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智胜,瑾哥哥,轻儿还要(精)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为首的黑衣人冷笑,对上官轻儿道,“不错,你要是跟我们走,我们就给你吃好吃的。”

    “真的吗?黑哥哥……轻儿要吃甜甜的糖葫芦和肉包子……”上官轻儿眉开眼笑,一脸期待的说出了自己的所想。

    但,这只是表面。她心里的真实想法是:好吃的?不给我吃毒药就不错了,要不是夏瑾煜这个二愣子太弱了,她用得着用这样的办法来脱身么?

    说来说去,还是夏瑾煜不够强,上官轻儿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心里却是想到了慕瑶,也许,她也该跟慕瑶一样,学点儿腿脚功夫来的好。不然遇到这样的情况,身边有个二愣子,完全不能保护自己的时候,自己不是很惨?

    一边想着,上官轻儿还一边认真的点头,表示自己的想法没错。

    夏瑾煜的脸色依然很难看,但他要是知道上官轻儿心里已经将自己说成了二愣子的话,可能会恨不得一头栽倒来的痛快。

    黑哥哥……

    为首的黑衣人嘴角抽了抽,对上官轻儿这样的称呼实在是不敢苟同。但,为了能尽快的,顺利的将上官轻儿带走,他只好点头,“当然是真的。”说罢,他挥手,指着身边的一个黑衣人道,“你,去给她买糖葫芦和肉包子。”

    身边的黑衣人听到老大下这样的命令,不由的傻了,拜托,他们现在是在执行刺杀任务好不好?去给要刺杀的对象买吃的?这,这算什么?

    但是,老大的命令,肯定是有道理的,于是,那黑衣人点头,离开了。

    这个时候,上官轻儿拍着手掌,开心的笑道,“黑哥哥,你真好,嘻嘻,比三哥哥还要疼轻儿。”

    为首的黑衣人乃是赵国杀手组织——冥衣楼的楼主战天的得力下属——雷利,因为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能结合现实情况,巧妙应付突发情况,花最少的时间,用最少的损失,最好的完成任务而出名。

    这次是任务是前来带走那年仅三岁的女孩,所以,战天为了避免让上官轻儿发生什么意外,就派了雷利来,就是希望这个聪明的下属,能用最好的方式将上官轻儿抓回去。

    但,要是战天知道上官轻儿有这么一张巧嘴,能巧妙的利用雷的话,就是打死他也不会派雷利过来的。

    雷利冷冷的看着上官轻儿,道,“现在可以跟我们走了?”

    上官轻儿点点头,双手抱紧了夏瑾煜的脖子,道,“黑哥哥,轻儿想嘘嘘,能不能等会儿?”

    嘘嘘……

    雷利嘴角猛抽,这个小丫头的要求,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而他,怎么能答应这样的要求呢?

    正要拒绝,又听上官轻儿道,“黑哥哥,轻儿很快的,拜托你了,要是憋久了,轻儿会死的,你忍心让人家憋死了么?”说完,还一脸委屈的低着头小声道,“要是轻儿憋不住,三哥哥会杀了我的。”

    夏瑾煜闻言,脸色大变,那眼神,似乎恨不得一把将她给掐死。

    而雷利也有些头疼,这丫头,怎么这么多要求啊?他们明明是来抓她的,怎么现在反过来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但,要是不答应……

    想到上官轻儿失禁,尿得夏瑾煜满身都是,而自己还得带着这两个浑身尿骚味的人走,还真是……受不了!

    于是,为了不让自己的鼻子受罪,雷利只好对身侧的另一个黑衣人,指着一边的一处废墟,道,“你,跟着她去,速去速回。”

    被点到的黑一人嘴角不断的抽搐,一时间也不知道他们首领在想什么。怎么对一个孩子这么上心了?

    但,首领发话了,他也只好跟着去了。反正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还能让她给跑了不成?

    上官轻儿上夏瑾煜的怀里下来,离开前,水汪汪大眼睛对着夏瑾煜狡黠的一笑。

    夏瑾煜蹙眉,不明所以的看着上官轻儿,却见上官轻儿已经踏着不稳健的步子,一步步的走开了。

    等夏瑾煜好一会儿,明白了上官轻儿那笑容里的意思的时候,已经迟了。

    他咬牙,而后懒懒的对身边的雷利道,“这位——黑大哥,你不去看看你兄弟怎么样了么?”

    雷利蹙眉,想了想,上官轻儿跟他手下的人去小解也去了好一会儿了,怎么还不见回来?莫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可,一个小丫头能折腾出什么来?

    他们一共是来了六个人,上官轻儿虽然是个小丫头,但她身边有夏瑾寒的人,他们不能大意,所以出任务的人不算少。如今,其中一个已经被他叫去买包子了,另一个又跟上官轻儿去附近小解了,剩下的包括雷利自己,也只有四个人。

    若是这个时候再让人去找上官轻儿他们,那就只剩下三个人看守这个男人了。雷利觉得这样很危险,所以,有些犹豫不决。

    犹豫不决一向是杀手的致命缺点,而雷利却时常都会为了让人物完成的更完美而犹豫,这也是他最大的缺点。

    看到雷利犹豫,夏瑾煜冷笑。他还真没想到,那个上官轻儿居然这么不简单。先是将这黑衣人分散,然后再趁机逃走,是么?而自己,很显然是成为她逃走的工具了。

    只是,夏瑾煜依然觉得,上官轻儿就算再聪明,也很难逃走,因为,她手无缚鸡之力,完全不是那黑衣人的对手。他跟这几个黑衣人打都很吃力,上官轻儿这么小,又这么弱,想逃走,怕是不可能。所以,夏瑾煜一直乖乖的留在这里,目的也是为了等上官轻儿挫败的回来罢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上官轻儿去小解已经去了一刻钟了,按理说早该回来了,但却不见人影,雷利终于不再犹豫了,指着另一个黑衣人道,“你,去找找他们,有什么情况,立刻发信号。”

    “是!”那黑衣人立刻点头,朝着上官轻儿等人刚刚离开的方向走去。

    夏瑾煜挑眉,懒懒的道,“怎么,你就不怕去一个少一个?”

