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甜齁了

作者:公子无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妃上枝头:殿下嫁到最新章节!

    被夜倾昱紧紧的抱在怀里,凤卿没有挣扎,但是却也同样没有如以往一般的回抱住他。

    他的怀抱还是一如从前那般暖,只是她的心却莫名觉得寒凉。

    即便眼下两人靠的如此近,可是凤卿看着夜倾昱肩头的龙纹,忽然就觉得自己从心底泛起了一阵寒意,冷的彻骨。

    静静的依偎在夜倾昱的怀里,凤卿的声音轻轻的响起,“玄觞受了伤,烦你派两个太医去瞧瞧,也一并请了靖安王府中的紫鸢前去吧!”

    闻言,夜倾昱神色一变,可是却仍旧状若打趣儿的埋怨道,“才与我相见,竟只满心想着旁人?”

    “未免二姐姐担忧,你别闹了。”

    见她神色认真,夜倾昱强硬的将她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随后朝着殿外吩咐道,“派两名太医去凤府,再让燕洄去靖安王府说与王爷,借墨熙一用。”

    “遵命。”

    “如今靖安王妃又有了身孕,紫鸢得在她身边服侍,想来夜倾辰断或是不肯放人的。”看到了凤卿眼中的疑惑之色,夜倾昱便开口解释道。

    听闻靖安王妃又有了身孕,凤卿心下惊诧之余也不禁有些敬意,夜倾君同她说,之前大皇子夜倾瑄起兵造反的时候,甚至还一并掳走了靖安王妃,可知她是那时便已经有了身孕,如此境地之下还能全身而退,足见她的心性和智谋。

    瞧着凤卿的眼中一片深思之色,夜倾昱搭在她腰间的手不禁微微使力,唤回了她略有些飘散的思绪。

    “眼下可否该想想我了?”语气好不埋怨的望着凤卿,夜倾昱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幽怨。

    “千行呢?”

    “还用问吗,自然是去找燕漓了。”挑眉看着凤卿,夜倾昱的眼中透着些微的试探。

    心知是他派人拦住了千行,凤卿也不再追问,只伸手轻轻的推开了他,稍稍隔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而夜倾昱也不强行拦着,只眸中含笑的望着她,唇边的笑容意味深长。

    方才退开了夜倾昱的怀抱,凤卿的脚下忽然一软,随后诧异的抬头看向了面前之人,却只觉得眼前模糊了些。

    “我……”

    “舒儿想是一路劳累了,上榻歇歇吧!”说着话,夜倾昱便拥着凤卿直朝着他的卧榻而去。

    防备的挣开了他的手,凤卿的视线在殿下转了转,却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是偏偏身体的感觉却愈发明显。

    腿下愈发娇软无力,身子微微有些发热,凤卿甚至觉得身上似是出了些汗,黏黏腻腻的有些不大舒服。

    头脑不甚清明,只觉得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飘乎乎,半点力气也使不上。

    时至眼下,她即便是反应再迟钝也知道有些不对劲儿了。

    早前被卫菡和卫姝算计的那一次,她便曾中过一次春药,那感觉与眼下别无二致。

    想到什么,凤卿猛地瞪向了夜倾昱,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怒意。

    卑鄙无耻……

    见凤卿眼神凶狠的瞪视着自己,夜倾昱却笑得愈发魅惑,眸中流光璀璨,泛着丝丝醉人的笑意。

    再次伸手将凤卿拉进了怀中,薄唇凑近她的耳畔轻言低吟,“我与舒儿一样,可谓是公平的很,别气了可好?”

    “你说什么?!”惊诧在他怀中仰起头,凤卿的眼底深处带着浓浓的震惊。

    “里间燃了些暖融的香料,我也闻到了,气味醉人的很……”话未说完,他的唇便带着些许的暖意从她的耳畔处渐渐游移,一直滑至了她的脸颊上。

    “夜倾昱!”他是不是疯了,没事儿给自己下春药!

