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大闹王宫,太子驾到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冷天睿这句话,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落在了上官轻儿的心头。让她顿时如置冰窖,手脚冰冷。

    她从地上站起来,也不管酸痛的脖子,就对着冷天睿叫道,“冷天睿,你别欺人太甚了。有什么你就冲着我来!”

    冷天睿冷笑,老鹰般犀利的双眼里满是不屑,“冲着你来?你以为你是谁?上官轻儿……若不是夏瑾寒在乎你,你以为本王会留你在这里?”

    这话一出,上官轻儿立刻就没有了气势。

    冷天睿说的没错,要不是因为夏瑾寒,她还真的什么都不是。但,就因为夏瑾寒在乎她,就要让自己变成夏瑾寒的累赘了么?

    上官轻儿不屑的笑道,“你不会成功的,冷天睿。”

    没错,她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的。就算是死,她也绝不会让自己成为夏瑾寒的负担。

    冷天睿自然知道她的想法,低头,对上她固执的双眼,笑道,“本王会不会成功本王不知道,但本王绝对不会让你轻易死掉,你最好乖乖的,别自讨苦吃。想死,也要经过本王的同意。”

    说完,一挥手,对不远处的冬儿道,“把她带回去,关起来,要她有个什么意外,或是跑掉了,唯你是问!”

    说罢,又挥手,叫了两个暗卫出来,道,“你们两个给本王守在这里,不得让任何人见她,也别让她离开。这可是你们未来的王后,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王!”被点名的几个人纷纷跪下,一脸惶恐的点头回答。

    看着冷天睿转身,浑身寒气的离开了,非影将手中的翠玉雪花膏递给上官轻儿,也跟着离开了。

    冬儿扶起上官轻儿,有些担忧的道,“姑娘,你没事吧?”

    上官轻儿推开冬儿,跌跌撞撞的走进了房间,倒在床上眼泪很快就湿了脸颊。

    为什么,为什么她总是会成为他的负担和累赘呢?不管她怎么努力,她终究还是太小,太没用了。

    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能让自己变得强大,就不会成为他的牵绊和累赘,可最后,她还是无力了。

    她知道哭不能解决问题,但还是觉得委屈。

    突然,好想念夏瑾寒。

    她一定是太依赖他了吧?总以为有他在,一切都会好好的,她只需要留在他身边陪着他就可以。但是显然不够,她还需要变得更强。

    上官轻儿闭上眼睛,手紧紧的抓着被子,像是要将那被子都撕裂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深呼吸,翻身,望着漆黑的床顶,好一会才擦干眼泪,从床上坐起来,对外面的冬儿叫道,“冬儿,去给我准备饭菜!”

    冬儿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惊讶的愣在外面,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直到上官轻儿不耐烦的道了一句,“听不到吗?”

    冬儿才回过神来,激动的叫道,“好,好的,姑娘,奴婢马上就去给您准备。”

    冬儿的速度很快,像是怕上官轻儿等久了会饿着似得,很快就将热好的饭菜端了过来,在桌子上摆下,笑嘻嘻的给上官轻儿布菜,还以为是上官轻儿想通了。

    也是,她们的王这么帅气,这么厉害,这姑娘虽然年纪小了点,但也没理由不喜欢她们的王那样俊美的男子吧?而且,她嫁给王,那就是王后了,今后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该高兴才是的。

    上官轻儿懒得理会别人的想法,也不顾自己的形象,确定了那些饭菜没有问题之后,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颓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她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她要振作起来,不然,没等到夏瑾寒来救自己,她就饿死了,那不就是亏大了?