    雷利冷冷的看着夏瑾煜,咬牙,“哼,她逃不掉,你也一样别想动歪脑筋。”

    夏瑾煜冷笑,“是么?你以为我真是什么很疼她的三哥哥?请问,黑大哥,你疼她么?”

    夏瑾煜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是雷利还想着,只要留着他夏瑾煜,就算上官轻儿能逃也绝对不会走的,因为她很在乎夏瑾煜,不会让夏瑾煜为她受伤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闻言,雷利脸色大变,他,他居然被一个三岁小孩给耍了?

    咬牙,怒气外泄,“该死!”

    但他话音刚落,夏瑾煜就挥舞着长剑,对着他招呼而去了。三个黑衣人跟夏瑾煜,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这里就剩下三个黑衣人,他夏瑾煜虽然不是什么武功盖世的高手,但也绝不会怕了这三个人。

    再说上官轻儿,打着去嘘嘘的名号,带着一个黑衣人在附近走了好一会儿,在那黑衣人要受不了的时候,终于停下,笑嘻嘻的道,“这位黑哥哥,麻烦你转过身去,不能偷看哦。”

    都说抬手不打笑脸人,黑衣人固然对这个黄毛丫头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有些厌恶,但还是乖乖的转身,冷冷的丢下一句,“快点。”

    “知道了,轻儿还想去吃黑哥哥包子和糖葫芦呢。”上官轻儿乖乖的回答着,就在那边蹲下,接着就传来了一阵水声。

    上官轻儿故意挑了一处有水源的地方附近,蹲在那里,用一个小竹筒装了水,呈四十五度角放在一边的石头上,让里面的水流出来,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有人在嘘嘘一般。

    然后,趁着那黑衣人转过身去,上官轻儿将鞋子脱掉,拿在手里提着,就飞快的往另一边的一处的大宅子里面跑。

    她初来乍到,对这京城周围的建筑也不了解,只是觉得那边有一扇大门,走进去也许就能躲掉刚刚那些黑衣人的追捕,就跑进去了。

    上官轻儿刚躲进去,发现这居然是一处废弃的宅子,宅子很大,却到处都杂草丛生,有不少地方残破了,看起来就像是废墟一般。该是很久没有人住的废弃宅子吧?

    只是,这里分明是皇宫附近,为什么这里会有废弃的大宅子?她没看错的话,这周围很多都是很奢华的屋子,这一间很显然跟外边那些格格不入。

    上官轻儿穿好鞋子,在周围一边走一边观察,心里有些毛毛的。前世鬼片看多了,身处这样的地方,她总觉得会闹鬼。

    一阵凉风吹来,阴阴凉凉的感觉,让上官轻儿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明明烈日当空的,她却不寒而栗,小小的身子不由的缩成一团。

    这地方,真他妈的吓人,简直不是人待的,一定是风水不好吧?不然这么大一座宅子,怎么就废弃了?

    上官轻儿瑟瑟发抖,有一种掉头离开的念头。

    想起前世的时候,她拍过不少片子,可以说的除了av和鬼片,几乎都拍过。鬼片也看过不少,但她就是胆小,曾经有导演花重金请她去拍一出鬼片,她愣是给拒绝了,打死都不肯去。

    当然,她可没这么蠢,跟那导演说是自己胆小,她的理由是她不适合拍那些装神弄鬼的东西,吓坏小孩,严重影响青少年健康成长,所以,她不会排斥别人拍摄这样的东西,但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参与的。

    如此大义凛然的一段话,怎么听都是觉得敷衍,但是当时居然还上了报纸头条,被大大的称赞了一番。当时她还觉得那些人傻,这种话都信。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往事不堪回首啊,如今她何止是背井离乡?根本就是穿越时空了,还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彻底的手无缚鸡之力,可谓是惨不忍睹。

    不过,她虽然胆小怕鬼,但在出去的话,就要被那些人抓住,那个瑶贵妃这么狠心,自己已经成为她的威胁,要是被抓去了,肯定不会有号下场。想了想,她还是觉得人比鬼可怕些,所以就果断的大门后躲了起来。就算真有鬼,也坚决不出去。

    果然,没一会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脚步,那声音正是雷利的,“一个丫头片子都看不住,你们这些人是吃什么长大的?给我找,找不到人,你们也别回来了。”

    那雷利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痛苦,听起来似乎是受伤了。

    黑衣人们显然也很惭愧,就这么被一个三岁小孩耍了,叫他们的脸往哪儿搁啊?于是,听到首领的责骂,立刻就打起精神,开始到处搜查起来。

    上官轻儿屏住呼吸,安静的躲在大门后的草堆里,看着一个个黑衣人跑进来,在周围紧张的搜查着,那气势,实在叫人畏惧。

    上官轻儿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被那些人给发现。

    第一次的时候,那些人对自己没有戒备,要糊弄一下很容易,但是第二次就没这么简单了,这一次要是落到那些人的手里,她肯定会死的很惨。

    她还想着回去找夏瑾寒呢,才不要被这些人给弄死了。所以,她必须很小心,千万不能被那些人给抓到了。

    大概过去了一刻钟,进去里面找的人什么都没找到,就又出来了,在上官轻儿周围找了起来。

    走到上官轻儿身边的时候,那人似乎犹豫了一下,接着,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得,就对着上官轻儿的方向走来。

    上官轻儿捂着怀里那柄一直随身带着的匕首,呼吸有些急促,心里很紧张。

    怎么办,要是被那人发现了,她,她真的要一刀刺下去吗?要是刺不死怎么办?

