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章:死丫头,你会后悔的!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下午时分,夏日的阳光暖暖的照耀着大地,留下一片金色的光芒。

    布置的十分奢华舒适的宽敞马车,停在了城郊一处平地山路上,凉风吹来,掀起了马车的帘子,马车里面的画面,若隐若现。

    上官轻儿咬牙,看着某个将自己扑倒在马车一角的某男人,怒道,“滚开!流氓。”说罢,用力的踹起一脚,踢在了慕容莲的肚子上。

    慕容莲没想到上官轻儿会这么生气,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一步,一脚踢开身后青然的剑,飞快的退后,小腹还是被上官轻儿踢到,留下了一个小脚印。

    慕容莲飞快的飞出了马车,一张妖孽般俊逸的脸,已经气得狰狞起来。

    “好你个死丫头,哥哥大老远跑来看你,你就这么对我?”慕容莲黑着一张脸,站在马车外面,怨气冲天的瞪着马车里正在整理衣服的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不冷不热的回答,“九哥哥,你好意思说,这么大老远的都跑来了,见了面却这么不规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变态神经病呢。要不是方才认出你那一身衣服,也许你已经被我跟然哥哥伤着了。”

    她虽然不是慕容莲的对手,但方才那样的情况,要是青然不收手,慕容莲铁定是要受伤的。

    慕容莲挑眉,横眉竖眼道,“怎么,你翅膀长硬了,这是要威胁哥哥我了?”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想起自己找他还有事,便从马车钻出来,一身翠绿色的衣衫,随着她的动作,微风中轻轻飞舞着,显得她越发的出落动人。

    慕容莲狭长的狐狸眼睛深深的看着上官轻儿,眼底不由闪过了一抹惊艳。近距离的看她,果然更好看……

    “九哥哥,你来京城怎么不直接来找我呢,鬼鬼祟祟跟在人家后面,很不礼貌耶。”上官轻儿眉头微皱,一脸不满的看他。

    慕容莲横眉,“怎么,本王跟在你身边,一路保护你上山下山,你还不满意了?”

    上官轻儿嘴角猛抽,上山的时候果然是这个家伙在跟踪自己,莫不是这个家伙就喜欢偷偷摸摸的?

    想起当初,这货来找自己的时候,似乎也是每次都偷偷摸摸的。

    上官轻儿偷笑,道,“满意,非常满意,九哥哥一向喜欢鬼鬼祟祟,轻儿哪里敢不满意啊?”

    闻言,慕容莲原本缓和了一些的脸,再次由青转黑,咬牙道,“你再说一次试试?”

    上官轻儿没有回答他,倒是眯起眼睛,目光冷冷的看向身后,对慕容莲道,“看来,有这种喜好的人,还不止九哥哥一个呢。”

    慕容莲嘴角猛抽,心想,她能不能别这么自觉的给他下定义啊?喜欢鬼鬼祟祟跟踪人?换了是别人,求他跟踪他都没空理会呢。

    不过,上官轻儿这话倒是让他兴味盎然起来。嘴角勾起,笑道,“丫头,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哥哥我是来找你是为了保护你,而某些人来,却是为了——找死!”

    最后两个字,他说的咬牙切齿,话音一落,他就飞快的踢起一块石头,用力砸向了不远处的丛林。

    “啪啪”的几声,不远处的丛林里有两个黑衣人闪躲不及,被慕容莲击中,发出一声闷哼,倒在地上,掉出了丛林。

    而丛林里的其他黑衣人见状,知道他们的行踪被发现了,也不再躲藏,纷纷提着刀剑,对着慕容莲和上官轻儿冲了过来。

    几乎是在那几个黑衣人冲出来的同时,丛林里其他的黑衣人搭箭拉弓,几支小巧的利箭便对着上官轻儿和慕容莲飞射过来。

    上官轻儿冷笑,对慕容莲道,“九哥哥,小心点啦。”

    说罢,挥舞着手中的软剑,动作迅速的将那些射来的利箭砍落在地。

    慕容莲也冷笑着,宽大的袖子一挥舞,那些利箭就尽数掉落在上。而后他妖娆的红色身影在那些持剑冲过来的黑衣人中穿梭着,不需要任何武器,不出几分钟,就解决了好几个黑衣人。

    黑衣人的武功都不算太好,虽然来的人数很多,但有慕容莲在,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解决了。

    青然和流花听到打斗声,也很快加入了斗争。挡在上官轻儿面前,不让那些利箭靠近她。

    上官轻儿本想一展身手的,但看到大家都这么卖力在保护自己,也就没有去凑热闹,乖乖的坐在马车上,边上,一边看着抬眸打架,一边给抬眸加油。

    “九哥哥,好样的。”

    上官轻儿的声音甜甜的,听起来十分清脆悦耳,这般的鼓励和认可,让慕容莲的心情大好,打起架来也越发的卖力。

    “丫头,看好了。”慕容莲说着,从手中拿出长剑,轻轻一挥,剑锋过处,那些黑衣人的衣衫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撕裂,破烂。

