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争宠,三个男的一台戏(精)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下午的阳光穿破层层的枝叶,打落在太子府书房的窗台上,洒下了斑斑点点的光。清风拂过枝叶,斑点晃动,浮光跃金。

    书房的屏风后,那张温暖的小榻上,此刻正上演着温情的一幕。

    夏瑾寒近乎粗鲁的扯开上官轻儿的声衣服,迫不及待的将她按在榻上,狠狠的占有着。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让上官轻儿有些疑惑和不安,但他猛烈的攻击,却让她没有时间多想。

    这一刻,她的身心都跟着他一起,堕落,无限的沉醉。

    仿佛只要有他在,这一切的一切,都会变得无所谓,不管做什么,都是幸福的,快乐的。爱一个人,爱到这种程度,上官轻儿觉得,她是真的懂得了什么叫爱。

    缠缠绵绵,忘我的纠缠着,不知不觉,夕阳西下,光线变暗,外面的世界也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

    上官轻儿疲惫的躺在床上,大口的呼吸着,看着身边满头大汗,死死的抱着她不放的夏瑾寒,嘴角带着一丝疲惫的笑容,“我饿了,寒。”

    夏瑾寒轻吻着她的耳朵,嘴角带着一抹浅笑,虽然很淡,却如诗如画,美艳动人。他薄唇轻启,磁性的声音,宛如佳酿一般醉人,“那我是不是应该继续努力,喂饱你?”

    上官轻儿的脸一阵通红,笑骂道,“没个正经的,人家是真的饿了,午饭都没吃呢。”

    “你还知道没吃饭?饿着肚子也要去救人,可不是你的风格。”夏瑾寒埋首在她的发间,那颗不安的心,在这么拥抱着她的时候,慢慢变得安定了下来。

    上官轻儿撒娇,“好啦,我今后不会啦,真的不会了,咱们起来好不好?我快饿死了。”

    终究是心疼上官轻儿,夏瑾寒深深的在她唇边烙下一吻,才起身,为她穿好衣服,对外面的梨花叫道,“梨花,去把饭菜端到本宫房里。”

    “是,殿下。”梨花闻言,立刻低着头离开了。

    夏瑾寒则是抱着上官轻儿回到了房间,帮她清洗了一下身子,两人才终于在餐桌前坐下。

    梨花已经摆满了一桌美味的饭菜,上官轻儿看着那美味佳肴,再也顾不得别的,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夏瑾寒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狼吞虎咽,嘴角始终带着一抹浅笑,道,“慢点吃,傻丫头,小心噎着了。”

    “嗯,你也吃。”上官轻儿嘴里塞满了饭菜,头也不抬的回答。

    夏瑾寒无奈的摇摇头,小心翼翼的伸手为她拭去嘴角的油渍,温柔的双眸中满是宠溺,“都这么大的人了吃饭还这么粗鲁。”

    上官轻儿嘟嘟小嘴,无声的抗议着,等他帮她擦干净了,又继续低着头狂吃。

    这能怪谁呢?她本就饿得不行了,这丫的还非得拉着她在房间里做体力活,好吧,虽然是他出力,但她没吃饱也承受不住啊。

    被折腾了一下午,如今她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有吃的,哪里还管别的。

    看着她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夏瑾寒嘴角含笑,目光深情,仿佛看着她,全世界都是明亮的。

    好景不长,就在夏瑾寒柔情似水,含情脉脉的看着上官轻儿吃东西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夏瑾寒的脸色微变,抬眸看向了门口。

    只听,门口传来了梨花冰冷的声音,“白公子,九王爷,请留步。”

    “让开!”这是一个很冷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梨花拦在门口不动,声音很坚决,“抱歉,殿下和郡主在用膳,不见任何人。”

    “让她出来。”冷漠的声音继续响起,语调没有起伏,声音低沉无比,有一种叫人无法抵抗的霸气。

    但梨花却没有丝毫退后,声音沉稳,“抱歉,不如两位在此等候一会,梨花进去给殿下和郡主通报一声?”

    “哼!”男人冷哼一声,居然二话不说就动手了。

    很快,外面就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上官轻儿咽下嘴里的饭菜,看了一眼外头,嘀咕了一句,“白澜这丫的居然又有功力了?不知道他开挂之后能不能打败梨花。”

    说完,像是没看到外面的激烈战斗一样,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夏瑾寒还以为她会出去看看的,没想到她一低头就接着吃东西了,当即嘴角的笑容又蔓延了开来。

    打斗声越发的激烈,可谓是刀光剑影,变幻莫测,叫人看不清他们的身影。

    上官轻儿感觉吃的差不多了,外面却还没有停止打斗,便有些无奈的停下筷子,起身道,“吵死了,我出去看看。”

    夏瑾寒的眸光微变,并未出声,安静的跟着她出去。

    上官轻儿一走出来,就看到了两团光在交织,打得十分激烈,两人都十分的厉害了得。白澜的功力显然比梨花高,但他多年不曾活动筋骨,行动起来时常慢半拍。梨花虽然没有白澜那样的功力,这些年一直过着做杀手的生活,几乎是没有停歇的练功,动作娴熟,出手快狠准,也没让白澜占多少便宜。

    看着这精彩的打斗场面,上官轻儿真差点不愿喊停,就这么让他们分出个胜负来了。但,这里可是她的院子,要是被这两人给拆了,那吃亏的可是她。

    上官轻儿双手叉腰,对着半空中正在激烈斗争的两人,大声叫道,“都给我住手!”

