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不喜欢女人围着你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那也要归功于你,若不是你讲的声情并茂,威逼利诱,他如何能这么快妥协?”夏瑾寒嘴角含笑,认真的看着上官轻儿回答。

    上官轻儿撇撇嘴,有些郁闷的道,“如此说来倒是我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也不能这么说,主要也是因为他这些年一心想要跟着夏瑾煜施展抱负,奈何夏瑾煜想要磨练他,一直大材小用,不肯将他放到战场上去。你不能小看一个人内心的世界,正是因为欧阳云飞这两年在夏瑾煜那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压抑的太久了,如今才会轻而易举的被你的话打动。”夏瑾寒揉着上官轻儿的长发,嗓音宛如动听的大提琴在低鸣,很是动听。

    上官轻儿点头,表示认同,“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也不怪欧阳云飞,夏瑾煜的防人之心太重了,连欧阳云飞也不完全信任。”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疑心病重之人,必然会失去信任。”夏瑾寒笑着眼中却有着闪亮的光芒。

    上官轻儿耸耸肩,靠在夏瑾寒怀里,懒懒的道,“可不是,失去欧阳云飞,那可是他的损失。”

    夏瑾寒笑了笑,有些邪恶的看着上官轻儿,“嗯,是他的损失。所以,你今天是输了,你说,输了的人要如何来着?”

    这话题太跳跃,上官轻儿一时都回不过神来,半响,夏瑾寒的红唇落在了她的双唇上,她才回过神来,脸一红,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紧紧抱住了。

    他轻轻拥着她,轻柔的吻着,“你再走神,信不信我立刻将你就地正法?”

    上官轻儿闻言,脸色立刻变得通红,她那双水汪汪的眸子,哀怨的瞪着夏瑾寒,语气娇嗔,“你,你胡说什么呢?”

    “需要我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夏瑾寒挑眉,眼中有着警告。

    上官轻儿推开他,别开脸不自在的道,“别闹啦,有人看着呢。”

    “看着又如何,又不是没被看过。”夏瑾寒低头,继续咬着她的小耳朵,不让她安宁。

    于是这一晚上,上官轻儿一直被夏瑾寒缠着,不是逗弄她就是调戏她,让上官轻儿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在夏瑾寒特别的伺候下,上官轻儿这一夜睡的很好,再没有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上官轻儿伸手摸了摸身侧的床单,是凉的。夏瑾寒早就起来了……

    没有了夏瑾寒在,她也睡不着,索性起身换上了一套男装。洗漱一番,她准备出门去清寒斋看看,顺便也去一趟普崖山,看看她的小工厂。

    带着乔装过的梨花和隐在暗处的青然出了门,就往清寒斋赶去。

    结果还没走出太子府,就看到门口站了一个熟悉的人。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有些不自在的想要躲开那人,却不料那人已经叫住了她。

    “轻,你要出去吗?”冰冷的声音,没有起伏,听起来有些诡异,但上官轻儿早已经习惯。

    她无奈的撇撇嘴,笑道,“是啊,你怎么在这儿?”

    白澜没有表情的脸,对着上官轻儿,琥珀色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会出去,便出来陪陪你。”

    上官轻儿很想说,我不需要你陪,你还是回去吧。

    但是看着那纯洁无辜的眼神,她却拒绝不来。而且,想起昨晚那可恶的男人,她心中多少有些纳闷,想着,要是白澜在的话,那敌人应该不能奈何她才是。

    于是,这么一想,她就点点头,“也罢,你来了这么久,我也没带你出去走过,今儿就带你出去玩玩。”

    “好。”白澜自然很开心听到上官轻儿这样的回答,欣喜的点点头,规矩的跟在上官轻儿身后。

    白澜是陌生人,来到京城后也没有多少人见过他,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跟穿了男装的上官轻儿在一块儿而不会被人怀疑什么。两人就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

    一个一头白发,冷酷无双,一个一袭白衣,俊美清秀,两人都是风华绝代之人,走在街上,立刻就成为了人们的焦点,不少人的目光都围着他们转。

    上官轻儿嘴角带着笑容,目空一切,早已经习惯被人关注的她,自然不会介意周围那些人的眼光。

    但白澜就不一样了,他本就沉睡了千年,又丢失了过去的记忆,第一次出来被这么多人看着,他的表情很不自在,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冷冰冰的样子,叫人不敢靠近。

    上官轻儿感觉到了他的不自在,好笑的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他低下头来,在他耳边道,“是不是被这么多美女看着,害羞了?”

