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变故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马车在官道上辘辘前行,夕阳下,马车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马车里,上官轻儿靠在夏瑾寒的怀里,气氛却是紧张的,再没有最初的暧昧。

    “冷天娇和明夜?”夏瑾寒沉声问。

    “是,我刚到的时候,换好衣服就看到冷天娇过来了……”上官轻儿将下午的事情给夏瑾寒说了一遍,心中有些沉重。

    她自然是相信明夜的,明夜跟她从小一起长大,虽然这七年他们分开了,但她心里,明夜一直都是那个小时候愿意在陪着她,在她跌倒的时候,鼓励她,陪她练功,教她技巧的好师兄。

    她相信明夜,就如她相信风吹雪和慕瑶,是一样的。他们师兄妹几个,虽然只有四年的相处时间,后来一直聚少离多,感情却是无比深厚的。

    而且,明夜跟白澜素不相识,就算他比一般人聪明,能一眼就认出白澜的不同,却没理由伤害白澜。

    而冷天娇……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不知该如何下定义。

    若这一次的事跟烈焰刀有关,那么,冷天娇是漠北公主,她知道些什么,或者她根本就是那些人的帮手,在普崖山趁机对她和白澜下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她又觉得冷天娇不是这样的人。

    她对冷天娇的了解不多,却也知道冷天娇是个性情中人,讲义气,重感情,她愿意在夏国,为风吹雪守候这么多年,要是图谋不轨,想做些什么的话,早就做了,如何会等到现在呢?

    如果,假设她这些年都是在普崖山埋伏,就等着某天要对自己出手的话,那只能说,她这个人藏得太深,太能隐忍,太可怕了。上官轻儿只能认栽。

    夏瑾寒低头,看着上官轻儿不断变幻的脸,也陷入了沉思中。

    好一会,夏瑾寒才开口“如此说来,他们两个是最有可能的,但也不能排除其他人。”

    “嗯。”上官轻儿点头,夏瑾寒这话说的很委婉,但她也明白,冷天娇和明夜的嫌疑,绝对比别人都大。

    “普崖山大院一般人都进不去,即便有外人进去了,也很容易就会被察觉,所以,只要青然和八弟好好查查,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你也别担心了。”夏瑾寒的声音,低沉动听,略微沙哑,每每听着,都能叫人安心。

    上官轻儿抬眸对夏瑾寒笑了笑,“我明白的。”

    夏瑾寒是怕她胡思乱想,担心的太多了,才会跟她说这么多的,她当然明白。只是她却没有办法不多想。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很可能是烈焰刀的主人在捣鬼。”上官轻儿认真的看着夏瑾寒,语气认真。

    夏瑾寒眯起眼睛,“哦?”

    “烈焰刀的目的是金蚕蛊,我和白澜身上都有金蚕蛊,不仅如此,白澜身上还有雪风剑,那人对白澜下手,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为了得到白澜身上的雪风剑,一个是为了我身上的金蚕蛊。”上官轻儿解释。

    “嗯。”夏瑾寒点头。

    死了千年的白澜,身上的金蚕蛊是不可能再取出来的。只有在人死后,身体还未僵硬之前取出,才能寄宿在新的宿主身上,否则的话就算随着主人的意识一起死去。

    白澜如今复活,他体内的金蚕蛊也被唤醒,但却因为他死了太久,金蚕蛊早已经在他的身体内生根发芽,再也不能取出来了。

    看着上官轻儿低头沉思,夏瑾寒的不由的抱紧了她,不愿她再为这些事情不开心,他转移了话题,“轻儿,我想你了。”

    上官轻儿抽回思绪,抬眸看着夏瑾寒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一时间有些失神,心中的甜蜜一点一滴的蔓延开来,幸福突然被放大了好几倍。

    “不是才分开半天么?”上官轻儿好笑的看着夏瑾寒。

    “嗯……”夏瑾寒闷闷的应了一声,不满上官轻儿的取笑,低头,堵住她的小嘴,“就算分开一刻,我也会想你,很想。”