    而他们的身上,除了之前被慕容莲打伤的地方之外,竟再没有任何多余的伤口。

    于是,除了已经挂掉的那几个黑衣人,还活着的那一群,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巨大的力量毁掉了身上的衣物,整个身体就这么光溜溜的,暴露站在了太阳底下。

    “噗……”上官轻儿先是嘴角猛抽,而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捂着肚子,一边大笑着一边道,“哈哈哈,哈哈……九哥哥,你太给力了,哈哈……”

    这男人果然是有恶趣味啊有木有?瞧瞧那些黑衣人,怕是这辈子都不敢出来刺杀人了,这世风日下的,被剥光了衣服在太阳底下晃,就算没有别人看到,他们也已经无脸见人,恨不得一头撞死了。

    如今,上官轻儿还扯着嗓子在那边哈哈大笑,并且丝毫不忌讳的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鄙视的看着他们。这是他们做了这么多年杀手以来,遇到最丢人也是最屈辱最失败的一次刺杀。

    “啊!”流花可不像上官轻儿那样大大咧咧的,看到那些没穿衣服的男人,她惊呼一声,就转身,对着上官轻儿跑了过去。

    青然也有些无语,看着那些赤果着身子面红耳赤,不知所措的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刚要行动,将那些胆敢刺杀上官轻儿的人给解决掉。

    却听听上官轻儿突然拍着手掌叫道,“九哥哥,好样的,哈哈,不如你再废了他们的武功,在他们背后写下‘我是最蠢的杀手,求蹂躏。’字样,放他们道京城里去逛一圈,怎么样?”

    慕容莲嘴角抽了抽,这丫头,居然比他还恶趣味,简直是跟他臭味相投,天造地设的的一对啊。

    慕容莲想到这里,心情大好,便很配合的飞身,点了那几个还在呆愣中的黑衣人的穴道,随即在他们的背上用利箭写下了几个大字。

    将利箭丢开,慕容莲很不客气的给了他们每人塞了一粒药丸,随即拍拍手,扭头看向上官轻儿,问,“丫头可还满意?”

    上官轻儿一看,那些人背后的字分别的“我是最蠢的杀手,求蹂躏”,“我再也不敢刺杀小郡主了”,“我是流氓变态神经病”

    “哈哈哈……不错不错,九哥哥果然是轻儿的知音。”上官轻儿满意的拍着双手,给慕容莲鼓掌。

    这货果然跟自己的趣味相同啊,连折磨人都能配合的这么天衣无缝。

    听着他们的两人的对话,流花和青然的头顶满是黑线,他们这么折腾这些黑衣人,不知道这些黑衣人还能不能活得下去?被这般侮辱,简直比被直接杀死还要叫人难受啊。

    但是,上官轻儿和慕容莲却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做法很卑鄙,反而站在一起,很兴奋的商量着一会怎么把他们带到京城去。

    最后,上官轻儿决定,将他们全部绑在一起,由马儿拖着进城。

    于是,慕容莲和上官轻儿坐在马车里,青然和流花在外面驾车,他们的身边还有一匹马儿,马儿后面拖着四五个身上只穿亵裤的赤果男子,他们的神情呆滞,脸色泛红,被绳子绑着,跟着马儿一步步地往前走。

    上官轻儿对马车外边的青然道了一句,“然哥哥,回去查查这些刺客是什么人派来的。”而后就看向身边妖孽般含笑的慕容莲,眉头微蹙。

    慕容莲也看着她,狭长的狐狸眼睛里带着一抹笑意,“丫头,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没有什么要表示的么?”

    表示?她忘记道谢了么?好像是。

    上官轻儿笑了笑,道,“九哥哥,方才太谢谢你啦。你是不知道,你方才的样子有多帅气多迷人,只可惜没有多少人看到,否则你必定得名动京城了。”

    他要的表示,是这个?慕容莲的脸色瞬间变黑,眯起眼睛,道,“是吗?那你岂非很荣幸,能看到本王的帅气动作?”

    上官轻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点头,“是啊是啊,九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慕容莲一下子扑到她面前,想要捏住她的下巴,却被上官轻儿轻易的躲开,一支修长的手指,挡在了他的手心。

    上官轻儿也眯起眼睛,笑道,“九哥哥,你激动什么呢?男女授受不亲,你这般靠近我,意欲何为?”

    慕容莲不屑的一笑,手掌将她的手指包裹住,低头在她手背上吻了吻,笑道,“授受不亲么?本王可记得多年前就跟你说过,这天底下,不会有人比我更适合娶你,你这么快就不记得了么?嗯?”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有些厌恶的拍掉他的手,抽回自己的手指,不满的骂道,“再动手动脚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说要娶她,她就要嫁了?开玩笑,她将他当朋友,却从未有过男女之间的感情。要不是自己有些事情想问他,她才懒得跟他同乘一辆马车呢。

    想到这里,上官轻儿深呼吸,双眼再次变得清澈,干净无比,“九哥哥,那个,轻儿有些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

    慕容莲被他推开,心情本是有些不好的,但听到上官轻儿说有事要求自己,心情又变好了许多,在边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用很是销魂的姿势斜眼看她,略微尖锐却动听的声音传来,“何事?说来听听。”

    上官轻儿有些鄙夷的看着这个妖孽的动作,当真是骚包的要命啊,穿的这么骚包,连动作都这样,简直无法直视。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这样的慕容莲,真的很迷人,若不是自己自制力好,怕是会被迷住了。

    上官轻儿调整好自己的心情,认真的看着他,道,“你可知雾谷是什么地方?”

