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祖师爷神秘来袭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是夜,太子府内。

    夜晚的天空,漆黑一片,太子府上却是灯火通明。

    夜风轻轻拂过那浓密的树林,枝叶摇晃着,发出一阵愉快的“沙沙”声。

    当初新种的那些树木,经过时间的洗礼,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遍布着整个太子府,一眼看去,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时候尚早,上官轻儿一身红衣,坐在院子的凉亭里抚琴,已经许久没有这么放松的在凉风习习的夜晚,坐在这和风轻拂的凉亭里抚琴了。这让上官轻儿想起了小时候辛苦练琴的时光。

    此时的她,一身红衣风中飞扬,三千青丝随意的用一根玉簪固定,也随着凉风飞舞,飘逸如仙,明媚动人。

    明眸皓齿,眉清目秀,面白如玉,肤如凝脂。最是扑闪着的睫毛下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宛如一汪清泉,干净透彻,惹人爱怜。

    修长的十指,在琴弦上拂过,一串流畅动听的音符就从她指尖流出,声声含情,声声动人。

    她的身边,夏瑾寒一身月牙白的鎏金暗纹锦袍,就坐在她的对面,低着头处理手中的公务。

    她的琴声,仿佛只是伴奏一般,时刻的围绕在他的身边,让他浑身清爽,头脑清醒。办事效率快了不少。

    只见他不时的抬起头,看一眼正低头抚琴的上官轻儿,看着她眉眼如画,认真投入的样子,他的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已经多久没有像这样听她抚琴了?夏瑾寒还以为今后后不会有机会了,没想到,他还是再次听到了。此刻的她,一如七年前一般撩人,每一个音符都能触动他的心。却也比七年前更加美丽动人,如今的她,一举一动,都会牵引着他,让他无法不去注意。

    一曲完,上官轻儿停下来,抬眸对夏瑾寒一笑,声音清脆,“可还要听?”

    “不了。”夏瑾寒摇摇头,看了看天色,道,“累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

    “你呢?”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问。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先休息,我一会就去。”夏瑾寒起身,来到她身边,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上官轻儿点点头,站起来,在他唇边啄了一下,笑眯眯的道,“那快去忙吧,我还真累了,你要是回来晚了,我可就不等你了。”

    夏瑾寒轻笑,捏了捏她可爱的小脸,“知道了,你先去休息,不必等我了。”

    “嗯……”上官轻儿点头,打了个呵欠,就带着梨花和流花走出了凉亭。

    夏瑾寒站在原地,看着她慢慢远处的红色背影,眼底满是幸福的笑。

    他转身,望向璀璨的星空,目光变得深沉起来。

    第二天一早,上官轻儿起身之后打算赶去左相府,不料刚出门就被青然拦住了,“殿下让您在府上等他,一会他跟您一起去左相府。”

    上官轻儿愣了愣,点点头,“也好,他来了让他来找我。”

    上官轻儿说着,就回到了房间,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她看过的书不少,尤其是在这个时代,很多书籍都能帮助她了解更多属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没想到她随手翻了一本书,居然看到了跟雾谷的历史有关的记载。

    当即,上官轻儿眼前一亮,认真的看了起来。

    她之前听很多人说故雾谷的形成和起源,在雾谷的时候,更是把雾谷里面的一些史实记载都看了个遍,但那些要么是道听途说,要么是从雾谷的角都去看的,跟眼前这一本完全不一样。

    这一本是从一个外人的角都写的,看书籍的时间,是八九十年前写的,里面记录了很多让世人惊讶的东西。

    尤其是在提到那圣殿里的老东西的时候,这上面说,那祖师爷当年并非是被杀也不是病死的,他是为了拯救他三岁的女儿,甘愿从此沉睡。

    这样的说法,在雾谷的时候她也听到过,但她并没有深究。而雾谷的人对于那位祖师爷,也一直都很忌讳,关于他的事情,几乎都不愿多说。所以,上官轻儿了解的不多。

    书上还说,那祖师爷是自我封印了千年,只为将他和心爱的女人生下的女儿能存活下来。若千年后,他女儿还能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就能将他唤醒。