    正在半空中的两人身形一震,却没有人停下来,一黑一蓝两个身影,在半空中纠缠着,谁也不肯先停手。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打上瘾了,都想跟对方打个痛快。

    白澜不愿停下来,上官轻儿可以理解,这丫的就是个怪人,又刚从冰棺里出来,想要练练手也正常。但梨花怎么的也不肯停呢?

    上官轻儿正疑惑着,就听身侧的夏瑾寒低声道,“梨花也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上官轻儿撇撇嘴,道,“难道就让他们继续打下去?”说罢,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靠近他们的树木都已经被强烈的掌风和剑气所伤,枝叶掉了满地都是,上官轻儿无奈的叹气,“我怕继续这么下去,咱们这大殿的屋顶都要被掀掉了。”

    结果她话音刚落,头顶上就“砰”的一声,有好几片瓦片应声落地,在上官轻儿身边数厘米的地方,摔了个粉碎。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咬着牙,瞪着那两个罪魁祸首,正要发作,又见屋顶上掉落了更多的瓦片,当即怒不可遏的冲上去,大声叫道,“你们两个给老娘住手,谁要是再动手,老娘就把他扔出去!”

    闻言,白澜和梨花同时收回了手,两人分开,几乎是同时的落在了地上。

    梨花微微喘息,急急忙忙的跪在上官轻儿跟前请罪,“属下知错,请郡主责罚。”

    上官轻儿看了梨花一眼,生气的道,“去领二十个板子,下次可不能再胡闹了。”

    梨花一愣,似乎没想到上官轻儿真的会处罚她,但也没有多说,应了一声,“是。”正要离开,却听上官轻儿又道,“白澜,你一来我府上就给我闹事,今天这院子你给我好好打扫干净,还有屋顶上的瓦片被你们打坏了,给我修补好。”

    闻言,梨花顿时觉得解气不少,原本心中的意思不满也烟消云散。老实说,她宁愿被打二十大板,也不要在这里打扫院子修房子。

    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她不会,其二是,白澜一个大男人,被抓来打扫院子,那可是关系到尊严的事情啊。而二十大板,对他们这些有内力护体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最多就躺个两天就没事了。

    梨花低着头,安静的下去了,白澜则是眉头紧皱,不满的看着上官轻儿,“为何要我扫?”

    “你动不动就跟人家打架,把我院子弄成了这样,不是你扫谁扫啊?”上官轻儿没好气的瞪着白澜,语气不善。

    这一瞪,倒是让她看清了白澜此刻的样貌。他一身蓝色的袍子,腰间束着普通的腰带,不带任何配饰,却也挡不住他的气质和霸气。那张脏兮兮的脸已经洗的干干净净,展现出了他完美的轮廓。

    略微刚毅脸部的线条,浓眉大眼,剑眉直飞入鬓,琥珀色的眸子,闪着明亮的光,高挺的鼻子下,饱满的双唇有些苍白,三千银丝自然的垂在脑后,衬得他宛如仙人一般高贵。此等美男,当真是世间少有。

    不过他跟夏瑾寒不是一个类型的,相比之下,上官轻儿还是更喜欢夏瑾寒这样的。

    白澜听到上官轻儿的话,淡漠的开口,“我不会。”

    “不会你不能学吗?你生下来的时候不也什么都不会?”上官轻儿说着,对身边的流花道,“流花,找个打扫院子的丫鬟过来教教白公子要怎么扫地。”

    流花看着白澜憋屈的表情,再看看上官轻儿那得意的样子,忍住偷笑的冲动,低着头离开了。

    上官轻儿则是看了一眼在一边看戏的慕容莲,道,“九哥哥,不是你让你帮忙看着白澜么。怎么又让他跑出来了?”

    慕容莲挑眉,妖孽般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我可是一直都有帮你看着他,他都在院子里等了你一个下午了,可你一直没出现,他不是着急了么?这哪能怪我?”

    慕容莲懒懒的撇嘴,说的很是动听,但他眼底的狡黠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这丫的怕是非但没有好好看着白澜,反而在他耳边说了不少鼓动的话吧?这妖孽可最是唯恐天下不乱了,别以为她不知道。

    不过没能抓着慕容莲的把柄,上官轻儿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要回房间继续吃东西,身后又传来了白澜的声音。

    “这院子,我不扫,我去领板子。”白澜一本正经的说着,就真的要离开去挨板子。

    上官轻儿嘴角猛抽,转过身来,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他,“站住,谁要你去领板子了,你又不是我的属下,谁敢打你?赶紧把院子给我收拾干净,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

    白澜低着头思考了一会,觉得上官轻儿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但又不甘心就这么留下来打扫院子,一脸别扭的道,“那你换一个。”

    上官轻儿还真被白澜这可爱的表情给逗乐了,当即就跑到他身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着这个比她高出许多的男人,饶有趣味的笑着,“我说,你真的是咱们雾谷的祖师爷么?”

    传说中,他们的祖师爷可是神一样的人物啊,英明神武,高大威猛,智勇双全,简直是被说的天上有地上无,完全是被神化了。

    可如今眼前这个人,又呆又傻又愣,哪里跟那些神一般的形容词相符了?完全就是两个人好么?

    白澜蹙眉,想也不想的回答,“当然是。”

    上官轻儿摸着下巴,人小鬼大的看着他,“你当真是千百年前创建了咱们雾谷,让咱们一直膜拜的那个祖师爷?”

