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痛也甘之如饴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夕阳红红的落在这一个安静的院落里,将上官轻儿和明夜的身影都拖得很长很长。

    上官轻儿站在明夜的身侧,目光丝毫没有畏惧的对上他沉静的双眸,静静的听着他将那所谓的事实告诉她。

    明夜说,“他将那女人留下了,如今还住在他的太子府上,如今整个京城都在说太子新婚之夜太子妃换了人的事。最初有人说你是被那个女人陷害,她雀占鸠巢取代了你的位置,后来有人觉得那个女人才是被陷害的,太子留下她,只是为了找你。而如今大家都在说,太子殿下喜欢的根本就是现在太子府上的那位太子妃,之前之所以费尽心思说要娶你,不过是想借你的名字,保留太子妃的位子不让被人抢走罢了。”

    明夜顿了顿,接着道,“你也知道,你是他一手带大的,若这个人是你,跟他逢场作戏,为他委屈自己,帮助别的女人留住太子妃的位子,等他爱的女子回来了再归还这个位子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说法,大家也都是能接受的。不然,为何你至今一直未出现,而他也不曾出来寻找过你呢?”

    上官轻儿听完之后,笑了笑,“原来如此,我说为何我会一直在这里呢,原来他身边已经有人了。这倒是不奇怪。”

    明夜以为上官轻儿会反驳他的话,会激动的告诉他,夏瑾寒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淡定的就接受了?难得事情真的就跟传言一样么?

    明夜也知道这不可能,所以他没有出声,只是用那双犀利的眸子看着上官轻儿,似乎要将她看穿。

    上官轻儿耸耸肩,道,“还有其他消息吗?就只有这个?”

    明夜蹙眉,看着上官轻儿那张波澜无惊的脸,道,“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那趁机出现在大师兄新房中的人是谁了吧?你晕倒的第二天,也就是你们大婚的第二日,钱家放出消息,钱家大少爷半个月后将迎娶礼部侍郎的女儿为妻。关于钱嬴和风妍妍的绯闻不攻自破,如今大家都在议论你的去向。很期待大师兄接下来会如何做。”

    “风王知道她女儿的事?”上官轻儿笑着问。

    明夜点头,将那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却像是在听跟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一样,听完了笑一笑,就深呼吸,道,“我累了,先回去休息。”

    明夜看着她的背影,道,“你对这件事,就没有什么看法?”

    上官轻儿轻笑,“看法自然是有的,只是,我觉得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行动,不是么?”

    明夜瞪大了眼睛,道,“你要离开?”

    “我倒是想离开,只是,你会放我走吗?”上官轻儿头也不回的笑了笑,抬脚慢慢走上了阁楼。

    明夜紧抿着嘴,看着上官轻儿远去的背影,心突然像是少了一块一般,疼的难受。

    “噗……”见上官轻儿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口的拐弯处,明夜终于撑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的身后,非影目光淡漠的看着他,“明知她心中没有你,又何苦这般折磨自己?”

    明夜伸手拭去嘴角的鲜红,苦笑道,“你没有爱过,如何能明白我此刻的心情?即便痛,也甘之如饴。”

    非影抿着嘴,琉璃般闪亮的眸子微闪,不可置否。他是没爱过,所以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想知道。他所知道的为情所困的人,下场都一样悲惨,他觉得爱情不过是一种苦恼罢了,无爱无恨,便没有痛苦。

    千年前的白澜为了洛烟,甘愿耗尽一身的力量,堵上性命也要让洛烟活下去,哪怕是在另一个时空。而他又为了等洛烟回来,在冰棺里一趟就是千年,这一份煎熬和痛苦,谁承受的得起?

    二十年前他的父亲因为爱上了一个异族女子,不惜放弃了家中的地位,抛家弃子,放下荣华富贵,只为跟那人双宿双栖。害的年幼的他和弟弟,不得不过早的承受了家族的使命,背负着家族的重担。

    如今,他的弟弟也为了一个女人,一次次的折磨自己,为了救那个女人,他几乎用尽了力气。上官轻儿因为记忆的冲击,身体承受不住,吐了许多血,要不是明夜的放了两碗血给上官轻儿喝下,如今她怕是早就香消玉损了。

    他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如今却得不到上官轻儿的一个好脸色,这在非影看来,实在是太傻了。

    只是……

    “我是没爱过,也不懂什么是爱,所以我没有痛苦。”非影淡然的说着,目光看向了不远处已经上了楼的上官轻儿,道,“你如今这样,叫我如何动手?”