    上面只说了这些,而且语气还很谨慎,似乎不敢完全确定。

    上官轻儿还想看看,那祖师爷的女儿后来怎么样了,但这本书上却完全没有关于他女儿的记载,只说是三岁的时候,被一个雾谷的叛徒下了巫术,命悬一线,危在旦夕,最后是祖师爷用他的鲜血救了那孩子,但孩子后来如何了,说法不一。有人说是凭空消失了,有人说是跟祖师爷一起沉睡了,也有人说是没多久就夭折了。

    上官轻儿敢肯定的是,那女孩没有跟祖师爷一起沉睡,那老东西的冰棺,可只有他一个。

    而且,这上面还说千年后,女儿能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就能唤醒他?

    拜托,他女儿千年后早就化成灰了,如何还能回到他身边?上官轻儿可不相信什么轮回之说。

    随手将书丢在一边,上官轻儿撇撇嘴,不屑地道,“扯淡,这种话也说的出来。”

    难怪外面的人都把雾谷说的神乎其神,原来是有人老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书籍出来骗人啊。要她这些年不是在雾谷生活着,对雾谷了如指掌的话,她怕是也会被骗了。

    但,躺在床上,上官轻儿却不由的想起了圣殿里的那个老不死。

    老实说,即便她在雾谷住了七年,对祖师爷的了解也是少之又少,她不是没有去了解过,但所有的书籍和记载都只提到了那老东西是如何创建雾谷,如何的英明神武。

    对于他的死法,这是一笔带过,说是遭叛徒陷害,英年早逝了。雾谷的巫师们不愿让他们的祖师爷就这么死掉了,于是就用了雾谷的独门秘方,将那尸体保存起来,不让他的身体腐化。并将他放在了那黄金打造的圣殿里,成为雾谷最为神圣的存在。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心想,那老东西该不会真的活过来了吧?

    不过,他都沉睡这么久了,天知道他女儿还能不能回来,要是不能,他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就算他女儿轮回转世好几世,她就能找到雾谷,找到那老东西,把他唤醒么?

    上官轻儿觉得这些说法真心太玄了,也懒得多想,躺在床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官轻儿是被夏瑾寒叫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他目光柔和的坐在床前,手轻轻捏着她的脸,语气轻柔,“懒虫,怎么又睡过去了?”

    上官轻儿揉了揉眼睛,懒懒的回答,“还不是因为你太慢了,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呵呵,好,是我不对。不是要去左相府么?快起来吧,我们现在就去。”夏瑾寒笑着将她拉起来。

    上官轻儿睡了这么久,也醒了,再没有睡意,干脆也就任由夏瑾寒为她穿衣打扮,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上官轻儿才终于跟夏瑾寒走出房间。

    一身翠绿色长裙的上官轻儿,挽着一身月牙白长袍的夏瑾寒的手,一人笑靥如花,一人的淡漠如水,从房间出来,就上了马车,直奔左相府。

    左相府门口,马车停下,上官轻儿和夏瑾寒双双走出马车,往里面走去。

    管家看到太子殿下和未来太子妃光临,慌忙带着笑容,热情的迎上去,笑眯眯的将两人迎进了屋子里。

    上官轻儿去了后院夏静曦的房间,夏瑾寒则直接去了韩熙然的书房。

    上官轻儿一来,就看到韩熙然正坐在门口绣着嫁衣,嘴角还带着幸福的笑容。

    捂着嘴偷笑着,上官轻儿蹑手蹑脚的来到夏静曦身边,一脸不怀好意的出声,“九姐姐,你一个人在傻笑什么呢?”

