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从天而降,误砸太子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兆晋十三年,夏。

    夏国边城沙城的上空弥漫着一层阴沉之气,漫天的乌云随着狂风,席卷着整个城市,使得这城市也笼罩上了恐怖的气息。

    沙城虽是夏国的边城,却一向太平。夏国与邻国赵国之间关系一直和睦,这数十年未曾有过战事的边城,突然爆发了空前的大战,一时间,人心惶惶。

    昔日一片繁华的街道上,人烟稀少,家家户户都关上了房门,人人自危。

    沙城的北大门与赵国相邻,为了以防敌人进攻,此刻大门紧闭,城墙上守卫森严,哪怕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直到……

    这天清晨,沙城城门大开,夏国战国将军欧阳易带兵十万做前锋,冲出城门,与伏击在北大门十多里处的赵国士兵遇上,战事就此打响。

    另一边,年仅十六岁的夏国太子夏瑾寒亲自率兵五万,从另一个城门出发,绕过前线,抄小路直逼赵国军驻扎的营地,攻其不备,大败赵国军。

    三天后,夏国前线捷报连连,赵国军战败求和,大军退至沙城外三十里处,不敢再靠近半分。

    夏国军大胜,太子夏瑾寒率领五万士兵,浩浩荡荡的踏上了返回沙城的道路。

    此时正值暮色降临之时,黄昏的天空,蒙上一层淡淡的金光,夕阳挂在天边,缓缓的落下,在这杂草丛生的荒凉之地,显得异常的唯美。

    队伍慢慢的走进了一片原始森林,穿过了森林,便是夏国的领土。只是森林面积较大,大军必须赶在天黑之前穿过这森林,否则被困于森林之中,便可能会有未知的危险。

    夕阳下,那一支长长的队伍持续前进,整齐的马蹄声,伴随着漫天的沙尘,场面十分震撼人心。

    茂密的森林中,遮天蔽日,阴风阵阵,叫人不寒而栗。

    浓密的林中大道旁,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听到那震动天地的马蹄声时,双眼发光,抱着身边一颗参天大树,就往上面爬,想要上去看看来者是何人。

    她醒来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当看到自己身处这荒无人烟的森林,和这肥嘟嘟的小身体的时候,她也曾绝望过。

    实在是坑爹啊有木有,她上官轻儿本是二十一世纪当红演员,连续三年拿下了金马奖影后的称号,今年却还来不及去领奖,就在半路发生车祸,一命呜呼。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三岁的摸样,身上只穿着一个小红肚兜,躺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中,孤独无依。

    但天无绝人之路,虽然自己像个野人一样被丢在这山野中,还只有两三岁的样子,但至少是活着的。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她作为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可是任何时候都不放弃生存的希望的。

    上官轻儿又累又饿又渴,站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里,一阵阴风吹来,冻得她直哆嗦。索性伸手折了树枝绑在自己身上,给自己御寒。

    谁知她刚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小野人”,就听到了这一阵震动山河的马蹄声和脚步声。她一激动,也忘了自己这身子只有三岁,身上还绑着一大捆树叶,就急急忙忙的想要爬树。

    就她那双短胳膊短腿,稚嫩的要命,跑路的时候不摔倒就不错了,哪里还能爬树啊?没一会,她就败下阵来,靠着树干,大口大口的喘息。

    尼玛,累死人了,身体变得这么小就是不方便,才折腾了一会儿就差点要了她的命。

    她一边喘息着,一边听着那不断靠近的脚步声,觉得自己实在不能继续坐在这里坐以待毙,看这荒芜的森林,大的看不到边际,要是不趁机跟着这些人出去,难不成她还真的要在这里做一辈子的野人?

    可是,看自己现在的装扮,她真的很怀疑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代。再听那整齐的马蹄声,这哪里是现代会有的啊?要是在现代还好,她冲出去,叫那些人将自己送到警察局就好了,但若是在古代……

    她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始终觉得爬到树上去看看是最好的。

    她四下张望着,寻找适合爬上去的树,终于发现那边宽敞的大路边有一棵很容易攀爬的树,那树长得不高,枝繁叶茂的,哪怕是小孩子也能爬上去。

    她蹬着一双短腿飞快的来到那小树前,手脚并用的爬上去,粉嫩的手被粗糙的树皮磨的生疼,她也没用抱怨一声。

    好不容易藏身于树枝间,繁茂的枝叶和她身上的叶子融为一体,将她隐藏在了树上,要不是那一双骨碌碌的眼睛,只怕根本没法发现这树上还藏了个人。

    近了,近了……

    整齐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就要来到她的藏身之处,她的心也激动的跳了起来,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朝着远处望去。

    当看到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那一群穿着铠甲,看起来威风凛凛的男人的时候,她的心也沉了下去。

    悲了个剧,那些人的打扮,根本就不像是现代啊。

    莫不是,在拍电影或电视剧?