    是的,她还不够强,但,不够强是因为她还可以变得更强。今日被冷天睿关在这里,就是对她最好的教训。

    她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已经比从前强大了很多,就可以独自面对任何危险,就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和物。可到头来,她什么都做不好,还总是让夏瑾寒担心,让夏瑾寒为她奔波。

    这是一个教训,她要吸取教训,努力成长起来。

    看到上官轻儿形象全无,大块朵硕的样子,冬儿咽了一口口水,实在不能接受,他们未来的王后会是这么粗鲁的人。

    但,她看的出来上官轻儿心情很不好,也没有出声,就这么一直安静的陪着她。

    上官轻儿吃饱了饭,就开始在屋子里摔东西,餐桌上的碟子,碗筷,房间里的花瓶,古董,能摔的,全都被她摔破了,那架势,似乎是想把这房间都给掀了。

    冷天睿那边很快就得到消息,说上官轻儿生气,将屋子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

    冷天睿只是冷笑,不屑的道,“让她摔,只要她还活着,随便她折腾。”

    那小丫头就是只小狐狸,她要是乖乖的在房间里待着什么都不做,那才奇怪了。

    一直到深夜,上官轻儿才摔累了,房间里能摔的东西,也已经被她摔的七七八八,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废墟,场面十分悲惨。

    上官轻儿一挥手,道,“本姑娘要沐浴。”

    冬儿哪里敢怠慢啊?王说了,这是他们未来王后,虽然这王后的年龄实在太小了,但王的话就是圣旨,她可不敢对王后不敬。

    因为房间已经被上官轻儿弄成了废墟,冬儿就将隔壁的浴池给上官轻儿清理了出来,注入温暖的泉水,才请上官轻儿过去。

    上官轻儿刚刚摔东西,摔出了一身的汗,一进浴室,就将冬儿等人赶了出去,躲开衣服,走进了浴池,舒服的泡了起来。

    闭上眼睛,疲惫的靠在浴池边上,上官轻儿在心里期待着,祈祷冷天娇能快点将消息传达给夏瑾寒,那样的话,她就可以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许是今天折腾了一天,真的太累了,迷迷糊糊的,上官轻儿就在浴池里睡了过去。

    歪歪坐在浴池边上的身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往下滑。

    温暖的池水,很快漫过了她的胸口,脖子,然后,没过了她的下巴。

    因为下滑到了一定的程度,她的身子已经不能继续保持坐姿,那水一漫到下巴,她的身子就一下子滑进了水里,整个身子都被那铺满了花瓣的水面给遮盖住了。

    “噗……呜呜……”因为身体整个泡在了水里,上官轻儿的鼻子被水呛了进去,立刻难受的叫着,痛苦的挣扎了起来。

    因为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掉进了水里,上官轻儿还未完全清醒过来,只觉得呼吸困难,肺部疼痛难受,身子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按进了水里一般,怎么都起不来,只能不停的挣扎。

    半个时辰前就听到下人汇报说上官轻儿去沐浴了,冷天睿本是懒得理会的,但是,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上官轻儿还没出来。冷天睿不由的有些怀疑,上官轻儿是跑了,还是死在浴池里了?

    这样的想法一出来,他的心猛的抽了一下,一挥衣袍,便大步的赶到了凤栖宫的浴室,看到守在门口的那些护卫,冷冷的问,“人呢?”

    冬儿低着头,有些紧张的回答,“回王的话,上官姑娘还在里面未曾出来。”

    结果,冬儿的话音刚落。浴室里就传出了一阵水花声,“哗啦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烈,很是惊悚。

    冷天睿的脸色一变,一脚将浴室的大门踢开,人已经闪进了屋里,直直的奔向了上官轻儿所在的浴池。

    只见,那大大的浴池中间,有一双小手正不停的扑腾着,伴随着她嘴里发出的“呜呜……”声,水花四溅。

    冷天睿的呼吸一滞,想也不想就跑过去,跳进浴池,将那在水里扑腾的人抱了起来。嘴里大声的怒吼着,“上官轻儿,你特么若是想死,本王就成全你!”

    满池温暖的水,湿透了冷天睿的衣衫,他却丝毫不在意,一双眼睛,愤怒的瞪着上官轻儿。

    被这一吼,上官轻儿才清醒过来,迷茫的张开眼睛,就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被冷天睿抱着,顿时,瞳孔猛烈的收缩,咬牙,一边咳嗽着,一边叫道,“冷天睿你个流氓变态!我打死你!”