    明夜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抿着嘴,许久才道,“我会说服她,让她留下,还没有到一定要动手的地步。”

    “别傻了,她要是会嫁给你,早就该是你的人了,还会等到现在?她不是那种会任人摆布的女人,你死心吧。”非影的声音很冷,也很残忍,但却是事实。

    明夜低着头,咬着牙,感觉内心似乎有鲜血在滴落。但他还是不愿放弃,但凡有一分的可能,他都会不会选择对上官轻儿下手。绝对不会……

    “行不行,等我努力了之后再说。”明夜低着头,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非影叹息,看着明夜决绝的背影,低叹道,“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澜为情所困,夏瑾寒为上官轻儿几乎是不顾一切,明夜和冷天睿也因为上官轻儿几度挣扎。他很不明白,为何明知道爱情是毒药,这些人还是义无反顾的去触碰呢?

    ……

    上官轻儿回到房间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她推开门进去,发现屋子里没有点灯。她微微蹙眉,以为白澜还在休息,她对身后的侍女道,“掌灯。”

    “是,小姐。”那侍女乖乖的上前将灯点亮,昏暗的屋子,瞬间就被照亮了,屋内一切都收在了上官轻儿的眼底。

    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床前端坐着,微微抬眸,正用一脸惊喜的,不敢相信的,十分惊愕的表情看着她的白澜,问,“白澜,你怎么了?醒了为何不点灯,我以为你还在睡。”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动听,宛如清澈的小溪流水声,听着让人心情愉悦。

    白澜没有出声,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一身紫色长裙的上官轻儿,久久都没有移动分毫。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以为白澜是傻掉了的时候,白澜终于激动的站起来,大步来到上官轻儿跟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烟儿,不……轻,你,真的是你吗?你怎么,回来了?”

    上官轻儿不解的看着白澜,“我不回来能去哪里呢?”

    白澜几乎是手足无措的看着上官轻儿,支支吾吾的道,“我,我以为你离开了,以为你……”

    上官轻儿这才恍然大悟,笑道,“以为我去找夏瑾寒了?”

    心思被拆穿,又看到上官轻儿脸上的笑,白澜微微别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表情呆萌,“是,我以为你要丢下我一个人离开。”

    上官轻儿看着这样的白澜,突然很是心疼。这个男人其实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尤其是他复活了之后,因为失去了记忆,他内心空虚,找不到目标,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活着。如今虽然恢复了记忆,但千年已过,如今这个世界早已经是物非人也非了,他肯定觉得很无助吧?

    上官轻儿拉着他坐下,温柔的笑着,“我倒是想离开,只是就算要走,也肯定会带着你一起的。而且,我们如今想走也走不了。”

    白澜听着上官轻儿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她不丢下他就好,不管她心中的人是谁,他都希望能留在她身边,直到他的生命终结……

    他看着她,眼神坚定,目光深沉,留意到她的后半句话,不解的道,“为何?”

    “你不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提不起劲儿来吗?”上官轻儿挑眉。

    白澜摇摇头,“不会。”

    上官轻儿才想起白澜不是普通人,干咳两声,道,“那你是否能带我离开?”

    白澜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目前不能离开,没有非家人的血,我活不了几日。”

    上官轻儿的心颤抖了一下,道,“伤得很重吗?”

    “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死了,只是暂时还需要调养。”感觉到上官轻儿的关心,白澜弯起嘴角一笑,高兴的像个孩子。

    上官轻儿看着眼前这个没有呼吸,浑身冰凉的男人,心中不免有些心疼,有些感伤,也有些愧疚,她低着头,叹口气,道,“白澜,其实你很好。”

    白澜心中一动,抿着嘴,看着上官轻儿,不出声。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笑容有些凄美,“若是如今还是千年前,我想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这倒是实话,白澜本就是人中之龙,人群中一站,他绝对就是人们眼中的焦点。他不仅长得帅气,有气质,有身份地位,又很会体贴人,很细心,他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不喜欢的呢?

