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威胁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夜晚的雾谷小树林里,静悄悄的,凉风吹过,树枝轻轻的摇晃着,发出了“沙沙沙”的声音。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

    夜,很暗,只有清冷的月光从天空洒下,将这一片天地照亮。

    上官轻儿有些激动的看着慕容莲,眼中写满了惊讶和难以置信。

    慕容莲笑着道,“不错,是雾谷数千年来一点一滴渗入到每个国家,已经像普通百姓一般生活着的隐藏势力分布图和名单,以及联系的暗号。”

    “这……”上官轻儿不敢想要的瞪大了眼睛,道,“百年前不是随着金蚕蛊一起消失了么?居然在这里?”

    慕容了点头,妖娆一笑,“我当初也不知道,是后来有一次无意中在圣殿里的一本书禁书上发现的。我研究了许久,一直找不到详细具体的位置,后来才发现,居然就在那条暗道里。”

    上官轻儿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所以你就算计了我,让我去破那个古老的循环阵是吗?”

    听到上官轻儿凉凉的声音,慕容莲只觉得浑身有些冰冷,身子往后缩了缩,低着头道,“我不是让那只猫跟你一起去了么?我知道你不会出事,所以才会这么做的。”

    上官轻儿冷笑,“知道我不会出事?慕容莲,你真看得起我。你是不是觉得金蚕蛊一绝,阵法精通,就能应对一切了?或者,你觉得我身边还有白澜,还有梨花,只要有他们在,我怎么也不会出事是么?我可以体谅你的用心,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这一次一不小心就死掉了,事情又该如何呢?”

    “不,我不会让你死……我保证不会……”听到上官轻儿的话,慕容莲心中也是一阵紧张,感觉到有些后怕。他当时只想着要将东西拿到手,在他看来,上官轻儿虽然不是无所不能,但要应对那阵法也不是难事。

    他并不知道那嗜血阵,只知道循环阵法很难破,或许这世上,除了上官轻儿再也没有人能破解,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设计让上官轻儿进去。

    “呵,你拿什么保证我不会死?我也是人,而且还是个女人……”上官轻儿本不想跟慕容莲计较这种事情,但是想起自己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慕容莲低着头,眼中是满满的愧疚,“对不起,丫头,是我考虑不周了。”

    “你考虑不周?你根本就是没有多加考虑吧?如果你有多想想,你就该跟我说说,我们的交情,你还怕我不愿帮你吗?我们要是早有准备,要破解阵法定然会容易许多。慕容莲,你根本就是不相信我,害怕我知道你的计划之后会要求跟你分享成果是么?还是觉得这样算计一下比较好玩?很刺激是不是?”上官轻儿冷冷的看着慕容莲,仿佛方才在他面前为他流泪为他心疼的人不是她一般。

    慕容莲拉住上官轻儿的手,眼中是深深的歉意,“我并没有那样想。你说的没错,我是害怕你不愿帮我,你是夏瑾寒的人,若是知道了这些,你为了他,根本没有帮助我的理由……”

    “呵,所以呢?现在这样你很满意是吗?”上官轻儿说完,一把挣开他的手,从树上跳了下去。

    心疼他曾经的经历是一回事,对他的做法生气又是另一回事。慕容莲这种人因为小时候的种种经历,心中对任何人都有很强的防备,没有安全感,他会这么做,其实是她意料之中的。

    但是她能料到跟他真的做了又是两码子事。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好朋友这般对待自己……或者,在他心中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好朋友吧?

    “丫头……”慕容莲慌了,立刻从大树上调下,一把拉住了上官轻儿的手,“丫头,对不起,我发誓今后都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你死。那天我一直跟在你后面,要是事情有变,我会及时冲过去护住你……”

