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累累伤痕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妾本惊华最新章节!

    但是不成想璃王大婚之日便递给了凤红鸾一纸休书。那些闺中女儿又将碎了的心拾了起来。如今可谓是人人翘首以盼,希望能得璃王垂怜侧目。便此生吾愿往矣。

    一瞬间,关于璃王的事迹和等等有关的东西在凤红鸾脑中自发的闪过。

    记忆颇多,几乎占据了凤红鸾的大半个脑海。更甚至是关于璃王的爱好,喜欢吃什么菜,喝什么酒,都清清楚楚。

    心下不由得叹息一声。爱一个人爱到她这个份上,不知道是可叹,可敬,还是可悲。

    须臾,摒弃心中一切想法。看着君紫璃一步一步的走近。

    眸光微微眯起,紫衣金光,光华缭绕。这样的君紫璃,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与那一个一直刻在凤红鸾心底的片段联系到一起。

    那个四年前青山古寺桃花树下,一袭白衣风华无双的男子,和眼前缓步走来这个一身紫色金贵风华的男子。虽然那时候是一个侧影,但她无论如何都重叠不到一起。

    是短短四年的时间,君紫璃改变了什么?还是四年前凤红鸾根本就是认错人了?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君紫璃?

    换句话说,她四年前在青山古寺爱上的人,根本就不是璃王。心念一瞬间电转,长长的睫毛垂落,凤红鸾遮住眼中的神色。如今真正的凤红鸾已去,她爱谁或者爱错谁,那个人是君紫璃或者不是君紫璃,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如今是凤红鸾。十六年自小订婚的等待,还有未嫁先休的耻辱,都是因为这个人,他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就是了。

    云锦躺在墙头,虽然漫不经心,但是眸光一直一眨不眨的没有离开凤红鸾的脸。从君紫璃进来,他没有从他眼中看到爱慕痴恋等等的情绪,只是看到平静和审视。

    甚至期间她蹙了两下眉,但也并没有其他异样。

    云锦心中疑惑,按凤红鸾为了君紫璃自杀来说,她不该如此淡漠平静。更甚至期间她居然似乎还走了两次神。

    或者是大难不死,她想开了?也未可知。

    总之这个女人让他看不透。但毫无疑问,先前他烦躁的心绪竟莫名的舒服了几分。但是他此刻的全心精力都放在凤红鸾的身上,自然不会注意自己心中微小的波动。

    君紫璃当先的走了进来,看到小院的情形顿时一愣。

    小院残败,比之更残败的是扭在一起打着的人,丫鬟、婆子,小厮,甚至期中还有官差。

    丫鬟婆子小厮已经看不出来人形,官差狼狈,勉强还可见面貌和衙役的官服,只是那官服已经被撕扯的破败不堪。可见场中的情形打的何等激烈。

    只是一眼,君紫璃的目光便从混乱的场中移开,定向小院唯一一座三间式破旧小房子门口。

    那里倚着门框半躺着一个虚弱女子和一个站着的正不知所措看着他的浑身狼狈不堪的小丫头。

    女子半躺在那里,一团凌乱,脸上都是血迹,甚至看不见她的面貌。眸子低垂着,似乎没看到他到来。但是他从进门口,便清楚的感觉到来自她的视线。

    那视线赤一裸裸,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没穿衣服一样的暴露在了人前。她周身的气息混杂,如同掩在一片浓浓的雾中。虽然看似虚弱,但是居然第一次让他看不清一个人。

    与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小丫鬟一目了然相比,她显得太过安静,安静到让人很容易忽视她的存在,却是周身的气息太过强盛,根本就忽视不了。

    他甚至居然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千军万马的铁血沙场才有的那种阴暗气息。但似乎又看到了苍云山的白云,沧桑多变但明媚纯净。

    心神有一瞬间的探究和恍惚。

    君紫璃看着凤红鸾,想着这个女子是谁?

    “王爷,就是这里。那是丞相府的三小姐……”李捕头气喘吁吁的停住脚步,伸手一指院中,然后见君紫璃看向凤红鸾,便赶紧开口告诉道。说到一半想起凤红鸾被璃王休了,立即脸色一白便住了口。

    三小姐?凤红鸾?君紫璃一怔。

    “王……王爷……”李捕头小心的看着璃王。

    君紫璃也只是一愣,看着凤红鸾,那女子依然安静虚弱的躺在那里。再也没有刚才他走进来时的感觉。只是孱弱的躺在那里,零落成泥,掩入尘埃。弱的像是一阵风就会将她吹走一般。

    不由得微微蹙眉,想着自己的感觉难道出错了?

