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楔子未嫁先休(2)

作者:西子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妾本惊华最新章节!

    一直记着娘临终的教导,她都忍了下来,如今叫她还如何能忍?

    “你们……”巧儿看着自家小姐,气愤的眼圈都红了,瞪着那些女人,她们怎么可以当着小姐的面这么说夫人?

    凤红鸾伸手拉住巧儿,看着对面的几位姨娘,慢慢的开口:“各位姨娘的话要是传到当今皇上的耳朵里,我们相府怕是……而且要是让爹爹听了,不知道会如何?”

    不紧不慢的一句话,顿时让吵嚷的热闹的那些女人都安静了下来。除了二夫人外,一个个脸色都惨白的看着凤红鸾。她们似乎说了大逆不道的话。

    “红鸾说的对!你们这样议论先皇,若是传出去想要整个相府都跟着陪葬么?”二夫人凌厉的扫了一眼红鸾,对着身后怒喝。身后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不就是说说嘛,娘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先皇都死了三年了,而且说的本来就是事实。谁知道有的人是不是野种……”二夫人的女儿,丞相府四小姐风金铃开口,她从进来目光就嫉妒恨意的看着凤红鸾身上的大红嫁衣,凭什么她可以嫁给璃王。

    一听野种两个字,凤红鸾袖中的手更是攥紧。只觉得刺耳。

    “住嘴!”二夫人一看自己的女儿,再次怒喝。别的事儿都可以说,先皇的忌讳却是不能说。说出去是要杀头的。

    “就是,二娘,您也太小题大作了,四姐说的对,本来就是事实嘛……”五小姐凤青灵是三夫人的女儿。平时和四小姐凤金铃待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学她几分跋扈。

    “就是,两位姐姐说的都对。空穴不来风,谁知道三姐是不是我们的三姐呢……”六小姐凤银铃也开口。她娘是府中的四夫人,四夫人是大将军的嫡亲外甥女,在相府中这四夫人和六小姐也比其他小姐说话底气高。因为身份最高。

    凤红鸾紧紧咬着唇瓣,见二夫人一副看戏不再开口,她缓缓开口:“几位姨娘和姐妹们要是不明白,一会儿可以去问爹,我想爹一定会告诉你们的。或者是你们要是嫌麻烦,红鸾可以帮你们问问。”

    一句话出口,二夫人脸一变,其他夫人更是脸一白,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同样小脸一白。

    凤红鸾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们。她们侮辱她不要紧,不能侮辱她娘。忍也是有限度的。今天她大喜的日子,娘在天上看着呢!

    “来人!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立即去祠堂请跪三天!只准喝水,不准吃饭!”二夫人看着凤红鸾,精明的看出这次是过了,她火了。立即对这身后怒喝一声。

    “娘?”四小姐惊呼。

    “二娘……”五小姐和六小姐立即身子一软。

    “二姐姐,孩子们无心之失,还是不要吧……”三夫人和四夫人立即求情。

    “这事儿还是要看红鸾的。”二夫人毕竟有自己的女儿,将难题推给凤红鸾。

    “全凭二娘做主。”凤红鸾恨极了今天。淡淡的道。

    “压下去!严加看管!”二夫人顿时一气,开口。

    “二娘不要啊,我们知道错了……”凤青灵和风银铃立即哀求二夫人。

    “凤红鸾,你娘不要脸,没想到你也黑心,你居然敢告诉爹爹,爹爹也不会向着你的,我说的都是事实,谁知道你是不是你娘和哪个男人的野种……”凤金铃开骂了起来。

    “住嘴!你真是无法无天了!”二夫人一个巴掌扇了过去,将凤金铃打倒地上,厉声道:“来人!将四小姐压下去!”

    立即有两个婆子进来,将凤金铃拖了下去,凤金铃又是哭又是骂的。多数话语是不堪入耳。二夫人的脸色时越来越黑。五小姐和六小姐吓傻了,二夫人从来都舍不得打四小姐,她们不用人来拖,乖乖的跟着去祠堂了。

    三夫人和四夫人刚要求请,二夫人一个凌厉的眼神扫了过去,她们立即住了嘴。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她们知道二夫人的意思,这事儿只要先稳住凤红鸾,等她今天上了花轿,再将女儿放出来也不迟,多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顿时都踏实了。