    “事后诸葛亮,我不吃这一套,松手!”上官轻儿神色冰冷的低喝。

    “不松,丫头,你不原谅我,我就不松手。”慕容莲固执的看着上官轻儿,表情认真。

    上官轻儿抬起脚用力的踹向慕容莲,这一脚她踹的很用力,像是要将自己的怒气都发泄出来似得。

    慕容莲没用闪躲,生生的受下了这一脚,因为没用用内力护体,他被踹得退后两步,痛苦的弯起了腰,手依然没有松开上官轻儿。

    “你要是打我能消气,就狠狠的打吧。”他妖娆的一笑,狭长的狐狸眼睛,带着一抹撩人的光芒。

    上官轻儿当即不客气的扑上去,对着慕容莲一阵拳打脚踢,“你个混蛋,口口声声说是我哥哥,说很疼我,你看看都对我做了些什么?死了黑小龙你不心疼是吧?但你别忘了,它只是一只猫,要是它那个时候没有觉悟,没有扑过去,死的人就是我。我死了没关系,可我肚子里还有孩子,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慕容莲一声不吭的蹲在地上,任由上官轻儿拳打脚踢,直到听到上官轻儿这句话,他恍然惊醒一般,从地上站起来拉着上官轻儿的手,“你,你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

    上官轻儿一把将他推开,气呼呼的道,“我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一边去。”

    “丫头,你,你真的怀了夏瑾寒的孩子?”慕容莲瞪大了眼睛,眼中心中都是惊愕。

    “哼,是又如何?怎么,你是不是想要毁掉他?”上官轻儿瞪着慕容莲,语气不善。

    慕容莲妖孽般的脸上露出一抹伤心的神色,“在你心中我就是哪有的人吗?丫头,你可知,你怀了孩子,我心中是有多高兴?”

    说罢,他又深呼吸,一下子改变了语气,妖里妖气的道,“也罢,你既然这么看我,那你可要看好你肚子里的孩子才是,哼,你要是继续像方才那样动手动脚的,哪天孩子没了可别怪我。”

    上官轻儿气结,一挥手,一团将慕容莲捆住,咬牙道,“你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慕容莲被困住了手脚,只能看着上官轻儿气呼呼的离开。

    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他心中也是满足的,他明白,她要是彻底不理他,那他肯定完蛋了,她还愿意动手打他,说明她还会原谅她。

    如今她有了身孕,他还是收敛些,别去招惹她生气好了。

    低头看了看将自己困住的银丝,慕容莲妖娆一笑,道,“丫头给我穿的新衣服真是好看,我喜欢。”

    不远处的上官轻儿嘴角猛抽,险些摔倒。这个死妖孽,果然不是正常人。

    原本没有睡意的上官轻儿回到房间之后,突然就觉得疲惫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其实能理解慕容莲,只是那个人太自我、太固执……

    他让她吃了苦头,总不能就这么原谅他了。

    一觉醒来,上官轻儿看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全身被银丝包裹着的男人,银丝下的红衣已经皱巴巴的,他整个人被包裹住,像只蚕蛹似得,很是滑稽。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无视慕容莲,径自起了身,穿好衣服,然后洗了把脸,对门外道,“梨花,把早膳端上来。”

    “马上来……”门外传来的不是梨花的声音,而是……

    “黑龙,你啥时候变成梨花了?”

    黑龙的脸顿时一黑,干咳两声道,“这些日子梨花姑娘照顾谷主辛苦了,属下便过来帮帮忙。”说着,他将手中的托盘放下,上面放着好几叠精致的点心和燕窝。

    “一顿早餐就想打发我了?”上官轻儿挑眉,懒懒的在椅子上坐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谷主您说的什么话呢?您慢点吃。”黑龙脸上堆着笑,有些僵硬,心中却是万分苦楚。

    他这是遇到什么主子了啊?主子得罪了谷主,自己被困了一晚上就算了,如今还要他这个下属也跟着受罪。遇人不淑啊……

    无视黑龙的表情和身后慕容莲讨好的笑容,上官轻儿吃过了早膳,就在一边的软榻山干躺着,闭上眼睛吹风。

    慕容莲再次蹭过来,艰难的从身上扯出一张东西丢到上官轻儿的跟前,笑嘻嘻的道,“丫头,你就别生气了成不?喏,我把这东西给你还不行吗?”

    上官轻儿挑眉,看着掉在自己身上的哪一张纸,拿起来,打开,当看到那上面的内容的时候,眼前一亮。随即又装作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将那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对慕容莲道,“算你还有点儿人性,就罚你再捆一个上午,这事就算了。”

    慕容莲笑得灿烂的脸,立刻就变得狰狞起来,“还要一个上午?丫头,你要把哥哥饿死吗?饿死了你就没有哥哥了……”

    上官轻儿轻笑,“我本来就没有哥哥,你这个哥哥要是这么不经用,饿死也罢。”

    慕容莲咬牙,目光变得阴沉,表情狰狞,声音也是阴阳怪气的,“好,很好,丫头,你够狠!老子终于明白何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了,你丫的就是个小人!”