    “我在。”

    “我有正经事和你说,你能不能先别闹?”使劲儿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是凤卿明显感觉到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邪笑的对视上凤卿微眯的眼睛,夜倾昱伸手指了指自己和她,声音低沉性感,“我这也是正经事。”

    “你费尽心机把我从永安弄到这来,难道就是为了……为了解一时之欢吗……”

    “自然不是。”一脸正色的保证道,可是顿了顿之后,夜倾昱又接着面无羞色的说道,“一时之欢哪里够啊……”

    话落,便直接将吻落在了凤卿娇艳欲滴的红唇之上,灵巧的舌尖不停的作乱,却不妨忽然被凤卿重重的咬了一口,唇齿之间顿时传来了浓重的血腥味,可是夜倾昱只是初时一愣,随后却依旧状若无事的亲吻着,眼神却稍显痴狂。

    他知道她心里在生气,可正是因为知道,他才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逃避。

    至于她咬自己撒气他倒是不在乎,若是当真被她咬几下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那他可是要乐坏了。

    随着两人在殿内待的时间愈长,神智便变得愈发不清明。

    感觉到夜倾昱的身上比自己清凉一些,凤卿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他怀里依偎过去,稍稍缓解了一些难耐和不适。

    被夜倾昱反复吮吻过的薄唇变得艳红无比,唇瓣上泛着丝丝晶莹的光泽,令人愈发觉得心动无比。

    素日神采飞扬的眼眸此刻微微眯着,眸中带着无尽的迷离和朦胧,像是被人覆上了一层轻纱,叫人看不真切她眼底真实的想法。

    不过夜倾昱知道,她眼眸深处的清明正在一点点的被吞噬散去,取而带之的是一片朦胧的水色。

    清冽的气息吹拂在凤卿的颈侧,连带着敏感的耳垂都被挑逗的发红,引得她的身体不禁轻颤。

    明明心里很想要拒绝,可是偏偏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一片混乱,所剩无几的清明在微弱的反抗着,但是身体却已经缴械投降,甚至近乎是在迎合着他。

    “夜倾昱……”凤卿明明是想要愤怒的喝斥他,可是偏偏出口的声音甜腻柔弱,不似她以往的清脆,更像是欲拒还迎的娇嗔。

    忽然听到了凤卿这一声轻唤,夜倾昱的身子猛地一僵,随后眸光微凝,低头便再次封住了她本就已经有些微肿的唇瓣。

    湿滑的舌尖不断的攻城略地,深吮浅舔,彼此的呼吸交融在一起,喘息声愈见浓烈。

    “舒儿,你也想我的,是不是?”迷乱的吻毫无章法的落在凤卿的脸颊和颈侧,夜倾昱的声音不似往日的清朗,低沉中带着些微的沙哑,听的人不禁脸红心跳。

    凤卿的发髻微微有些散乱,鬓角有碎发黏腻在脸颊上,映着白皙的肌肤和艳红的嫩唇,看的夜倾昱几欲血脉喷张。

    殿内的炭火暖暖的,地面上投射的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发丝轻轻缠绕,就像彼此的呼吸散在了一处似的。

    夜倾昱微一低头,看着凤卿微扬着头部承受着他的吻,凤眼微眯,红唇水润,分外勾人。

    见状,他不禁弯起唇角,眼眸之间尽显温柔宠溺之色,好似就要溢出眼眶一样。

    心下一动,夜倾昱忽然伸手将凤卿像是小孩子一样高高抱起,直到看着她媚眼如丝的低着头望着自己,他才目光灼热的低吟道,“舒儿,吻我。”

    闻言,凤卿心神迷醉的对视上夜倾昱魅惑的双眼,眉目生春,目光流转,竟像是受到了蛊惑一般,双臂软软的缠上了他的脖子,看着自己的发丝散在他的脸侧,她脸色潮红的痴痴一笑,随后便干脆的将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夜倾昱漆黑似墨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眸光深不见底。

    抬手将她散乱的发丝拢至耳后,夜倾昱捧着她的脸细细的看着,眼底的幽光渐渐燃起一股热辣的火光,似是带着无尽灼人的热度欲将她融化,彻底的融入他的骨血中。

    “嘶……”肩膀忽然被他嘶咬的发疼,凤卿不禁轻喘出声。

    “舒儿,我温柔些……”不知这话是为了安抚凤卿还是在提醒自己,夜倾昱低头在她耳边轻喃细语着,语气极尽缠绵。

    可是同她痴缠在一起,夜倾昱只觉得自己像是吃到了天底下最甜的蜜饯,齿颊留香,令人回味无穷,再往后,便只能吃更甜的,若是较之差了些却是万万受不得的。

    眼下同凤卿在一起便是,他只能索取更多,让他退步却是说什么也不行的。

    看着身下的人艳丽的犹如一朵方开的红梅,“白雪”之间更见妩媚醉人,夜倾昱便明显感觉到自己残存的理智渐渐飞散,“舒儿,下次……下次我再温柔些……”