    白澜有些不解,却还是很认真的回答,“我确实是雾谷的创始人。”

    上官轻儿不相信的伸手,纤细的手触上白澜那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十分冰冷并且俊美无比的脸,在他的脸上摸了摸几把,冷冷的,手感还不错。只是,没找到他戴面具的痕迹,她悻悻的收回手,嘀咕道,“这脸居然是真的……”

    白澜感觉到她娇嫩的手指划过脸颊那轻柔美好的触感,当即浑身一颤,头脑里似乎闪过了什么美好的画面,但画面稍纵即逝,他也来不及抓住。

    上官轻儿收回手的时候,也觉得脑海里似乎闪过了什么画面,某种很奇怪的感觉让她一时间有些呆愣,回不过神来了。

    上官轻儿方才抬手的时候太快太突然,大家都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做,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手都已经摸在了白澜的脸上。

    夏瑾寒浑身一震,眼中寒光闪过,一个箭步来到上官轻儿的手,一把将她拉到进了怀里,拉着她就往屋子里走。

    “哎……”上官轻儿被这么一拉,倒是清醒了,迷茫的看着夏瑾寒,“喂,你干嘛呢?放开。”

    这丫的怎么又生气了?真是……

    白澜没有出声,将上官轻儿拉到了房间,将她的手放到水盆里,就用力的清洗起来。

    上官轻儿才明白夏瑾寒是吃醋了,再想想她方才的举动,似乎也真是很不妥,这里可是古代而不是现代,古代一向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夏瑾寒会生气也不奇怪。

    知道自己不对,上官轻儿也没敢反抗,乖乖的让夏瑾寒揉搓着她白嫩的小手,有些疼,还有些麻麻的,可见夏瑾寒是真的很生气很不满。

    “啊,寒,你这么用力做什么?”上官轻儿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被洗掉一层皮了,被他搓的很难受,忍不住出声抗议。

    夏瑾寒的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你不嫌脏,我还嫌呢。”

    上官轻儿撇撇嘴,心想,白澜现在可是帅气好看多了好么?他刚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才是真的脏呢,简直无法直视啊。

    不过,她心里明白夏瑾寒说的脏并非是这种脏,也就懒得跟他计较了。

    洗了好久,夏瑾寒才松开上官轻儿的手,看着她泛红的小手,目光淡漠,语气冰冷,“下次可还敢乱碰东西?”

    上官轻儿委屈的撇撇嘴,摇摇头,“再也不敢了。”

    “若是再敢乱碰,我就砍你了的手。”夏瑾寒冷冷的说着狠话,却还是心疼的从怀里拿出一盒药膏,细心的为上官轻儿涂抹起来。

    上官轻儿看着夏瑾寒的动作,又好气又好笑,这人还真是的,将她弄伤了,再给她上药,这算什么嘛?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夏瑾寒有时候真的很可爱。

    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上官轻儿微微低头,靠在他怀里,“你才舍不得。”

    “那可未必。”夏瑾寒冷冷的看着她,却并没有将她推开。

    白澜还沉醉在前一刻被上官轻儿触碰带来的惊愕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上官轻儿已经不在跟前,便微微蹙眉跟了上去。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上官轻儿靠在一个陌生的男人怀里,嘴角带着幸福笑容,那明艳的笑容,宛如暗夜里盛开的一朵娇艳花朵,迎风怒放,娇艳而又诱人。

    白澜再一次愣住,呆呆的看着她漂亮的笑容,脑海里再次闪过了什么,没有表情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痛苦的神色。

    夏瑾寒自然看到了白澜进来,但这个时候他非但没有松开上官轻儿,反而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紧紧的抱着,低着头,柔声问,“下午把你累坏了吧?咱们去歇着吧。”

    上官轻儿并未留意到白澜进来,他没有呼吸,通常都很难感觉到他的存在。她沉醉在夏瑾寒的温柔之中,当然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她点点头,扬起下巴,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抗议道,“今晚不准碰我。”

    夏瑾寒嘴角含笑,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很老实的回答,“好。”

    说完这句,上官轻儿才觉得周围的空气突然变了,扭头,看到站在门口浑身冰冷吓人的白澜,才明白她门口还有人,大门都没关呢,就跟夏瑾寒卿卿我我了,当真是羞人。

    她推开夏瑾寒,脸色微红,看着白澜有些难看的脸色,问,“你还愣着干嘛呢?还不去扫地?”

    白澜目光有神冰冷的看着夏瑾寒,而后转向了上官轻儿,语气寒冷刺骨,不带起伏,似乎很是生气的样子,“他是谁?”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恍然想起了什么,笑道,“哦,我还没告诉你呢,这是我男人,夏瑾寒,嘻嘻,你现在住的地方呢就是他的太子府。”

    白澜听到上官轻儿那一句“这是我男人”的时候,身子颤抖了一下,目光阴沉的看着夏瑾寒,严重是掩饰不住的怒气。

    “谁准你找男人的?”白澜大声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语调似乎因为生气的缘故,终于有了一丝起伏。

    上官轻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哎,白澜我还以为你说话就一直那样没有起伏的呢,想不到你生气的时候声调也是能提高的。”说罢,感觉周围气氛不太对,慌忙干笑着,道,“那个,我找男人貌似不需要你同意吧?别告诉我你真的是我爹……”

    即便亲眼看到白澜复活了,上官轻儿还是不相信那本书上的记载。而且,就算那记载是真的,她也不会承认白澜是她父亲的。

    她前世没有父亲,父亲是负心汉,早早就丢下了她和妈妈,妈妈最后也丢下了她,她是孤儿。今生她这身体的父亲是赵国那个老不死的赵王,所以,她跟白澜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就算有,隔了一个前世今生,也不能说明什么了。

    白澜似乎在极力的隐忍什么,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琥珀色的眸子瞪得大大的,狠狠瞪着上官轻儿,声音依然冰冷刺骨,“不是!”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既然不是我爹,你还管我找不找男人啊?我都十五了,下个月就要成亲了,要不是想着你是咱们祖师爷,打算留你下来喝一杯喜酒,我早把你送回雾谷去了。”

    白澜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他上前几步,想要抓着上官轻儿的手,却被身侧的夏瑾寒突然挥出的扇子拍落。

    夏瑾寒轻轻摇着扇子,目光冰冷,“白公子,男女授受不亲。”

    白澜此刻就像是一只被激怒了的猛兽,怒发冲冠,浑身炸毛,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此刻慢慢变成了红色,狠狠的瞪着夏瑾寒,似乎随时都要冲上去跟夏瑾寒打一架。

    上官轻儿见情况不对,慌忙挡在夏瑾寒前面,道,“好了,白澜你先回去休息,这些天你一直横冲直撞的,也累了吧?嗯?”