    上官轻儿笑的越发灿烂了,“九哥哥,那你就是小人的哥哥……”

    慕容莲语塞,狠狠的瞪着上官轻儿半饷,最后气呼呼的像僵尸一般,从屋子里一蹦一跳的出去了……

    “呵呵,呵呵呵……”上官轻儿看到慕容莲像只站起来的毛毛虫一般不停跳出去的样子,顿时就笑开了怀。

    ……

    下午,慕容莲得到了自由之后,也没急着休息,而是来到上官轻儿身边,一脸得意的笑着,“丫头,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上官轻儿本不想理会,但最近她老是躺在床上睡个不停也不是个办法,于是起身道,“去哪儿?”

    “去了就知道了。”慕容莲神秘的笑着,拉着上官轻儿出了金璃殿,直奔他自己住的院落。

    慕容莲的院子就在上官轻儿的隔壁,进去之后,慕容莲带着上官轻儿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进了地牢。

    慕容莲住处的地牢很小,里面也没关多少人,许是早就打算好了要带上官轻儿来,这里收拾的很干净整洁。

    上官轻儿踏进地牢的时候就知道,慕容莲要带她来看什么了。

    果然,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地牢最里面的一个牢房前,牢房里面,此刻很是热闹,一大群不着寸缕的男人,正围在一起,发出了一声声狂妄的笑声,伴随着笑声的,还有一些淫秽的话语,不堪入耳……

    上官轻儿蹙眉,扭头看向慕容莲。慕容莲用衣袖挡住上官轻儿的双眼,沉声道,“都给本王穿好衣服,滚到一边去。”

    听到慕容莲的声音,牢房里面的男子们纷纷颤抖了一下,扭头看着那个宛如地狱修罗一般的红衣男子,吓得屁滚尿流,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溜出牢房,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些人离开了之后,慕容莲随手扯下一件袍子,仍在地上,刚好盖住了地上那已经不成人形的男子身上,这才拿开挡在上官轻儿面前的手,拉着她走进牢房。

    上官轻儿低头看着昨日还意气风发的男子,如今居然被折磨的连个畜生都不如,心中却没有一丝同情。

    这一切都是慕容晨自作自受,当初他能对还是个孩子的慕容莲下手,如今不过是报应罢了。

    慕容莲举步上前,修长的腿随意的踩下,便重重的落在了慕容晨落在地上的手掌上,慕容莲嘴角带着妖娆的笑,脚尖用力的在地上碾了碾,地上的慕容晨便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叫声。

    “啊……慕容莲,你,你好狠……”慕容晨的声音,沙哑的像是从地底发出了一般,阴森吓人,满带着仇恨。

    慕容莲弯起嘴角,一脸灿烂的笑容,“我狠么?呵呵,不狠怎么配做你们慕容皇室的人呢?”

    “你不得好死,慕容莲,你杀了父皇,迫害兄弟,勾结外人,你不配做我皇室中人。”慕容晨发了疯似得,明明倒在地上都站不起来了,却还是不停的骂着。

    “我是不配,你配,所以你马上就要跟着你的父皇一起去死了,慕容皇室的人很了不起么?本王还不屑了……”慕容莲笑着,用脚尖抬起了慕容晨的下巴,低头对他狰狞的笑着,“怎么样,被你手下的士兵玩弄,是什么感觉?嗯?可是爽到了?啧啧……瞧瞧你身上这些痕迹,还有你方才浪荡的样子,实在是让人看着很不爽啊。”

    慕容晨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一双愤怒的眼睛狠狠的瞪着慕容莲,“你,你想做什么?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杀了你还不容易么?”慕容莲恶魔般的笑着,眼中写满了鄙夷,“你当年是怎么羞辱的我,我如今就怎么的变本加厉奉还给你,你说好不好?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如今我十倍奉还,应该不过分吧?”

    慕容莲说着,突然邪恶的笑了起来,“呵呵呵……”

    阴森森的笑声,让整个地牢都被笼罩在了恐怖的气氛之中,慕容晨害怕的往后挪了挪,惊恐的看着慕容莲,“慕容莲,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嗯,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想要染指我是吧?还记得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你潜进我的房间,对我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吗?你是不是做的很爽?呵呵……幸而当时屋子里的人不是我,若不然,我怕是当时就会一头撞死了,又怎么能看到你这般狼狈的样子?”