    上官轻儿生气的叫着,一双手就对着冷天睿的脸拍去。

    只听“啪啪啪”的几声,上官轻儿的小手准确的落在了冷天睿的脸上,冷天睿的一只眼睛,眼睛中招。

    “嗯……”冷天睿吃痛的发出一声惊呼声,本能的将怀里那小丫头丢开。

    上官轻儿趁着冷天睿闭着眼睛,退后的空挡,已经飞快的跳到一边,扯过那一身白色的长袍,裹在身上,然后大声的咳嗽着,将刚刚不小心喝下去的水咳出来,这才红着脸,怒气冲冲的瞪着冷天睿,“我说漠北大王,你就是饥不择食,也不必这么着急吧?还要三天,你才能娶到我呢。”

    言外之意就是,骂冷天睿是禽兽,对一个小女孩下手就算了,还这么着急,这么不君子。

    冷天睿捂着自己被上官轻儿打到的眼睛,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发现自己居然流鼻血了。顿时气得一脸通红。

    别想太多了,冷天睿进来就急着救人和骂人,压根没看上官轻儿的身子。而且,就算看到了,上官轻儿只有八岁,那身子还真没什么好看的。所以,冷天睿的鼻血,是被上官轻儿一个拳头给打出来的。

    他擦去鼻尖的血丝,对着上官轻儿吼道,“上官轻儿,你想死吗?”

    “你才想死,你全家都想死。老娘不知道多想活着!你趁着我洗澡的时候进来偷袭我就算了,如今还说我想死?”上官轻儿也生气的瞪着冷天睿,一出声,就将冷天睿骂了个狗血淋头。

    冷天睿咬牙,苍鹰一般的双眼,狠狠瞪着上官轻儿,道,“你的意思是,本王闲着没事,来浴池里杀你是吗?本王要是想杀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上官轻儿仔细一想,也觉得有道理,冷天睿要是想杀自己,早就杀了,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多此一举呢?想了想,上官轻儿突然想到,好像是她自己太累,在浴池边上睡着了,然后……

    脸色一红,上官轻儿捂紧了身上的衣服,扬起下巴,道,“就算你不是来杀我的,这个时候进来你也肯定没安好心,居然连一个八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你简直是禽兽。”

    “禽兽?上官轻儿,本王的忍耐是要限度的,你最好适可而止!”他活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被人骂禽兽,这个上官轻儿,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上官轻儿大笑,稚嫩的小脸,笑的有些诡异,“哈哈,好,你不是禽兽。”

    闻言,冷天睿微微蹙眉,似乎没想到上官轻儿会这么快妥协,总觉得上官轻儿这话,有问题。上官轻儿也没让他失望,下一句就差点让冷天睿气得吐血。

    她冷笑着,说,“因为你根本就禽兽不如!”

    冷天睿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一下子从浴池里跳出来,冲向了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心底一惊,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冷天睿。见他似乎是被气得不行了,那样子,好像真的要杀了她似得,吓得上官轻儿冷汗连连。

    就算内力还在,她都不是冷天睿的对手,如今没有内力的她,又怎么能跟冷天睿对抗呢?但她也绝不会因为自己没有了内力,就怕了冷天睿。

    对她来说,留在这里,还不如死了好。当然,她也不会这么想不开,要去寻死。所以,看到冷天睿冲过来,她拔腿就往外面跑。

    一边跑还一边大声的喊着,“救命啊,救命啊,冷天睿这个混蛋要杀人了……”

    门口的那些护卫,听到上官轻儿的叫声,纷纷紧张的打起了精神,跑过去,想问问上官轻儿发生什么事情了。

    本来,上官轻儿都叫了冷天睿的名字,这些侍卫也该知道上官轻儿是被他们伟大的王给欺负了。被冷天睿欺负,他们就是再蠢,也不该去管的。

    但,他们这儿几乎没有人敢直呼王的名讳,以至于他们一时间回不过神来,都没想到“冷天睿”就是他们的王,还以为是上官轻儿出什么意外了。

    上官轻儿一跑出去,就大喊着救命,吓得那些侍卫紧张的冲过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救命啊,救命啊,杀人了……”上官轻儿大声的叫喊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飞快的冲了出来。