    上官轻儿咬着牙,看着那人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发现她了,她不再犹豫,举着匕首,就用力的刺了出去。

    但,她还没来得及刺到那人,就见那黑衣人突然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了下去。

    上官轻儿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恍然明白自己身后有人,身体颤抖了一下。飞快的转身,手中的匕首用力刺出,却还是落了空。

    夏瑾煜闪开她莽撞的攻击,生气的一把将她抱起来,咬牙道,“死丫头,老子救了你,你倒好,恩将仇报。”

    额,居然是夏瑾煜……

    看到夏瑾煜那张阴鸷的脸,她松了一口气,靠在他身边大哭,“三哥哥,呜呜,你终于来找轻儿了。”

    这一刻,上官轻儿突然好想念夏瑾寒,好想像这样抱着夏瑾寒,大声的哭出来,告诉他自己很想他。

    可是,夏瑾寒在哪里呢?他知不知道她离开了,是生气了,不管她了,还是在到处找她呢?

    瑾哥哥,轻儿好想你,呜呜……

    上官轻儿想着,泪水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原本还想生气,骂她一顿的夏瑾煜,感觉到她湿湿的泪水,也骂不出来了。

    今天发生的这些事,对一个三岁的小孩来说,已经是莫大的灾难了,要是换了是别人,怕是早就吓傻或者被人抓走了。她还能想办法脱身,还能拿着匕首防身,已经很了不起。

    到底不过是个孩子,无依无靠的她,确实很叫人心疼。

    当然,夏瑾煜并不觉得心疼,只是有些同情,同时也有些佩服她罢了。说实在的,他还是第一次佩服一个小孩子。

    抱着上官轻儿,轻易的跳出了这废弃的墙壁,一出来,他的贴身护卫已经跪在了地上,低着头,恭敬的请罪,“属下失职,请殿下恕罪。”

    因为夏瑾煜是从皇宫出来的,身边并没有带人,一出来又遇到了上官轻儿,没有通知他的护卫,就离开了,所以,他的护卫现在才找到他。

    夏瑾煜冷冷的看着那几个人,阴冷的脸上是阴狠的笑容,“人呢?”

    他问的人,当然是指那些黑衣人。

    那护卫一挥手,立刻就有另外一个护卫跳了出来,那护卫的手里还抓了一个人,不是黑衣人的首领雷利又是谁?

    “跪下”那护卫一踢雷利的膝盖,冷冷的命令。

    雷利却咬牙,努力的撑住,死都不肯跪下,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就算骨头再硬,也硬不过夏瑾煜护卫的刀子。

    再次被踹了一脚,雷利才不甘心的跪下,撇开头,不甘心的瞪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看着那个去掉了蒙面布,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出头的男人,摇摇头道,“年纪轻轻就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也不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教育你的。”

    被一个孩子这般教训,本来就一肚子气的雷利,顿时怒不可遏,扬起头对上上官轻儿吼道,“好过你这种小小年纪就耍赖的狡猾丫头。”

    上官轻儿白了他一眼,很无耻的笑道,“我不耍赖不狡猾,难道要乖乖让你杀了不成?白痴!”

    白痴?雷利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骂白痴,一时间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扑哧……”夏瑾煜笑道,“伶牙俐齿,你就不怕本皇子就把你交给他处置?方才你可是连本皇子也一起给出卖了。”

    上官轻儿一脸无辜的看着夏瑾煜,“三哥哥,轻儿那可是在为你制造机会,不然我们谁都走不了不是么?”

    夏瑾煜居然被上官轻儿这一句话给堵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而雷利却是冷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别在那边给老子废话。”

    夏瑾煜勾起嘴角,阴鸷的双眼里,露出了一抹邪恶的笑,“本皇子要杀你的话,你早就死了,只要你老实回答本皇子几个问题,就放了你。”

    “呸,老子什么都不会说的。”雷利不屑的啐了一口。

    上官轻儿抓了抓脑袋,看着雷利那身黑色夜行衣下面的衣服的领口,突然觉得有些熟悉,貌似,在什么地方看过。

    她扭头,发现夏瑾煜身上的衣服不是那样的领口,顿时明了了。

    她恍然大悟的指着雷利道,“黑哥哥,你不是夏国人!”

    雷利闻言,脸色一边,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上官轻儿,他不是夏国人,这个丫头怎么会知道?

    雷利虽然是奉命来抓上官轻儿的,但却不知道上官轻儿的身份,所以,这一刻才会迷茫。要是知道这个丫头片子是他们赵国的“七皇子”的话,肯定会被吓到吧?

    不过,就算是“皇子”,她现在也是个落难皇子,还是“不带把的”假皇子。所以,她那个过去式的身份是对任何人都不会有威慑力的。

    看到雷利惊愕的样子,夏瑾煜冷冷的看了上官轻儿一眼,总觉得这个丫头似乎太过聪明了,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岁小孩。

    但,现在重点不在这里。

    夏瑾煜阴冷的笑着,俊美的脸上满是阴沉,“告诉本皇子,你的目的……”

    雷利不屑的回答,“目的?你怀里的孩子。”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好不能说的。

    上官轻儿突然明白了这个人的目的,这人显然是赵国人,而,赵国人想要自己的命的,也就只有她那位母亲了吧?

