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密谋

作者:醉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白银霸主最新章节!

    “什么,你再说一遍,公子被人挟持绑架了……”鹿泉城郡守府后院书房中,鹿泉郡郡守周守仁一听完那个军官的禀告,整个人就一下子豁然站起,差点把书桌都掀翻了,他瞪着眼睛,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公子在十里山设关驻守,身边还有整整一个营的军士,又有高手护卫,怎么会被人挟持?”

    看到郡守发怒,那个禀告的军官也有些心虚,连说话都不利索了,“这个……当时我们正拦截着他们的车队检查,那个车队不愿意接受检查,公子就想用强,结果……结果那个车队之中有一个人……身手超绝,我们……我们都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公子身边的人就被他打翻了,公子也……也落在了那个人的手里……”

    “混账东西,你们这么多人,一个个刀剑出鞘,盔甲齐备,为何还让公子被人给绑走了,要你们何用……”鹿泉郡郡守勃然大怒,想都不想就拿起桌上的砚台,狠狠的朝着那个禀告的军官砸了过去,那砚台撞到那个军官的头盔上,一下子粉碎,砚台里面的墨汁也洒了那个军官一身,脸上也溅了不少,那个军官却连动都不敢动,硬生生承受了周守仁的怒火,“周徕呢,他怎么不回来见我,我让他在公子身边照顾公子,现在公子被人挟持绑走,他在哪里?”

    “周……周校尉当时就被那个年轻人杀了……”

    “你们呢,你们一个营的军士就在旁边看戏,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把公子给挟持走了,然后只会来告诉我结果……”周守仁的眼神,简直就像要吃人一样。

    “大人息怒,非是我们不愿意搭救公子,实在是不敢出手,那个挟持公子的人出手狠辣,当时我们一围上去,那个人就出手割掉了公子的一只耳朵,当场见血,我们当时若出手,公子一定性命不保,公子当时在那个人手上,就下令让我们搬开拒马,把路让开,不得阻拦那些人……”

    听到自家的儿子被人干脆利落的割了一只耳朵,正在愤怒中的郡守大人反而呆了一下,就像被人当头浇了一头冷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你是说那个人已经知道公子的身份,但还是把公子的耳朵给割了下来?”

    “嗯,不错!”

    “你刚才说那些人是哪里来的?”

    “那些人自称御前马步司的人马,在执行要务!”

    郡守大人眼神一凝,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眉头紧锁,口中在喃喃自语,“御前马步司,怎么会是御前马步司……”在喃喃念了两遍之后,郡守大人突然转过头,看着坐在旁边的一个中年文士,“司马先生,最近郡守府可收到有御前马步司人马要经过固州的公文奏报?”

    那个文士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留着三缕长须,面如冠玉,双眼细长,刚才他一直在旁边听着,一语不发,倒别有一番沉稳的气度,听到周守仁的问话,那个文士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郡守大人,最近郡守府中并未收到有关御前马步司人马要来固州的通报,之前郡守府收到的通报,也只有陛下离京南巡御前马步司一营人马四月份会经过固州打前站的公文,现在陛下生死未卜,行踪成谜,那些人马,自然不会是之前公文上说的那一批!”

    “那鹿泉中为何突然冒出这么一批御前马步司的人马来?”

    “大人请稍坐,我来问问看,这件事有些奇怪,有些细节还不清楚,不好妄下断言……”

    眉头深皱的鹿泉郡郡守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那个司马先生随后看向那个军官,继续轻声缓语的问道,“那些人既然自称是御前马步司人马,那个挟持了公子的人,可说出他的名字?”

    被问话的军官摇了摇头,“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未说出自己的名字,在他出手之前,我们还以为那队人马的主事者是另外一个御前马步司的校尉军官,一直到那个人出手之后,我们听到御前马步司的那些人完全在听他的命令行事,才知道原来那个年轻人才是那些人马的头领!”

    “那个挟持公子的年轻人长什么模样?”

    被问话的军官描述了一遍严礼强的长相,但那个司马先生听了也没有任何印象,只是皱着眉,“公子平日对关卡的事情都不怎么上心,也很少在关卡逗留,今日却又为何留在关卡处硬要检查那队人马,可是有人撺掇公子这么做的?”