    这次,他怕是控制不了了。

    话音方落,便见帐中轻纱微扬,身影叠重,更见旖旎春色。

    ……

    好一番干柴烈火的痴缠之后,两人均是满脸的潮红之色,气息尚未喘匀,凤卿便明显感觉到身旁之人的躁动不安。

    可是她脑中的神智却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虽然累的连看都不愿再看夜倾昱一眼,但她还是能够轻触的感觉到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只是他们两人已经许久未在一起,方才他如此饥狂的渴求已经让她感到些微的不适,这会儿实在是陪他折腾不起了。

    身子软软的倒在夜倾昱的怀中,迷迷糊糊的醒醒睡睡,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凤卿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月色透过窗子照进了房中,洒落了满地的清辉。

    勉强撑着酸软的像是散了架似的身子坐起来,凤卿看着床榻上空无一人,想到几日是上元佳节,宫中必然有宴会,想来夜倾昱便是去那了。

    眼中闪过了一抹愠怒,凤卿猛地抬脚踢开了身上的锦被,却难受的自己皱紧了眉头。

    看着自己脚踝那里有一道青紫色的掐痕,凤卿的心下不禁更气。

    哪里是什么太子殿下,分明就是个饿狼!

    四下里看了看并未找到自己的衣裙,凤卿眸光微暗的朝着殿外唤道,“来人。”

    “奴婢在,姑娘有何吩咐。”随着凤卿的话音落下,便见从殿外走进了一名宫女,声音略有些耳熟。

    待到那宫女缓步走进了内间,凤卿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脸,眼中难得闪过了一抹笑意,“冬儿!”

    “云舒姐……”方才唤出了口,冬儿的脸色却不禁一变,随后赶忙改口道,“凤姑娘万安。”

    “此处并无外人,你无需如此。”

    执拗的摇了摇头,冬儿坚持道,“殿下特意交代的,这里没有什么云舒,只有凤家小姐,让奴婢千万谨记了。”

    见她得了夜倾昱的吩咐,凤卿便也就不再多言,只随的她开心就是。

    回头瞧见殿门被自己掩好,冬儿难掩喜色的拉着凤卿的手说道,“您可回来了,奴婢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儿呢!”

    说着话,冬儿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看起来好不可怜。

    “能出什么事儿啊,这不是回来了嘛!”

    “唉……奴婢好不容易抱住了您这棵大树,自然要抱紧些……”

    “……这句话可以不必说。”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凤卿顿了顿问道,“帮我寻件衣裙过来吧,否则我怕是连屋儿都出不去了。”

    听闻凤卿如此说,冬儿这才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随后赶忙红着脸低下了头,口中支吾道,“等……等太子殿下回来吧……”

    闻言,凤卿的眸光不禁微闪。

    敢情夜倾昱是故意不给自己留衣服的?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却见夜倾昱身姿颀长的走进了殿内,春光满面,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

    见他如此神色,凤卿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

    自然是心情不错,身心都被“伺候”好了,他不乐才怪。

    “参见太子殿下。”

    “退下吧!”

    眼见夜倾昱回来了,冬儿即便再是不舍也只能悄然退出了殿内。

    待到房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夜倾昱笑意吟吟的凑到了凤卿的身边,笑的一脸讨好,“小心着凉。”

    说着话,他便抬手裹紧了凤卿身上的被子,谁知后者却不领情的扭过了头。

    心知她心下还气着,夜倾昱便好言好语的哄道,“身子可还难受吗?”

    “殿下觉得呢?”一边说着,凤卿一边大喇喇的将脚伸到了他的面前,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般行为有何不对。

    定睛看着她脚踝处的痕迹,夜倾昱的眸光不禁一闪,随后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白皙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手掌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脚底。

    “诶……”一时痒的很,凤卿忍不住要缩回脚,不料却被他握的更紧。

    “我帮你揉揉,再上些药。”

    “呵,怎敢劳烦太子殿下,我自己来就行了。”阴阳怪气的说着话,还未等夜倾昱说什么,凤卿自己倒是先皱起了眉头。

    她素日最是讨厌这般骄矜的女子,可是如今怎地连自己也变成了这样!