    上官轻儿心中一动,心跳变得不规律起来。

    他温柔的双唇贴着她的,轻轻的吻着,柔情似水,几乎能将上官轻儿淹没。

    想起今天上官轻儿为了白澜,不顾自己生命危险的样子,夏瑾寒心中又燃起了一股怒气,忍不住,用力了咬了上官轻儿一口。

    “嗯……”上官轻儿吃痛,慌忙推开了夏瑾寒,原本的沉醉,顷刻间清醒了过来,她略微迷茫的双眼,不满的瞪着夏瑾寒,“为什么咬我?好痛。”

    夏瑾寒看着她唇上那一个清晰的牙印,嘴角勾起,“怎么,我这么咬一下你就痛了?你为了白澜,都能不顾自己的生命,我这么咬一口都不行了?”

    额……这个醋坛子,又生气了……

    上官轻儿撇撇嘴,双手缠住他的脖子,靠在他宽厚的胸膛,“我真的知道错了,没有下次了好不好?”

    “要是再有下次,我怕是心脏病都会被你吓出来了。”夏瑾寒闷闷的回答。心脏病这个词,自然是从上官轻儿那里学来的。

    上官轻儿干咳两声,有些尴尬的开口,“怎么会呢?我固然是心疼白澜,但我爱的人可是只有你一个,不要生气啦,我保证一定好好爱护自己,保护自己。”

    夏瑾寒瞥了一眼她认真的小脸,不屑的回答,“你确定能说到做到?”

    “确定以及肯定。”上官轻儿信誓旦旦的回答。

    “大婚之后,就把白澜送回雾谷去,可好?”夏瑾寒认真的看着上官轻儿,语气很冷,也很认真,很严肃。

    上官轻儿愣了愣,咬着嘴唇,想起慕容莲和师父的话,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夏瑾寒的嘴角勾起,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温柔的捏着她可爱的小脸,低头啄了啄她的红唇,目光中的冰冷褪去,只剩下柔情,“记得要做到,若他再不离开,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上官轻儿脸色红了红,嘟起小嘴道,“我自然是会做到的,我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和决定了。”

    她怎么会不明白夏瑾寒的退让和隐忍呢?他分明不喜欢慕容莲和白澜,按着他的性格,完全可以将那两人扫地出门,甚至不需要一句解释的。但却为了不让她难做,将那两人留在了太子府上。让那两人整日里气他……

    他对她的感情,她自然是知晓的,他深爱她,所以在面对她的事情的时候,不愿采取强硬的手段。他希望她能开心,哪怕是让他隐忍自己的情敌留在她的身边,只要那些人没有机会对她下手,他都可以不介意。

    当然,不介意是一回事,吃醋又是另一回事。

    心里不满那是肯定的,谁会喜欢自己的情敌整日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眉来眼去的呢?要不是深刻的明白那两人无法将上官轻儿抢走,他怕是早就将那些人踹出去了。

    想到这里,上官轻儿对夏瑾寒又多了一丝感动。

    这些年,他真的为她付出太多太多了,她怕是这一辈子都无法偿还,所以,她今后不会总是再让他为她担心着急了。这也是她为何明明很想自私的跟夏瑾寒私奔,却又一直坚持留在太子府,努力让夏瑾寒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去履行他的责任和义务的原因。

    他能为她做这么多,她牺牲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最好。”夏瑾寒笑了笑,低头再次吻住她的小嘴,嘴里低声说着,“轻儿,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从前就离不开,所以这七年,他总是为了她,到处奔波着。但如今,只是开分半天,就让他觉得难受了。

    “不要闹啦,白澜还在呢。”上官轻儿被他的动作惹得浑身无力,慌忙抬手去推他。

    夏瑾寒挑眉,“他又不会醒来。”

    “可总归是有个人在边上,我不自在。”上官轻儿皱着眉头,不停的躲开夏瑾寒。

    夏瑾寒一把按住她的脑袋,堵住她娇艳的小嘴,深情的亲吻吮吸起来,声音含糊的几乎听不清在说什么,“我就是,要在他面前吻你……”

    上官轻儿哭笑不得,想推开夏瑾寒,却哪里有他的力气大呢?