    呵,真是好母亲啊,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只是,想要杀我,可没这么容易,既然我活过来了,就绝对不会轻易的被弄死,绝对。

    上官轻儿弯起嘴角,对夏瑾煜道,“三哥哥,轻儿饿了。”

    夏瑾煜眯起眼睛,看着上官轻儿,凉凉的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能不能先去吃东西先啊?”她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纯真无邪的看着夏瑾煜。

    不能继续让夏瑾煜问下去了,虽然不知道这个黑衣人是否知道她的身份,但,要是被这么问下去的话,就肯定会跟赵国扯上关系,到时候,她的身份就很容易被拆穿了。一旦她的身份被拆穿,对夏瑾寒绝对是不利的。尤其,这个夏瑾煜本就跟夏瑾寒不对盘……

    上官轻儿突然有些后悔刚刚拆穿了黑衣人非本国人的身份了,要是夏瑾煜继续追究下去,对自己肯定是没有好处的。

    夏瑾煜似乎也有些饿了,这都大中午的了,早就到吃饭时间了,因为上官轻儿,他居然忘记了回去。

    看了一眼那个黑衣人,夏瑾煜对他的护卫道,“带下去,晚些本皇子会亲自去审问。”

    “是。”那护卫点头,押着雷利,转身就消失在了这安静的巷子口。

    夏瑾煜扭头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再看看怀里一脸无辜表情的上官轻儿,冷哼一声,抱着她离开了巷子,直蹦附近的菜馆。

    ……

    东宫,中午时分,夏瑾寒办完事从宫外回来,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有些不安。

    来到自己房门口时候,看到流花和梨花正在门口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什么,心里有些难受,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不过,想起那个可爱的丫头,他发现,一个上午不见,他居然很想念她。为了快些回来陪她,他甚至将原本到下午才能完成的工作,提前完成了。

    大步流星走向房间,看着梨花和流花惊慌的跟他行礼,他也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问,“轻儿呢?”

    看着夏瑾寒那冷漠的表情,梨花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也有些不安起来。

    而流花这个人比较活泼,也比较粗心,依然笑嘻嘻的回答,“回殿下,郡主说她乏了,在休息呢。”

    夏瑾寒推门而入,绕过屏风,快步的来到窗前,在看到那空荡荡的大床的时候,心也狠狠的抽了起来。

    她不在房间?梨花和流花却不知道?那,她是去哪儿了?

    在房间里找了一遍,完全没有找到上官轻儿的身影,夏瑾寒心头一紧,呼吸有些急促的转身,对门外道,“梨花,流花。”

    听到夏瑾寒如此冰冷而又紧张的声音,梨花心知出事了,慌忙跟流花一起进了门,跪在地上道,“殿下……”

    “本宫让你们好好照顾轻儿,她人呢?”夏瑾寒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话音一落,梨花和流花都觉得浑身冰冷,如置冰窖。她们简直不敢抬起头来看夏瑾寒的眼神。

    “殿下,奴婢,奴婢……”梨花和流花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时候的事。”夏瑾寒继续问。

    梨花冷静下来,低着头回答,“一个时辰前,轻儿小姐说累了……”

    话没说完,夏瑾寒就咬牙,愤怒的厚道,“一个时辰前?你们连个孩子都看不住?本宫要你们何用?”

    愤怒的声音,丝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想法,以及他对上官轻儿的在乎程度。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太子殿下,这一次却像是一颗炸弹一般,叫他身边的人,无不感觉到不安和惊恐。

    夏瑾寒不仅很生气,更多是还是担心。他实在不敢想象,上官轻儿要是出了意外,他该怎么办?

    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担忧,让夏瑾寒差点失去理智。

    “来人!”夏瑾寒大手一会,冰冷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紧张。

    “奴才在。”不远处的侍卫听到夏瑾寒愤怒的声音,无不被吓到了,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带上东宫所有护卫,就是翻遍整个皇宫,也要把娉婷郡主找出来!”夏瑾寒冷冷的命令。

    “是!”侍卫们整齐的回答,然后急急忙忙的起身,分头寻找了起来。

    “青云,通知宫外的暗卫,暗中搜查轻儿的下落,立刻。”夏瑾寒对着身边的青云,继续下达命令。

    青云一直跟在夏瑾寒身边,所以立刻就站了出来,到了一句,“属下遵命。”随后,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梨花,闪身消失在了东宫。

    命令下达了下去,夏瑾寒的心却依然不能安定下来。他抬脚,就要离开,亲自去找她。上次太后对她很感兴趣,也许,她是去了太后那里,或者,去了皇后那也不一定。再不然,就是去了夏静曦那里……

    当然,这是他心中最希望听到的答案,却也是他最没有底的答案。

    要是她要去这些人那里,她完全可以带着梨花一起去的,为什么偏偏要偷偷离开?