    回神的时候看着夜倾昱神色专注的低着头正在帮她上药,她的心里忽然就一动。

    “夜倾昱,你为何不告诉我你要当太子的事情?”没有再回避他的话,也不再同他发脾气使性子,凤卿难得心平气和的同他说道。

    不妨凤卿会如此直接的问他,夜倾昱手上的动作不禁一顿。

    沉默了好一会儿,将凤卿脚踝上的掐痕都上好药之后,夜倾昱才一脸正色的望着她说道,“舒儿,你听闻圣旨的那日,想的是什么?”

    未等凤卿回答,夜倾昱便补充道,“我要听实话。”

    “逃。”

    “果然……”无奈的失笑了下,夜倾昱倒是并没有因为凤卿如此说而不悦。

    他就知道她不会乖乖等着自己去接她,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放心提前告诉她呢!

    “其实,父皇交给三皇兄的那道圣旨,上面写的是由他继承皇位。”

    “你们假传圣旨?!”惊诧的望着夜倾昱,凤卿一时不敢相信他们兄弟的胆子居然如此大。

    缓缓的摇了摇头,夜倾昱语气淡淡的说道,“父皇心里明白的很,他如此颁旨,不过是为了给他自己多年的心愿一个交代罢了。”

    “三殿下为何不想承继大统?”

    “皇兄多年来闲散惯了,他于暗处诸多筹谋也不过就是为了给容嘉母妃翻案而已,更何况烟淼心性单纯,并不适合皇宫。”

    一听这话,凤卿的脸色却不禁微变,“烟淼心性单纯不适合在宫中,我心机诡谲,所以便该留在宫里,是吗?”

    “舒儿……”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夜倾昱,不论我心性品格如何,那些都不重要,我在意的只是皇宫而已。”她不想生活在这里,也不愿意和别的女子分享他的宠爱,她的就是她的,任何人都不能抢,甚至连惦记都不行。

    紧紧的将凤卿的手握在掌中,夜倾昱的声音低沉的响起,“舒儿,夺嫡多年,我心里的确厌恶那些勾心斗角,可我也想治国安邦,富国治民,这些你可明白?”

    他有抱负、有野心,只是若注定无缘皇位,他会好生辅佐皇兄,可如今父皇给了他机会,他想实现自己心里的抱负。

    “明白。”

    “那……”

    “可是夜倾昱,自古江山美人难以兼得,你觉得自己会是例外吗?”毫不客气的直言说道,凤卿的眼中带着倔强的执拗。

    即便英明如庆丰帝,还不是一样三宫六院的娶了进来,最终容嘉贵妃的结局又是如何呢!

    她心里明白,若按丰延如今的情况来讲,唯有夜倾昱最适合登基为帝。

    但是之后呢,历朝历代有哪一位帝王是能够终身守着一人的,他们两个又何德何能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被凤卿这般质问,夜倾昱没有急着承诺什么,只是忽然伸手从她的颈间摘下了他曾经赠予她的那枚白玉扳指。

    愣愣的看着他的动作,凤卿一时不解他此举是何意。

    “舒儿,你信我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夜倾昱的眼眶不禁微红,却仍旧执拗的望着她的眼,握着扳指的手不断收紧,甚至微微开始微微颤抖。

    皇权之路,荆棘遍布,他一人走的太累,只想陪在自己的身边,任何的风刀霜剑他都可以抗下,只要她安静的陪着他就好。

    从前他以为,若是她果然有逃离他的念头,他就算是用绑的也要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不知为何,今日他忽然改了主意。

    这一路走来,她跟着他吃了不少的苦,就算他再如何保证可以待她好、保护她,但还是有一些事情是他掌控之外的。

    已经让她陪着自己走了这一段,难道往后的日子还要困着她不成吗?

    皇位于他是责任,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卸下。

    但是舒儿……

    心下想到她内心对皇宫的抗拒和厌恶,夜倾昱便猛地握紧了扳指,硌的手心通红也浑然未觉。

    眼睁睁的看着夜倾昱的眼眶一点点的泛红,凤卿薄唇微抿,眼泪忽然就夺眶而出,却偏偏仍是倔强的同他对视不肯移开视线,“送我的东西,你难道还想要回去?”

    “舒儿……”

    “朝中的事情你自己想办法解决,他日后宫中若是有除我之外的人在,你便放手吧!”