    “雾谷?”听到上官轻儿的话,慕容莲的脸色大变,那撩人的姿势也摆不下去了,坐直身子,一脸惊愕的看着上官轻儿,“你问这个作甚?”

    上官轻儿一改方才的严肃,笑了笑,道,“我就是想跟你了解一下那个地方,据说是在飞雪国,你是飞雪国的王爷,肯定知道那个地方吧?”

    慕容莲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道,“你好端端的跟我了解这个,要说只是好奇,那我劝你还是别知道了,要是你想去那地方,那我就不得不告诉你,就算是夏瑾寒,怕也未必有这个能力。”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固执地看着慕容莲,道,“这么说,你很了解那地方?”

    “这个世上,若非雾谷的人,不会有人了解那个地方。”慕容莲懒懒的靠在边上,脸色却的严肃的,“丫头,你为何要去雾谷?”

    上官轻儿低着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的回答,“我需要翠玉雪花。”

    只有那东西,能帮助夏瑾寒,所以,不管雾谷有多可怕,她都要去。

    慕容莲眯起眼睛,道,“上次给你的,用完了?”那东西可宝贵的紧,他自己都舍不得多用,这丫头居然这么快就用完了?

    上官轻儿有些嫌弃的白了他一眼,道,“都四年了好不好?能不用完么?”

    小时候她不是有事没事就去闯迷林么?那个时候的她,功夫都不到家,一进去,再出来的时候就浑身都是伤,还多次中了剧毒,若不是有翠玉雪花膏,她这身子怕是早变得伤痕累累了。

    慕容莲咬牙,用力的敲了敲上官轻儿的小脑袋,怒道,“你个死丫头,本王不是叫你节省的点用么?你可知你那一盒,本王是花了多少心思才得到的?真是不懂珍惜。”

    上官轻儿撇撇嘴,有些哀怨的看着慕容莲,“若不用那东西,你如今怕是见不到轻儿了。”

    慕容莲的脸色微变,目光有些幽深的看着上官轻儿。确实,她这些年的变化,实在太明显了,若不是不要命的去练习,去磨练,小小年纪,如何能有这样的造化呢?

    当真是个不省心的丫头啊。只要想起她可能没日没夜的训练,不听话的去冒险,慕容莲就有些有些害怕,她这么小,娇嫩的就像是被捧在手心的花朵,她需要付出多少,才能变成今天这样呢?他不敢去想象。

    “你若是需要需要翠玉雪花膏,本王可以想办法,给你弄一盒过来,雾谷那地方,你想都别想了。”慕容莲懒懒的说完,心情有些沉重。

    本以为,他这么说了,上官轻儿就会笑嘻嘻的点头,说几句好听的话,这事儿也就这么作罢了。可没想到上官轻儿却没有点头。

    “不。”上官轻儿摇头,严肃的道,“我需要的不是翠玉雪花膏,而是翠玉雪花。”

    翠玉雪花膏,一盒只需要一片花瓣就可以,她手上现在也有一盒,是当初给青然疗伤的那一朵翠玉雪花上摘下来的,多余的一片花瓣。

    翠玉雪花,花朵呈白色,花蕊则是绿色。一朵花有七个花瓣,每一个花瓣只有小手指大小。它对生长环境要求很高,目前为止,除了雾谷的人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那东西喜欢什么样的环境,能在什么环境下成活。

    翠玉雪花的效果很强,尤其是新鲜的花瓣,效果绝佳。但是干枯了之后,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当初上官轻儿并不知晓翠玉雪花干枯了会降低药效,所以,上次好不容易得了一朵,却被她给弄的险些毁掉。

    而,当时青然身中剧毒,那干枯的花朵几乎全部用在了他的身上,才保住了他的生命。剩下的一小片花瓣,上官轻儿已经做成了一小盒翠玉雪花膏,一直随身带着。

    但,师父已经明确告诉她,夏瑾寒需要的,不是翠玉雪花膏,而是一整朵的花朵,并且必须是新鲜的花朵。只有服下药效最强时候的花朵,才能帮助夏瑾寒恢复身体,压制下那些不安分的力量,将那些力量转化成他自己的。

    所以,上官轻儿必须得到翠玉雪花。

    慕容莲蹙眉,道,“你要那东西做什么?”