    想起上次她偷偷出去,就遇到了夏瑾元,还差点出事。夏瑾寒的心就七上八下的,怎么都安定不下来。

    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的他,有了一种说不出感觉的恐惧,总觉得,上官轻儿是出事了。

    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梨花突然出声了,“殿下,请允许奴婢一起前去寻找,奴婢保护郡主不利,回来再去领罚。”

    夏瑾寒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去宫门口问问。”说罢,就大步的离开了。

    在夏瑾寒的压力下,东宫的护卫很快就将整个皇宫都找了一遍,可哪里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他们的小郡主。

    夏瑾寒也亲自去了夏瑾轩和夏静曦那里,都说没有看到过上官轻儿。再听到侍卫们的汇报,夏瑾寒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压制着胸口一般,闷闷的,有点疼。

    轻儿,你在哪里……

    夏瑾寒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那张一向淡漠的脸,此刻布满了愤怒和紧张,那样子,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野兽,叫周围的人看着,都不由的感觉到畏惧。

    要是,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管是谁做的,他夏瑾寒一定都会让他付出沉重的代价。

    “殿下,殿下……”流花大口的喘息着,飞快的跑到夏瑾寒身边,道,“殿下,有线索了,门口的侍卫说,说郡主出宫了。”

    流花不会武功,所以跑了一小会就开始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了。

    夏瑾寒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正要离开,却听流花又道了一句,“门口的侍卫说,郡主是跟三殿下一起,一起离开的。梨花已经出宫去找郡主了……”

    夏瑾煜?!

    夏瑾寒咬牙,一挥衣袖,身子就一阵风似得飞了出去。

    很好,夏瑾煜,上次没有杀掉你,是因为还顾着你我的兄弟之情,并念在你的初犯。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动我在乎的人……

    夏瑾寒眼底寒光闪过,霸气外泄。

    流花只觉得身边吹过一阵凉风,太子殿下就已经消失在她面前了。门口的侍卫也是如此,根本来不及分辨什么,只觉得一道白光闪过,一切就归于平静了。

    侍卫们浑身一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紧张的问,“刚刚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另一个回答,“没,没有吧?大白天的,别吓人。”

    本来他们就因为小郡主的事情在紧张了,这会又说什么东西飞过去了,这不是故意让他们心里难受么。

    京城大街上,上官轻儿坐在酒楼里,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鸡腿,一边狠狠的瞪着对面那个笑容邪恶的男人。

    这个死变态,臭变态,居然带她来外面吃饭,他一定是故意的吧?

    明知道她心里想的念的都是回宫,去找夏瑾寒,这个变态却故意不让她回去。还说什么,“宫里的饭菜天天都有的吃,今儿既然出来了,本皇子就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免得太子哥哥说本皇子虐待你。”

    擦!你带我出来才是虐待我,虐我身又虐我心有木有?

    上官轻儿把鸡腿当成了夏瑾煜,大口的咬着,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声音,动作也十分不雅观。

    夏瑾煜嘴角抽了抽,实在没有办法将眼前这个丫头跟“郡主”两个字联系起来。他真的不明白,夏瑾寒那个有洁癖又极度冷漠的男人,是怎么受得了这个粗鲁的丫头的。还把她宠在手心,跟个宝贝似得。

    虽然她有些小聪明,但始终是个孩子,夏瑾寒对她的好,还真叫人觉得不解。

    “怎么,你对本皇子有意见?这眼神,是不想吃了么?”夏瑾煜动作优雅的吃着点心,一双邪恶的眸子,带着邪恶的光芒,叫人畏惧。

    上官轻儿被他那可怕的目光看的心里毛毛的,干咳两声,道,“三哥哥想太多了,轻儿是太喜欢这鸡腿了,所以才会一直这么盯着它吃的。”

    鸡腿?她这分明是盯着自己好不好?夏瑾煜咬牙,狠狠的瞪着这个死丫头,要不是方才他的暗卫来报,说夏瑾寒已经发现上官轻儿不见了,应该很快就会找过来,他还真想掐死这个死丫头,好看看夏瑾寒会是什么表情。

    正想着要不要趁机试探一下夏瑾寒对她的紧张程度,就感觉厢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从夏瑾寒知道上官轻儿不见了,到出现在这厢房里,不过是半个时辰的时间,这速度,让夏瑾煜惊讶不已。

    要不是看着眼前那人一脸冰冷,浑身杀气的进来,夏瑾煜还以为自己这是看错了。

    “瑾哥哥——!”正在大口吃鸡腿的上官轻儿,一看到门口那一身白衣,浑身怒气的男人,立刻丢下手里的鸡腿,跳下高高的椅子,一阵风似的冲到了夏瑾寒身边。

    他来了,这么快就来找她了?

    上官轻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更怕这会是她的错觉,她一个不留神,他就会溜走,所以,一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她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飞快的扑进了他的怀里。一双手油腻腻的小手,紧紧的抓着他洁白的锦袍,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没有人留意到,夏瑾寒原本紧张不安的双眼,在看到上官轻儿的那一刻,立刻变得轻松了下来。虽然他的表情还是那样冷,他身上还是带着浓浓的怒气,紧握着的拳头却松开了。

    她没事就好了……

    夏瑾寒忍住将她紧紧抱住的冲动,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伤着,才扭头看向夏瑾煜。

    他不怕自己的弱点被夏瑾煜知道,却不愿再让上官轻儿成为敌人的目标,所以,即便再想表现出自己对她的在乎,他还是忍住了。

    夏瑾煜被夏瑾寒这强大的威慑力所震惊,不由的收起了自己的邪笑,起身恭敬的对夏瑾寒行礼,“臣弟参见太子殿下。”

    夏瑾寒一身白色的锦袍,高大的身子站在门口,背着光,仿佛全部的光芒都成为了他的背景,都在衬托他的高贵。他就站在那里,一身霸气外泄,不怒自威。

    即便是夏瑾煜,在这样的夏瑾寒面前,也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更别说是别人了。

    “三弟,给本宫一个交代。”他冷冷的看着夏瑾煜,语气冰冷,让周围的气温都降低了好几度。

    夏瑾煜额头上也冒下了两滴冷汗,干咳两声道,“是这样的,今儿早上臣弟看到小郡主准备出宫,说是要来买什么东西,以为是太子哥哥你允许的,故而随她一起出来了。没想到走了一半就遇上了此刻,臣弟为了保护小郡主,还险些丢了性命。”

    夏瑾煜说着,还故意露出自己被刺伤了的手臂,态度很诚恳,很认真,仿佛他说的都是真的一般。他一向是能屈能伸之人,不然,也不可能一直在夏瑾寒的压力下,作威作福了。

    他的话夏瑾寒自然不信,低头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的上官轻儿,问,“是这样吗?”

