上官轻儿跟白澜的什么关系,白澜自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笑道,“你应该知道,这世上能将我唤醒的人,是何等身份吧?”

    老人惊异的瞪大了双眼,他显然也是知道雾谷高层之间流传的那个秘密的,只是,他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一个死去的女人,灵魂被送离了这个世界,真的还能回来么?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人的身份,居然是夏国的太子妃,这……

    看到来人惊讶的样子,上官轻儿懒懒的一笑,“你没有听错,就是我,虽然不知道你方才为何在看到我的时候会那么惊讶,但是,我如今的身份摆在那里。我是夏国太子妃,也是雾谷的谷主,我体内有金蚕蛊,是雾谷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老人低着头,其实他知道有个女子得了金蚕蛊,并且成为了雾谷主人的事情,只是,非家向来比较固执,在他们看来,就算是这个女人成为了雾谷的主人,也不能改变她是外人的身份,雾谷的主人怎么可以是一个外人?雾谷的宝贝,怎么可以让一个外人继承?

    所以,当初才会对明夜下了命令,为了家族的使命,务必要将金蚕蛊夺回来,否则,便对不起雾谷和非家的列祖列宗。

    而明夜和非影,从小就接受特殊的教育,只知道家族很严格,家族的使命必须要完成,那是他们非家人的历史使命。因为非家留着那样独特的血,他们不可以违抗命令。所以,他们任何时候都不会背叛家族,但他们都不知道内幕,所以才会有如今这样的情况。

    老人看着上官轻儿,深深的叹息,道,“原来如此。”

    白澜挑眉,看着云里雾里的明夜,道,“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格继承金蚕蛊,比任何人都适合做雾谷的主人。”

    老人立刻点头,起身对上官轻儿行礼,“老夫参见谷主,先前这个孽畜不知情,不懂事,得罪了谷主的地方,还望谷主见谅。”

    上官轻儿对于这样的逆转,只觉得有些好笑,起身扶起老人,道,“老王爷不必见外,不知者不罪,这不怪他。”

    当然,她嘴里说不怪,不代表心中不怪。而且,也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了明夜,于是又道,“只是,因为非家,我损失的东西可不是一点两点。我当初大婚,被非家的人破坏了,先前在雾谷也一而再的被威胁。我今后不希望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秘密,或许知道的人多了不好,但是无知很多时候会让人犯下大错。”

    言外之意就是怪老人不早点将这些是告诉明夜,同时也在拐外抹角的说明夜无知。

    “是,是老夫的不是,老夫今后定会好好教训他们。”老人笑着回答,语毕扭头看着明夜,道,“非夜,你对祖师爷和谷主不敬,此乃大罪,必须家法伺候,自去领罚。”

    明夜莫名其妙的就被处罚了,当即不满的道,“爷爷,就算要处罚我,也要让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其实老人不说,他也知道多少,只是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种事情罢了。

    老人拉下脸,道,“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也无妨。”

    老人将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明夜,具体的内容,无非就是跟上官轻儿猜想的那样,非家为了雾谷,为了金蚕蛊,离开雾谷,成为了隐势力,暗中发展罢了。

    明夜听完之后,浑身僵硬着,低着头,再没有看上官轻儿一眼,转身大步走出了书房,直接去领罚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死都要坚持的使命,居然只是一个笑话……

    “哈哈……”明夜出了门,大声的笑着,只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被彻底的摧毁了。

    那是一种叫做信念的东西,一直坚持的信念,一下子就被毁掉了,一滴不。

    他从没想过,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他本以为,就算上官轻儿不愿意,只要能将她留下来,哪怕是一天两天都好。如此一来,他不但完成了家族的使命,还能有更多的机会陪着她。

    到头来才发现,原来他坚持的一切,都是一个笑话。他为了那所谓的使命和信念,背弃了一切,甚至不惜威胁了他最在乎的人,而如今,一切都变成了一场空,他甚至死的心都有了……