    上官轻儿只是认真的跟他对视,并未说出自己要那花的目的,这关系到夏瑾寒的生命,就算是再信任的人,她也不能泄露。何况,慕容莲还是飞雪国的王爷,这样的事情,她自然不会乱说。

    “我需要它,当然有很重要的作用,而且,非它不可。”上官轻儿清澈的双眸,坚决,固执,没有一丝犹豫。

    慕容莲的脸色越发的沉重,微微低头,漂亮的狐狸眼睛,深深的看着她,“丫头,不管你要那东西是为了什么,我都劝你一句,别去雾谷。那地方不是你能去的。”

    上官轻儿耸耸肩,深呼吸,笑道,“罢了,九哥哥你既然不愿透露,那我就自己去了解相关的事情好了。”

    说罢,转身不再看他,心情有些复杂。

    慕容莲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但是关于雾谷的事情,太危险,他并不希望她知道太多。那对她没有好处。

    所以,慕容莲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心思各异。

    马车很快就开进了京城,上官轻儿让青然狠狠抽了那拖着此刻的马儿一鞭子,让那马儿带着那些人,先跑进闹市区。然后他们的马车才跟上。

    慕容莲一直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上官轻儿兴致勃勃的掀开帘子,去看外面的情况,他却像是被冷落了一般,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虽然之前上官轻儿对他也不算太热情,但至少不会这般不理不睬。如今,这是生气了么?

    慕容莲几次想要找机会开口,却都被上官轻儿打断了。

    “哈哈,流花姐姐,你看,好多人在围观那些人。”上官轻儿探出个小脑袋,激动的对流花手舞足蹈。

    “哈,笑死我了,看到没有,那些人想哭又哭不出来的表情,笑死了。敢欺负本小姐,本小姐会让你生不如死。”

    流花有些汗颜,看着上官轻儿激动的样子,嘴角带着一抹无奈。小郡主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么好动,这么欢脱。真希望,她能一直带着这样的笑容,永远不要被这个世界的险恶和丑陋给感染了。

    京城东大街的闹市区,此刻围满了人,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一个个交头接耳,看着人群中间那几个浑身赤果,背上被刀子刻了字的可怜刺客,议论纷纷。

    “这些人居然敢去刺杀小郡主?啧啧,活得不耐烦了。”

    “就是,小郡主可是太子殿下身边的红人,这些人真是不自量力。”

    “小郡主这才八岁,这些人也好意思下手,真是猪狗不如。”

    “打死这些没人性的家伙。”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手的,那些围观的人,纷纷将手中的臭鸡蛋的烂菜叶丢向了那人群中间的黑衣人。

    “打死这些猪狗不如的刺客。”

    人们打声的高呼着,纷纷贡献出了手中的那些臭鸡蛋和菜叶子,狠狠砸向那些人,还砸的不亦乐乎。

    “要我看,怕是有人嫉妒小郡主了。你们是不知道,昨晚我姑妈的儿子的媳妇的阿姨的亲戚的姑姑的女儿,是在太子府当差的,昨晚小郡主在太子殿下手心里跳舞,全身都站满了萤火虫。那简直是冠绝天下,无人能及,风华无限,光芒万丈,宛若天人……”

    也不知道是谁,先说出了这么一段,成功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

    那人滔滔不绝,将话题转移到了上官轻儿身上,于是,在场的人都只顾着听那人讲昨晚的上官轻儿是何等的迷人,也没空去理会那些刺客了。

    于是,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上官轻儿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再次变得无比高大起来。人们一传十,十传百,不出一天的功夫,整个京城,乃至京城附近的几个城镇,都知道了上官轻儿带着一群萤火虫站在夏瑾寒手心里,化蝶飞舞的奇迹故事。并且,在流传的过程中,不断的被美化,衍生出了无数种版本,每一种,都将上官轻儿说的只有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的人间传奇。

    而上官轻儿当时,倒不曾想到自己这么快又再次名扬天下,只是得意的摸了摸鼻子,故意瞪了慕容莲一眼,道,“哎呀,想不到本姑娘的名声这么好,嘿嘿……”

    慕容莲看着她嘚瑟的样子,白了她一眼,正要开口,说她自恋,又再次被上官轻儿打断。

    “流花姐姐,咱们回去吧。”

    慕容莲咬牙,这丫头是故意不想给他开口的机会是吗?小气鬼。

    “丫……”慕容莲想再次开口,却还是被上官轻儿打断。

    “然哥哥,一会记得找人来清理那些刺客,别让他们活着离开了。”上官轻儿笑着对青然说道。

    青然点头,有些无奈的看着喜上官轻儿。

    “我……”慕容莲再次开口。

    “哎呀,好累,流花姐姐,轻儿要睡觉了。”上官轻儿再次打断了慕容莲,然后就靠在流花的身边,闭上眼睛呼呼大睡。

    慕容莲终于忍无可忍,大声的怒吼道,“死丫头,你当真不想听本王说话了是不是?不想知道雾谷的事情了?”

    上官轻儿就是在等他这句话,闻言,她人不困了,眼皮不打架了,精神也立刻来了。

    睁开纯洁的大眼睛,含笑的看着慕容莲,激动的道,“九哥哥,你终于舍得告诉人家了吗?”

    慕容莲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咬牙,正要反悔。却听上官轻儿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出尔反尔哦,你刚刚说的话,我和流花姐姐,然哥哥,都听到了。”

    慕容莲被气得额头青筋暴起,忍住要暴走的冲动,咬牙切齿道,“本王是那种小人吗?”