    只能乖乖的坐在他的怀里,呼吸急促的任由夏瑾寒折腾。

    许久,夏瑾寒才不舍的松开上官轻儿,两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

    上官轻儿无力的靠在夏瑾寒怀里,抱怨道,“你这是想要我断气吗?”

    夏瑾寒笑的很是灿烂,“我还想做更让你喘息的事,如何会想让你断气呢?”

    上官轻儿一愣,这才感觉夏瑾寒的身下鼓鼓的……

    她的脸一阵通红,咬着嘴唇,哀怨的瞪着夏瑾寒,“现在可是大白天的。”

    “马上就天黑了。”夏瑾寒面不红心不跳的回答。

    “这是里马车上好不好,你就不能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上官轻儿不满的抗议。

    “不能。”夏瑾寒低头,轻轻啃咬着上官轻儿脖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没办法想别的。”

    上官轻儿无奈至极,用力推开夏瑾寒,“你再胡来我可不理你了。”

    “不理我去理谁?嗯?”夏瑾寒挑眉,危险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语塞,这人,怎么两句话没说完就吃醋了呢?真是的……

    好在,外面这个时候传来了青云的声音,打断了夏瑾寒的某种念头。

    “殿下,郡主,到了。”马车停下,青云在外面低声的禀告。

    上官轻儿立刻松了一口气,推开夏瑾寒道,“到了呢,下车吧。”

    夏瑾寒挑眉,依然抱着上官轻儿不放,很是淡定的说,“嗯,到了正好,咱们回房间继续。”

    闻言,上官轻儿差点被雷死,苦着一张脸哀怨的瞪着夏瑾寒,“精虫上脑的家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夏瑾寒了。”

    “哦?”夏瑾寒邪恶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冷哼一声,“哼,快放开我,我肚子饿了,要回去吃东西。”

    “好。”夏瑾寒没有多说,抱着她下了马车,并吩咐青云将白澜送回西厢院,然后看着上官轻儿略微得意的小脸,道,“你既然想吃了,回去就让你吃个够。”

    上官轻儿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差点被夏瑾寒这话给气得晕死过去。

    好在,夏瑾寒也就口头上一直占她便宜,他可是大忙人,哪有时间整日里跟她厮混呢?

    回到房间后,夏瑾寒命人准备好了晚膳端上来,跟上官轻儿一起用过膳,就去忙了。

    离开前还对上官轻儿道,“你今日也是累坏了,好好休息吧,其他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上官轻儿闻言,心中一暖,点点头,抱着夏瑾寒吻了吻他的脸,“我知道,你去忙吧,记得早些回来休息。”

    夏瑾寒笑着点头,对上官轻儿的体贴表示很满意,也吻了吻她的额头,才不舍的离开了房间。

    夏瑾寒离开之后,上官轻儿并没有很快的睡过去,她一直在思考着今日发生的事情。

    她与白澜去普崖山,按理说并没有什么人知道,为了方便,她是穿了男装,化了妆的,梨花也是带了面具,青然一直在暗处,认识白澜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到底是谁,能识破她去了普崖山,并且对她下手呢?

    还是,真是跟夏瑾寒说的那样,是普崖山里面有内贼?

    普崖山大院里的人并不多,从前只有师父和球叔以及风吹雪、明夜、慕瑶几人。后来她和夏瑾寒偶尔会去那里。再后来又多了个红儿,以及她的小工厂。

    她小工厂里的人都是夏瑾寒和风吹雪找来的能人,虽然大多数都是普通的百姓,但进去之后,一般都不会出来,跟外界很少有联系。夏瑾寒找来的人有些是有家庭的妇人,但她们半年也才准离开大院两次,每次都不超过三天,而且进去大院都是有风吹雪等人带着密道的,阵法的事情,并不知晓。

    密道一直都是普崖山最隐秘的存在,除了上官轻儿等师兄妹,并无人知晓入口和出口,小工厂的员工进出的时候,都是蒙着眼睛的。

    那些员工在普崖山的一角上住着,虽然也在大院里,但并不能知晓大院里的事情,中间是被隔开了的,还布下了阵法和结界,虽然两处地方在一块儿,实际上只有上官轻儿等人能在其中穿梭自如。

    而且这些年,小工厂也没出过什么意外,夏瑾轩和风吹雪慕瑶等人将里面管理的有条不絮的,应该不会出事。

    再后来就是冷天娇的加入了,当初是师父允许冷天娇进去的,师父看人很准,若冷天娇是个别有居心的人,他怎么会放她进去?