    “不会的,不会有任何人的。”倾身将凤卿抱进了怀中,夜倾昱激动的低语呢喃道。

    他只要她的保证,其余的事情,他自己都会解决。

    “十五年,待到我们的孩子长大,我便将皇位传给他,那时你想去哪我们都可以去,彻底的离开皇宫,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有儿子呢?”若万一是女儿呢,这皇位又要传给何人?

    “不独我自己,不是还有皇兄和君儿嘛,再不济还有夜倾辰那吗,夜安陌如今已近两岁了,实在不行便将皇位传给他也是好的。”

    凤卿:“……”

    他倒是计划的明白!

    但是事实证明,多年之后,夜倾昱这几个算盘却全部都落了空。

    话再说回眼下,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凤卿,夜倾昱只恨不得将月亮都摘下来哄她开心,他原以为她铁了心要走,却没想到她到底还是舍不得他的。

    “怎么,殿下的扳指舍不得了?”微瞟了两眼示意夜倾昱给自己带上,凤卿好似洒脱的没有发生方才的事情一样。

    “哪里会!”说着话,夜倾昱便欺身又戴回了她的颈间。

    事实上,凤卿的确是不愿留在宫中的。

    可是比起她的不愿,她更心知夜倾昱的左右为难。

    若是她苦苦相逼,想来他要么是忍痛放自己离开,要么便是弃了这皇位随自己一道离开。

    但是不论这两种结果是哪一种,他们两人都只怕难得舒心。

    夜倾昱一直没有言说要放弃皇位,除了有责任在,还有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可是凤卿却多少猜到了。

    如今这般情况,夜倾瑄那边方才被压服了下去,若是他于此时卸下了身上的胆子,怕是这骂名就被自己背上了。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许诺十几年之后带她一起离开。

    那时朝中局势清明,丰延大业一统,再也不会有人对他们的言行议论什么了。

    想到夜倾昱为了她而面对的左右为难,凤卿又要如何冷着心肠独自离开呢!

    罢了,勿论风雨,陪他携手共赴便是。

    ……

    从柜子里拿出一早为她准备好的衣裙,夜倾昱亲手给她一件件穿戴好,最终抱着她坐到了雕花棱镜前,唇边带笑的帮她挽着发。

    见他手法熟练的很,凤卿不禁含笑打趣,“瞧着殿下如今这架势,看来燕漓没少没作女子打扮。”

    “如何?”将钗环仔细的帮凤卿戴好,注目打量着镜中粉面含春的少女,夜倾昱的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凑合。”

    心知他是想要自己的夸赞,凤卿却偏偏挑眉气他。

    伸手点了下她的唇,夜倾昱帮她披上斗篷之后便拉着她往殿外走去。

    “去哪?”可是要送她回府了?

    “今日是上元佳节,带你去丰鄰城赏花灯去。”说完,便只带着燕洄出了宫。

    虽然夜倾瑄造反的时候才过去没多久,但是丰鄰城中却好像并未发生什么变化,至少今日上元佳节日,街上还是热热闹闹的,难以相信这里之前方才经历过一场战争。

    同夜倾昱信步走在街道上,凤卿四下里看着,只见满目花灯琳琅,七彩缤纷,格外的艳丽夺目。

    见她看的入神,夜倾昱便让燕洄随手买了一个。

    愣愣的看着夜倾昱塞进自己手中的灯笼,凤卿初时一愣,随后不禁抬头朝着他扬唇轻笑。

    这般被人当作一个小女孩儿似的疼宠,想来除了她爹之外,再不会有旁人了。

    凤卿原本以为,夜倾昱会在今日就向她提起迎娶她的事情,可是谁知他竟只言片语未提,倒是令她感到意外。

    想着之前凤卿才被自己折腾了好一番,夜倾昱恐她身子不适,是以便也不敢一直拉着她闲逛,又买了些精致的小玩意儿之后,夜倾昱便送凤卿回了府上。

    眼下两人尚且无名无分的,若是贸然将她留在宫里的话,恐会惹起旁人的非议。

    一直到将凤卿送到了她的房门口,夜倾昱亲眼看着她进去了方才与燕洄离开。

    且说凤卿回到房中之后,却不妨见到千行正无所事事的坐在椅子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似是等的抓心挠肝的。