    “当然不是,九哥哥你最大方,最男子汉了。”上官轻儿很狗腿的坐到他身边,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不断的讨好。

    明知道她是故意的,看到她这般讨好自己的样子,慕容莲的心情还是好了很多。

    但是雾谷那地方,太危险,他并不希望她去冒险。否则,怕是没有人能救得了她了。

    “你先告诉我,为何要去雾谷。”慕容莲目光幽深,直直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也认真的跟他对视,道,“还是那句话,我要找翠玉雪花,势在必得。”

    慕容莲忍住怒气,道,“你要那花做什么?”

    “救人,很重要的人。”上官轻儿固执的跟他对视,不肯退后一步。

    “夏瑾寒?”慕容莲眯起眼睛,生气的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我一定要得到那东西,就算你不帮我,我也会自己想办法去的。”上官轻儿别开脸,深呼吸。前一刻还欢脱的像个孩子的她,这一刻像是一瞬间长大,一下子苍老了一般。

    慕容莲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即便她不肯说,他也猜得到,若非是为了夏瑾寒,她如何会这般拼命呢?只是,难道她不知道,雾谷有多危险么?

    也罢,既然她想知道,那他就告诉她,希望她听了之后,能打消去雾谷的念头。

    慕容莲的脸色十分凝重,道,“既然你想知道,我便告诉你也无妨,我只说一次,你听清楚了。”

    上官轻儿点头,认真的听着。

    “雾谷是飞雪国最为邪恶的黑暗组织所在地,里面的人多或懂的奇门遁术,或了解巫蛊之术,乃是天底下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传言,一般人就算能进去,也不可能出来。不但是因为这雾谷的入口机关很多很复杂,也因为那里面的人心肠歹毒,巫术了得,一旦进去,便会身中剧毒,若无雾谷的主人给你解药,离开雾谷不出一刻钟,便会立刻身亡。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多人能进去,却出不来,或者,有人根本就不愿出来。”

    “雾谷的主人,据说性格怪异,阴晴不定,他看得顺眼的人,会留下来,让其成为雾谷的一部分,不喜欢的人就算再厉害,最后也会被无情的杀死。许是因为雾谷承载了太多的冤魂,所以那里总是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雾谷里面的人,一般不会离开雾谷,他们在里面有土地,自力更生,自给自足,过着很简单的生活。但有一个名为煞的部门,下面的全都是顶级杀手,专门负责各种暗杀,换取巨额的金钱利益。据我所知,煞字部下面的杀手分布在各国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有特殊的方法传递信息,执行各种看似不可能的任务。”

    慕容莲说到这里,深呼吸,似乎觉得自己扯得有些远了,又道,“雾谷的的入口一般人很难找到,隐藏的很隐秘,似乎只有在特殊的条件下才会开启。一旦进去,一路上,都是危机四伏,除非武功高深,又懂五行八卦阵的人,否则进去了也是死路一条。要是在路上死了也就罢了,若是进去里面,被里面的人发现,抓到了,便会成为他们巫蛊的试验品,生不如死。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你若是还要去送死,我也阻止不了。”

    听着慕容莲的介绍,上官轻儿倒真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那地方,真的这么可怕吗?她几乎能想象,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的阴冷和恐怖,但她却不能退缩。

    上官轻儿点头,道,“谢谢你,九哥哥,就算你这么说了,我还是要去,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慕容莲以为她听了这些话就会放弃,没想到她居然还要去,当即惊恐的道,“你疯了?那地方会要了你的小命。到时候别说是救人,你自己都活不了。”

    “可就算那样,我也不能放弃。”她握紧自己的双手,眼底满是坚决。

    她要让夏瑾寒好起来,一定要!

    慕容莲衣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失望的看着上官轻儿,“丫头,你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吗?”

    “我的命,本来就是他救的,九哥哥,别再劝我了。”她深呼吸,对慕容莲一笑,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也让我心里有些底。但是,麻烦你别将我要去雾谷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你害怕他知道?”慕容莲忍住捏死这个死丫头的冲动,咬着牙问。

    上官轻儿轻笑,“他要是知道了,我就去不了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任何人无关。”

    慕容莲还想说什么,外面去传来了流花的声音,“小郡主,到了。”

    上官轻儿点头,对慕容莲道,“九哥哥可要去太子府上喝杯茶?今儿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慕容莲一把拉着她的手,眼底带着一抹冰冷,妖娆而又邪魅的道,“你一定要去雾谷?”

    “是。”上官轻儿没有推开他,只是坚决的跟他对视,没有丝毫犹豫。

    “若是我说,我能帮你呢?”慕容莲的声音明明咬牙切齿的,脸上的笑却越发的妖娆,就像是那奈何桥边的彼岸花一般,艳红,妖娆,致命。

    上官轻儿眼前一亮,有些疑惑的问,“你能帮我?”