    “啊……”突然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夏静曦被吓了一大跳,身子一颤,险些从椅子上掉下去。

    “哎,你没事吧?”上官轻儿慌忙扶住她,生怕这娇弱的家伙会摔倒了。

    夏静曦却是笑着骂道,“你个死丫头,一来就吓唬人,真是的……”

    上官轻儿见她还能骂人,便是没什么事了,无语的笑道,“我这不是看你一个人在傻笑,就过来问问你么,何时就吓唬你了?”

    “你啊……”夏静曦无奈的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对身后的侍女道,“秋莲还不快给郡主搬个椅子过来?”

    “是。”夏静曦身后的侍女立刻乖巧的去了。

    上官轻儿在那椅子上坐下,懒懒的靠在边上,道,“话说,什么事让九姐姐这么开心呢?”

    “我在为你和太子哥哥做嫁衣,你说我是何事这么开心?”夏静曦没好气白了她一眼。

    “我看不尽然,你面带桃花,眉目含情,怕是因为熙哥哥的缘故吧?”上官轻儿得意的笑着,一点都不客气的点破了。

    闻言,夏静曦脸一阵通红,娇羞的瞪了上官轻儿一眼,“胡说什么,没大没小的,也不知道害臊。”

    “有什么好害臊的,你跟熙哥哥是夫妻,就算你是为了他也没啥不是么?嘿嘿……”上官轻儿一脸八卦的笑着,靠在夏静曦耳边问,“你跟他,好了吧?可圆房了?”

    夏静曦的脸越发的通红,咬着嘴唇,一把将上官轻儿那八卦的笑脸推开,笑骂道,“你个死丫头,就知道取笑我。”

    “我哪有取笑,我这是关心你啊。”上官轻儿笑的没心没肺的,继续调侃夏静曦,“依我看,熙哥哥也是神清气爽,面带桃花的,你们肯定是修成正果了。”

    被上官轻儿这么一说,夏静曦不由的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脸一阵通红。低着头不语。

    上官轻儿知道古代的女子脸皮薄,总算是没有继续欺负她了,转移话题道,“这嫁衣做的怎么样了,给我瞧瞧。”

    夏静曦好笑的看着她一脸激动的样子,将衣服拿起来,“再过两天就可以做完了,要不进去看看合不合穿?”

    上官轻儿看着那鲜红的嫁衣,可比她当初在雾谷穿的要精致多了,这每一针每一线都绣的十分精细,可见夏静曦的用心。

    她摇摇头,道,“算啦,我相信你,你做的肯定合我穿的。”

    夏静曦挑眉,道,“你不穿也好,免得一穿上去,太子哥哥就忍不住立刻把你娶回去了。”

    被夏静曦这么一说,上官轻儿也有些脸红了,道,“你就取笑我吧,哼……”

    “哈哈……你个丫头,都要嫁人了还个孩子脾气,定是太子哥哥把你给宠坏了。”

    “哪能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他都极少来看我,如何能把我宠坏啊。”说着,上官轻儿端起边上的茶水,喝了一口,一边吃着桌子上的点心一边道,“我没让他今后补偿我就不错了。”

    原谅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吧,这些年跟夏瑾寒在一起,她其实知道他很宠自己很爱自己,但在别人面前嘛,不能把他说的太好了。尤其夏静曦还是夏瑾寒的妹妹,这些年夏静曦吃了这么多苦,她可不能打击夏静曦。

    听到这话,夏静曦点头认同的说,“你说的也是,太子哥哥这么疼你,今后定是会好好对你的。”

    “比熙哥哥对你还要好吗?嘿嘿……”上官轻儿忍不住再次八卦的笑着。

    夏静曦无奈的摇摇头,“你个鬼精灵,就不能不说这个嘛?”