    上官轻儿咬着嘴唇,眼眶还挂着泪珠,委屈的点点头,“是的,瑾哥哥,轻儿,轻儿……”她想要解释些什么,可看着夏瑾寒那冰冷无比的表情,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私自逃出来,本就是她的不对,如今,她就是再怎么解释,也不能挽回自己犯下的错了,所以,她低头,收回自己脏兮兮的爪子,愧疚的道,“瑾哥哥,对不起,轻儿错了。”

    她娇滴滴的声音,满带着委屈听起来叫人有些心酸。

    夏瑾寒心中的怒气平息了不少,见她松开了自己,想要逃走的样子,顿时又眯起了眼睛,一把将她抱起来。不省事的丫头,做错事了就只想逃避么?他不会给她逃走的机会的。

    抱住她柔软娇小的身子,夏瑾寒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的放下。这丫头总是这么叫人不放心,他都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

    夏瑾寒冷冷的看了一眼夏瑾煜,薄唇轻启,“三弟说的最好是实话,否则——!”说完,一挥衣袖,抱着上官轻儿大步的下楼离开。

    酒楼里,来来往往的人们都看到了那一袭白衣的俊美男子,纷纷露出了惊叹。

    但,美人如水,瞬间就乘风溜走了。

    夏瑾寒飞上了门口候着的马车,对门口的青云道,“回宫。”

    马车挡住了外人的视线,给他们留下了一片私人的空间,辘辘前行,渐行渐远。

    马车外,夏瑾煜咬着牙,冷眼看着那马车,心里有些捉摸不透,这夏瑾寒到底是在乎上官轻儿还是不在乎呢?方才他分明没有表现出很在意的样子,是真不在乎,还是装出来的?

    而刚闻讯赶来的梨花,看到夏瑾寒冷漠的背影,闭上眼睛深呼吸,一颗心总算是有了着落。幸好,幸好郡主没有发生什么事,不然她一定会自责一辈子的。

    只要轻儿小姐没事了,哪怕是让她接受最严厉的处罚,她也甘愿。

    可即便梨花已经做好了接受处罚的决心,当那处罚真的下来的时候,她还是差点承受不住。

    马车内,夏瑾寒浑身冷漠的气息,端坐在中间,上官轻儿就靠在他的怀里,低着头,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才好。

    她跑出来,不但没有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还差点丢了小命,她心里也是后悔的很,但是,更多的是却是对夏瑾寒的愧疚和歉意。

    他分明是这么疼自己的,她却屡屡给他添麻烦……

    想想自己跟着夏瑾寒这么久了,就没帮过他什么,除了不断的给他天麻烦就是卖萌装傻,而夏瑾寒却从未嫌弃自己,并把自己当成宝贝一般的疼着,她心里能不愧疚么?

    夏瑾寒本是很生气的,这个丫头这么不省心,他恨不得好好的抽她的屁股,让她张迪啊记性。可看到她像只小猫咪似得靠在自己怀里不出声,一脸自责的样子,却是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了。

    “瑾哥哥……”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抬起含泪的双手,小手紧紧抱住夏瑾寒,一边抽泣一边含糊的叫着,“瑾哥哥,轻儿错了,不要不理轻儿,呜呜……轻儿以后再也不会乱跑了。”

    她一边说,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白皙粉嫩的脸在那晶莹的泪水映衬下,显得更加的苍白,楚楚可怜。

    这一次她是真的后悔了,离开夏瑾寒,她才知道,原来没有他在,自己是这么的脆弱,原来自己是这么的依赖他,要是他真的生气了,不理自己,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夏瑾寒好不容易忍住要紧紧抱着她的冲动,被她一哭,那种强烈的欲望再次喷涌而出,大手紧紧将她圈住,她娇小的身子,几乎整个的淹没在了他宽大的衣袖下。

    “今后,别乱跑,知道么?”夏瑾寒双手不停收紧,似乎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一般,原本极力隐藏的情绪完全不受控制的宣泄了出来。

    他的声音,很淡漠,却带着一丝几乎不可察觉的颤抖。

    想起发现她不在的时候那种恐慌和得知她不在宫内,很可能已经遇到了危险的消息之后那种强烈的担忧和不安,夏瑾寒就觉得心脏在狠狠的紧缩,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和恐慌将他淹没,那样的不安,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变得一点都不像自己。

    可他并不排斥这样的自己,因为,他是真的很在乎这个丫头,不希望她出一点差错,一点都不要……

    “瑾哥哥……”突然被夏瑾寒抱得这么紧,上官轻儿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不过,被他这么紧的拥抱着,她才觉得,原来这个男人并不是不在乎她的。他分明就在紧张,在担心,在不安。

    他很疼自己,也很爱自己,他此刻的行动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么……

    心中突然被甜蜜的感觉充满,上官轻儿也紧紧的抱着夏瑾寒,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温柔和幸福。