    慕容莲逼近她,将她按在马车的墙壁上,修长的手抬起她的下巴,漂亮的狐狸眼睛里带这几份嘲讽,“你不是为了他,连死都不怕了么?只要你答应我,在我帮你拿到翠玉雪花,救活了那个人之后,你就离开他,跟我走,并永远不再见他。只要你点头,半年之内,我自有办法帮你拿到最新鲜的翠玉雪花。”

    “你是雾谷的人?”上官轻儿不敢相信的看着慕容莲,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慕容莲轻笑,手指在她的白嫩的脸上流连着,道,“我不是雾谷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

    这一刻,上官轻儿是心动的,若是慕容莲真的能帮夏瑾寒拿到翠玉雪花,大不了,在慕容莲拿到了之后,她再杀了他,然后永远留在夏瑾寒的身边。

    但此刻,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认真而又略带疯狂的眼睛,她却知道,她的想法,他肯定早就看穿了,要是他真的有办法拿到翠玉雪花,那凭自己的本事,又如何能轻易杀了他?

    何止是自己,怕是这世上,能杀他的就没几个人了吧。

    而且,她又怎么忍心杀了他?

    自嘲的笑了笑,上官轻儿推开他的手,下了马车,无视他愤怒的脸,道,“谢谢你的好意,九哥哥,我不会跟他分开,也不需要你去冒险,我会用我自己的能力,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说罢,上官轻儿没有任何留恋,大步走进了太子府。

    被留在马车上的慕容莲,看着上官轻儿那决绝的背影,气得额头青筋暴起,双眼似乎能喷出火来。他死死咬着牙,对上官轻儿吼道,“死丫头,你会后悔的!不肯听我的话,就等着死吧。”

    该死的,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为何不信他?

    难道,夏瑾寒那个冷冰冰的老男人,就比自己好这么多?

    这天底下,不知道多少人眼巴巴的想着要成为自己身边的女人,那些女人,挤破了头,也想要靠近自己。偏偏这个该死的丫头,每次都要这么狠心的拒绝他。

    搞得他,好像是没人要的一般,巴巴的跟着她不肯放手。

    可恶,当真是气死他了。那翠玉雪花,自己就是能拿到,怕也是要伤痕累累。为了她,他几乎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她倒好,就这么给拒绝了……

    “九王爷,太子府已经到了,您若是不下马车,在下就要把马车和您一起,牵进府去了。”青然虽然不知道刚刚上官轻儿跟慕容莲说了什么,但是看着上官轻儿那坚决的背影,和刚刚慕容莲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也知道这妖孽肯定是得罪上官轻儿了。所以,一点都不给慕容莲面子。

    慕容莲本就气头上,如今连上官轻儿的下人也这么不给他面子,他的心情别提有多差了。狠狠的瞪了青然一眼,不满的吼了一句,“谁稀罕去太子府。”随即一拂衣袖,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青然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辜的跟牵着马车,走进了太子府,想起慕容莲刚刚那被气得半死的样子,心里有些暗爽。

    ……

    上官轻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太子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夏瑾寒早已经跟韩熙然商量完事情,正在书房里忙碌着。

    上官轻儿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扫去脸上那郁闷的表情,去厨房拿了一碟点心,笑嘻嘻的来到书房。

    对青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上官轻儿推开书房的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夏瑾寒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一开始并未看到上官轻儿进来,依然低着头在忙碌着。直到眼前一暗,双眼被一双温暖的小手从身后捂住了,他才回过神来。

    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感觉到她身上熟悉的气息,身子僵了僵,就缓和下来,抬起手拉着她软软的小手,道,“玩够了,舍得回来了?”

    上官轻儿嘻嘻一笑,来到他面前,顺势坐在他怀里,嘟起小嘴,道,“哪有玩啊,人家可是出去办事呢。”

    夏瑾寒温柔的笑着,揽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捏着她婴儿肥的小脸,低头看她,“哦?你倒是说说,办什么事去了?”

    上官轻儿在他怀里蹭了蹭,稚嫩的回答,“去普崖山看师父和瑶儿了啊。”

    “这也算办事?”夏瑾寒挑眉。

    上官轻儿吐了吐舌头,从小碟子里拿起点心,送到夏瑾寒嘴里,道,“难道不算吗?”

    夏瑾寒吃着她递上的点心,笑道,“就没去做别的?”

    上官轻儿撇撇嘴,心想,果然是什么事都瞒不过这男人啊,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了解,只要是关于她的,哪怕他不在她身边,他也能了解的一清二楚。

    上官轻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懒懒的道,“你都知道了不是,还问我。”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夏瑾寒笑着,低头,张嘴,一口吃掉了她要送到她自己嘴里的点心,然后美美的吃了起来。

    看到她不满的瞪着自己,那哀怨的样子夏瑾寒这一天的忙碌和疲惫,也一扫而空,仿佛只要有她在,这个世界就是最美好的,不管有多少压力和烦恼,他都能撑得住。

    上官轻儿再次拿了点心,丢进嘴里,一边吃一边道,“嗯,我在普崖山上,见到了二师兄前些日子收留的女子,你猜那人是谁?”

    上官轻儿说着清澈的眸子里闪着一抹兴奋,激动的看着夏瑾寒。

    夏瑾寒蹙眉,道,“是谁?”