    白澜的手紧紧握成拳头,目光从夏瑾寒身上移开,对上了上官轻儿那双清澈的眸子,怒火慢慢熄灭,声音依然冷漠至极,“你跟我一起走。”

    上官轻儿打了个呵欠,疲惫的笑着,一脸讨好,“好了,外面的地不用你打扫了好不好?乖啦,我现在很累,我先休息,明天过去找你?嗯?”

    白澜的脸色变了变,见上官轻儿似乎真的很疲惫,眨了眨眼睛,道,“明天来找我。”

    “嗯嗯,一定去找你。”上官轻儿认真的点头。

    “不准跟他睡。”白澜瞪着夏瑾寒,一脸怒气。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为了打发白澜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只好点头,“好,我不跟他睡,你快回去吧,再吵我要生气了。”

    白澜听到上官轻儿说要生气,固然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了,却也没有再磨蹭,低着头,转身离开了上官轻儿的房间。

    终于送走了这尊瘟神,上官轻儿深呼吸,松了一口气,转身就要去躺着。身后又传来了某人欠扁的声音,“丫头你不跟他睡,为何还往里面走?”

    靠!

    上官轻儿还说慕容莲今天这么好心,没有落井下石了呢,没想到白澜一离开,他就发作了。

    咬牙,转身狠狠的瞪着慕容莲,语气愤怒,“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慕容莲嘴角勾起,妖孽半的脸上满是笑意,“呵呵,好,我不说,那你是不是该去你房间里休息?”

    上官轻儿见原本要离开的白澜也停下里,正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着她。她当即咬牙,道,“这房间我睡,你有意见么?”

    慕容莲摸了摸鼻子,笑道,“没意见,不过夏国太子殿下可是要睡哪里呢?”

    “用不着你操心!”上官轻儿大吼一声,就“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但门外的慕容莲却还是不死心,故意大声的对白澜道,“祖师爷,你瞧瞧这丫头,还没成亲呢就跟那男人睡一块儿了,啧啧,她还说今晚不跟夏太子一起睡,如今他们两人在里边又是怎么回事呢?”

    白澜也不傻,当即明白是被上官轻儿给骗了,当即就要冲过去找上官轻儿。

    慕容莲故作着急的拉着白澜,道,“祖师爷您别激动,你这么冒然进去,若是看着了什么不该看的多不好啊。”

    这话显然就是火上浇油,屋子里的上官轻儿终于受不了,转身打开门,怒气冲冲的瞪着慕容莲道,“我看你是不想留在这里了。”

    话音没落,人就已经冲了出去。

    不多时,上官轻儿就跟慕容莲打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原本就背白澜和梨花折腾的十分脆弱的树木,这一次彻底阵亡了。

    慕容莲轻笑着,略尖的声音响起,“许久不曾跟你切磋了,丫头你确定能赢得了我?”

    “不能赢你,也要把你给丢出去。”这个该死的慕容莲,就知道挑拨离间,不好好收拾他一番,他就不知道收敛。

    两人过了数百招,也还是没分出胜负,倒是这周围的树木和瓦片遭了殃,树枝被折断,掉的满地都是,瓦片被打破,摔了个粉碎,不多时,地面上就变得一片狼藉。

    白澜始终没有出声,一直站在边上看着。

    而屋子里同样一直没有出声的夏瑾寒,这个时候终于出声了。

    他的声音不大,很冷,却清晰的传进了上官轻儿等人的耳朵里,“若是把本宫的太子府拆了,你们两个今后都别进来了。”

    两个?

    上官轻儿的手一顿,生生的被慕容莲占了便宜,一掌被他打的退后了好几步。

    稳住脚步,上官轻儿才发现这院子已经被折腾的面目全非,再想起夏瑾寒方才的声音,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当即有些气愤的瞪着慕容莲,“你立刻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就转身往房间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对白澜道,“白澜,把这院子打扫干净再走。”

    白澜脸色一变,想要抗议,却被上官轻儿一句话堵住了,“我给你机会让你回去你不干是吧?既然好戏这么好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慕容莲闻言,得意的笑着,道,“祖师爷,弟子已经累了,当回去歇着,这儿就交给你了,慢慢学,不用着急,丫头会给你时间收拾的。”

    上官轻儿听到慕容莲那得意的声音,站在门边咬牙切齿道,“九哥哥,我觉得你还是别滚的好,留下来陪祖师爷一起收拾吧,当然,你若是想滚,就滚远点,今后这太子府就不欢迎你了。”

    闻言,慕容莲的脸色一变,神色难看的看着上官轻儿,叫道,“我又不是你下人,凭什么使唤我。”

    “你若是不想留下来,尽管走就是了。”上官轻儿说罢,不再理会慕容莲和白澜,果断走进了房间,将门关的紧紧的。

    本以为外面那几个家伙是最难搞的,收拾了他们,回来她就可以好好休息了,但……

    一进门,看到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一个杯子,面无表情,目光却有几分哀怨的白衣男子时,上官轻儿原本那一身傲气,立刻没了。

    她垂着肩膀,像是没骨头的一般,软软的来到夏瑾寒身边,讨好的笑着,“寒,这么晚了,咱们去歇着吧,好不好?”