    可惜,千年前她是个保守的小村姑,始终无法接受她的姐夫爱上自己这回事,所以到最后都没有接受白澜。而千年后,她穿越回来的着陆点不对,落在了夏瑾寒的头上,遇到了那个让她甘愿付出一切的男人,跟白澜就更无可能了……

    想起夏瑾寒,上官轻儿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温柔起来,她望着窗外,目光出神。

    白澜则是因为她方才的那句话,彻底愣住了。她说,若如今还是千年前,她就会爱上他吗?

    呵,说来也可笑,他本以为不管等多久,只要她回来了,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届时,他们之间没有了孩子的阻隔,没有了洛兰的阻隔,就可以没有顾忌了。可惜天意弄人,好不容易他等到了她,好不容易他们都恢复记忆了,她的心却早已经不属于他,而他也……

    白澜闭上眼睛,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在蔓延。

    可上官轻儿却笑了,目光望着远处,像是在跟老朋友贪心一般,说,“白澜,你一定不知道我是怎么跟他相遇的吧?”

    白澜低着头,抿嘴,摇摇头,“可以跟我说说吗?”

    他其实一直很介意,介意她这么轻易就跟那个好上了。虽然,他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之前他不想知道,如今却有些好奇了。

    他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这个他等了千年的女子,对那个人这般死心塌地。

    上官轻儿目光看向远处,“那是我刚从一个名叫二十一世纪的地方穿越来的第一天。因为失忆,也因为我曾经的身体早已经不复存在,我的灵魂落在了一座森林中,附在了一个三岁小女孩的身体里。”

    “那女孩是如今赵国的七公主,因为她的母亲贪图富贵和权势,硬是说她是男孩,所以她一出生就背负着七皇子的名声,这样的她,总有一天长大了是会穿帮的,所以她的母亲一直在想办法解决她那个不定时炸弹。而那次她戴着孩子随军出征,就是很好的机会。那个女人借着那一次机会,将她丢在了森林里,然后就这么饿死了。但就是因为她死了,才有了如今的我……”

    上官轻儿似乎是在怀念那个时候的场景,嘴角带着一抹笑意,道,“那一天,我成为了她,成为了一个什么也没有的野人。为了生存,为了走出那森林,我费尽了心思,最后,是他带领的军队,从我旁边经过,我才得以跟着他离开那个地方。你知道我当初是怎么出现在他面前的吗?”

    看着上官轻儿那温柔的笑容,白澜只觉得有些刺眼,有些心疼,他摇摇头,“不知道。”

    “呵呵……你肯定猜不到,我那天是躲在树上的,因为知道自己穿越了时空,一害怕就从树上掉了下去,刚好落在他头顶上了,不仅在他头上大哭大闹,还嚷嚷着要在他头顶上尿尿呢。你不知道,那时候他就像个大冰块,那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

    白澜的目光也因为上官轻儿的声音,变得温柔了许多,他看着上官轻儿,静静等待她的后文。

    上官轻儿用简洁的语言,给白澜讲起了她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

    从她第一天被夏瑾寒带回去,因为不会穿衣服,把自己裹的像个粽子开始,到她跟着他回京城,故意跟他亲近,想方设法的爬到他的床榻上,再到后来的四年分别,到他回来之前,她为他去了普崖山后山找翠玉雪花,掉进了密道,无意中得到了金蚕蛊,到他为了救她,将那些强大的内力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又因为她惹他生气了,他气血上涌,遭遇功力反噬,险些丧命,再到她为了救他,独自一人离开了夏国,去漠北,历尽了艰辛,还害的他跟她一起坠落了悬崖,最后到他们去了雾谷,她因为金蚕蛊,成为了雾谷的主人,然后为了雾谷,他丢下了政务,陪着她在雾谷度过了七年……等等等等……

    从傍晚,说到了深夜,上官轻儿将一壶水都喝完了,才把故事讲完,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那样的甜蜜,那样的幸福,让白澜看着心中很是嫉妒。

    但,除了嫉妒之外,他再没有别的情绪了,最初蔓延在心中的恨意,竟是再也生不起来。

    原来,他跟她重逢只晚了十五年,他竟错过了她这么多的美好,那些他错过的东西,另一个人却拥有,是的,夏瑾寒拥有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一切,而自己的突然出现,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意外罢了。如此一比,他跟夏瑾寒就差了不止一点半点了。

    他能说什么呢?怪老天不公平,让她这么迟才去找他么?