    “不能,当然不能,你现在这么幸福,可都是我的功劳啊,你却一直不让我提,我会没有成就感好么?”上官轻儿耍赖。

    夏静曦脸色微红,低着头道,“你不就是想知道我跟他现在怎么样了么?我又不是没告诉过你。”

    “那,真是圆房了?”上官轻儿好奇的追问。

    夏静曦一阵脸红,瞪着上官轻儿道,“圆房了又如何,你个小色女……”说着,夏静曦突然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上官轻儿的脖子。

    因为今天这衣服的领子有些大,她微微低头的时候,胸口的洁白肌肤就露了出来,此时,从夏静曦的角度,刚好可以在上官轻儿露出的脖子下面,看到一枚浅浅的吻痕,红红的,很是显眼。

    上官轻儿不知道为何夏静曦这么看着自己,眨了眨眼睛,迷茫的问,“干嘛这么看着我?”

    夏静曦的嘴角突然勾起,邪恶的笑着,靠近上官轻儿,道,“啧啧,我还说你怎么老想知道这些事情呢,原来你跟太子哥哥早就那样了……”

    早就哪样?

    上官轻儿突然意识道什么,低头一看,才发现胸口处有一个明显的痕迹,当即一阵脸红,移开视线,慌忙把衣服拉好,道,“你看错了,那才不是。”

    “不是什么?”夏静曦奸诈的笑着。

    上官轻儿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懊恼,在心里将夏瑾寒骂了一百遍,昨晚她没被他吵醒,还以为他安分,没有动她了,没想到那丫的居然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留着那些有的没的,转眼就道了午饭时间。

    上官轻儿刚准备离开,就听梨花跑过来,道,“郡主,殿下在外面等您了。”

    上官轻儿点头,告诉了夏静曦,就起身走出了夏静曦的院子。一出去,果然就看到了一身白衣,屹立在花草之间,高大帅气的男子。

    飞快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道,“出来啦。”

    夏瑾寒点头,“嗯,饿了吧?回去吃饭。”

    “好,回家。”上官轻儿笑眯眯的说着,就挽着他的手离开了。

    马车上,上官轻儿坐在夏瑾寒身边,问,“你跟熙哥哥聊什么聊了这么久?”

    夏瑾寒笑了笑,道,“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彻查上次刺杀的事情。”

    “可查出什么了?”上官轻儿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认真的问。

    “刺客并非飞鹰帮的人,他们手上虽然有飞鹰的印记,却是故意印上去的,并非纹身。”夏瑾寒的声音很冷,眸光带着杀气。

    上官轻儿惊讶的道,“这么说,是有人想要嫁祸飞鹰帮?可飞鹰帮本就是杀手组织,他们被人委托来刺杀的,也不奇怪啊。”

    “你说的没错,韩太傅已经查到了,这次的事情,怕是私人恩怨。他自己去处理就好。刺杀你的那些人,他也一并了解了一下,矛头指向了镇国将军府。”

    什么?

    “这怎么可能呢?欧阳将军对你一直忠心耿耿。”上官轻儿惊讶的道。

    夏瑾寒点头,道,“欧阳易的为人,我很清楚,这事不可能是他做的。但,若是他的女儿欧阳如霜,就不一定了。”

    欧阳如霜?

    上官轻儿想起那天宴会上遇到的那个淡漠而又聪明的女子,摇摇头,“我觉得不太可能,欧阳如霜,不像这样的人。”

    夏瑾寒揽着她的肩膀,柔声道,“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交给我处理就好。”

    “嗯,我知道。不过,欧阳如霜真的不像那种人,会不会被人陷害的?”上官轻儿有些不甘心的问。

    夏瑾寒笑了笑,“放心吧,我会好好查清楚,绝不会冤枉了好人。”

    “嗯,我信你。”上官轻儿靠在他怀里,这一刻,两人的心,紧紧的靠在一起。

    但好景不长,从左相府到太子府就这么点路程,他们却来不及温存,气氛就被打破了。

    马车突然停下,外面传来了青云淡漠的声音,“殿下,是八殿下。”

    夏瑾寒脸色一变,夏瑾轩找他作甚?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果然,外面很快就传来了一道紧急的叫声,接着,就是马儿的嘶鸣声。

    “何事?”夏瑾寒淡漠的回答。

    “太子哥哥,不好了,边疆出事了,父皇召你立即进宫。”夏瑾轩的声音十分着急,“臣弟也是方才收到的消息,徐公公说你不在府上,故而就赶来臣弟了。”

    夏瑾寒的脸色一变,目光阴沉,“何处的边疆?”