    就算师父同意了,球叔也不会同意才是啊?

    冷天娇在普崖山上也住了好些年了,很多机密的东西,风吹雪和明夜、慕瑶等人都不曾让她知道,她会是那个间谍吗?

    但根据上官轻儿简单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冷天娇是最有可能做间谍的人,所有的矛头似乎都指向了她。

    烈焰刀与漠北有关,漠北大王冷天睿数日前将冷天娇带走,然后又让冷天娇又回到了普崖山,这一次的事情发生的突然,但明显跟烈焰刀有关系,再加上,上官轻儿去了普崖山之后,冷天娇去过她的房间,还有上官轻儿身上的那条长裙,她虽然没有在意,但从夏瑾寒的语气里能察觉到,那紫色的裙子肯定是有些问题的。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冷天娇,仿佛这一切真的就是她做的一般。但,正是因为这一切都太明显了,才让上官轻儿觉得不太可能是冷天娇。

    冷天娇不愚蠢之人,若是她做的,她又何必做的这么明显?假设她在普崖山埋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上官轻儿回来之后对她出手,那她完全可以做的不着痕迹,能隐忍这么多年的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角色,怎么会让事情漏洞百出?而且她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事之前,闹出冷天睿将她带走的那一出,平白惹了人怀疑。

    这么一分析,上官轻儿觉得,冷天娇的嫌疑少了许多。

    若不是冷天娇,那是谁呢?难道是红儿?只有她是陌生之人……

    但红儿当初不过是容紫菱身边的一个侍女,后来就算在普崖山学了一些武艺,却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再者,她也没有动机。

    上官轻儿想的头都大了,却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正想闭上眼睛休息,就感觉被子上一沉,一直黑猫扑到了她的被子上。

    上官轻儿因为想事情想的太入迷,一时间没有察觉黑小龙的出现,被它吓了一跳,看清了是黑小龙之后,她眉头微蹙,伸手一把揪住它颈上的毛,问,“黑小龙,你怎么回来了?”

    “喵呜……”黑小龙叫了一声,用它的爪子蹭了蹭上官轻儿的手臂。

    上官轻儿感觉手臂被黑小龙碰过的地方居然是湿的,慌忙从床上起来,借着昏暗的月光,她看到了自己白色中衣上那明显的红色,心中一惊,慌忙抓着黑小龙的爪子,道,“受伤了?”

    黑小龙摇摇头,小脑袋蹭了蹭上官轻儿,嘴里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喵呜……喵……”

    听到这叫声,上官轻儿知道是出事了,黑小龙是她留在城郊夏瑾煜据点的密室下,用来看着吴洛的,这些日子,那边一直都很平静,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欧阳云飞被她放回去了之后,也一直都有给她传信汇报那边的情况,直到昨天,一切都还是正常的,如今黑小龙带着染血的爪子回来,虽然上面的血不是它的,却足以说明那边定是发生大事了。

    上官轻儿拿来毛巾帮黑小龙爪子上的鲜血擦干净,摸了摸它的小脑袋,道,“带着染血的前爪一路不沾地的跑回来,真是难为你了,你去告诉你主人,我要出去一趟,让他随后赶上。”

    上官轻儿说罢,从桌子上给黑小龙拿了一块点心,看着它美滋滋的吃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再不怠慢,换上衣服就带梨花飞出了太子府。

    时候尚早,京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热闹不凡,上官轻儿和梨花骑了马,一路飞奔,惊动不少人。但因为事情紧急,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一路狂奔,离开了闹市区,正要出城,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上官轻儿,站住……”

    上官轻儿蹙眉,本是不想理会那人的,但那人已经飞奔来到她身边,拦住了她的去路。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看着一身墨绿色长袍的赵倾,眉头紧皱,“有事?”