    不,他只能怪自己没用……

    白澜的手微微卷起,握成了拳头,低着头,道,“我竟不知你们经历了这么多,我居然,错过了这么多……”

    上官轻儿扭头看向他,对他笑了笑,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让我在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他,爱上了他……”

    “我也很庆幸你遇到的是他。”白澜微微一笑,瞬间释然了许多,道,“若没有他,你一个孩子,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他拉着她的手,目光深情,“轻,都是我不好,我当初没有想太多,就将你送走了……”

    “这不怪你,白澜,我要感谢你,若不是你,我也就不会是如今的我了。能认识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而能认识他,是我永远不变的幸福……”上官轻儿轻笑着,清澈的双眸,闪着点点精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流光溢彩,摄人心脾。

    白澜心中一动,伸手捧着她的小脸,手指轻轻的划过她嫩滑的肌肤,声音有些沙哑,“他对你好吗?”

    “很好。”上官轻儿点头。

    “那就好了,既然他对你好,你也愿意跟着他,我就放心了。”白澜收回手,望着窗外弯弯的月亮,道,“我是放不下你才会固执的要等你回来,如今你回来了,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就无憾了。”

    闻言,上官轻儿心中有些不安的看着白澜,“你要离开了吗?”

    白澜咧嘴一笑,是前所未有的爽朗的笑,明艳的笑容像是一道阳光,射进了上官轻儿的心里。

    他说,“不会,就算你赶我,我都不会离开。”

    上官轻儿也笑了,道,“我也觉得,你从前就那样,不管我走到哪里,你都能找到我,都会跟在我身后,呵呵……”

    白澜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靠在一边的床柱上,看着靠在另一边床柱上的上官轻儿,道,“对,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在你身边。所以你永远不会孤单。”

    这一夜,上官轻儿和白澜坐在床前,说了一晚上的话,半夜的时候饿了,她就让侍女找来了饭菜,一个人狼吞虎咽起来。

    白澜坐在她的身侧,目光温柔的看着她吃,两人之间有着一股暧昧的气息在流转。但,虽然暧昧,却并不曾超过界限,他们就像是最好的朋友,无所不谈,谈天说地,畅所欲言。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上官轻儿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白澜抱她在床上躺下,安静的守在她身边,见她睡得很沉,他的嘴角也不由的勾了起来。

    “真是让我嫉妒……”门外传来一声闷闷的声音,白澜扭头,对上了明夜那双有些泛红的疲惫的双眸。

    “你一直在偷听?”白澜蹙眉,明夜这疲惫的样子,显然是一夜没睡。

    明夜懒懒的倚在门框上,挑眉,“你何必明知故问?”

    “这可不是君子所为。”白澜脸色冰冷。

    “我是不是君子,也跟你没关系,我只知道你再不去吸血,就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明夜撇撇嘴,冷冷的威胁。

    白澜抿嘴,有些不舍的看着安静沉睡的上官轻儿,道,“你最好不要动她,否则,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放过你。”

    明夜冷笑,“我对她的在乎,绝对不比你少,我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她,如此,你还不放心?”

    白澜冷哼一声,道,“这可说不准,别忘了,是谁让她变成现在这样的。”白澜说完,警告的看了明夜一眼,转身走出了房间。

    明夜却是浑身一僵,咬着嘴唇,眼底有暗潮在涌动。

    显然,白澜戳到他的痛处了,他不愿伤害上官轻儿,却不能改变他伤害了她的事实。

    明夜站在上官轻儿的床榻前,看着沉睡中嘴角带着一抹浅笑的她,内心变得复杂起来。

    曾几何时,他也曾跟她一起坐在普崖山大院的大树上,听着她讲那些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神奇故事,而如今,他已经没有资格坐在她身边了吗?