    夏瑾轩喘息着,回答,“是与赵国接壤那边。”

    “可是欧阳少将军驻守之处?”夏瑾寒继续问。

    夏瑾轩回答,“是的。”

    “嗯,本宫知道了。”夏瑾寒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扭头对上官轻儿道,“你先回府,我进宫看看。”

    上官轻儿乖乖点头,道,“好,自己小心点。”

    “嗯。”夏瑾寒应了一声,就下了马车,而后骑着原本青然骑的马儿,就带着青云,跟夏瑾轩进宫去了。

    马车里,上官轻儿的脸色有些凝重。

    这事情也太巧了,刚查到上次刺杀的事情跟欧阳家有关,如今欧阳易长子欧阳宇峰镇守的地方就出事了。这一切,可都是指向了欧阳家。

    这是欧阳家得罪了什么人?还是有人借着欧阳如霜被退婚一事,在装神弄鬼,一边对夏瑾寒和上官轻儿下手,一边陷害欧阳一家呢?

    不是上官轻儿偏心,这欧阳家的人,她不太了解,但欧阳易却是一个好将军,对夏瑾寒绝对忠诚。欧阳如霜她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她给自己的感觉不坏,应该不会找人来刺杀自己才是。

    要是欧阳易一直都在伪装自己,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因为最疼爱的小女儿被退婚了而对上官轻儿不满的话,欧阳家就更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在边疆惹事。前脚才做了坏事被人怀疑,后脚就再次动乱,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上官轻儿低着头沉思,并未留意刚刚移动着的马车又停了下来,只是心里在盘算着,也许她应该找机会再去跟欧阳如霜见一面。

    直到外面传来了一句,“郡主小心。”

    随即,“砰……”的一声,刀剑碰上利箭的声音,在上官轻儿耳边响起。

    上官轻儿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的马车竟已经被人一群人为围住了。那些人手里都拿着弓箭,正哗啦啦不要命的射过来。而青然和梨花,一前一后的守着马车,正在拼命的抵挡那些利箭。

    上官轻儿凝眸,耳朵动了动,发现周围竟有时多个人。

    啧啧,她才回京大半个月,就多次遇刺,看来真的有很多人见不得她好啊。

    “啪……”的一声,上官轻儿挥手,折断了一支从马车射进来的利箭,随即运功,一身强大的功力爆发而出。

    只听“哗啦啦……”的几声,原本不停对着她的马车射来的利箭,突然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阻挡,最后尽数掉落在了地面上。

    如今强大的内力,让周围的人都不由的提高了警惕,利箭用完,他们就跟清寒和梨花打了起来。

    上官轻儿听着外面的打斗声,心想,真是阴魂不散,今天不将那些人解决,给那背后之人一点教训,她就不叫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从马车里出来,一身绿色长裙,神色淡然,嘴角含笑,看似天真无暇,纯洁无害。就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孩子一般,她站在哪里,眼神纯粹,叫人不忍伤害。

    几个黑衣人冲过来,将上官轻儿围住,但看着她天真的表情,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上官轻儿嘴角含笑,无辜的看着周围的人,声音甜甜的,“你们整日这般跟着我,就不累么?唉……人太有魅力了就是不好,追求者整日都羞愧的蒙着面来找我,是害怕自己配不上我么?”