    “红鸾,你看二娘这样处置可好。”二夫人立即收了一脸阴沉,笑着对凤红鸾道。

    “二娘处置很好。红鸾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凤红鸾轻声道。

    “那好,你先休息,等花轿来了,我喊你。”二夫人今日本来想好好的修理一番凤红鸾,没想到看戏看出了问题,如今女儿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攥着,要是真捅出去,可就是十条小命也保不住的。没得了理,自然不敢再生事,顺着凤红鸾笑道。

    几位夫人刚才都参与说先皇,如今看二夫人都服软了,也不敢再生事,都悻悻然的退出了小院。

    转眼间,刚才热热闹闹的小院静了下来。

    凤红鸾身子一软,就要向地上倒去。巧儿惊呼一声,立即的扶住她,哭泣道:“小姐,您要挺住。等璃王爷的花轿来了就好了。”

    “嗯!”凤红鸾含着眼泪,闭着眼睛应了一声,身子虚软的靠在了巧儿的怀里。

    主仆二人都不在说话,时间进入了倒计时,等着,等着,再等着,只要璃王爷的花轿来了,她们便看到希望了。

    只是不成想,这一等便等了整整一日。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没等来璃王的花轿,却等来了一纸休书。

    两个休妻大字映入眼帘,落款是那个她在心里记了十几年的名字。笔走龙蛇,潇洒风流,可见执笔者该是一个多么俊逸卓绝的人儿。

    这是这么些年他亲手交给她的唯一笔墨,只是这唯一的笔墨却是休书。未嫁先休。何其可笑?凤红鸾看着手中的休书,笑出了眼泪。

    这就是她日盼夜盼,盼了十几年的人?这就是娘亲给她选的良人?良人啊!没了娘亲,她还可以盼着夫君,没了夫君,她如今还能再盼什么?没有了盼头,这人生还有何意义可寻?

    不管丞相府早已经鸡飞狗跳,那些姨娘姐妹们翻塌了天。更不管外面她本来被传的不好的名声再加了重重的一笔。拿着休书在凤府的荷花池前坐了一夜,天明时分,凤红鸾就穿着昨日的大红嫁衣跳进了荷花池。

    荷花池里惊起了一池锦鲤。

    2011年七月十一日夏,珈蓝市夜,凌晨一点整。

    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驶入翠环山22号豪华别墅区,悄无声息的停在了距离别墅外围三百米林荫的路上,路旁的树荫隐住了车身,在黑黑的夜幕下与树荫融为了一体。

    车内坐着是一名女子,一身黑色的紧身夜行衣,将她高挑秀雅的身材包裹的曲线优美,玲珑有致。一头当下最流行的大波浪卷发,用一只黑色的发卡在脑后盘起固定住,额前寸缕不留,显得干净利落。

    白皙的鹅蛋脸上带着一副盖住半边脸的墨镜,这副墨镜外表与普通墨镜无异,但是真正懂行的人一眼就会看出其不同。这是由美国安防局最新研制出来,还没投入使用的红外线tx。798号透视镜。

    全身上下没有多余的颜色,整个人与黑暗的夜色融为一体。车内空调开到最低,但也不能堪比女子周身淡漠冰冷的气质。停下车,女子一直看着前方的别墅,足足半个时辰,几乎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半个时辰后,女子收回视线,掏出手机,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号码。

    “浅浅?”那边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带着浓浓的倦意困意。

    听见声音,淡漠清冷的面色一瞬间柔软了下来,白浅浅视线再次落到刚才注视的别墅,许久不开口,声音有些暗哑:“亚林,你睡了么?”

    “嗯。”那边男子哝哝的应了一声。

    “那你睡吧,明天的婚礼……”白浅浅微微抿了一下嘴角,柔声开口:“我没事儿,只是睡不着给你打一个电话。”

    “浅浅,你是不是紧张的睡不着觉?”那边叫亚林的男子声音清醒了几分。

    “嗯!”白浅浅点点头。

    “新娘子都是很紧张的,听说这是婚前焦虑症。要不……要不我过去和你一起睡?反正我们明天也结婚了……”男子试探的问道。

    “我怕你来了更睡不着了……你睡吧!”白浅浅在黑暗的车厢内,看着别墅,脸色闪过一丝挣扎。还是摇摇头道。

    “浅浅,我好想你……”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诱惑和一丝软软的哀求。

    白浅浅嘴角嘴角弯起一抹弧度,白皙的小脸染上了一抹光晕,柔声开口:“乖,你也说明天就结婚了。今夜就好好休息吧!”

    “嗯,那你也早些睡。我可是怕我的新娘子累的洞不了房哦!”男子的声音带了几分幸福和软软的揶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