    白澜的脸色有些尴尬,眨了眨眼睛,对上官轻儿道,“我只是不喜欢她们老盯着你看。”

    噗……这么说他不是因为自己被看而不舒服,反而是因为她被看了觉得不爽了?上官轻儿看着白澜的脸色,突然觉得白澜要是听话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她就这么挽着他冰冷的手,像个孩子一样,“你还狡辩,分明就是被这么多漂亮的姑娘看着,你觉得害羞了。”

    “我没有。”白澜眉头紧皱,低声抗议。

    “还说没有,你看看,要是你会脸红的话,我估计你的脸会很好看了。”上官轻儿恶搞之心一起来就下不去了,便不停的拿白澜开刀。

    白澜为了跟上官轻儿讲话,都是弯着腰低着头的,原本就有些僵硬的身体,这般走起路来的样子有些奇怪,但两人都不在意这些,继续一边聊着,一边往清寒斋而去。

    清寒斋里,生意一如既往的好,上官轻儿进去看了看,发现里面都是人满为患,刘婶子和贞子、芊芊三人看到上官轻儿,都纷纷迎了上来,一个个神采飞扬的说着这清寒斋最近的情况。

    上官轻儿看着这店铺日进斗金,心情自然是非常的好。

    在清寒斋里跟那些丫头们叽叽喳喳的吵了好一会儿,又给正在店铺里的女客人们讲解了许多,那些女人看她生的这般俊美,心生爱慕,都纷纷缠着她不放。

    于是,上官轻儿这一去就到了差不多午膳时间才离开,倒是把原本就不爱说话的白澜给遗忘了个彻底。出了清寒斋,上官轻儿打算带白澜去普崖山看看,然后去普崖山吃个午膳再回府。

    但刚出来,白澜就眉头紧皱,一脸不悦的样子。

    上官轻儿看着白澜的样子,问,“你怎么了?怪我忽略你了?”

    白澜摇摇头,干咳了两声,“我不喜欢那些女人围着你。”

    “噗……”上官轻儿笑喷了,看怪物似得看着白澜,“你这是在跟那些女人吃醋么?”

    白澜不自在的撇开头,“我没吃醋,我就是不喜欢那些女人围着你。你还是换回女装吧,我不习惯。”

    上官轻儿无奈的白了他一眼,觉得回普崖山也没必要穿男装免得被人怀疑什么的,但要换衣服也太麻烦了一些,干脆就带着白澜直接去了普崖山,然后再在普崖山上换。

    只是,上官轻儿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却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

    “你,你是上官轻儿?”难得的换上了一身夏国的素色长裙,看起来十分端庄的冷天娇刚好在不远处的时候看到上官清寒来了,便过来找他,没想到明明是看着上官清寒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看到冷天娇的打扮也惊艳了一下,但很快就被她的话给吓得愣住了。

    她就顾着来了换一身衣服方便点,却忘记冷天娇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份这回事,当即愣在那里。

    白澜听到声音从边上过来,看到上官轻儿换上了一身不常穿的浅紫色长裙,只觉得眼前一亮,脑海中似乎浮现了什么熟悉的画面。整个人都愣在那里。

    上官轻儿也不知道自己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紫色的衣服,之前她记得在这里放了几套绿色的,都是都太小了,穿不了。才想起自己当初留衣服在这里的时候才八岁,如今都长大这么多了,肯定是穿不了的,本以为除了当时她留下的那些,就不会再有别的衣服了,她觉得不换也没关系,偏偏却发现还有一套崭新的紫色长裙……于是也没多想就换上了。

    “额,小辣椒,你找我有事吗?”上官轻儿对冷天娇笑了笑,清澈的眸子里写满了无辜。

    冷天娇看着她这般自然的样子,微微眯起眼睛,道,“上官轻儿,你就是上官清寒对不对?”

    “额……那个,你今儿怎么有空呢?二师兄呢?”上官轻儿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冷天娇的问题,干脆就转移的话题。

    冷天娇在上官轻儿提到风吹雪的时候,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愤怒表情,瞪着上官轻儿,“回答我的问题,你就是上官清寒,上官清寒就是你,对不对?”

    上官轻儿觉得,既然冷天娇已经跟风吹雪在一起了,便是告诉他自己的身份也无妨,这女人可不好应付,她还是悠着点的好。

    于是,她干笑两声,很豪爽的道,“不错,我就是上官清寒,我之前都是骗你的。”

    冷天娇没想到她回答的这么干脆,手指卷了卷,眼中带着一抹惊愕,“你终于承认了?”

    上官轻儿扶额,很是无奈的叹口气,“当初在漠北欺骗于你,纯属无奈,你也知我当时的处境。后来,我想告知你我的身份,却已经是无从开口了。”

    冷天娇咬着嘴唇,眼中的愤怒慢慢放大,最后大声的对着上官轻儿叫道,“我就知道你是女人,我就说王兄怎么会骗我,混蛋,害我为你等了这么多年,你,你就不会良心过不去吗?”

    听到冷天娇的话,白澜也回过神来,想要过去拦着激动的冷天娇,不让她伤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摆摆手,叫白澜别过来,然后对激动的冷天娇道,“我本来是很愧疚的,但我后来我回来看到你和二师兄之后,就不自责了。”

    冷天娇的脸色一变,不甘心的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可恶……”

    “你说是什么意思呢?你虽说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来到夏国的,但这些年你留在夏国可不是因为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呢?”上官轻儿摸了摸鼻子,一脸暧昧的看着冷天娇。

    冷天娇的脸色微红,抗议道,“你,你胡说,我若不是为了你,还能是为了谁啊?”