    听到这话,上官轻儿顿时惊讶无比,这个慕容晨简直禽兽不如,居然还曾经对慕容莲做过那种不堪的事情吗?

    看着慕容晨的眼神,越发的厌恶起来,上官轻儿只觉得要是真的就这么让他死了,实在太便宜他了。

    “你,你,那个人不是你?怎么可能……”慕容晨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恐。

    “怎么就不可能了,我那个时候,在雾谷里不要命的练习呢,你以为我这些年会被你威胁,是真的因为怕你泄露这件事么?慕容晨,当初你那般对他,今日我让人十倍百倍奉还给你,已经是便宜你了。”慕容莲的双眼变得通红,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你,既然不是你,那是谁?”慕容晨咬着嘴唇,不甘心的追问。他一直以为那是慕容莲,一直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再好好的玩他一次,没想到……

    慕容莲松开了上官轻儿的手,到一边的火盆里拿来一个烧的火红的烙铁,对慕容晨道,“他是谁?慕容晨你死也想不到吧?在宫里唯一一个真心对我好,会时刻关心我的兄弟。就是因为你,才死掉的。那是你的十弟,你的亲弟弟,哈哈哈……”

    “啊——啊——!”慕容莲说着,手中的烙铁就落在了慕容晨的身上,慕容晨痛苦的仰着头,大声的叫喊着,浑身抽搐。

    上官轻儿抿着嘴,心中也很是惊叹,皇室这种地方,真的是太肮脏了,人们口中与太子妃十分恩爱,伉俪情深的飞雪国太子,居然是这种人……他温柔的皮囊下,有着一颗如此肮脏的心,实在让人不齿。

    上官轻儿低着头,心思飞的很远很远。

    “慕容莲,你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啊……”

    “我诅咒你,呜呜……唔……”慕容晨破口大骂,但最后嘴巴也逃不过慕容莲的折磨,很快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上官轻儿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觉得很恶心。

    慕容晨曾经那样对慕容莲,他如今要报复慕容晨,并没有错,只是,皇室中难道就真的没有真情可言吗?

    “呕……呕……”

    闻着那一股恶心的肉焦味,再看着眼前这恶心的一幕,上官轻儿忍不住扭头,一阵狂吐。

    本就有孕在身的她,被这场面以刺激,呕吐越发的难以控制了。

    “丫头?”慕容莲将手中的东西随手一丢,慌忙来到上官轻儿身边,“怎么了?”

    “咳咳,没事,我还是先出去吧。”上官轻儿揪着慕容莲的衣服,忍着心中的不适。

    “好,我送你出去。”慕容莲看到上官轻儿的样子,心中有些自责,他一激动,就忘记这丫头还怀有身孕了,要是她和孩子有个什么意外,他死也不会原谅自己。

    出了牢房,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上官轻儿才舒服一些。回到慕容莲的住处簌簌口,再喝上几口水,这才觉得好受些。

    见上官轻儿好些了,慕容莲才松口气,坐在一边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

    上官轻儿摇头,“不,曾经,我也是这么对我的敌人的。”

    没错,风妍妍就是这么死的。

    被她下了久久合欢散,先是不停的跟不同的男人交合,承受着身体与内心双重压力,然后又跟她亲哥哥发生了不伦关系,最后被她的亲嫂子刺伤,被带进了牢房中。

    在牢房中,她被挂在刑架上,伤口没有包扎,血流了一地。但她体内的久久合欢散药效却没有淡,即便被挂在刑架上,药效发作的时候,也不得不与男人交欢。所以,风妍妍勾引了狱卒,直接在刑架上被那些人羞辱了一晚上。那些狱卒中不泛有一些喜欢玩刺激的,一夜下来,她已经体无完肤,伤痕累累,可谓是生不如死。

    第二天,风妍妍怕是实在承受不住了,看着又一批的人冲进牢房,对她露出那种邪恶的目光,她痛苦的叫着喊,最后咬舌自尽了。

    只是,她死了也没得安宁,那些换了班的狱卒,并没有放过她,而是继续一遍一遍的凌辱她……

    要是说慕容莲残忍,那她上官轻儿不是更残忍么?毕竟风妍妍并虽然一而再的得罪了她,但到底没捞到什么便宜,比起慕容晨,风妍妍的罪行要轻多了。

    慕容莲咧嘴一笑,魅惑的看着上官轻儿。“我就知道,我们是同道中人。”