    明夜就这么一直站在床前,看着上官轻儿安静的睡颜,心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中午时分,门外来了几个人,这些人都是来找明夜的。

    明夜让下人将门外的人请进来,便走出了上官轻儿的房间。

    大殿里,慕瑶和夏瑾轩的脸色都很难看,风吹雪的情绪最为激动。

    一进门,风吹雪就扯着明夜的衣领,怒道,“师弟,你真是好样的,这些年来将我们都耍的团团转,你看着我们像傻逼一样对你好,被你欺骗,很开心是不是?啊?你说,你骗了我们这么多年就算了,为何还要对小师妹下手?”

    明夜脸色冰冷,用力推开风吹雪,倒是没有因为风吹雪的举动而生气,只是弹了弹衣服上的褶皱,目光清冷,“二师兄,我承认我是欺骗了你们,但我对你们的感情也是真的,我的目的从来都是金蚕蛊,对事不对人。”

    “哈哈,你的目的是金蚕蛊?我就说呢,为何自从小师妹得到金蚕蛊之后,你就变得鬼鬼祟祟奇奇怪怪的,原来你竟是在觊觎她的东西。连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师妹都下得了手,明夜,你还是人吗?”风吹雪咬着牙,大声的叫道。

    夏瑾轩也狠狠的瞪着明夜,眼中满是失望,“我曾经觉得你虽然外表冰冷,但至少心不是冷的,你这些年都在寻找轻儿,言语间也透露出了对她的关心,我不曾想到你居然是那种别有居心的小人。”

    慕瑶抿着嘴,即便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显得有些激动,“师弟,我以为你是疼轻儿的,从小你跟她就走得近,你对我们都不太亲近,唯独对轻儿最好,如今你倒是真的能对她下手是吗?”

    面对这些至亲之人的质问和愤怒,明夜的心很疼,很难受,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冷眼看着眼前这些人,就像是在看不相关的陌生人,语气冰冷,“我不想否认我如今做的事,你们也不能否认我曾经做的一切,没错,我要的是金蚕蛊,但念在曾经的情分上,我不会让她出事。”

    “不让她出事?你如今将她抓来这里算什么?你以为我没亲眼看到就不知道了么?大师兄和轻儿新婚之夜,若不是你在从中捣乱,那个白澜怎么会出现,轻儿又怎么会深受折磨被你抓走了?师弟,你若是还有点良知,就快点把轻儿交出来。”慕瑶愤怒的瞪着明夜,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明夜,很是凶悍。

    明夜淡然的看着慕瑶等人,然后转身,道,“你们若是来要人的,那么可以请回了,我不会让她离开。”

    风吹雪愤怒的上前揪着明夜的衣服,就要动手打人,“明夜,你这算什么?亏得当初我还很支持师父将你带回山上,没想到这些年师父居然养了一只白眼狼,看我不打死你……”

    “风吹雪,你冷静点。”夏瑾轩慌忙拉住风吹雪,将他拖到一边,道,“你如今动手又能解决什么?别浪费力气了。”

    “别拦着我,放开,他妈的老子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就给老子装孙子……”风吹雪从小就很喜欢上官轻儿,小丫头长得粉雕玉琢,很是灵气,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总让他沉迷。

    他小时候就喜欢整日黏着上官轻儿,最初是因为上官轻儿是夏瑾寒送来的,他对那个大师兄身边的人还是很感兴趣的,尤其,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居然这般呵护一个小孩子,让他好奇,总忍不住想靠近。接触了才发现,那个孩子比他想象中更加让他喜欢,他对上官轻儿就像是亲妹妹一般,从小就守护着她,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

    但小时候上官轻儿跟明夜的关系却更好一些,因为明夜性格孤僻,总是冷着一张脸不爱说话,上官轻儿不愿让明夜落下,每次有什么事情都屁颠屁颠的跑去找明夜。风吹雪还曾经因为这个跟上官轻儿吃醋呢。

    如今明夜对上官轻儿做了这样的事,他如何能不激动?

