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一剑光寒耀九州!

作者:妖月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妖血大帝最新章节!

    谢振海及时出手,一举击退赵元震惊了全场修者,他身形一晃飘落于验武台之上。

    “爷爷,你出关了!”谢子枫一脸欣喜,停止了催动丹田古文,走到那须发皆白却威严不减的老者身前,道。

    “恩!”谢振海点了点头,道,“很好,你不愧为我谢振海的孙子,临危不乱敢于立身于族人身前,你没有给你父亲丢脸!”老人一脸赞赏,先前远远就看到了赵元威胁谢子枫的一幕,对于这个孙子的表现颇为满意。

    “只恨子枫实力不济,不能斩尽仇敌!”谢子枫叹道,他现在的修为太差了必须努力提升实力。

    谢振海摆了摆手一笑,眸光瞅向了旁边的中年男子,眸中掠过一丝黯然。

    “父亲!”谢长天心中激动,却久久只是道出了这一句。

    “你也不错。”谢振海叹息,这个儿子天赋也是不错,当年早就凝聚了玄丹成为了一方强者,可惜在一次出入禁地的时候受伤,差点丢了性命,若不是谢长青出手救治他早就殒落了。

    那次重伤给谢长天留下的后遗症,使之再也难以前进一步,滞留在了天罡之境!

    “爷爷,你终于出关了,你若不出来的话,我们可就再也见不到你!”这时谢勇及谢钧走了上来,眼眶之中泪水滑落,泣声不断,他们的肩膀、小腿之上都有伤痕,血迹斑斑。

    这是刚才被三大家族围攻时留下的伤,若不是几个族中长者护持他们早就丢了性命。

    “有爷爷在,没有人可以动你们!”谢振海老眼之中露出几分慈爱之色,心中却悲痛无比,这也是他的孙子,如今却被人逼到这个份上,心中的怒火好像是火山一般要喷薄而出。

    “恩,有爷爷在,看谁敢动我们!”谢钧咬牙,一脸倔强,纵使身上伤痕累累却不曾出声喊痛。

    “家主你的伤?”谢家几位长者投来询问的眸光。

    “已经无妨。”谢振海摆了摆手,道,“你们都退下,这些跳梁小丑交给老夫来处理!”

    说完,他上前一步,气势如山,眸光逼视前方,道,“赵元,你身为使者竟然敢向我族人动手,难道是当我谢家无人么?”

    “是你孙子忤逆在先,伤了我徒弟!”赵元此时稳住了身形,落在了高台之上冷哼说道。

    “忤逆?”谢振海冷冷一笑,旋即眸光掠动,淡淡的瞥了一眼那被大狗抽得脸庞变形的周嵘。

    “爷爷,是这些家伙和吴氏等族勾结,贸然提前了比赛时间,还刁难子枫哥哥!”谢钧说道。

    “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谢振海点了点头,凝视着赵元,道,“伤你徒弟又如何?敢动我谢家子弟,老夫今天便杀了他!”

    老人霸气测漏,让人惊诧!

    呼!

    话语落下,谢振海手掌一动,丹元之气席卷而出,向着那周嵘一掌怕去。

    汪!

    突然传来的恐怖气息惊得大狗一阵发毛,呲牙咧嘴叫了一声后,连忙闪到一边。

    砰!

    就在大狗避开之时,掌风袭来,恐怖的气息波动好像浩瀚之海向着周嵘倾覆而下。

    “不,我是道天门的弟子,你不能杀我!”周嵘大声惊呼,一脸惊恐,显然是没有料到有人敢在他师傅面前动手。

    “谢振海,你敢!”赵元也是眼角抽动,冷喝道。

    谢振海并没有停手的意思,手掌落下,周嵘几乎被拍成了肉泥,血花喷出就此气绝。

    “周嵘就这么死了?”全场的修者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周嵘在不济也是道天门的修者,杀了他无疑是在挑衅道天门啊!

    “犯我谢家者,杀!”面对赵元的冷喝,谢振海脸色冰冷,淡淡的话语好像惊雷一般响彻全场。

    在这一刻,南荒城的修者都是一阵心悸,眸光瞅向那个老者时不由多了几分敬畏。

    如此人物,若是得罪,简直是找死啊!

    “这老匹夫不是受伤了么?”吴正雄等人一阵心寒,只觉毛孔悚然。

    谢振海沉寂多年人们已经要将之淡忘,没有想到此次出关却强势至此,让人畏惧!

    “谢振海,你太狂妄了,难道你真以为你们谢家出了一个谢长青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赵元眸光阴冷,厉声道,“你杀我道天门弟子,今天本使若不杀你,难以立我门威!”

    他冷哼一声,法诀引动,身上寒光闪烁,突然有着七道剑光呼啸而出。

    这是七柄长剑,方一出现就好像是箭矢一般排列在赵元的身前,这些长剑身上刻有着玄妙的纹路符篆,勾勒之间好像天地纹路,玄之又玄,有着晦涩的波动流出相互牵引。

    这是一套灵级以上的法剑!

    “法剑?”谢振海扫视了一眼那七柄长剑,冷冷一笑道,“这就是你的底蕴么?”