    “不是今晚你一个人睡这么?我出去便是。”夏瑾寒看都没看她一眼,语气冰冷,其实还带着几分委屈。

    哎?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上官轻儿这么想着,却没敢说出来,否则,她敢肯定这丫的肯定会一甩衣服就走掉。

    她笑着,来到身边坐下,拉着他的衣袖,一脸谄媚,“亲爱的,不要这样嘛,人家不就是开玩笑的么。你不在我怎么睡得着啊。我错了,真的错了……”

    上官轻儿这话说的很小声,只有他们两个才听得到,因为她知道,慕容莲和白澜还在外面不曾离开,她可不想白澜那个一根筋的又跑进来捣乱。

    夏瑾寒瞥了她一眼,语气依然冰冷,“哦?这么说,你今晚是要跟我睡的了?”

    上官轻儿笑的跟朵花儿似得,在她肩膀上蹭了蹭,道,“当然是啊,亲爱的,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气坏了身子我可心疼呢。”

    夏瑾寒挑眉,“你还会心疼么?看到别人来了,就把我丢在这里。”

    “冤枉啊,亲爱的,人家哪有丢下你,人家方才是出去教训那些混蛋了。”她说着,手就抱住了夏瑾寒的腰,整个人都几乎挂在了他身上。

    夏瑾寒却不为所动,“你那是教训么?本宫看他们反而越来越嚣张了,这可是本宫的太子府,你将闲杂人等带回来,本宫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容许他们留下。他们若是安静的住下也就罢了,如今这般,是他们在挑战本宫的耐性和威严,还是该说是你呢?”

    上官轻儿的脸色一变,这丫的,居然连本宫都拿出来了,看来当真是气得不轻了。

    她委屈的抱紧他,小声嘀咕,“人家知道错了,你就不要生气了嘛,大不了我明天去把他们赶出去。”

    “赶出去,岂非显得本宫太小气?”夏瑾寒语气不善,显然还在生气。

    上官轻儿真的很想说,你本来就很小气,但夏瑾寒还在气头上,她可不能火上浇油,“那你说我能怎么着啊?”

    “自己惹的事情,自己处理。”夏瑾寒说着,就用力推开上官轻儿,“本宫还有事要去处理,你歇着吧。”

    “哎……”上官轻儿闻言,慌忙起身拉着他的手,死死的抱着,“亲爱的,你不在我睡不着。”

    “那就别睡了,省的睡太多,人都傻了。”夏瑾寒冷冷的回答。

    上官轻儿张了张嘴,一脸哀怨,却说不出话来。

    她哪里睡多了?早上早早就起来了不说,中午又忙了这么久,就已经累的够呛了,下午还被他折腾了一下午,她如今是全身都不舒服,恨不得立刻躺下去休息了好么?这个不解人意的家伙,就知道生气,真不可爱。

    夏瑾寒似乎知道上官轻儿在想什么,语气冰冷,“我向来如此,你若是不愿嫁我,后悔还来得及。”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抬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夏瑾寒,声音都颤抖了,“你说什么?”

    夏瑾寒也知道这话说的有些重,便别开了视线不看上官轻儿,那眼神却是固执的,傲娇无比。

    上官轻儿咬牙,恨不得将这个傲娇的家伙给踹死,省的他整日里就知道跟她闹。

    可她偏偏就是喜欢这个不可爱的,能怎么办呢?她的心都给了她,还能收回去么?

    上官轻儿紧紧抱着他的手臂,不出声,只是用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深深的看着他,眼中是慢慢的委屈和哀怨。

    夏瑾寒瞥了她一眼,冷冷的推开她,“去睡觉。”

    然后,举步继续往外边走。

    上官轻儿急了,她都这般讨好,这般道歉了,他怎么还是生气了,可恶的,难道非得她把心都掏出来给他看,他才会相信她原谅她么?

    他对她说了这么重的话,要是换了别人,早就甩手走人了,她还能坚持着,他居然不领情!

    上官轻儿的心,真的很难受。

    看着他坚决的脚步,上官轻儿的眼睛顿时就红了,咬着嘴唇,手紧紧握成拳头,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痛苦。

    该死的,他再走,再走,他要是敢出这扇门,她就,她就……

    上官轻儿用力的跺了跺脚,终于在夏瑾寒伸手要开门的时候,冲过去,不管三七十二一,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用力的一甩。夏瑾寒没有丝毫防备,身子就被他转了过去。

    夏瑾寒眉头紧皱,刚想再次推开上官轻儿,却感觉唇边一暖,上官轻儿已经踮起脚尖,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门边,小嘴狠狠的堵住了夏瑾寒的嘴。

    夏瑾寒浑身一愣,唇边的柔软和温暖,冲击着他的感官,叫他要推开的手,再也没有了力气。

    上官轻儿看到夏瑾寒这般傲娇不理人的样子,心中早已经气的不行,身子都要颤抖起来了。因为冲动,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只想就这么狠狠的亲吻夏瑾寒,不让他走出这扇门。

    她张嘴,水润的双唇近乎粗鲁的啃咬着,舌头疯狂的席卷着,完全不知温柔为何物。

    他生气了就不理她,如今她生气了,难不成也不理他?

    要是他们两个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那结果会是怎么样?