    今日一听闻小姐回来她便直奔这府上了,可是谁知却被告知她进宫去了,待到她再欲追回宫里就被燕漓给拦了下来,说什么也不让她去,只让她在此等候。

    可是她一直从晌午时分等到了太阳落山,眼下天都黑了,却还是不见小姐的影子。

    若不是知道燕漓绝对没有那个胆子糊弄她,千行都要去找他算账了。

    正如此想着,千行不经意的抬头望门口扫了一眼,却见凤卿满眼惊艳之色的望着她,脸上满是笑意。

    “小姐!”惊喜的唤了一声,千行猛地从椅子上蹿了起来,一下子跑到了凤卿的身边抱住了她。

    “快给我瞧瞧,如今可是愈发出挑了不是。”说着话,凤卿满眼笑意的上下打量着千行,只见眼前的少女面容白皙,肌肤光滑水润,脸颊上透着淡淡的红晕,哪里还有曾经的骇人的疤痕在。

    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千行的脸蛋儿,凤卿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可还疼吗?”

    “不疼,小姐别担心。”虽然医治的过程是不好受的,但是那些事情却不必说与小姐知道,“紫鸢姑娘拿了王府好些珍贵的药材出来,都给我用了,眼睛都未曾眨一下。”

    如今想到那府里的财大气粗,千行还是觉得惊讶呢!

    “既如此,明日我备些贵礼,你与我一道去好生谢过。”这话凤卿倒不是随意说说的,千行是她极为在意的人,靖安王府既是解决了她的一块心病,她自然要去致谢的。

    “小姐打算送什么?”

    “嗯……这倒是没有想好,不过是些珍奇的玩意罢了……”靖安王府家大业大的,自然什么都见过,她也不指望多惊艳人家,不过是聊表谢意而已。

    “依我看呀,小姐不若直接抬去几箱银子得了!”

    “为何?”

    “您不知道,靖安王的性子古怪的很,他只喜欢真金白银。”

    千行在那府里逗留了多日,时不时的便见到有官员去那府里送礼,照理说,靖安王应当避嫌不受才是,可是他却偏偏照单都收下了,不过却只收真金白银,其余甚至连府门都不让入。

    听闻千行如此说,凤卿却淡淡笑道,“如此说来倒是好办了。”

    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千行的头,凤卿不觉打了个哈欠,却强行撑着精神朝千行问道,“二姐姐那边是何情况?”

    “墨熙来过了,已经好生诊治过了,不过玄觞受的伤有些重,还要悉心静养几日才行。”

    “若无大碍就好……”其实她倒没有多担心玄觞,更多的只是挂心乐藻而已。

    眼下知道玄觞的伤并不会影响到性命,想来二姐姐的心里也能放心些。

    连日舟车劳顿,方才到了这府里便又马不停蹄的进了宫,被夜倾昱好一番折腾,凤卿本就累着,此刻难得得了机会,方才宽衣躺在榻上,凤卿便闭眼沉沉的睡去,不在话下。

    翌日一早,凤卿先去乐藻的院中查看了一番玄觞的伤势,见他已经能够下地活动了,便心知这伤原没有那么重,于是便也就不再打扰他和乐藻。

    着人抬了几大箱子的东西,凤卿带着千行一路朝着靖安王府而去。

    及至那府门前,凤卿微微仰头看着眼前鎏金的四个大字,上书“靖安王府”,莫名就令人心生敬畏。

    方才上了台阶便见门口的侍卫上前将她们拦住,开口的话倒是十分客气,“不知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凤卿特来拜见王妃,还望代为通传。”

    不着痕迹的上下打量了几眼凤卿,见她气度非凡,身后又跟着面熟的千行,那侍卫便回道,“姑娘稍后。”

    说完,便见他进到了府里去传话。

    片刻之后,只见墨锦面上带笑的快步走了出来,方才见到凤卿便拱手道,“凤姑娘,我家王妃有请。”

    “有劳。”

    话音落下,凤卿便和千行随着墨锦一道朝着王府里走去。

    这不是凤卿第一次到靖安王府来,不过上一次还是以六皇子府的婢女身份来此,心境自然不同。

    看着墨锦一路带着她们朝后院走去,凤卿的心下不禁一动,面上却不动分毫。

    大抵是猜到了凤卿心下的疑惑,墨锦在前面神色恭敬的解释道,“自从我家王妃这次有孕之后,王爷心下在意的紧,如今天气寒凉,未免她染了风寒,是以便极少让她出来走动了,凡有必要相见的人都直接请到浮风院去。”

    “早便听闻王爷在意王妃如性命一般,看来果然传言不假。”