    分明就知道了,还不肯说,没意思。上官轻儿闷闷的撇撇嘴,道,“那人就是容紫菱身边的侍女红儿,她跟我说了很多事情……”

    上官轻儿将今天自己了解到的事情都告诉了夏瑾寒,看着夏瑾寒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她有些说不下去,道,“寒哥哥,你怎么了?”

    他的脸色,真的好吓人。

    夏瑾寒抱紧她,面色冰冷,道,“想要伤害你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她从未招惹过谁,那些人却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上官轻儿这才明白,他的脸色会这么难看,是因为担心自己,是因为听到自己说那两个女人在陷害她的事情,所以生气了。

    上官轻儿靠在他怀里,点头,“嗯,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夏瑾寒看着她可爱的小脸,脸上的冰冷慢慢散去,低头吻着她的额头,道,“我不会再让她们伤害你。”

    上官轻儿点头,咧嘴一笑,幸福的跟夏瑾寒对视着。

    而后想起了容紫菱身份的事情,又道,“那容紫菱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她很可能是夏瑾煜的人。”

    夏瑾寒冷笑,道,“我知道。”

    关于容紫菱的身份,虽然很不容易查到,但这世上还没有什么是夏瑾寒办不到的,要了解一个女人的身世,夏瑾寒还是有办法的。

    “你知道了?”上官轻儿惊讶的看着他。

    夏瑾寒点了点她的鼻子,笑道,“这种事,当然要知道。”那女人,可是夏瑾煜想要安插进来监视自己的,他怎么能不知道?

    “饿了吧?去吃饭。”夏瑾寒不想看到她为自己的事情烦恼,转移了话题。

    上官轻儿点头,笑道,“好,嘻嘻,抱我过去。”

    “这点路都不肯走了?懒虫。”夏瑾寒笑骂着,却没有松开她,而是温柔的将她横抱起,交代门口的青云,却让人传膳,便抱着上官轻儿,来到了大殿。

    ……

    当天夜里,京城最大的青楼——春意楼里。

    各类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穿着红红绿绿的衣服,笑的比花儿还娇艳的站在门口,或是楼台上,招揽客人。

    而此刻,春意楼最为奢华的厢房里,春意楼的头牌——一向只卖艺不卖身的白兰姑娘,正穿着一身素白的衣衫,纤纤素手拨动着琴弦,一遍一遍的反复弹奏着动人的旋律。

    这春意楼的白兰姑娘一天只接一位客人,只为一个客人弹奏,据说她手下弹奏出来的乐曲,十分悦耳,能美到人的心里去,叫人身心放松。

    隔着一层珠帘,里间懒懒的半躺在软榻上的男子,却一脸的怒气,那动人的旋律,在他听来,仿佛就是噪音一般,不但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气,反而叫他越发的心烦。

    他的身侧,站着一个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此刻低着头,眉头微蹙,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那半倚着软榻的男子,手里端着一个大大的酒坛子,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喝着,似乎喝下这些酒,就能消去他的忧愁一般。

    “砰”的一声,喝完了坛子里的酒,男子一把将坛子砸在地上,在他那一身艳红的长袍映衬着,脸色泛红,狭长的双眼,带着一抹妖娆而又危险的气息。

    该死,那个该死的丫头,居然敢拒绝他,跟他唱反调,还想着去送死,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也是第一次被人气成这样。

    “铮铮铮——”外面的音乐还在弹奏,那听曲子的人却完全没有心思听,或者说,此刻对他来说,那动人的曲子,不是能让他静下心来的镇定剂,而是叫他越发烦乱的噪音。

    “别弹了!”他张嘴,冷冷的制止了链子外边的声音。

    名叫白兰的女子,眼底闪过一抹失落,停下弹奏的双手,一双漂亮的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帘子里面的男人,道,“公子可是有烦心事?”

    红衣男子冷笑,挑眉,道,“怎么,你想知道?”

    白兰的脸色微微泛红,即便里面的人看不到她的表情,她却还是不自在的低着头,道,“若公子愿意诉说,奴家自当洗耳恭听。”

    男子好看的脸颊上,带着妖娆至极的笑容,漂亮的红唇勾起,道,“进来。”

    白兰也不过是十五岁的女子,虽然在春意楼卖艺有好些年,却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从不会去勾引客人,也不曾被客人欺负过。这主要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她身边有高手在保护着,更是因为她本身功夫也不弱。

    若是往常,白兰必定是会拒绝的,但里面的人是他,她却起身,慢慢的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香味,白兰眉头微蹙,踏着缓慢的步子,一步步的走到那红衣男子的身边,至始至终,她都低着头,不敢看那人一眼。

    男子一双狭长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伸手一拉,那女子就惊呼一声,失重的被他拉倒在了那张温暖的软榻上。

    他一身红衣,翻身,压住她,红色的衣衫,点缀着她纯洁的白衣,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兰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一双漂亮的眼睛,有些不安的看着眼前那个妖孽般的男人,脸颊一片通红。

    男子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双眼在她身上流连着,问,“本公子长得如何?”