    真好,被人疼爱的感觉,真的很幸福。她坚信,这个世界上除了夏瑾寒,再也不会有人能给她此刻这样的幸福感觉了。

    马车还在辘辘,窗外的艳阳高照,一片祥和,马车里,上官轻儿幸福的靠在夏瑾寒怀里,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幸福。

    她还以为,她闯了这么大的祸,犯下了这样的错,夏瑾寒肯定会好好责骂她一番,或者是将她关起来让她反省的了,没想到他居然什么都没说,反而这么抱着自己,用行动表现他最自己的紧张。

    这种被人在乎,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让上官轻儿的心也被填的满满的。这一刻,她觉得仿佛只要有他在身边,就是天塌下来了,她也可以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忧,也依然能放宽心的欢笑。

    “轻儿,答应我,今后乖乖的,留在我身边,好么?别再让我担心了。”他的声音是沙哑的、磁性的同时也是深情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魅惑力,让人听着就不由的醉了。

    第一次听到他说出这般带着哀求的话,上官轻儿的心一阵疼痛。

    难道,自己这次逃出来,让他很担心,很紧张了么?要不然,他怎么会这般抱着自己,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上官轻儿心中的甜蜜再次升温,她认真的点头,乖乖的回答,“嗯,轻儿一定听话。”

    听到她乖巧的回答,夏瑾寒才睁开眼睛,狭长的凤眸中,哪里还有最初的冷漠,有的只是淡淡的温柔和深深的心疼。

    方才在酒楼里的时候,他就想像这样紧紧将她抱进怀里了,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真实地感受到她的存在,才不会总有一种她随时都会溜走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不能否认的是,他真的很害怕失去她。

    在酒楼里的时候,他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并不是害怕被夏瑾煜发现自己的弱点,而是担心自己对她越在乎,就越是让她成为敌人的目标和焦点。

    他不希望她因为自己的缘故而招来杀身之祸。

    “轻儿……”他低声叫着她的名字,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抚摸着她短发的手,动作轻柔,眼神宠溺,几乎能溢出水来。

    “轻儿再也不会乱跑了,呜呜……”上官轻儿闭上眼睛,埋首在夏瑾寒的怀里,认真的说着,所以并没有看到夏瑾寒这一刻的温柔。

    夏瑾寒淡漠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抬起她的小脑袋,跟她对视,“再跑如何?”

    “再跑就让瑾哥哥抛弃我好了。”她咬着嘴唇,说出了自己认为最毒的承诺。

    夏瑾寒哭笑不得,就是她想被自己抛弃,他也舍不得了啊。

    这个丫头,这是故意的吧?

    大手轻轻拍在她的小屁屁上,夏瑾寒宠溺的道,“再不听话,就把你关起来,省的本宫整日找不到人。”

    上官轻儿嘟嘟小嘴,笑道,“只要在有瑾哥哥的地方,被关起来轻儿也觉得是幸福的。”这一刻,她真的有这样的感觉,但也紧紧是这一刻而已。

    “那你还跑出来作甚?”夏瑾寒的温柔可以说的稍纵即逝,上官轻儿还来不及深刻的体验,就被他冷漠的声音给吓着了。

    她低头,委屈的道,“轻儿出来是想去随便走走,顺便,顺便买点东西回来……”

    “本宫宫里没人了么?买个东西还要你亲自出去?”

    “轻儿想亲自去啊……”她低着头,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她并不想告诉夏瑾寒自己跑出去是为了找颜料,将那玉佩上的图案完成,到时候给夏瑾寒一个惊喜。既然是惊喜,她只想到时候再让夏瑾寒知道这件事。

    可,眼前这一关,她要怎么过呢?

    唉,前一刻还以为他不会责怪自己的,没想到还是被骂了。

    “对了,瑾哥哥。”上官轻儿想起了什么,突然紧张的抓住夏瑾寒的手,道,“今天有人要来刺杀我,后来被三皇子的人抓住了,我看那刺客的衣服很像是赵国的……”

    上官轻儿很聪明,虽然说出这样的时候有些紧张激动,但还是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已经知晓自己是赵国“公主”身份的事情,同时又将自己想要传达的信息传达到了夏瑾寒耳朵里。

    听到这里,夏瑾寒要是还不明白上官轻儿的意思的话,那他就是白痴了。

    狭长的寒眸中泛着冷光,他的手轻轻揉着她的脑袋,看似漫不经心的道,“是吗?看来有些人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哼!”

    夏瑾寒说罢,低头问上官轻儿,“若有一日你记起从前的事情,而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会如何看我?”

    夏瑾寒问完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很搞笑,他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人理解了?

    可上官轻儿的回答,无疑让他彻底放宽了心。

    她紧紧抱着夏瑾寒的腰,小脸蹭了蹭他的胸口,慵懒的像一只猫,“轻儿只有瑾哥哥一个亲人,不管瑾哥哥是不是轻儿的救命恩人,都是轻儿最重要的人。”

    她懂的,他这么问她,其实是想知道他在她心里的地位,同时,也是想要试探她,如果瑶贵妃那个女人继续找人来刺杀自己,而夏瑾寒一时间没忍住,让人将瑶贵妃给杀了。她知道后,会不会责怪他吧?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她不会怪他,相反,若是她有能力,她还会亲手杀了那个狠心的女人。她上官轻儿没有母亲,只有哥哥。

    夏瑾寒满意的点点头,手轻轻揉着她的发,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永远,不要恨我,也不要离开我……”

    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上官轻儿抬起双眼,想要看看他这一刻的表情,却见他闭上了双眸。