    “你说呢?你敢说你不是因为二师兄才留下来的?你可别忘了,你和二师兄能成事,还的感谢我呢。你就这么对我啊?”上官轻儿挑眉,一脸委屈的看着冷天娇。

    冷天娇看着上官轻儿的样子,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这回上官轻儿得意了,继续得寸进尺,“小辣椒,你说,若不是我,你能跟二师兄在一块儿么?你得感谢我当初穿男装迷惑了你,不然,你如今怕是早就在漠北奶孩子了。你想想,你才几岁呢?这么早生儿育女,会错失多少自由和幸福。你再想想,这些年你在夏国,虽然是在苦等,但每日都能跟二师兄打情骂俏,岂非也是一种幸福?”

    冷天娇被上官轻儿这些话绕的有些晕了,眨了眨眼睛,显然是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样子。

    上官轻儿轻叹一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所以这一切是缘分都是因我而起的,你如何能再责怪我?”

    冷天娇低头,觉得上官轻儿说的好像没错,便点点头,“好像也是……”

    见冷天娇给自己给糊弄过去了,上官轻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哎呀,今后你就是我二师兄的女人,也就是我嫂子了,咱们都是自家人,你也不必感谢我了。我如今要去看看我的小工厂,二嫂子你去跟慕瑶说一声,说我要留下来吃午膳可好?”

    冷天娇被那一声二嫂子给叫的晕了神,哪里还顾得别的,当下就点头应下了,而上官轻儿却是带着白澜去了小工厂。

    小工厂上官轻儿是交给了慕瑶和夏瑾轩打理的,她来的时候没看到慕瑶,还以为慕瑶是在小工厂里,没想到她来的时候至看到了夏瑾轩。

    夏瑾轩站在一棵大树下,低着头,表情有些奇怪。

    上官轻儿来到他身边白皙的小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手,“小八,你在干啥呢?”

    “额……”夏瑾轩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看到是上官轻儿,那双原本有些凝重的眸子突然就绽放出了灿烂光芒,有些激动的笑道,“轻儿,你怎么来了?”

    上官轻儿笑了笑,“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呢。”

    夏瑾轩这才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些奇怪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尴尬的笑道,“我这不是忘了么?”

    “哈哈,你这些日子都在忙什么呢?怎么也不来太子府找我呢?”上官轻儿笑着问。

    夏瑾轩清秀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我倒是想去看你,只是你这小工厂的事情可真不是一般的多,而且你跟太子哥哥马上就要完婚了,父皇也给我安排了差事,我哪里还能跟你和太子哥哥这么悠闲呢?”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道,“这么说你这些日子都是在为我的事情奔波了?”

    “那是当然,除了你和父皇,我可没帮别人做过事呢。”夏瑾寒挑眉,有些不满上官轻儿疑问的语气。

    “好……好……小八果然是最疼我了。”上官轻儿踮起脚尖,伸手摸了摸夏瑾轩的头。

    夏瑾轩的脸色一变,有些不悦的看着上官轻儿,“我不是孩子,我比你还大三岁呢,有你这么乱来的么?”他话是这么说,听起来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但却没躲开上官轻儿的手。

    上官轻儿捂着嘴偷笑,“我知你不是孩子,也知你比我大,但是这些都没用,再过一个月你就要叫我一声嫂子了。”

    夏瑾轩微微一愣,似乎才想到这一层关系,不自在的蹙眉,“我似乎忘了这么一回事了。”

    “哈哈,小八,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呢?让我老想欺负。”上官轻儿说着,就伸手捏住了夏瑾轩的脸,往两边轻轻的扯着。

    夏瑾轩凝眸,深深的看着一身紫色长裙,长发随意的挽起,小脸白嫩,双眸清澈,看起来很是水灵灵的,叫人看着看着便不由的心动了……

    夏瑾寒呼吸一窒,一种似乎被压抑了很久的情愫从内心蔓延出来,他张了张嘴,看着上官轻儿明媚的笑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祝福的话来。

    上官轻儿察觉到了夏瑾轩的异样,松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歪着脑袋问,“小八,你怎么了,傻了?”

    夏瑾轩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娇艳的小脸,深呼吸,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见看到上官轻儿突然被人往后拉了过去。

    “轻,这里热。”白澜一脸冰冷,琥珀色的眸子幽深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也觉得这地方阳光灿烂的,虽然是树底下,但还是有些热,于是点点头道,“嗯,是有些热,咱们进屋去吧。我都好久没来这儿了,走,带你去看看我的小工厂,你一定会震惊的。”

    “小八,你还愣着干嘛,走啦。”

    夏瑾寒看着上官轻儿和白澜的背影,脸上的失落一闪而过,耳边传来了上官轻儿的叫声,他低着头,慢慢的跟了过去。

    ------题外话------

    嗯哼,祖师爷也是会吃醋的,嘿嘿……

    妞们,顶起来吧,求月票评价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