    白兰不知道他为何会问这个问题,双眼痴痴的看着他,紧张的回答,“公子自当是冠绝天下,风华无双的。”

    何止是冠绝天下,风华无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妖孽,比女人还漂亮,比女人还妖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见着了,怕是都要被他秒杀。

    “是吗?”男子冷笑,手在她的脸上留恋着,指尖扫过她的红唇,感受白兰微微颤抖的身子,道,“若是本公子今晚要了你,你可会抗拒?”

    白兰心里一阵紧张,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更多的是欣喜。她很久很久之前,就渴望着能让他看到自己,只是他当时从未正眼看过自己,如今,他到底是真心,还是……

    “公子说笑了,奴家本就是你的人。”是的,她本就是他的——下属。

    “呵呵……”男子轻笑,手在她胸前徘徊,道,“这么说,你愿意了?”

    白兰两家通红,微微垂眸,不敢出声,心跳快的惊人。

    红衣男子微微低头,一点一滴的逼近她。

    白兰紧张的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气息一点一滴的靠近,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但,就在那人马上就要亲吻到自己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白兰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迷茫的睁开眼睛,却只在男人的眼里看到了愤怒和怨气。

    “啪——!”

    “啊——!”

    男子大手一挥,白兰惊呼一声,身子已经被男子用力的丢到了地上。

    男子冷眼看着她狼狈的样子,道,“白兰,本公子没告诉过你,只卖艺不卖身,不管是谁都不能妥协吗?”

    白兰心底一惊,咬着嘴唇低着头道,“是奴家逾越了,公子恕罪。”

    “恕罪?”男人妖娆的双眸,冷冷的看着她,“十五岁了是么?想着嫁人了?”

    “公子,奴家,奴家没有。”白兰慌忙摇头反驳。

    男子却是不再看她一眼,对身边的黑衣男子道,“黑龙,把她带下去,既然已经动情,留在春意楼已经没有意义了。明日让白衣过来。”

    叫黑龙的男子点头,面无表情的来到了白兰身边,丝毫不伶香惜玉的抓着她的肩膀,就要将她带走。

    白兰如何能甘心?焦急的叫道,“公子,为何要让奴家离开?奴家保证,今后绝不会再犯错了。”

    “为何?”男子扭头,目光阴冷的看着她,“因为你,不配。”

    “公子……”白兰还想说些什么,却只得到了男子一声怒喝,“带走。”

    终于,整个房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红衣男子依然,倚在窗台,目光幽幽的看向了某处灯火阑珊的地方,心有些落空。

    “难道除了那丫头,就再没有人能让我心动了么?”开玩笑,他堂堂飞雪国九王爷,也是飞雪国皇帝面前最得宠的王爷,如今却被一个小丫头给蛊惑了心?这话要是传出去,还不笑掉人的大牙?

    可是,不管他身边有再多女人,他都没有要碰的欲望,就算是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一点兴趣。

    虽然他年纪尚小,并不急着要女人,但是,莫名其妙的就被上官轻儿那个死丫头牵动了情绪,让他觉得很不爽。

    他不喜欢自己的情绪受到别人的影响,尤其还是那该死的丫头。

    本来,今晚来到春意楼是想要好好放松一下消遣一下的。没想到听着白兰的曲子,他的心情却越发的差了。

    白兰对他的心思,他早就知道,当初将她安插在夏国的青楼之中,也是利用了她对自己的爱慕和忠心。

    但如今,他却亲手毁掉自己培养了多年的棋子。原因无他,只是心情不好了,不喜欢看到那些女人巴巴的讨好自己的样子罢了。每每那些女人前仆后继的拥护自己,把自己当成神一般的膜拜,就会让他有一种很强烈的优越感和自信。

    然而这样的自信心却总是在上官轻儿面前被打击的一点不剩。这强烈的对比,会让他觉得,除了上官轻儿,其他人对他的仰慕和敬仰,都是假的,都是阿谀奉承。不是为了他的钱,就是为了他的权,要么就是被他的美色吸引,没有一个是真心的。

    慕容莲越想越烦躁,终于忍不住翻身跳出了窗口,腰间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一直飞向了太子府。

    时候尚早,上官轻儿习惯性的晚上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衫,坐在凉亭里弹琴。

    夏瑾寒这些天似乎有很多事情要忙,她希望自己的琴声,能让他放松心情,驱走烦恼。

    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一曲,驱散的可不仅仅是夏瑾寒的烦恼,还有在不远处的围墙上偷窥的慕容莲的烦恼。

    果然,只有那丫头能让他有好心情,也只有她能让他生气。

    懒懒的坐在围墙上,听着她清脆的琴声,慕容莲的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

    然而,就在他慢慢放松了心情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道冰冷的声音,“飞雪国九王爷好雅兴,深夜在本宫的围墙上偷看,知道的人能谅解阁下的喜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本宫接待不周呢。”

    这话,分明就是在说慕容莲有偷窥的不良嗜好。

    听到这声音,慕容莲脸色一变,惊讶的抬眸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屋顶上,一身白衣飞扬的高大男子。

    清冷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金光,他就如话中走出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般,高贵,优雅,冷漠。

    仙人?呵!扯淡!

    慕容莲冷笑,这腹黑的男人,可比任何人都要邪恶可怕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