    她的身后,还有一身深紫色长袍,因为跳进了浴池去救上官轻儿而弄湿了身子的冷天睿,怒气冲冲的跟了出来。

    这个死丫头,明明是她先揍了自己的,如今还要恶人先告状?看她那像是被追杀的样子,再看那些护卫紧张的冲过来,要保护她的模样。冷天睿简直气得头顶冒火了。

    这里到底是他的王宫,还是她的?该死的!

    那些侍卫见上官轻儿被人追赶,似乎是遇到刺客了,又见她身后真有个全身湿透,狼狈不堪的男人跟出来,当即就要去抓人。

    但是,他们还来不及动手,就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雷霆般的怒吼声,“你们这些蠢货,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抓住那个该死的女人。”

    听到冷天睿的声音,那些侍卫才回过神来,认识到那衣衫湿透的男人不是什么刺客,正是他们伟大的王,当即慌慌张张的转身,对着意见在跑路的上官轻儿追了过去。

    上官轻儿本是故意一惊一乍的,想转移那些侍卫的注意力,哪怕他们只有一瞬间的呆愣,她也可以趁机溜出去。

    没想到,那些人这么蠢,居然还差点把冷天睿当成刺客,要去抓他,简直是笑死上官轻儿了。

    趁着那些人没有注意自己,上官轻儿飞快的溜出人群,朝着人少的地方跑了过去。就算不能逃出去,她也要搅得这王宫不得安宁。得罪她,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就算她没有内力了,冷天睿也别想小看她。

    冷天睿因为身上的衣服湿透了,行动不便,并没有立刻去追上官轻儿。在他看来,上官轻儿已经没有内力,她就是有浑身解数,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急着去抓她呢?

    她喜欢跑,就让她跑,看她能跑到哪里去。

    大手一挥,找来了御前侍卫首领,冷天睿冷着一张脸道,“包围凤栖宫,全力抓拿上官轻儿,别让她跑了。否则,提你们的脑袋来见本王。”

    侍卫首领慌忙点头,大声回答,“是,属下遵命!”

    看那侍卫首领离开,冷天睿又咬着牙补上一句,“不得伤着她了,给本王把人好好的带回来!”

    就算要收拾上官轻儿,也要他亲自来动手。必须狠狠的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否则,那死丫头还以为他是好欺负的。

    冷天睿将抓拿上官轻儿的事情安排下去之后,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湿透的衣服,冷哼一声,回到自己的寝殿,厌恶的将那衣服换掉。

    不知怎么的,看着那一身湿透的衣服,他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上官轻儿未着寸缕被他从浴池抱出来的样子。

    他当时虽然没有可以的注意她的身体,但是,要说什么都看到,那也是不可能的……

    “没前没后,毛都没长齐,本王会稀罕你?”冷天睿冷冷的嘀咕着,孤傲的扬起下巴,一双犀利的鹰眼,让他那张刚毅的俊脸,看起来野性而又性感诱人。

    只是,他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却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他既然不稀罕,又为何要想起?这本就自相矛盾。

    上官轻儿本以为冷天睿会亲自来抓她的,毕竟,她是从他手上逃出去的,就他那性格,怎么会轻易让她跑掉了?