    赵倾看到上官轻儿这般冷漠的样子,有些不悦,但也没有立刻表现出来,“这么晚了,你要出城?”

    “这貌似不关赵太子的事。”上官轻儿冷漠的回答。

    赵倾的脸色变了变,“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想溜?”

    其实赵倾醒来之后去了几次太子府,但每一次都被扫地出门了,他心中自然是不悦的。上次他被上官轻儿揣进了湖里,虽然最后是她救了他,但他心中仍是觉得生气。她可以不喜欢他,但怎么能为了夏瑾寒,就将他丢进水里了?

    上官轻儿冷笑,“赵太子不觉得你没资格说这话吗?你要知道,若不是我,你早就被水里那些黑衣人给解决了,还有机会在这里跟我叫嚣?”

    赵倾咬牙,“若不是你将我丢进水里,我会被人劫持?本就是你的错?”

    上官轻儿实在没这个美国时间跟他争论这种没营养的话题,不耐烦的挥挥手,“就算是我的错,我也救了你,咱们扯平了,你最后立刻让开,我要出去。”

    “我若是不让呢?”赵倾眯起眼睛,冷冷的问。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上官轻儿眯起眼睛,浑身的寒气就发散出来,气势逼人。

    赵倾的功力显然是没有上官轻儿高的,面对上官轻儿这么强大的威压,他只觉得压力很大,但他也没有退缩。

    “跟我去个地方见个人,见了之后我就让你走。”赵倾开口。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道,“我说了我现在没空,你听不懂人话?”

    赵倾却不退让,固执的站在原地,“你若现在不跟我走,你会后悔的。”

    “抱歉。”上官轻儿一扯缰绳,调转马头,打算绕过赵倾出城去。

    赵倾却在这个时候咬牙,用传音入密对上官轻儿道,“你若是不想知道那日在湖底抓我,并且偷袭你的人是谁,你就尽管出去。”

    上官轻儿一愣,将调转了的马头又调回来,眯起眼睛看着赵倾,“你知道什么?”

    赵倾挑眉,略微邪恶的笑道,“我那天被那人挟持的时候,从他身上拿了一个东西,想必是那人随身的重要物品,你若想要,现在就跟我走。”

    上官轻儿蹙眉,犹豫了一下,道,“我现在真的有急事,我明天来找你如何?”

    赵倾看了看上官轻儿认真的表情,那张如花般的脸,每一次看都叫他震撼。小时候的她就长得很水灵动人,如今长大了,比小时候越发的迷人了,如何能叫他不心动?

    知道上官轻儿是妥协退让了,赵倾也没有坚持,“你最后记得明日来客栈找我,否则我可不保证那东西能在我身上留多久。”

    赵倾说完,转身,大步的走开了。

    上官轻儿看了一眼赵倾,觉得这人相比十多年前,真是可爱了不少。不仅个子长高了,脸张开了,身材也魁梧了,如今一看,俨然就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帅哥啊。

    可惜,她对这种小霸王一般的性子真心喜欢不起来。加上他们之间身份的关系,她跟他永远都是不可能呢。

    上官轻儿只看了赵倾一眼,就打马出了城,直奔城郊夏瑾煜的据点。

    上官轻儿在城外潜伏了许久,见里面一直没什么动静,终于忍不住飞身准备进去。却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刚好落在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住了。

    上官轻儿感觉道熟悉的气息,扭头,果然对上了夏瑾寒那张俊美的脸。

    “你来了。”上官轻儿对夏瑾寒一笑,安静的靠在她怀里。

    夏瑾寒点头,搂着她道,“你今日耗费太多真气了,我不放心。”

    上官轻儿笑了笑,“所以我才让黑小龙去通知你过来嘛。”

    夏瑾寒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算你还有点良心,你若是不跟我吱一声就跑来,回去定会让你少层皮。”

    明白夏瑾寒不是在开玩笑,上官轻儿缩了缩脖子,那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夏瑾寒只是挑眉,对她的不满视而不见,带着她脚尖点地,两人就快速的飞进了别院,并且顺着那里面的通道,很快就来到了密道的入口。