    那感觉,就像是被人狠狠的玩弄了,最后告诉他,不过是个玩笑一般。

    明夜走后,上官轻儿见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也该说说自己的目的了。

    “老王爷,此次我前来,还有一件事要跟你提一下。”上官轻儿笑着看着老人,开门见山。

    “谷主您请说。”老王爷对上官轻儿做了个请的手势。

    上官轻儿笑了笑,“我听说,漠北最近在跟赵国商议着,很可能会与赵国结盟,一起对抗夏国。”

    老人闻言,当即明白了什么,笑道,“原来是这件事,谷主您请放心,您是雾谷的谷主,就是我非家的主人,您和祖师爷如今都在夏国,我非家自然是站在你们那边的。所以,即便冷天睿要出兵攻打夏国,我们非家也绝对不会同意。”

    听到这话,上官轻儿彻底的放下了心,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她不过是说了一句,老人就明白了。当即笑道,“如此甚好,有老王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谷主见外了。只是,老夫有一事不明白,雾谷的隐势力在百年前就被封存在循环阵之中,谷主和祖师爷是如何知道非家的事情的?”老人目光犀利的看着上官轻儿。

    她什么都没说呢,这老头就看出她知道隐势力的事情了?不愧是老狐狸。

    上官轻儿笑道,“这还得感谢慕容莲副谷主,若不是他设计让我去闯阵,我怕是怎么都找不到这东西。”

    “原来如此。”老人捋了捋胡子,眉头微皱,道,“慕容莲是个有野心的人,谷主您可是要小心些。”

    上官轻儿摇摇头,“老王爷放心吧,九哥哥不会伤害我,他跟四师兄,也就是你的孙子不一样,不会为了所谓的使命而背叛我。”

    一句话,让老王爷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低着头,不停叹息,“是老夫教育无方,让谷主受累了。”

    “这不是老王爷的错,只是,我不希望今后非家的人也这样。我记忆寒总,非家的人虽然有些固执,但一向都是很机智的,希望你有时间能多劝劝他。别让他想不开了。”

    今日的事情,对明夜的打击一定很大,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完全被蒙在鼓里,一直以为是对的,如今发现全错了,他那样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想不开。

    当然,她会担心明夜会不会想不开,不是关心他,只是不希望他就这么死了。

    明夜对她来说,到底还是有用的,因为他是麟王。

    麟老王爷已经老了,麟王府在漠北的地位很重要,所以,明夜现在还不能死。

    “多谢谷主关心,那孽畜,从小就是个固执的,老夫也说他不动,除了很听话,其他的都……唉……”老人叹着气,心中显然是有些纳闷。

    上官轻儿也没有多说,跟老王爷聊了几句,就直接跟老王爷道别了。

    是道别离开麟王府,离开漠北,而不是道别回房间。

    老王爷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道,“谷主这么急着离开?不在这儿多待几日吗?”

    上官轻儿笑着摇头,“不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多谢老王爷好意。他日得了空,我会邀请老王爷到雾谷做客,还希望老王爷要赏脸。”

    老人激动的笑着,“老夫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雾谷,如今都已经百岁了,唉。还真的很怀念,谷主如此体贴人,是我雾谷的荣幸啊。”

    上官轻儿笑了笑,跟白澜一起离开了。

    两人一路顺畅的离开了麟王府,没有再多逗留,直接上了马车,朝着夏国的方向奔去。

    她眼睛迫不及待想要回去见夏瑾寒了。

    离开他一个多月,思念泛滥成灾,她都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幸好身边还有白澜,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不然她该多孤单啊?

    不知道夏瑾寒现在怎么样了,跟赵国的仗,打得如何了?这些日子她的消息不灵通,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了。

    不过,因为不知道,她才更加想快点回去。那种强烈的**,几乎超过了一切。

    马车飞奔着,很快就离开了大都城。只是,在大都城外,却被人拦住了。

    似乎知道她会离开似得,冷天睿的兵马,将大都城外包围的严严实实的,就等着她出来了,好将她抓住。

    ------题外话------

    抱歉亲们,本章字数少了些,也没有检查错别字,实在是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没有心情码字,希望大家谅解。

    嗯,我知道支持我的人始终会支持的,我估计是被人盯上了,唉……

    继续求月票求评价票,嗷呜,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