    “得了吧你,我才不跟你是同道中人呢。”上官轻儿撇撇嘴,看了看天色,道,“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慕容莲点头,“我送你。”

    两人先后走出了院子,往上官轻儿的金璃殿走去。

    刚走进金璃殿,发现她的大殿里居然来了客人。

    这个时候能不请自来的,除了非影和明夜,当然不会有别人了。

    上官轻儿看着那两位像主人一般坐在大殿里的男子,眼中明显带着敌意,冷漠的走进大殿,对在明夜和非影道,“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梨花早就跟她说过他们两人来了,只是她不想理会,就没有过来,想着他们要是等烦了就会自己离开,没想到居然还在。

    明夜弯起嘴角一笑,“无妨,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上官轻儿心想,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就不会等是时候了再来么?不过,估计在她看来,他们任何时候来,都不是时候。

    对于不想见的人,任何时候见都一样烦。

    上官轻儿心中想了什么不会直接说出来,但是慕容莲就不一样了。

    他妖娆的笑着,为上官轻儿拉开凳子,让她在主位上坐下,而后才懒懒的坐在上官轻儿的身侧,道,“两位还算有自知之明,只是,既然知道不是时候,却还是来了,又未免显得太不识趣了。”

    被慕容莲这么一说,明夜和非影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但也没有因此就生气离开,只是淡淡的看着上官轻儿,“我们谈谈吧。”

    上官轻儿挑眉,笑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么?”

    “小师妹,我说过不想伤害你,所以,我们好好谈谈。”明夜固执的看着上官轻儿,语气坚决。

    上官轻儿叹口气,道,“你也不必说什么伤害不伤害,有什么话,直接说罢。”

    明夜抿着嘴,半饷才道,“跟我回漠北麟王府,待麟王府的人认可了你的身份和你的本事,便放你回夏国。”

    说着,明夜又慌忙补充道,“最多两个月的时间就好了,只要你名义上成为我的妻子,成为麟王府的人,麟王今后便不会再为难你。”

    上官轻儿闻言,笑了,耸耸肩道,“四师兄,说来说去,都是想要我跟你走,但是很抱歉,我不会跟你去的,你不必再白费心机了。”

    “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将你带去漠北。”明夜抬眸,那双深紫色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眼中是满满的固执。

    “四师兄,你若是一定要我身上的金蚕蛊,干脆直接将我的命拿去好了,前提是你能拿走的话。除非我死,否则,金蚕蛊已经跟我融为一体,再不可能分离。我不会跟你去漠北,更不会嫁给你,你要是坚持,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上官轻儿语气冰冷,对于明夜,虽然还是称呼他为四师兄,却早已没有那种感情。

    “你会去的。”明夜说着,一挥手,对外面道,“带进来。”

    上官轻儿心底一惊,扭头看去,只见门外进来了六个侍卫,他们分别两人押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最先被押进来的是小男孩李漠,随后是沐沐,再后面是丫丫。这三个孩子,总喜欢跟在上官轻儿身后,像快乐的小鸟一般围着她转。而如今,他们每个人的眼中都写着惊恐和害怕……

    “轻儿姐姐……”最小的丫丫一进来,眼眶立刻就红了,声音带着哭腔,白皙的小脸上写满了激动。

    李漠和沐沐倒是比较淡定,并没有出声,但看着上官轻儿的双眼,却是闪亮的,激动的。

    上官轻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看着这三个孩子,抬眸看向了一边神色冰冷的明夜,“四师兄,我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那种会拿孩子来威胁人的卑鄙小人了?”

    “随便你怎么说,我只要达到目的就好。”明夜语气冰冷。

    上官轻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

    “或许这样还不能威胁到你,但是……”明夜说着,一挥手,让那几个护卫将几个孩子带了下去,然后认真的看着上官轻儿,“你最好考虑清楚了,如今赵国和苍国的五十万兵马,对上夏瑾寒的五十万兵马,正在激战,若是这个时候漠北参上一脚,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上官轻儿冷笑,“如此说来,我要是不跟你离开,你打算让冷天睿出兵帮助赵国是么?”