    她的声音很好听,表情很呆萌人真,但说出的话,却叫周围的黑衣人们一阵趔趄,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世上还有比她更自恋的人么?他们分明是来杀她的,她说是追求?追杀还差不多。

    上官轻儿无视周围那些人抽搐的表情,笑嘻嘻的道,“不过,你们都没机会了,我只喜欢太子。”

    “咳咳……”不少人都开始咳嗽起来,浑身都有鸡皮疙瘩在爬。

    上官轻儿扭头,扫视了周围的人一眼,见青然和梨花还在苦战,一脸无奈,“青然和梨花每天都要帮我挡这么多烂桃花,真是辛苦了。我今天就明确告诉你们,要是不想死,就赶紧滚吧,不然我就把你们打回去。”

    同样的语气,不一样的气势,让周围的人再次提高了警惕。

    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那黑衣人清醒过来,便对着上官轻儿冲了过来。

    “这是要霸王硬上弓?”上官轻儿轻轻一笑,那笑容,十分清脆,让黑衣人们都浑身一震。但他们还来不及回过神来,就感觉肩膀上一疼,五个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在原地停了下来。

    低头,才发现每个人的肩膀上都被划出了一道伤口,虽然不是很深,却一直在流血。

    上官轻儿已经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软剑,几乎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出手的。

    那几个黑衣人不由的都愣住了,一种莫名的惊恐和不安,从心底涌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从天而降,随着他的出现,一股淡淡的香味侵袭而来。

    上官轻儿脸色一边,还来不及反应,就觉得一阵晕眩。

    她慌忙屏住呼吸,调息运气,调整自己的状态。

    那人从天而降,落在上官轻儿跟前,一身黑色的长袍,脸上带着一个鬼面具,正是上次中了上官轻儿剧毒的面具男。

    这人一出现,原本围着上官轻儿那些人都颤抖了一下,纷纷低着头,道,“主人。”

    那人微微颔首,道,“没用的东西。”

    上官轻儿打量着那人,身材和夏瑾煜有些相似,浑身带着煞气,阴鸷的双眼,叫人不敢直视。

    她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夏瑾煜,但她确定的是,这个人绝对就是上次中了她的毒的男人,因为他身上已经有了一种淡淡的腐烂的气息。

    “上官轻儿,只要你跟我走一趟,我保证不会伤害你。”那男子阴狠的看着上官轻儿,声音似乎被刻意的压抑,听起来十分怪异。

    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轻笑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都带着这么多人来杀我了,我要是跟你走,还不知道会怎么死呢。”

    男人闻言,冷哼一声,道,“那可由不得你。”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道,“有本事,你就过来抓我呗。”

    “不用我动手,你今日定会乖乖跟我走。”男人冷笑着,语气中满是得意。

    上官轻儿挑眉,笑道,“哦?你还真自信,你倒是说说,你这自信是从何而来呢?”

    “因为这个……”男子从手中拿出一枚玉佩,送到上官轻儿面前。

    上官轻儿本来还一脸不屑的,在看到那枚熟悉到不行的玉佩的时候,却是心底一阵颤抖。

    她眯起眼睛,身子有些僵硬,只觉得浑身血液逆流,表情十分惊恐。

    “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她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玉佩,声音早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镇定,变得颤抖起来。

    面具男看到上官轻儿的反应,笑了笑,道,“你只要回答我,跟我走,还是不跟。其他的,我无可奉告。”

    上官轻儿神色凝重,看着那玉佩,只觉得很是不可思议,故而懒懒的道,“不过是一枚玉佩罢了,又不是我的,我干嘛要跟你去?”

    男人冷笑,道,“你不跟我去也行,如此,拥有这个玉佩的人,你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闻言,上官轻儿的脸色变得诡异起来,眉头紧皱着,问,“佩戴这玉佩的人,在你那里?”

    开玩笑,怎么可能呢?这人说话也不打一下草稿!