    “师弟,你一句话就想打发了我们?今日不见到轻儿,我们就不离开。”慕瑶咬着牙,瞪着明夜叫道。

    明夜看着眼前这些人,神色冰冷至极,“你们爱走不走。”说完,他转身就往门外走,不打算再理会这几个人。

    风吹雪情绪激动的就要冲过去,却见一一个一身白衣,白发飞扬,淡漠如霜的男子站在门口,冷眼看着他们,道,“几位若是来闹事的,即便你们是夜的朋友,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想要把人带走,你们还不够资格。”

    众人一愣,看着那个年轻的白发男子,有些惊讶。一开始他们以为这是白澜,但这两人除了同样有一头白发之外,就再没有共同点。

    不过,最后那一句话,倒是刺激到风吹雪了,他安静了下来,冷冷的跟门外的非影对视着,正要反驳,却听到正前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冰冷的声音。

    “他们不够资格,那本宫总够格了吧?”冰冷的声音,像是夹着冰雪,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明夜的身子微微颤抖,凝眸看向了正前方,非影也转身,望着那一身白衣的男子,从天而降。白色的雪纺纱鎏金边暗纹长袍,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墨发飞扬,让原本就宛如天人的他,看起来越发的魅力四射,光芒万丈。

    “大师兄……”

    “太子哥哥……”

    慕瑶和夏瑾轩看到那人,立刻激动的叫了起来,脸上最初的忧愁一扫而空,只剩下欣喜和兴奋。

    他们就知道,夏瑾寒一定不会不管上官轻儿的。

    虽然他们都听到了风妍妍趁着夏瑾寒新婚之夜的动乱,住进了太子府,让他们感到说不出的气愤和生气,也曾在心里骂夏瑾寒没用,自己的女人都被抓走了,还有心情将另一个女人留在府上,惹人闲话。

    但他们心中都清楚一点,那就是夏瑾寒始终都是爱上官轻儿的,比任何都人紧张上官轻儿。就像球叔说的那样,他不是不为所动,是在找最适合的时机,没人比他更想立刻找到上官轻儿,没人比他跟心痛,更难受。

    他们几个人本也不想莽撞跑来这里的,实在是因为对上官轻儿下手之人是明夜,他们气不过,就跑来了,没想到夏瑾寒也来了……

    夏瑾寒静静的立在门口的院子里,中午的阳光有些刺眼,打在他的身上,却是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让人不敢对视。

    “太子殿下自然是够格的,只是,你未必能将她带走。”非影似乎一点都不惊讶夏瑾寒的出现,面无表情的对着夏瑾寒,声音清冷。

    夏瑾寒冷笑,“你们还拦不住本宫。”

    明夜对上夏瑾寒那无所畏惧,睥睨天下众生的双眼,手握成拳头,冷冷的回答,“她未必愿意跟你离开。”

    夏瑾寒冷笑,看着明夜道,“她不愿跟本宫离开,倒是宁愿留在你身边么?”

    明夜心中一痛,咬着牙,扭头道,“不管她为何留下,总归都是会留下的。”白澜还需要他和非影的血才能调理好身子,若是上官轻儿离开了,白澜必然会跟着离开,就算不跟着,他们兄弟两人不给白澜提供鲜血,他就必死无疑。

    上官轻儿如今恢复了记忆,就算她不爱白澜了,也绝对不会让白澜因为她死掉。这一点,明夜还是自信的,上官轻儿就是那种心地善良的女子。

    夏瑾寒无视明夜,一挥衣袖,避开了明夜和非影,就直奔二楼。

    明夜见状,立刻冲上前,拦住夏瑾寒。

    夏瑾寒冷眼看着明夜,手中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一股强大的气流,对着明夜冲击而去。

    明夜飞快的闪开,夏瑾寒却已经飞身上了楼,朝着上官轻儿的房间飞奔而去了。

    明夜不甘心,想要去阻止夏瑾寒,非影淡漠的道了一句,“你去不去又有什么区别,昨天不是还很自信能将她留下吗?这就怕了?”