    入口处是紧闭的,周围安静的一片,但上官轻儿和夏瑾寒都能感觉到周围有不少人守着,只是没有发现他们而已。

    上官轻儿上次去过密道,而欧阳云飞已经是她的人了,自然不会更改密道的入口,所以,上官轻儿很容易就走进了密道。

    夏瑾寒抱着上官轻儿,两人一路前行,跟着记忆一直往前走,终于来到了上次遇到吴洛的那个地方。

    刚靠近那地方,上官轻儿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她有些着急的抓着夏瑾寒的衣服,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夏瑾寒抱着上官轻儿往前走,一路上并没有出声。

    当他们转个弯,看清了吴洛所在的那结界内的画面的时候,上官轻儿惊讶的立刻从夏瑾寒的怀里跳出来,紧张的往前走了几步,不敢相信的捂着嘴,低声道,“怎么会这样?”

    夏瑾寒也眉头深锁,看着眼前这凌乱的画面,眼中寒光闪现。

    他们的眼前,那结界还是结界,结界中间的毒障,依然存在,结界也没有被破坏,看起来跟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区别。

    但是,那里面原本摆放着许多道具的桌子,如今倒在了地上,那桌面上的药水和道具,倒了一地都是,因为有些药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地面上的许多东西被云景被腐蚀了,即便隔着一层结界和毒障,上官轻儿似乎都能闻到那里面恶心的味道。

    最然她惊讶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吴洛此刻浑身都是血,倒在了那张他之前躺过的凌乱的床上。

    他的长发披散,面朝着床,趴在床前,背后有一个很大的窟窿,正在不停的流血。

    而原本一直躺在那张床上,像是个女佣或者说是傀儡娃娃一样任由吴洛使唤的邱云梦,却已经不知所踪。

    上官轻儿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扭头看着夏瑾寒,道,“我进去看看他。”

    夏瑾寒从怀里拿了一根手帕出来,有往手帕上面倒了一些东西,抹均匀了之后递给上官轻儿,“捂住口鼻,别让毒障给伤着了。”

    上官轻儿心中一暖,点点头,将那带着淡淡的香味的手帕捂住口鼻。

    夏瑾寒自己也拿了一根手帕,同样捂住口鼻,跟着上官轻儿一直穿过了那结界,来到了中间。

    果然跟上官轻儿想的一样,结界里面有着一股很强烈的腐蚀味,即便隔着手帕也叫人难以忍受。上官轻儿咬着牙,让夏瑾寒将吴洛搬出去,自己则是目光犀利的看着这里面的布置和摆设。

    她没猜错的话,吴洛定然是被夏瑾煜识破了什么,才会落得如此下场的。

    但,看现场的画面,她又觉得不是夏瑾煜亲自对吴洛下的手。这里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而且很激烈,将这周围的摆设都给打翻了。

    吴洛的武功并不高,他一直潜心研究那些巫蛊之术,在武功方面,并没有很大的造诣。若是夏瑾煜进来的话,就算吴洛反抗,也必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动静。

    若是夏瑾煜派人来的话,那也定然会是高手,吴洛也不可能反抗的这么厉害,他根本反抗不了。

    偏偏这里的摆设来看,吴洛是做了很强烈的反抗,甚至是跟那人交了手,并且纠缠了许久的。

    上官轻儿慢慢的走出结界,心里变得有些沉重。

    “他怎么样了?”上官轻儿看着吴洛,低声问夏瑾寒。

    夏瑾寒神色也有些凝重,“伤的很重,失血过多。”

    上官轻儿帮吴洛止了血,又从身上拿出了掺了白澜的血的药水,滴了两滴进吴洛的嘴里。

    原本了无生机的吴洛,立刻就清醒过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题外话------

    本来是想万更的,可能是因为几天没码字,这几天也累坏了,一点状态都没有,写不出来啊,~(>_<)~

    妞们最近都不给力啊,嗷呜……一点动力都没有了……哭……

    满地打滚求五分评价票……有的妞们都赶紧投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