    俊美无双的脸,白皙如玉,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高高的鼻子下,樱色的薄唇紧抿着,性感诱人。凉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动了他颊边的长发,几缕青丝飘到他的脸上,更是为他增添一份妖娆的美。美得,惊心动魄。

    上官轻儿傻傻的看着她,有一种心脏都要跳出来的感觉,呼吸,变得急促,目光变得痴迷,心跳的很快很快……

    突然,好想凑上去,在他性感饱满的红唇上咬一口……

    上官轻儿想起上次他失控咬了自己的小嘴,脸一红,想要再次感受他的美好的冲动越发的强烈。

    忍不住,双手抱着他的肩膀,上官轻儿的脸小心翼翼的靠近他。

    她知道他没睡着,可,眼前这等美色,却让她涌起了无法克制的念想。她想,吻他。哪怕一下都好。

    急促的呼吸,不经意间喷在他帅气的脸上,痒痒的感觉,让夏瑾寒的眉头微微皱起,狭长的凤眸,瞬间睁开,略带迷茫的看着上官轻儿……

    上官轻儿离夏瑾寒的脸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再往前一点点,再一点点,她就能亲到他了。可,他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里带着几分迷茫和慵懒,就像是刚睡醒似得,身上没有那种冰冷和淡漠的气息,有的只是温和与呆愣。

    第一次看到夏瑾寒这么萌的样子,上官轻儿呼吸一滞,呆呆的愣在那里,明明只要在往前一点点就可以亲到他的嘴了,这一刻却怎么都无法在靠近一步,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

    大大的双眼,深深的看着他,那种痴迷,让夏瑾寒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不过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再睁开的时候,就看到这个丫头在逼近自己,如今又这般目瞪口呆的愣在这里,这是怎么了?

    这个时候,刚好马车颤抖了一下,上官轻儿一时没站稳,小脸就撞向了夏瑾寒。

    夏末的阳光,洒落在马车上,马车的窗帘被风拂动,不少金色的光芒就跳进了马车,落在了夏瑾寒那的肩膀,为他增添几分美感。

    因为马车突然的颠簸,原本就靠在的很近的两个人,没有任何防备的,靠在了一起。

    夏瑾寒来不及反应,就这么看着那张小脸撞向自己,然后,唇边就传来了一阵柔软细腻的感觉。顿时愣在了那里,头脑一片空白。

    上官轻儿的头脑“轰”的一声,开始嗡嗡作响,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惊愕的看着夏瑾寒被放大了好几倍的脸。

    因为马车的颠簸,她的嘴,不偏不倚的吻上了夏瑾寒的,他唇边的清香和柔软水润的触感,让上官轻儿的心跳急剧加快,脸也立刻变得火辣辣的。

    她是一直都想偷偷的亲亲他的嘴没错,可,可这一切也来的太突然了。

    夏瑾寒也显然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呆呆的愣在那里,甚至忘记要将上官轻儿推开。

    直到……

    上官轻儿狠下心,想着,既然亲都亲了,要不就再多亲一会?不亲白不亲,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反正不管是碰一下,还是湿吻一场,他们都算是吻了,与其就这么错过了,还不如抓住机会,彻底占够夏瑾寒的便宜。

    于是,她张开小嘴,红着脸,轻轻的咬着他的唇,小舌头恶作剧一般的伸了出来……

    湿湿滑滑的触感,柔软而又鲜嫩,带着淡淡的香气,让夏瑾寒浑身一颤。回过神来后,手忙脚乱的推开上官轻儿,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今天第二次露出了尴尬的神色,面红耳赤的瞪着上官轻儿,恼羞成怒道,“轻儿,你,胡闹!”

    上官轻儿不舍的舔了舔嘴唇,看着夏瑾寒樱色的红唇因为染上了她的口水而变得更加闪亮的样子,心再次一阵狂跳,脸上却笑的跟流氓似得,“瑾哥哥,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夏瑾寒咬牙,看着这个得意的丫头,总觉得自己被调戏了,别开脸,怒道,“下次,不可再乱来。”

    即便是个小孩,这样亲密的接触,依然会让他觉得不自在,虽然,不能否认的是,他内心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的,可他的教养和身份,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上官轻儿要是大个十岁八岁的,他要做些什么的话还好些,大不了,喜欢的话就把她娶回家好了,他定会对她负责到底。但,她还这么小,这叫他如何能淡然的面对这属于成年人的亲密动作呢?

    上官轻儿却似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意犹未尽的盯着夏瑾寒的嘴,不甘心的道,“瑾哥哥,轻儿还要。”

    夏瑾寒的脸变得更红了,狠狠的瞪着她,却见她笑的跟只狐狸似得,顿时明白这丫头是故意的,这会笑的这么开心,显然是奸计得逞了。

    于是,他狭长的眸子闪过了一抹笑意,逼近她,挑眉道,“还要什么?”

    上官轻儿抱着夏瑾寒的脖子,心想,要是她再吻他一次,会怎么样?会不会直接被拍死?

    可是,刚刚那时间真的太短了好不好?想起夏瑾寒今后很可能会成为别人的男人,她就一阵心疼。再次怪老天不待见自己,居然让自己变成了三岁小孩的同时,又觉得小孩子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占了便宜不用负责。于是,她咧嘴一笑,小嘴再次亲在了夏瑾寒的唇边。

    上官轻儿害怕自己胡来会惹怒了夏瑾寒,所以只是轻轻的碰一下,然后就依依不舍的移开,道,“要这样啊……唔……”

    可上官轻儿才刚要离开,却突然被夏瑾寒一把抱住,小嘴彻底的被堵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