    上官轻儿不由的想起了七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她私自跟着韩熙然去城郊找赵倾,救夏瑾轩,因此将青然留下去帮她给夏瑾寒报信。

    夏瑾寒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生气的打了青然,她回去之后还对着她发脾气。

    那个时候,她心高气傲,也不愿吃亏,就一句话顶了回去,彻底激怒了夏瑾寒。然后夏瑾寒走了,她一个人站在那里,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她当时真的觉得自己是个被抛弃了的孩子,若是连他都不要她了,她的人生还剩下些什么呢?

    可她当时心里有气,想着自己没有错,一直等着对方妥协道歉。结果却是跟夏瑾寒互相伤害,两人都痛苦难受。

    而且,当时的夏瑾寒本就被她身上转移出去的功力折磨着,痛苦不堪,因为她,他怒火攻心,险些丧命。

    她偏偏一无所知,甚至还继续跟他斗气,连妥协都那样委婉。最后要不是夏瑾寒吐血,倒在她的怀里,她怕是真的就因为赌气一走了之了。

    那件事情之后,她一直很后悔,并且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赌气,就算对方不理自己,她也不能不理对方。除非对方真的不爱自己,那就没话说了。

    若是两人心中都有怨气,却谁都不说,结果只会彼此痛苦,甚至最后越走越远,两人之间彻底留下隔阂,悔恨一生。

    她作为现代人,作为一代影后,能深刻的明白这种误会的可怕之处,所以她不能让那种明明相爱却要互相折磨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她既然爱他,先低头先妥协又有什么关系呢?总好过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然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伤心流泪。

    夏瑾寒自然不知道上官轻儿心中已经想了这么多,一双漂亮的凤眸挣得大大的。看着在他面前放大了的漂亮脸蛋,心中一阵悸动。唇边传来一丝丝淡淡的疼痛,麻麻的,酥酥的,痒痒的,让他不愿再继续这么被动下去。

    好看的嘴角,微微勾起,狭长的凤眸中,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就这么静静的享受着上官轻儿这难得的主动。

    上官轻儿吻了半天,也不见夏瑾寒回应,不由的有些懊恼,她用力顶开他的嘴,灵活的小舌就探了进去。

    夏瑾寒浑身一颤,原本幽深的目光,闪过了一抹痴狂。

    手几乎是本能的一把扣住了上官轻儿的腰,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低头,狠狠的吻住上官轻儿娇嫩的小嘴,双眼紧闭着,呼吸急促,开始了一阵疯狂的掠夺。

    上官轻儿差一点就要放弃了,突然得到夏瑾寒的回应,身体微微一颤,随即紧闭着双眼,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仰着头,舌尖与他共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轻儿感觉自己嘴都麻了,浑身无力,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夏瑾寒才终于不舍的松开她。

    看着她泛红的小脸,迷离的双眼,夏瑾寒心中一动,低头弯腰,靠在她的肩膀上轻吻着,声音沙哑,撩人,“轻儿,你勾引我。”

    上官轻儿无力的靠在他怀里,任由着他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湿湿的,热热的,软软的,每一次触碰,都叫她身心颤抖。

    她的手不由的抵在他的胸口,轻声抗议,“寒,外面,有人呢……”

    夏瑾寒舌尖轻轻扫过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喷在了她的脸颊上,“他们想听就让他们听,反正看不到。”

    “额……”上官轻儿缩了缩脖子,小脸红的跟煮熟的虾子似得,原本清澈的大眼睛染上了几分醉人的神色,娇嗔道。“我累了,咱们,先休息好不好?”

    夏瑾寒轻笑着,笑声爽朗,欢快动人,“呵呵,不好,半夜我舍不得吵醒你。”

    噗,她有说要半夜么?这个人,下午才喂饱他,怎么又发情了……可恶!

    “我真的很累,呜呜,下午都被你折腾一个下午了。”上官轻儿哀怨的瞪着他,还在做垂死挣扎。

    但夏瑾寒如何能轻易让到了手的鸭子给跑了么?

    他紧紧抱着她,嘴角含笑,凤眸深情,“嗯?那你躺着便可,我来就好。”

    上官轻儿真的很想这一刻就双眼一闭晕死过去,这男人能不能有点节操?这种话也亏他说的出来。

    上官轻儿还想抗议,但夏瑾寒已经不再给她机会,抱着她便直奔床榻。

    上官轻儿浑身无力,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只能懊恼的咬着小嘴唇在心里暗骂夏瑾寒腹黑。

    敢情这丫的就是故意跟她生气的,就等着她嘴角送上门来,偏偏她还真的就上当了。这让上官轻儿觉得很没面子,她堂堂现代金牌影后,怎么就被这个男人给吃的死死的,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呢?

    但,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甘愿堕落了不是么?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下午才激情过,如今却又再次纠缠,上官轻儿显然有些受不住。好在夏瑾寒这一次也温柔了很多,不再像下午那般折磨人,上官轻儿总算是还是撑到完事才疲惫的闭上双眼。

    夏瑾寒却是意犹未尽,看着她疲惫的睡脸,终究不忍再让她劳累,便吻了吻她的脸,为她盖好被子,起身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房门外,白澜和慕容莲已经将那一片狼藉收拾干净,此刻正在坐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幽幽的看着夏瑾寒的房间。

    夏瑾寒脸色冰冷,即便慕容莲和白澜的位置,并不能看到房间里的东西,但这两人居然这么厚脸皮一直没离开,还是让他觉得很不爽。

    上官轻儿的温柔叫声和动情时的呼喊,他不愿被任何人听到,尤其是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男人。

    夏瑾寒举步来到他们跟前,微微抬眸看着他们,声音冰冷,“两位这是太清闲了没事做么?”

    慕容莲懒懒抚了抚耳边的长发,冷笑,“当然不是没事,夏瑾寒,你敢不敢再跟我打一次?”