    “这个……”那个军官犹豫了一下……

    “如实说就是了!”那个司马先生平静的说道,“你若胆敢有半点隐瞒,我今日就让郡守大人砍了你的闹脑袋!”

    那个军官被吓得一个机灵,“我说,我说,公子今日之所以硬要检查那队人马,是因为之前公子在官道上遇到那队人在路边休息,那队人马之中的车辆上,有几个妇人姿色出众,万中无一,公子一看就神魂颠倒,想要把那几个妇人留下来,这才在关卡处发难,命令我等堵截了那些人……”

    “只是几个妇人?”

    “是的,就是几个妇人,不仅那几个妇人姿色出众,就连她们身边的侍女,也个个秀丽,是鹿泉郡中少见的佳丽,这才让公子痴迷,先生若不信,可以找营中其他人询问,当时公子就是这么和我们说的,要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把那几个妇人给他留下来,而且在动手的时候还要不准伤到那几个妇人……”

    “候星呢,他也在公子身边保护公子,你刚刚说他被那些人射杀了,他怎么死的?”

    “当时候星在箭楼上射出一箭想要解救公子,但却没有想到他射出的箭矢在中途就被那队人马之中的一个弓手用箭给射下来了,同时那队人马的另外一个弓手也对着候星射了一箭,把候星的头射穿,从箭楼上面掉落了下来,当场身亡……”

    “那个挟持了公子的人还说过什么话?”

    “那个人让我们转告郡守大人,若是郡守大人想要让公子活命,那么他们队伍一里范围之内,不许出现鹿泉郡的兵马,等他们离开鹿泉郡,过了鹿鸣关,自然就会放了公子!”

    “公子出事这件事暂时不许和它人提及,若是走漏了消息,为你是问!”

    “是!”

    “下去吧!”

    那个军官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在行了一礼之后,连忙离开了郡守大人的书房!

    “大人,这下麻烦了!”那个司马先生转头看着鹿泉郡郡守,“我感觉那些人的身份一定是真的,而且背景不凡,公子这次为了几个妇人惹上了这些人,恐怕后患无穷,那些人现在急着离开鹿泉郡,所以暂时不想和公子与大人你计较,一旦那些人到达地方,公子今日之举,恐怕要为大人你和周家惹下大祸!”

    郡守大人脸色都变了,“先生何出此言?”

    “被公子看上的那几个妇人,身份一定不普通,那些御前马步司的人马在路上还带着她们与她们身边的侍女,很有可能就是在护送那些人上路,一旦那些人到达他们的地方,那些妇人和她们的丈夫或家人一说在鹿泉郡中遭遇公子无礼之事,大人你觉得这事还能善了么?”

    “这个……恐怕无法善了……”郡守大人摇了摇头,男人怎么可能容许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欺负还能若无其事,而越是有本事越是地位高的男人越是如此。

    司马先生双目寒光闪动,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现在这个关头,能使得动御前马步司人马的,除了陛下,就只有帝京城中的高官显贵,现在帝京城出事,各种消息满天飞,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朝中大员活了下来,那些御前马步司的人马,极有可能就是受朝中的某个大人所托,护送着那个大人的家眷妻女离开京畿之地返乡的,能使得动御前马步司的朝中大员若是报复起来,大人你能有把握接得住么?”

    “先生有什么办法?”

    “这种时候,就看大人是想要保住一家人的性命还是既想要保住性命又想要保住眼前的这富贵了……”

    “怎么说?”

    “大人若是想保住一家人的性命,那简单,只需满足那些人的要求,什么都不做,待到那些人过了鹿鸣关,公子自可保住性命带回来,随后大人最好就和公子隐姓埋名,逃离鹿泉郡,这天下之大,一定可以找一个容身之地,然后改名换姓过日子即可!”

    这个答案让郡守大人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那另外一个法子呢?”

    “这另外的一个法子,就要看大人敢不敢冒险和下狠手了……”

    “难道先生想让我牺牲我家权儿?”

    “大人只有一个公子,我又怎么会让大人你牺牲公子呢?”那个司徒先生笑了笑。

    “那先生的意思是……”

    “我们只要如此如此如此……”

    听着司马先生的话,鹿泉郡郡守的眉头,慢慢的就打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