    上官轻儿一脸不相信的看着那男人,就跟在看怪物似得。

    男人却是冷冷的将玉佩丢给上官轻儿,道,“随便你信不信,你若不跟我去,我便让他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上官轻儿接着那玉佩,是上等的暖玉,入手微凉,手感极佳。玉佩上的身子是金丝打造的,能持久不断,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玉佩下面的红色丝带已经苍白。

    上官轻儿拿着那玉佩,心里的不安和惊讶在不断的扩大。

    她将那玉佩放在鼻尖,闻了闻,在闻到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防腐剂的味道的时候,整个身子颤抖了一下,脸色十分凝重。

    开玩笑!这玉佩居然跟她看到过的,躺在雾谷圣殿里的那个老不死身上的一样,不管是上面的花纹和图案,还是独特的金丝线,都如出一辙。最重要的是,这上面也有一股很强烈的防腐剂的味道,跟圣殿冰棺里的一模一样。

    这个时代,防腐剂使用的范围很小,几乎很少人会用,所以,这味道她不会闻错。

    难道,真的是那个老不死的,诈尸复活了?

    上官轻儿眉头紧皱着,想起自己早上在房间里看过的那本书,心中的疑惑放大,好奇心驱使,让她顾不得危险,迫不及待的想要跟面具男去看看所谓的佩戴玉佩的男子。

    “可是个白发男子?”上官轻儿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面具男。

    面具男冷笑,“不错!想不到你倒是有本事,前脚才跟被赐婚于太子殿下,后脚就有男人找上门来了,啧啧……”

    靠!什么叫后脚就有男人找上门来?她可没招惹什么烂桃花。

    而且,若这玉佩真的是冰棺里那老东西手中的,那在面具男那里的那个人,肯定就是冰棺里的老不死了。一个沉睡了千年的老僵尸,她会稀罕么?

    上官轻儿神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的玉佩,心想,若是那老不死的真出来了,为何又会在面具男那里呢?难道这面具男是想趁机骗自己过去么?

    也没道理啊,这东西,实在跟冰棺里那个太像了,尤其是这上面那些古老的图腾,绝对不是这个时代会有的。

    而且,这个世界上,见过那老不死的人,屈指可数,除非面具男是雾谷的人,否则不会知道,也不可能见过这玉佩,更别说是拿来忽悠人了。

    上官轻儿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总觉得,这一切只有自己亲自去看了才能明白。于是,她冷冷的哼了一句,“可不是,还一大群蒙面追求者呢,烂桃花真心多。当然,桃花虽然多,最独特的就是小面具你了,啧啧,你这是有多丑,才整日带着这么个面具呢?你这是怕别人不知道你丑么?”

    闻言,男人身上发出了一股浓烈的杀气,声音越发的吓人,“上官轻儿,我劝你别再废话,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上官轻儿手里紧握着那玉佩,心想,幸好这玉佩看起来不算太值钱的样子,面具男不识货就丢给她了,不然她怕是要费一番心思才能得到。

    也罢,若真是那老东西复活了,她去见见他也好,有那老东西在,她也不愁出不来。若不是,她就不信这个面具男还能把她怎么样。

    于是,她扭头对青然和梨花道,“别打了,我跟他去一趟。”

    “郡主……”青然和梨花惊讶的转身,不敢相信的叫道。

    上官轻儿手里紧握着玉佩,对青然和梨花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面具男闻言,冷笑,“你是不会有事,但你这两个属下,可不能就这么回去了。”

    上官轻儿也明白,要是放青然和梨花回去,一会不就带着人去救她了么?这面具男才不会这么蠢,而她也不会这么天真。

    “你想如何处置他们?”

    面具男也还算好说话,只是挑眉,道,“你放心,只要他们愿意让我点了穴道留在此处,我便不处置他们。”

    这么好?

    上官轻儿不禁有些怀疑,道,“就这样?”