    “就算冷天睿不同意,我麟王府也有三十万兵马,夏国最多不过百万兵马,而漠北和苍国、赵国加起来,至少一百二十万。漠北士兵向来骁勇善战,当初夏瑾寒单单是跟漠北对战,就花费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如今八年过去了,漠北只会更强。”明夜淡漠的看着上官轻儿,语气中满带着威胁。

    “哈哈,所以呢?你是要将个人的纠纷,演变成国家的战争,让无辜百姓受苦受累是么?”上官轻儿目光犀利,似乎要将明夜看穿看透。

    明夜眯起眼睛,“不管你怎么想都没关系,我只想让你知道,我说到做到。”

    上官轻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咬着牙,指着门口道,“我现在不想见到你,滚出去!”

    “不管你答不答应,我明天都会启辰离开这里。”明夜起身,冷漠的道,“你可以试试来刺杀我,但你的人能不能活着离开就难说了。”

    明夜说完,大步的走出了大殿。

    一直像个透明人一般坐在位子上的非影,此时慢慢的起身,道,“上官轻儿,他为你已经付出够多,麟王府比你想象中复杂。他已经尽力争取,差点被爷爷废了,才争取到让你嫁与他便可以不取出你体内金蚕蛊的结果,你莫要不识好歹。”

    上官轻儿歪着头,痞痞的看着非影,笑道,“如此说来,我该感激你们这么努力的为我着想了是么?呵呵,你们最好适可而止,别以为你们武功高强就可以为所欲为,若是我想,你们永远也走不出雾谷。”

    非影抿嘴,而后道,“你不会这么做,若是我们七天后没有回到漠北,麟王府的三十万兵马就会对夏国发难,我相信你不会让夏瑾寒陷入苦战之中的。”

    非影说完,也慢慢的走出大殿了,一头白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着,飘逸如仙。

    上官轻儿却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刺眼异常,让她厌恶至极。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逼她?

    她已经多次退让了,他们却紧追不舍,真以为她上官轻儿是摆设吗?

    看到上官轻儿生气的样子,慕容了起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九哥哥,不要冲动。”上官轻儿抬眸看着慕容莲语气沉稳。

    “哼,漠北有强悍大军,当我飞雪国就是摆设了?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敢这般放肆,杀了他们又如何?”慕容莲狂妄的说着,眼中尽是阴狠。

    上官轻儿摇头,道,“如果可以,我还是不支持战争。”

    战争最痛苦的是百姓,如今天下虽然不能说是和平,但至少是和谐的,这个时候开战,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冲击。

    “你以为就算现在不打,今后就不用打了么?赵国跟夏国的战争一旦开始,后面必然就会有更多的战争。漠北能忍道现在没有加入,怕是跟明夜有关。难道,你真的要跟明夜走?”慕容莲眯起眼睛,有些生气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低头道,“我不会跟他离开,但是,三个孩子还在他们手上。”

    李漠和沐沐是跟大长老他们一起回来的,如今大长老他们已经回到了雾谷外面的城镇,得知雾谷没事,只是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他们也没有急着回来,在外面安静的等候着。

    但是,洛音那边一直没有来消息说两个孩子不见的消息……

    上官轻儿抿嘴,对慕容莲道,“去问问洛音,李漠和沐沐是不是真的被抓了。”

    丫丫绝对是真的,这个她不会认错,李漠和沐沐一直跟在大长老和洛音身边,怎么会轻易就被抓了?但是、,刚刚那两个孩子固执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假的啊……

    慕容莲冷哼一声,道,“你最好快点决定,总是瞻前顾后,最后吃亏的会是你,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夏瑾寒的孩子,要是你不能尽快回到他身边,你知道他会怎么想?”

    慕容莲说完就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了上官轻儿和梨花两人。

    上官轻儿闭上眼睛,只觉得浑身难受,她也想快点回到夏瑾寒身边,比谁都想,想的都快疯了,但是,她能怎么办?她想念他,就能不计后果不顾一切了么?