    冷笑声落下,谢振海手掌一拂,谢长天头顶悬浮的那张宝画便出现在了他身前。

    他手指轻弹,射出一滴嫣红的鲜血,法诀牵动将之凝聚成了一个法印,直接没入那画中。

    嗡!

    古画光华绽放,剑光刺眼,里面的山河流转竟然为之活转了过来。

    “这副画活了?”谢子枫盯着那副宝画,心中不由一紧,浮现出几分莫名的情绪,喃喃道,“那里面的青衣男子是父亲么?”

    谢长天则是舒了口气,这副画是谢长青留给他保命之用,不过他实力过低顶多可以凭此抵挡一般的玄丹境修者,却也难以长久一战,不然必将耗去他大量精血,寿元将减。

    “这老家伙也可以催动此画?”赵元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几分凝重。

    就在此时,古画突然扭转化为了一片光幕悬浮在空,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副仙卷在虚空铺卷而开,画中自成世界,青衣男子屹立山巅,遥望虚空,衣袂飘飘似要踏天而去,在那光幕之中几行诗句不断流转。

    诗句流转,使得画面泛起一阵涟漪,宛若有魔力的吸引着全场的修者紧紧的盯着那副古画。

    却见得涟漪泛起后,画中有着人影闪烁,如浮光掠影,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一幕幕场景。

    那是一个青衣男子的一生轨迹,他仗剑高歌,横扫天下力克群雄,不可匹敌……画中剑影闪烁,血光不断,那是一段让人振奋的历程,可以看清那男子的一些事迹。

    “那就是父亲么?”望着那些一闪而逝的光影,谢子枫心中震动,只觉体内的血液在沸腾,虽然只是一个画面,却依然可以看见其父的盖世之威,那种横扫天地,仗剑高歌的豪情让他羡慕。

    一剑光寒耀九州,天下谁人不识君!

    全场的修者都是一阵沉默,对于那画中男子充满了敬畏,短短的诗句却似乎彰显了青衣男子的高度,让人不可企及。

    “那就是谢叔叔么?”远处高台上,薛紫嫣灵动的眸子眨了眨露出一脸崇敬之色,就连她对那个青衣男子的豪气为之折服,仗剑高歌,踏天而行,要问道寻仙如此人物,当世有几何?

    “他正是谢长青!”白衣女子语气略显复杂,眸子紧盯着前方的画面也是不由心生迷恋。

    “姑姑你见过他么?”薛紫嫣眨了眨眼睛道。

    “见过!”白衣女子似乎陷入了追忆之中。

    “那你们是认识的咯。”薛紫嫣一副对此很感兴趣的样子。

    “虽然认识,或许他却便不记得我吧!”白衣女子叹气,“如他那等人物又岂会记得我了?”

    薛紫嫣眨了眨眼睛,眉头一弯将视线聚集在前方的画卷之中。

    对于这个名震神州的人物她也是好奇已久啊!

    这诡异的一幕,彻底震撼了赵元,他目瞪口呆,身前七柄法剑祭出却不知所措。

    这副宝画完全超乎了他的认知,不是常人可有!

    “当年我谢家因你而辉煌,没有想到事到如今,还得靠你杨威,摄世人!”谢振海凝视着画卷之中的青衣男子,心中不甚唏嘘,儿行千里,他却无能为力,当中悲凉,唯有为人之父方可体会。

    他也是多么希望可以助这儿子一臂之力,为他排忧解难啊!

    “杀!”深深吸了口气,谢振海眸光突然一凝,凌厉如刃,锐气逼人,他法诀引动,前方的画卷突然一动,里面的男子宛若剑仙一般临尘,踏空而行,走出了画中世界。

    “谢长青出来了!”场中有人惊呼,无数修者的心都为之绷紧。

    这一次谢长青踏空而行,宛若君王临尘气势盖天,他每一步踏下,整个虚空为之一颤,天地元气都为之引动,场中的人只觉有仙神君临天下,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压迫。

    一些人差点要跪伏在地,顶礼膜拜。

    这一刻,谢长青的身影烙印在了南荒城每一个人的脑海里,不可抹除!

    青衣男子一脸冷峻,踏空而下,向着赵元逼去,无形的剑气弥漫开来让人心悸。

    “这……”赵元心中骇然,如此气势连玄婴境的修者都难以企及啊!

    青衣男子手诀一引,腰间的青纹长剑,叮的一声,离鞘而出,声音清脆宛若龙吟。

    刷!

    长剑舞动,光耀九州,整个广场虚空都被那绚丽的剑光渲染成一片青色,耀眼夺目。

    没有人看清那青衣男子是如何出手,剑光便已经落下。

    赵元惊恐之下法诀引动,七柄法剑光华闪烁,化为一个剑阵企图抵挡那盖世一剑。

    嗡!

    青光落下,七柄法诀发出阵阵嗡鸣之声,剑阵所绽放出来的纹路尽数崩裂难以力敌。

    刷!

    一道剑光似从远古而来,斩裂虚空,出现在赵元身前。

    “不……”赵元一脸惶恐,法诀引动周身顿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一个个符文闪烁出来化为一个光罩将之护住。

    这赫然是一件护身宝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