    面具男很腹黑的笑道,“当然不是。”说着,他从身上拿出两粒药丸,递给上官轻儿,“让他们吃下,两个时辰内不移动身体,他们便相安无事,否则要是冲破穴道,或是叫人帮忙解开穴道并移动了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可就不负责了。”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道了一句,“算你狠!”

    然后就转身,来到了一脸惊愕的青然和梨花身边,道,“吃了吧,在这里好好等我回来。”

    “郡主,你怎么能听他的话?”梨花一脸冷漠的开口。

    上官轻儿也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坚决的开口,“我必须跟他去一趟,那个人,不能出事。”

    梨花实在不明白,上官轻儿嘴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什么人居然这么重要?

    但她也没说话,在上官轻儿纯洁干净的眸子里,她看到了坚决也安心。她知道上官轻儿是不会害他们的,却还是咬着牙,道,“郡主,属下不能离开您。”

    青然也固执的站在那里,“你要是跟着他走,也带我们一起去。”

    上官轻儿扭头,看向了面具男,面具男冷笑,“不可能!”

    上官轻儿撇撇嘴,突然发难,一个掌风将梨花和青然逼退,随即手中的药丸飞射而出,直直的冲进了梨花和青然的嘴里。

    两人的的眼神一眼,因为没有准备,就这么被上官轻儿喂了药,不停的捂着脖子,大声的咳嗽起来。

    而上官轻儿没有理会他们,动作迅速的点了他们的穴道,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嘴唇动了动,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放心。”

    梨花和青然咬着嘴唇,就这么被定在了那里,动弹不得,固然再不甘心,也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上官轻儿决绝的背影。

    “走吧。”上官轻儿看着那面具男,懒懒的出声。

    面具男又从身上拿出一粒药丸,递给上官轻儿,上官轻儿知道他怕自己的武功,当即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一副认命的样子,跟着男人离开了。

    上官轻儿是被蒙着眼睛,由男人带着离开的。只觉得马车七拐八拐的,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大概半个时辰后,才停下来。

    下了马车,男人就抓着上官轻儿的手臂,带着她走进一处感觉很阴暗的地方,又走了好一会,感觉像是进入了密道,一直往下,直到来带一处明亮却又冰冷的地方,才将她给松开。

    上官轻儿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宽敞明亮,却十分阴冷的地方,扭头看着面具男,“我要见的人呢?”

    “哼,要见他可以,你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男人冷冷的道。

    上官轻儿明白,这才是这个人抓自己来的目的,遂点头道,“你问。”

    “你会金蚕蛊?”男人语气冰冷。

    上官轻儿在心里冷笑,这人果然是为了这个来的,只可惜,她可不会这么傻,就告诉他了呢。

    低着头,正想着要怎么办,就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在身后响起,这密室的石门,居然被撞破了。

    随即,一个冰冷至极的声音传了过来,“上官轻儿在哪里?”

    音调低沉,冰冷,没有起伏,声线干涩,就像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一般,叫人浑身都觉得怪异,不舒服。

    ------题外话------

    恭喜【723622】升级为本书贡士,同喜同喜!╭(╯3╰)╮么么哒慧慧……扑倒!

    祖师爷来袭,哇咔咔……后面有好戏看鸟……

    祝各位美妞们儿童节快乐,永远天真烂漫,保留童真,愉快度过每一天。又是一个月的开始,嗷呜,妞们有鲜花钻石,月票评价票的,都狠狠的砸过来吧。\(^o^)/~要是能上月票榜就最好了,哪怕一两天一两个小时都好哇。嘿嘿,么么哒!

    推荐好友新文《二婚之金牌暖妻》文/小重山令

    命运有时候就跟过山车一样,此起彼伏。

    秦夏两年前才成为邹家的新妇,如今却拖着行李箱沦为弃妇。

    当前夫带着新人和前婆婆和和乐乐的进了门,她却挺直了腰板,无留恋的离开。

    阴差阳错,让她邂逅了他,从此她的世界反黑为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