    梨花低着头,对上官轻儿道,“郡主,我支持慕容莲的说法。”

    漠北和夏国迟早会开战,现在这个时候不趁机杀了非影和明夜,今后只会让他们成为更大的隐患。

    上官轻儿低着头,犹豫了半响,道,“传信去京城问问吴洛,我交代的事情完成的如何了。”

    梨花眼前一亮,点着头道,“是,属下这就去。”

    送走了梨花,上官轻儿伸手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细细地研究了起来。

    那张纸,正是上午的时候慕容莲给她的。

    她本不想跟他们为敌,但如今明夜这般步步紧逼,看来不敌对是不可能了。

    既然战争已经不可避免,那就尽量减少伤害,同时,她也不介意让这淌水,更浑浊一点。

    这一夜,上官轻儿几乎都没睡,点着灯,在烛光下研究了一整夜的图。

    梨花进来劝了好几次,白澜甚至直接陪在她身侧跟她一起熬夜。他还是那句话,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不管如何,他都会跟着她。

    也幸好有白澜在,上官轻儿一晚上就将那张图的内容研究透彻了。

    她让那个梨花拿来了笔和纸,重新画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图,并且将研究成果用隐形的墨汁写在了边上。

    天亮时分,上官轻儿将自己奋斗了一夜的成果递给梨花,严肃的道,“梨花,你亲自送去给殿下,记住,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东西落入别人的手里,知道吗?”

    梨花抿着嘴,看着上官轻儿手中的那张纸,有些犹豫。她知道这东西很重要,但是她不想离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明白梨花的想法,道,“你放心吧,有白澜在,我不会有事的,天快亮了,你立刻离开,他们就算发现了,也只会觉得你是去给夏瑾寒报信,不会太多阻拦。这东西不仅对我和殿下很重要,甚至对夏国很重要,要是落入别人的手里,太子和我都可能会背上亡国的罪名,你明白吗?”

    上官轻儿说完,又道,“除了你,我信不过任何人。”

    梨花心中一阵感动,伸手接过上官轻儿包好的那张纸,紧紧地捏在手心,然后单膝跪下,“是,属下领命!梨花就是丢了性命,也绝不让这张纸落入敌人手中。”

    上官轻儿点头,“我相信你。去吧,趁早。”

    梨花抬起头,眼中带着一抹泪,点点头,道了一句,“太子妃保重,梨花一定完成任务。”

    看着梨花慢慢远去的身影,上官轻儿心中有些不舍,低头将那一张纸收起来,然后又画了一张完全不一样的,一起收进了怀里。见天色已经慢慢变亮了,她对白澜道,“我去睡一个时辰,你也休息一会吧,等下还要赶路。”

    白澜蹙眉,道,“你真的要跟明夜离开?”

    上官轻儿笑了笑,道,“不然还能如何呢?我总不能让那几个无辜的孩子受罪。而且,不过是去一趟漠北罢了,很快就会回去的……”

    没错,她相信,她很快就会回去的……

    只是,即便知道很快就能回去,她心中还是有些难受。

    已经离开夏国大半个月了,这些日子,思念肆虐着、侵袭着,她觉得自己都快疯掉了。

    本以为处理了慕容晨的事情,她就可以回去了,如今又来了一个明夜。

    老天这是嫉妒她太幸福了,所以不让她回去跟夏瑾寒在一块儿么?

    上官轻儿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手指上夏瑾寒送的戒指,心中一阵酸楚。

    不过,幸好她还有孩子陪着……

    摸了摸肚子,上官轻儿嘴角又溢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管为了什么,她都会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将孩子生下来。

    夏瑾寒还不知道她怀孕的消息。本来想快点回去,早点告诉的他,如今看来,又得多等半个月甚至一个多月了……

    ------题外话------

    强烈推荐清溯新文《溺宠一品弃后》http://。xxsy。/info/590433。html

    他是先皇最宠爱的弟弟,新皇最尊敬的皇叔,威望甚高,却身患恶疾,命不久矣。

    她乃护国将军府大小姐,先皇指定的新皇皇后人选,人人羡慕。

    而“她”,部队默默无闻的小兵,一朝穿越成了她,一睁眼居然就是被追杀……

    逃命途中,误入豪宅,撞见一绝世美男出浴!

    “身材不错,可惜,好小!”她闯进人家房间,盯着出浴的美男的身子,一脸遗憾的感叹完,逃之夭夭。

    本以为将军嫡女很威风,不想竟是庶母压制,庶妹欺凌,连下人都能欺负的窝囊废。

    她护短、记仇,跟她玩心计?找死!

    然,她把将军府闹得乌烟瘴气,却躲不过嫁进皇宫,又被废弃的命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