    被李捕头打断,君紫璃敛了心神,对着身后跟着的人一摆手,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逐风,追月!”

    “是!”

    身后跟随而来的一男一女立即上前,对着场中同时冷喝了一声,“璃王殿下在此!尔等还不住手!”

    璃王殿下?

    只是一句话,混乱的场中顿时停止了打斗,人人都停手看向门口,当看到君紫璃,都扑通扑通一声,齐齐的跪倒了地上。

    可见璃王在东璃国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凤红鸾目光转向君紫璃身后的一男一女。男的样貌俊秀,女子容貌秀美,都很年轻,两个人脸上同样木然冰冷,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

    眼前的混乱止住,两个人都走回君紫璃身后站立。

    只是一眼,凤红鸾收回视线,垂下眼睫。

    屋内张捕头立即出来,跪在地上:“张胜见过王爷!”

    “嗯!”璃王点点头,目光终于从凤红鸾的身上移开,看着张胜,沉声道:“怎么回事儿?”

    “回王爷,是丞相府里的众夫人们打起来了。如今里面的其他夫人都昏过去了,二夫人和四夫人还在打着,小的拉不开。”

    “追月进去!”君紫璃淡淡的扫了一眼门口,对着身后的女子道。

    追月应声,立即抬步向屋内走去。

    君紫璃的目光再次定到了凤红鸾的身上,敛住了心底升起的复杂神色,缓步走了过来,在她眼前不远处站定,看着她虚弱不堪的样子似乎微微蹙了一下眉:“你……可好?”

    凤红鸾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身影,不语。

    接受到她目光淡漠如冰的目光,君紫璃一怔。似乎感觉心口有一瞬间的凉气涌过。

    须臾,凤红鸾看着他的眼睛,淡漠的开口:“我出生便被先皇与你定下婚约,头上就被盖了君氏的标签,如今我十六岁。十六年整。”

    君紫璃再次一怔,不明白凤红鸾要说什么。

    “因为你,我自小在丞相府就不被待见,三天两头被那些姨娘姐妹欺负,因为我的姐妹们都喜欢你,她们认为我是鸠占鹊巢。”

    君紫璃目光平静的看着凤红鸾,等着她继续。

    凤红鸾伸手照着自己的衣服上一扯,巧儿似乎察觉到她要做什么,顿时惊呼:“小姐不要……”

    可是凤红鸾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她扯碎,只剩下一个粉红色的肚兜。巧儿一瞬间傻站在那。

    凤红鸾心底扯出一抹冷冷的笑,微微动了动身子,将后背留给君紫璃。

    白玉凝滞的肌肤上是深深浅浅交错的红紫痕迹,一瞬间暴露在太阳光下。

    云锦忽然从墙头上坐了起来,一双凤目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的身子。

    君紫璃平淡的面色微微一变,视线焦灼在凤红鸾的后背上。

    只见她的后背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有鞭伤,有烫伤,似乎还有烙铁烙印的伤痕。有深有浅,有旧的伤痕,还有新的鞭痕。纵横交错,密密麻麻。

    心口忽然像被什么抓住了一般。挠的生疼。君紫璃怔怔的看着,怎么也离不开视线。

    君紫璃后面的逐风一张麻木冰冷的脸上终于破了一丝痕迹,也同样讶异不敢置信的看着凤红鸾的后背。

    整个小院似乎连风都停止了流动,云锦只觉得心口发疼发紧,抓在墙头上的手不受控制的扣进了墙里。那些旧的痕迹足足有十几年之久,也就是说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孩子。新的伤痕也就三五日。

    这一刻,他忽然恨不得将屋子里面那些女人都扔进乱葬岗喂恶狗。

    也只是一瞬间,云锦忽然意识到什么,抠着墙头的手忽然松了,目光移向君紫璃。

    “小姐不要……”巧儿忽然惊醒,流着泪扑到凤红鸾的身上抱住她,这么多人,小姐将来还要嫁人呢!如何能让别人看她的身子。更何况璃王都休了小姐了。

    “还有她的。”凤红鸾不理会哭着的巧儿,伸手将巧儿后背的衣服一扯。在她的惊呼声中,后背密密麻麻交错的痕迹暴露在阳光下。

    比之凤红鸾的更深,甚至都丑陋的看不出本来的肌肤。

    “小姐……”巧儿抱着凤红鸾呜呜的哭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