    可,奇怪的是,冷天睿竟没有来追自己,这让上官轻儿对冷天睿又多了一个认识,那就是,冷天睿那丫的已经自信过度,到了自负的地步了。

    想必他以为在他的王宫里,没有了武功的自己,定是插翅难飞的。

    上官轻儿本来还不想逃走的,只要冷天睿追过来,她肯定逃不掉,最多也就是在周围闹一闹,很快就会被逮回去。但没有了冷天睿,那就不一样了。

    上官轻儿嘴角带着一抹得意的笑容,娇小的身上,只披着一件宽大的袍子,里面根本未着寸缕。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她的速度,一手拉紧嘴角的衣服,跑得像只兔子似得,在王宫里上下乱窜。

    侍卫们收到了冷天睿的命令,几乎是倾巢而出,全部都朝着上官轻儿的方向涌去。他们身穿厚重的制服,手拿佩刀或长矛,像是遇到了天大的敌人一般。

    上官轻儿虽然没有内力了,但是她逃跑的速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快,没有轻功,她也不输给任何人。

    一声白色的袍子,像只欢快的蝴蝶一般,飘到了这里,又飞到那里,把那些侍卫耍的团团转。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那些侍卫就为了追上官轻儿,而在整个王宫里奔跑着,闹得整个王宫都乱了。

    而罪魁祸首上官轻儿,此刻却躲在一处很冷清的宫殿里,捂着嘴偷笑,道,“蠢货,想追你姑奶奶,下辈子吧。”

    只是,她话才说完,一转身,居然发现那些蠢货已经来到她背后不远处了。看到她的身影,立刻冲过来,嘴里还叫着,“在那边,在那边,别让她跑了。”

    上官轻儿见状,嘴角抽了抽,拔腿就跑。

    “她又跑了,快追……”侍卫们再次蜂拥而上,纷纷涌向了上官轻儿离开的方向。

    上官轻儿跑出没一会儿,前面居然又有侍卫。她意识到嘴角大意了,冷天睿那个混蛋居然敢放任她在这外边跑,怕是料到了她不可能逃掉。

    也是,这王宫是他的,到处都是他的人,只要他想,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当然,上官轻儿是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

    前有狼后有虎,另一边的大道上也有不少人冲了过来,如此一来,就只剩下身侧那一座冷清的宫殿了可以躲了。

    上官轻儿眯起眼睛,看着那冷冷清清,却打扫的十分干净,纤尘不染的宫殿,心想,这漠北王宫居然还有人喜欢这样的清静,还真是难得。

    眼看那些人就要追到她身边了,她想也不想就跑进了那宫殿,白色的身影一窜一窜的,很快就没有了身影。

    那些侍卫来到了宫殿门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上官轻儿跑了进去,他们却只能站在门口,咬着牙,头疼不已。

    这地方,可不是他们可以随便闯进去的,那死丫头跑进去了,不知道会不会得罪里面的人?他们这是要直接进去抓人?还是回去先跟王禀告再过来?

    这个时候,护卫首领刚好赶来,听到手下的人说上官轻儿在里面,想起方才王的话,当即挥手,道,“你们,将这里包围,别让她离开。剩下的几个,跟我进去抓人。”

    “是!”

    于是,训练有素的侍卫很快就把这宫殿包围,其他的则是跟着那侍卫首领,一脸严肃的走进了宫殿。

    上官轻儿进去之后,就开始到处乱闯起来,反正她的目的是将这王宫闹得鸡犬不宁,这里太清净了,还真叫人不喜欢。

    只是,这地方实在太空了,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让她觉得有些纳闷。

    慢慢的早宫殿里转悠着,很快就发现那些侍卫跟过来了。上官轻儿得意的一笑,飞快的对着那些侍卫做了个鬼脸,就再次奔跑起来。

    “快,在那里!”那些侍卫看到上官轻儿,再次飞快的追上去。

    上官轻儿跑,他们就在追,很快,就在这宫殿里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上官轻儿不停的跑着,本以为这游戏可以玩很久,但,跑着跑着,她居然这么好彩的,炮到了一处死胡同里,前面居然没有路可以走了,而身后,那些侍卫已经追过来了。

    该死,这是老天要跟她过不去吗?