    夏瑾寒不屑,“没必要,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输给我。”

    说完,夏瑾寒就准备离开。

    慕容莲却是从树上跳下来,拦住夏瑾寒,妖孽的脸上是无比认真的表情,“最后一次决胜负,我若是输了,从此不再纠缠丫头,但你输了就必须离开丫头。”

    “做不到。”夏瑾寒冷冷的回答,甚至没有看慕容莲一眼。

    慕容莲眯起眼睛,语气冰冷,带着一丝嘲讽,“怎么,不敢跟我比么?”

    “并非不敢,只是没有必要,她是我的,我永远不会用她做任何赌注。”说罢,不再看慕容莲,夏瑾寒举步走开了。

    慕容莲碰了个软钉子,脸色难看万分,却又找不到发作的地方,只能咬着牙,狠狠的一挥手,将身边的一棵大树生生的给砍下了一根粗壮的枝干。

    白澜淡漠的从树上下来,看了看那掉下来的树枝,以及那掉了满地的树叶,语气冰冷,没有起伏,“你自己收拾干净。”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气得慕容莲直跳脚,骂白澜一点都不懂得团结,不知道同甘共苦。

    白澜却没有理会慕容莲,独自回到房间,琥珀色的眸子淡漠的看着天上的月亮,心,有些沉重。

    自从上官轻儿回房之后,他就一直没出过声,之前是在老实的打扫,后来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某些声音,他也当做没有听到一般,安静的承受着。

    他内心是难受的,虽然心脏不会跳动了,却还是会痛。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脸上一片迷茫,“我这是怎么了。”

    他觉得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因为那些事情想不起来了,他才会这么被动,才会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不止一次问他是不是她的父亲,他直觉是,不是。但若不是,他又是她什么人呢?

    若他跟她没有关系,又为何非得要留在她身边?

    他觉得他有必要好好的冷静下来,思考一下。

    于是,白澜就这样坐在房间的窗口,看着月光,沉思了一个晚上。

    ……

    第二天天亮后,上官轻儿发现身边已经没了那个熟悉的怀抱,揉了揉朦胧睡眼,她从床上起来,拿起边上的衣服穿好,让流花将水盆端进来,梳洗一番,才在餐桌前坐下吃早膳。

    吃完早膳,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阴阴沉沉的,似乎是要下雨了。

    她问梨花,“梨花,殿下可是去上早朝了?”

    梨花恭敬的回答,“是的,郡主。”

    “昨天朝中发生什么事?”上官轻儿感觉昨晚夏瑾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可见他昨晚有去书房忙碌。

    梨花低着头,道,“与赵国相邻的边境,军队出现了动乱,似乎是欧阳少将军做了什么事情让军中的将军们不满了,招到不少人的弹劾。而欧阳少将军不满那些人弹劾他,做出了一些愚蠢之事,目前殿下已经有了解决的对策,想必很快就会稳定下来。”

    上官轻儿点头,始终觉得她该去找欧阳如霜聊聊。

    于是起身,打算去一趟欧阳将军府。

    “梨花,备车,我要出去一趟。”上官轻儿说罢,就往外面走。

    “郡主你这是要去哪里?”流花见状,慌忙问。

    上官轻儿笑了笑,道,“却镇国将军府,前些日子在宫宴上与欧阳小姐有一面之缘,本郡主觉得与她甚是投缘,便去找她请教一下那天的曲子。”

    梨花眼前一亮,笑着点头,“是,郡主,属下立刻去准备。”

    “嗯,去吧。”上官轻儿摆手,准备出门,却被流花叫住了。

    “郡主,那个……”流花叫住上官轻儿,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才好,于是愣住了。

    上官轻儿扭头问,“什么事?说吧。”

    流花低着头,有些紧张的道,“是这样的,奴婢方才去给白公子和九王爷送饭的时候,发现白公子一直坐在窗口一动不动,昨晚的完善没吃,今天的早膳也没有动过,所以……”

    上官轻儿蹙眉,当即骂道,“那个呆子想要饿死不成?”说完,又觉得自己貌似说错了,白澜本就是死人,没有呼吸,浑身冰冷,他需要吃东西么?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了看时间,道,“也罢,我去看看他们。”

    说着,她就走出了大殿,直奔白澜和慕容莲住的地方。

    一路上,听到了不少丫鬟都在议论那西厢院子里来了一个白发美男子的事情。

    “你们知道吗?咱们郡主昨天带了两个美男回来呢。”

    “我看到了,那个红衣服的好像是飞雪国九王爷,真的好美,看的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九王爷那是妖孽,白公子才是惊艳脱俗呢,尤其是那如绸缎一般的白发,漂亮极了。”

    “白公子简直就像个仙人,不苟言笑,拒人千里,当真是迷人的紧。”

    “不过还是咱们殿下比较帅,嘻嘻。”

    “我也觉得咱们殿下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了……”

    那些侍女偷偷的议论着并未发现上官轻儿在她们的附近走过,而上官轻儿因为有内力,即便那些侍女里她有些远,也能清楚的听到她们的议论声。

    她冷着一张脸,来到那些侍女身边,不悦的道,“怎么,都没事做了么?”