    明夜停下脚步,抿着嘴,背对着非影,道,“她若是离开了更好,我会轻松许多。”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一脸激动的风吹雪等人和面无表情的非影。

    非影看了一眼风吹雪等人,身子一轻,迎风飞上了楼阁。

    风吹雪摸了摸鼻子,看着这空荡荡的大殿,懒懒的道,“走吧,大师兄来了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慕瑶点头,笑道,“是啊,有大师兄在,咱们就不用担心轻儿了。”

    夏瑾轩还是有些不放心,“我们就这么离开了?”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慕瑶白了他一眼。

    风吹雪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勾起,笑道,“要留你们留吧,本帅哥要回去陪我家小辣椒过七夕了。”

    七夕?

    慕瑶和夏瑾寒都愣了愣,看着风吹雪洒脱的背影,不由的对视一眼,然后又快速的转开了视线,两人有些别扭的走出了大殿。

    一如他们进来的时候一样,出去的时候也没有人阻拦,一路上都很顺畅,如入无人之地。

    出了院子,走在前面的慕瑶突然停下来,扭头看着还带着担心之色的夏瑾轩,咬牙,道,“有大师兄在你还担心个什么啊?要是担心就回去看看好了。”

    夏瑾轩有些不解的看着慕瑶,“你这么激动作甚?我是在想,原来太子哥哥今日会来,是因为七夕,想来他是真心疼爱轻儿的。”

    “大师兄对轻儿自然是真心的,这还需要你来鉴定?”慕瑶不屑的说完,大步的往前走。

    夏瑾轩笑了笑,快步跟上,道,“我就说说罢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我哪里激动了?我只是觉得跟你这个笨蛋在一起很伤脑筋,你别跟着我,我看着心烦。”慕瑶气呼呼的说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变得一红一绿的。

    夏瑾轩有些不满的跟在她身后,闷闷的道,“喂,我又怎么得罪你了,又跟我生气作甚?”

    “滚开,别跟着老娘。”慕瑶生气的叫着,就施展轻功飞了出去。

    “莫名其妙。”夏瑾轩嘀咕了一句,看着慕瑶走远,有些郁闷的撇撇嘴,最后还是不甘心一个人被丢下了,跟上去,叫道,“喂,女人,你慢点儿。”

    “叫你别跟着我。”慕瑶本就跑的不快,夏瑾轩很快就跟上了,这让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夏瑾轩拉住她,蹙眉道,“你跟我生什么气呢?我本来还说今晚宫里有烟火看,问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的,你这般爱理不理的,我看还是算了。”

    慕瑶闻言,心中一喜,脸上却是恶狠狠的,“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邀请人的么?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哼。”

    夏瑾轩有些嫌弃的看着慕瑶,“你看看你这样子,一点女子的端庄都没有,要去可别给本王丢人。”

    “好啊你个臭小八,你嫌弃姐姐是不是?啊?”慕瑶生气的揪着夏瑾轩的耳朵,怒气冲冲。

    夏瑾轩吃疼的挣扎着,叫道,“慕瑶你个臭丫头,快松手,你再不松开,今晚就别想进宫了。”

    “哼,要不是没去看过皇宫的烟火有些好奇,加上轻儿和大师兄可能也在,我才懒得跟你去呢。”慕瑶松开手,转身大摇大摆的往前走,嘴角却是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明艳的笑容,出卖了她此刻的好心情。

    夏瑾轩摸了摸自己被揪疼的耳朵,嘀咕道,“母老虎,我这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才会摊上你这么个女人。”

    慕瑶心情好,也懒得夏瑾轩计较,哼着小曲儿往前慢悠悠的走着。

    而,他们身后,那一座装修布置的十分奢华的院子里,此刻又在上演什么样的画面呢?

    ……

    烈日下,这房子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

    二楼,住着上官轻儿的那个房间外面,此刻静静的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白衣男子,他一头墨发随意的束起,线条柔和的脸上,凤眸狭长,风华无双。

    门口的侍女在他靠近的时候,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而他旁若无人抬起修长的手的推门,走进了那间房间。

    明亮的阳光将房间照的一片明亮,正对着门的那张舒适的大床上,此刻躺着一个身穿烟紫色长裙的女子,许是因为有些热,她将踢开了被子,只有肚子上还盖着被子的一角,她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紧闭着双眼,睡颜沉静,

    ------题外话------

    嗷嗷嗷……太子殿下来了,哇咔咔咔咔……妞们,你们的票子在哪里?嘿嘿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