    闻言,墨锦微微笑了,示意廊下的丫鬟打帘,将凤卿请进了房中。

    方才进屋,凤卿便感觉到扑面而来一阵暖意,满室馨香之气。

    “凤卿见过王妃。”

    “起身吧!”随着一道轻柔的女声落下,凤卿缓缓的直起了身子,一并抬起头对视上倚在矮榻上的女子,几月不见,只觉得她愈发明艳动人。

    上一次见到慕青冉,还是凤卿尚未离开丰鄰城的时候,那是她尚未怀有身孕,身子也比眼下康健的多,如今看来,到底还是瘦弱了些。

    不妨夜倾辰也在房中,凤卿眼眉微挑,赶忙又施礼道,“王爷万安,凤卿一时不察,还望王爷恕罪。”

    “起。”冷冰冰的说了一个字,夜倾辰只顾专注的吹着药,大抵是待会儿要给慕青冉喝下的。

    再次抬头的时候,凤卿对视上慕青冉眸中温软的笑意,便心知她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份。

    凤卿就是当日的云舒!

    即便没有夜倾昱的话,凤卿也不觉得自己能够瞒得过她,毕竟一个连朝局都能随意搅弄在掌中的女子,心机自然不会简单。

    “王爷先去陪陌儿玩吧,我与凤姑娘单独坐坐。”

    可是谁知夜倾辰听闻这话却当即沉下了脸,动也未动。

    见状,凤卿微低下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心下到底是不愿招惹上夜倾辰这种蛮不讲理的人。

    “好容易有人来与我说说话,夫君竟不高兴?”说着话,凤卿只见慕青冉微微蹙眉,夜倾辰当即便缴械投降。

    看着某位眸色深沉的王爷深深看了她一眼,凤卿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笑意。

    看来这银子,还真是没有白带,大抵是用得上了。

    “今日前来,原为之前王妃命人医治千行的事情,凤卿特来拜谢。”顿了顿,凤卿转头直视着夜倾辰拱手道,“恐王爷不喜那些俗物,是以只备了几箱银钱,还望王爷王妃勿要嫌弃。”

    收回了落在凤卿身上的目光,夜倾辰仔细叮嘱了慕青冉一番,这才稍有些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瞧着他的背影,凤卿不禁微思,这位王爷不会是去查银子去了吧?

    “凤姑娘,里间叙话吧!”

    闻言,凤卿便缓步走至了内间,坐在了慕青冉对面的绣墩上。

    倒是难怪靖安王会将这小王妃护的什么似的,凤卿自认,若换作是她的话,也必然要掖着藏着的不给人见。

    就在她打量慕青冉的时候,后者也在不着痕迹的望着她。

    许久之前在六皇子府初见,她便觉得她不似久居人下之人,倒果然没错。

    到底“凤”字一姓,不会被白白埋没了。

    不过慕青冉心下思忖着,或许她这姓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自己的命运,与夜倾昱之间的这一段情便是最好的证明。

    见慕青冉未说话,只静静的望着她笑,凤卿心下稍安,莫名对她生出了些亲近之意。

    难得这样心机叵测的女子竟然会带给人十足的心安,让她也不禁心生喜爱。

    “此前为求自保,曾间接利用过王妃一次,还望见谅。”想起之前在六皇子府上发生的事情,凤卿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至少可见她的诚意。

    就是不知,这位王妃心中是何想法了。

    ------题外话------

    最近天朝的杀人游戏风靡各个大陆,一向走在时尚前沿的四少自是不能错过。

    夜倾昱:我们今日不妨也来一局杀人游戏如何?

    冷凌澈温朗一笑:随意。

    乾景尧与夜倾辰相视一眼,眸光凌厉。

    夜倾昱抚额:你两把剑收起来行不,谁让你两真杀了!

    理清规则后,四人重新落座,开始第一局杀人游戏。

    第一轮:

    本轮法官由浮梦友情担当,浮梦清嗓:天黑请闭眼,杀手请睁眼。

    看着乾景尧和夜倾辰睁开眼睛的刹那相互瞪了一眼,浮梦隐约觉得这一局要崩。

    浮梦:杀手请杀人,杀手请杀人…

    重复n遍之后

    浮梦:你两还能不能玩了?

    冷凌澈、夜倾昱睁眼,只见另两人拔剑互指,不肯相让。

    浮梦大怒:靠,你俩是特么一伙儿的!

    法官卒,第一轮杀人游戏GAMEOVER!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