    “啊,郡主……”其中一个侍女看到了上官轻儿,简直要被吓傻了,一张小脸苍白无比,连滚带爬的跪在了地上。

    “奴婢参见郡主。”

    上官轻儿看着那些个跪在地上打起都不敢喘一声,身体都在颤抖的侍女,冷冷的道,“今后莫要在府上随意议论客人,否则……”

    “是,奴婢们一定不敢再乱嚼舌根。”侍女们慌忙回答。

    上官轻儿微微扬起下巴,“念你们是初犯,这一次就不处罚你们,若再有下次,可就不会轻易饶恕了。”

    听到上官轻儿说要放过他们,这些侍女立刻松了一口气,慌忙点头,“奴婢谢郡主宽恕,奴婢们一定好好做事。”

    “下去吧。”上官轻儿摆手,带着梨花大步来到了西厢白澜住的院子。

    一走进院子,就看到了对着窗口独坐,脸上没有表情的白澜,似乎在沉思。

    看到这样的白澜,上官轻儿愣了一下,差点被他这帅气的样子给迷住。

    他微微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天空,目光深沉,眼神深邃,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表情,却冷酷无比。清晨的阳光洒落在他银色的白发上,为他镀上一层淡淡的光芒,美艳动人。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呆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走到他身边,问,“喂,在看什么呢?”

    听到上官轻儿的声音,白澜扭头看着上官轻儿,琥珀色的眸子,深不见底。

    他就这么看着上官轻儿,不出声,目光幽深,眼神深邃。

    上官轻儿愣了愣,问,“你没事吧?”

    白澜眨了眨眼睛,摇摇头,终于低头道,“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你都睡了这么久了,不记得也不奇怪。忘了就忘了吧,如今世界都已经变了,你记得那些事情也没意义不是吗?”上官轻儿在他身边坐下,笑着开导他。

    许是因为白澜这个人很老实很呆萌的缘故,上官轻儿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觉得很安静祥和。他如今就像是一张白纸,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没有心机,不会钩心斗角。也就是因为这样,上官轻儿才会愿意接受他这个朋友,才会愿意接近他。

    “我不想忘记。”他低声说着,似乎有些难受。

    “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呢?再重要,也都是千年前的事情了吧?你记得了还能怎么样呢?”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白澜对上上官轻儿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琥珀色是眸子里带着几分委屈,“我想记起来。”

    唉,这人还真是跟个孩子似得,说风就是雨,瞧瞧,方才还好好的,如今就一脸委屈了。

    “好了,你想记得也不能立刻想起来啊,慢慢来,总会想起来的。”上官轻儿低声安慰。

    “嗯。”白澜点头,看着上官轻儿白嫩的小脸,道,“我今后能不能,不回雾谷。”

    上官轻儿瞪大了眼睛,问,“你不回雾谷是要去哪里啊?长老们还指望你回去振兴雾谷的事业呢。”

    白澜目光坚决的看着上官轻儿,“我要留下来,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上官轻儿定定的对上他的眼神,许久,才道,“白澜,你没事吧?你跟着我做什么呢?”

    原本流转在他们身边的暧昧气氛,因为上官轻儿这一句话,立刻荡然无存。

    白澜的脸色有些难看,却是固执的道,“不知道,但我一定不会离开。”

    “哎呀,大不了我经常回去雾谷看你好不好?乖啦,你留在这里多不好啊。”上官轻儿像哄小孩一般的拍了拍白澜的肩膀,大声的安慰。

    白澜却是拉住她的手,道,“我是认真的。”

    他没有温度的手,让上官轻儿的手颤了颤,慌忙收回来,用另一只手揉着,道,“别动手动脚的,你要留下来就留吧,但我觉得长老们是不会同意的。”

    白澜不出声,只是用那漂亮的双眼看着上官轻儿,让上官轻儿觉得,他好像就是被她丢弃的小猫小狗一般楚楚可怜,惹人爱怜。

    上官轻儿最受不了这样的表情了,有些抓狂的站起来,深呼吸,道,“听说你一直没吃东西,你饿么?还是你根本不需要吃东西?”

    白澜摸了摸肚子,摇头,“不饿。”

    “好吧,那需要喝水么?”上官轻儿继续问。

    白澜点头,“要。”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骂道,“要喝水自己不会倒啊。”说着就给他倒了一杯,送到他面前,“快喝,你可别渴死了。”

    白澜端着,喝了两口,眉头紧皱,“不是这个味。”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咬牙问,“那是什么味?”

    白澜面无表情的看着上官轻儿,“没有腥甜味。”

    腥甜味……

    上官轻儿瞪大了眼睛,道,“喂,你别告诉我你要吸血……”

    在上官轻儿惊愕无比的目光下,白澜点点头,“对。”

    神哪,还真是僵尸了?

    上官轻儿对着天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好一会才道,“你等会,我去给你找个人过来。”

    但她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白澜拉住了手。

    上官轻儿眉头紧皱,刚要甩开白澜的手,就感觉手腕上一凉,那该死的吸血鬼已经将她的手腕划破,低头舔舐着她手腕上的血,双眸也在那一刻,变得通红起来。

    上官轻儿呼吸一滞,浑身血液逆流。

    半响,西厢的院子里爆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怒吼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白澜,你个该死的吸血鬼!给老娘滚开!”

    “砰……哗啦啦……”

    ------题外话------

    嗷嗷,45点更新送上,妞们,求评价票,五分评价票,╭(╯3╰)╮么么哒!

    话说,马上文文就一百万字了,嘿嘿嘿……妞们有没有奖励,(*^__^*)嘻嘻……

    推荐朋友新文《风华之庶女嫡妃》文/姚柒柒

    重生庶女,备受欺凌,她要踩着刀尖一步步往上爬,看谁能笑到最后。

    嫡母狠毒,且让你笑着自食其果,悔不当初!

    庶姐蛮横,我让你痛哭流涕跪地求饶!

    渣爹自私,我让你失去一切自生自灭!

    她不屑看到那些阿谀奉承的嘴脸,带着生母远离纷争,却自有麻烦跟着上门

    来!

    夺权立威非我意,全是你们逼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