    可是,也不对啊,要是在拍戏,那些群众演员哪能穿着这些衣服,骑着马到处乱晃啊?听这整齐的马蹄声,也不像是拍戏啊,哪有拍的这么逼真的?

    一颗心悬着,上官轻儿始终抱着一丝侥幸,盯着那已经靠近了自己的队伍,希望在队伍里看到摄影机,看到导演,看到……

    因为她早已经跟树叶融为了一体,严肃的队伍从她身下经过,竟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浩浩荡荡的从她身子下走了过去。

    天色已晚,队伍前进的速度比较快,而躲在树上的上官轻儿始终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的道具,一颗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该不会这么巧,她竟穿越到古代了吧?那,那可怎么办?她要跟这些人出去吗?可他们貌似是军人,自己一个小丫头突然跑出去,会不会被当成怪物直接“咔嚓”掉?

    此时那队伍已经到了中间,而树上的上官轻儿已经心灰意冷,也没留意到自己此刻还是站在树上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biu”的一声,上官轻儿只觉得身体一阵悬空,然后就直直的从树上掉了下去。

    这一刻,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老天啊,你还能不能再坑爹一点,她还没说要出去呢,就一脚将她踹出去了。

    为了以防掉在地上被那些马蹄踩死,上官轻儿抱着头,闭上了双眼。

    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阵“护驾”之类的声音,上官轻儿并未留意。只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上官轻儿只觉得屁屁一痛,直直的坐到了一个毛茸茸的地方。

    她飞快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已经停下了的大军队伍,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耳边就听到了一声怒喝,“什么东西。”

    她是人,才不是东西。

    上官轻儿不满的瞪了那人一眼,却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已经抵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吓得她冷汗连连。

    为了稳住身子,她伸手抓住了身下的“东西”,却听到身下传来了一声抽气声。她愣了愣,小小的手掌在往身下摸了摸,那“东西”居然是暖暖的?

    她慌忙收起自己脏兮兮的小手,微微低头一看,屁股下面居然是一坨黑线,那黑线还绑得整整齐齐的,摸起来手感不错,滑滑的,很像是——头发。

    头——发?上官轻儿面色苍白的咽了一口口水,顿时愣在了那里。

    “殿下,是,是个野人。”用剑指着上官轻儿的男人惊讶的叫道。

    上官轻儿白了那人一眼,心里暗骂,你才野人,你全家都野人,本小姐可是货真价实的人。

    “哦?”

    声音是从上官轻儿的身下传来的,很平静,也很冷,冻得她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她再次咽了一口口水,不会这么巧,她从树上掉下来,刚好掉到这军队的头目的——头上吧?

    上官轻儿忽然想起自己还是个三岁小孩,面对这样的情况,她第一反应应该是哭才对吧?

    “嘤嘤嘤……呜呜……”说做就做,以她前世超高的演戏天分,就算哭个一天一夜也不是问题。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小脸上滑落而下,那张白嫩的脸在绿叶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楚楚可怜。上官轻儿心知自己跌到了这军队头目的头上,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她干脆直接坐在那人的头顶上,一手抓住那人的头发,一手擦着眼睛,抽泣不已。

    顿时,严肃的夏国大军队伍里传出了一阵十分悲伤的小孩哭喊声,哭声不大,但那细细的抽泣声十分悲凉,尤其此刻还是在森林中,众人都觉得一阵阴森森的,即便是铮铮男儿,也觉得全身一阵寒冷。

    而被上官轻儿压在身下的某男人,此刻黑着一张脸,看着一群将士围在自己身边,却没有人能奈何自己头顶上的鼻涕虫,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上官轻儿只觉得身下传来了一阵寒意,缩了缩脖子,然后继续扯着嗓子大哭。

    夏瑾寒一身暗红色的战袍,黑着一张脸,怒声道,“下来。”

    你说下来我就下来?那岂不是很没面子?上官轻儿无视身下愤怒的声音,继续“嘤嘤嘤”的哭着。

    一张白嫩的小脸,哭的梨花带雨的,想起自己前世演戏时候的样子,上官轻儿觉得还挺有美感的。

    ------题外话------

    新人新文,萌宠很有爱,求收藏,求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