    上官轻儿咬牙,见有一个屋子的窗户是打开了一扇的,当即想也不想就从窗口跳了进去。

    这屋子里面没有点灯,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上官轻儿抹黑在屋子里走着,绕过了一座屏风,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池,而池子里,此刻还坐着一个人……

    清冷的月光从天空洒下,刚好透过窗口,洒落在那人的身上,让他那一头银丝,看起来十分真实。

    上官轻儿瞪大了双眼,呆呆的看着那个没穿衣服,正闭着眼睛,靠在浴池里的男人,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心里只有一个字,“美!”

    这个男人,现在这样子真的是太美了,虽然月光很模糊,叫人几乎看不清他的样子,但那没有表情的脸,那一头漂亮的银丝,却足以叫任何人为之疯狂。

    “砰砰砰……”

    “国师大人,国师大人,打扰一下……”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和那些护卫焦急的叫声。

    上官轻儿立刻警铃大作,警惕的看着非影。

    非影脸色未变,只是慢慢睁开眼睛,看都没有看上官轻儿一眼,道,“滚!”

    一个滚字,很冷,冷是几乎刺骨。

    上官轻儿只在夏瑾寒身上感受过这样的寒冷,没想到这个破国师,居然也这么冷,简直要冻死人了。

    外面的人似乎被吓了一跳,有些害怕惹到国师大人,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便道,“国师大人,属下奉命前来抓拿逃犯,方才那逃犯从您这窗口进去了,您看,能不能……”

    “再说一句,滚出去,给你们十秒钟。”非影的声音,依旧冷的吓人,这一次,似乎还带着几分怒气,吓得门外的人屁滚尿流。

    再不走?难得瞪着国师大人生气,将他们踢出去吗?

    不,踢出去那还是好的,就怕被踢出去之后,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别看他们国师大人往日不经常出来,出来了也是衣服高高在上的仙人模样,美得不可方物。他才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一挥手就能夺走别人生命的绝世高手。

    上官轻儿还真没想到非影会帮自己,歪着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他,道,“你为什么帮我?”

    非影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的动作,一扇一扇的,很是诱人,他红唇轻启,淡漠的回答,“他们,不是你的对手。”

    上官轻儿蹙眉,有些不解,“我没有内力了。”

    “你不需要内力,他们也抓不了你。”非影抬手,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边上挂着的白色袍子,就自动的飞到了他的手上。他一个漂亮的旋身,那衣服已经将他健美的身子裹住,然后轻轻落在上官轻儿跟前,动作优雅的将衣服的扣子扣上,道,“为何不愿留下?”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也没去想他前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在心里纳闷着,她方才居然被个神棍给迷住了?开玩笑,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抵抗力了?

    上官轻儿干咳两声,不自在的回答,“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非影摇摇头,无声地叹息,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道,“若能打败我,我就放你离开。”

    上官轻儿的嘴角再次狠狠的抽搐起来,打败他?

    她现在完全没有内力好么?

    上官轻儿正要反驳,就见眼前一个身影晃过,随即,一身白衣,飘逸不凡,俊美无双的高大男子,就迎着月光,落在了上官轻儿的正前方,目光深切的看着上官轻儿,回答却是非影的问题,“你必须输!”

    上官轻儿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不远处那白衣黑发,美得叫她心颤的男人。那是她思念了许久许久的,一直都想去找,却一直没能如愿的,叫她日夜想念的男人。也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

    她的心,雀跃着,欢呼着,眼泪却不听话的流了出来。

    她在做梦吗?他居然,这么快就来了么?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人,咬着嘴唇,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夏瑾寒也同样深沉的看着上官轻儿,呼吸急促,双眼有太多太多的深情。但他却不能立刻过去将她抱进怀里,因为……

    非影淡漠的道了一句,“未必……”就闪电般的出手了。

    ------题外话------

    艾玛,上班真的好无聊,偏偏是新人,又不能在上班时间码字,苦逼啊有木有!嗯,今后只能周末多更新,平时尽量保持24点吧。

    嘿嘿,伦家把太子殿下放出来了,妞们,妞们的票子在哪里?哇咔咔……太子驾到,坏蛋快快出来受死吧!票子,快砸过来吧!╭(╯3╰)╮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