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僵局

作者:妖月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妖血大帝最新章节!

    第二百九十五章 僵局

    “狼子野心,其罪当诛!”姬轻舞玉容冷艳,如有寒霜浮现,玉手中血气弥漫骨枪变得越发晶莹了起来,道纹流转,有着一股晦涩恐怖的波动向着四方震荡而去。

    “没有什么可说的,成王败寇,杀,先斩了姬轻舞,我们在进行分配传承事宜。”姬兆丰话语冰冷,手持着长矛,背后血气涌现,金光灿灿,展现出了神通异象,一尊圣兽开始不断凝实。

    “你我联手,先除去姬轻舞,只要姬轻舞一倒,他们这一系也没有什么能人与我等争锋了。”那姬清月身材高挑,胸部饱满,模样清丽,可心却无比狠辣如蛇蝎美人。

    她也激发了血脉之力要展现出全部实力,背后光华绽放,霞光流转也有着一尊圣兽浮现。

    “一群宵小之辈也想称皇。”姬轻舞眸光冰冷,手中骨枪一挑,当即就杀向了两人。

    骨枪是一件皇道法器,取自上古皇者最坚硬的骨骼炼制而成,威力盖世,远不是王道法器可比,就算在各大王族中,这等法器就连通天境的皇者也不人人可收持一件。

    因为皇者级别的骨骼太难获得了,纵使获得想要将之融合化为己用也颇为困难。

    一般来说妖族都喜欢用族人先辈的骨骼炼制法器,因为同是一源会少去许多抗拒。

    骨枪震荡,如有着太古凶兽在咆哮,音波震天,一股狂霸的波动肆虐开来如惊涛骇浪,不可抵挡,姬轻舞手持长青,杀向了那姬兆丰,气势之强竟然不亚于宫府境的一击。

    长枪舞动将自己护持的滴水不漏,不时化为漫天枪影惊鸿,又如凶兽猛然扑出,与之两名宫府境修者一战,竟没有落于下风,可见着皇道法器之强,根本不是常人可以一战。

    枪风呼啸将虚空都切裂了,那几位玄婴境修者一脸惊骇,连忙后退,不敢撄锋。

    锵!

    一道清脆的交击声响起,那姬兆丰身形一顿,竟被击退十米,手腕虎口都是一阵吃痛。

    “皇道法器果然强悍!”姬兆丰眸光冰冷,他踏入了宫府境,竟不能将区区玄婴境的姬轻舞击杀,简直是让人诧异,皇道法器之威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千百倍。

    这还是姬轻舞实力不够,未能让这法器复苏,不然必可横扫一切。

    姬轻舞黛眉却是微微一蹙,这姬兆丰修为太高了,就算刚才负伤,想要将他压制下来,依旧没有那么轻松,况且在身边还有着另外一名宫府境的族人牵制导致她应接不暇,无法占据上风。

    吼!

    就在姬轻舞击退姬兆丰时,一声怒吼传出,那姬清月背后异象展现,一尊凶兽探出了一只十丈大小的巨掌,撕裂了虚空,携带着狂霸的风浪,向她背后一掌拍下。

    与此同时姬清月玉手中一柄长剑出现,剑光闪烁,如雷霆一般撕裂了虚空直取前方女子。

    姬兆丰和姬清月两人一进一退,攻守有备,根本不给姬轻舞一丝喘息的机会。

    锵!

    姬轻舞回头,长枪挑动,将那异象巨兽击退,娇躯如蛇,当空扭动却依旧未能避开那一道道剑光,终究是被斩了数下,铿锵声响起,那剑光如击在钢铁之上未能得手,

    在姬轻舞身上穿有着一件皇道软甲,是一种上古异兽的筋骨和冰翼天蚕丝炼制而成,威力不凡,替她抵挡下了那几道致命的攻击,可对方那一剑所蕴含的劲道却依旧将之震伤。

    噗!

    姬轻舞身形踉跄而退,差点栽倒,不过她轻盈如蝶儿,腰姿一扭就将那股劲力卸去稳住了身形,饶是如此,她依旧是受伤不轻,嘴角中有着鲜血吐出,那娇容也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催动这皇道法器所需要的精气太庞大了,让她渐渐感到力所难及。

    砰!

    在不远处,四名玄婴境界青年则在向姬轻舞的一位族弟出手。

    这青年虽然实力不弱,手中法器也不凡,可惜寡不敌众,只得祭出法器防御却依旧难以抵挡住众人的狂暴攻击,只是片刻间,他就被轰飞千米,落在这个空间的边缘,口吐鲜血。

    “你们太欺人太甚了!”这青年名为姬琅,是姬准之子,血性十足。

    “你们这一系而今势弱,只是出了一个姬轻舞罢了,如何与我等争锋?”另外四名青年掠来,将他围住,一个个眸光狰狞,好像恶狼,没有一点感情流露而出。

    “想要除去我,你们也得付出代价!”姬琅眸光一凝,手掌竟然出现了一件禁器。

    这禁器一出就有着一股让人头发发麻的气息波动弥漫开来。

    “禁器!”那四位青年眉头紧锁,身形微微后退,不敢在紧逼。

    其实这些人手中都有禁器,可是一旦将底牌动用出来,在接下来的争锋当中只怕就会吃亏了,所以在顾忌之下,并没有急着出手,毕竟此事关系甚大牵扯着自己的前途啊!

    姬琅手持禁器并没有急着出手,他知道自己一旦将禁器催动,也就没有了底牌了。

    禁器也有强弱,可这里的人族中长辈都有王者,甚至还有皇者级别的高手,底牌不比谁弱,若催动一般的禁器不仅不能伤敌,或许还被那禁器之威给伤了自己。

    砰!

    一身巨响传出,姬轻舞杀出了重围,来到了姬琅身边,怕他出意外。

    姬轻舞势不可挡,另外几位玄婴境修者纷纷后退,不敢与皇道法器争锋。

    “姬轻舞,你还是束手就擒吧。”那姬清月掠来,身后血气绽放,异象悬浮演化出一尊上古凶兽,凶兽双瞳凶光绽放,气势凌人,冷冷的盯着前方的姬轻舞作势欲扑。

    “念在你我同是一族,我们不会取你性命的。”姬兆丰也掠来,出现在另外一边。

    “轻舞姐。”姬琅拖着狼狈的身子,走到姬轻舞身边,一脸担忧,现在的局势对他们极为不利啊!

    姬轻舞也知道当中的利害之处,这里地方太狭小了,纵使她手掌持有禁器也不敢轻易施展,不然只会伤及自己,除非,她遁出这片空间,可这样一来她也就放弃了夺取先祖传承的机会了。

    一旦失去了传承,以后他们这一系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况且真正的皇,足以镇压那些皇者级别的高手,皇威一动,天地八方莫敢不从。

    “我不会妥协的。”姬轻舞眸光一凝,那美眸中有着寒光闪烁。

    这次她父皇对她寄予了莫大的希望,期盼她能有所收货,以后成为真正的皇君临天下。

    也是如此,当世妖皇才会不惜传下皇道法器,怕的就是出现现在的局面。

    “对,绝不能他们的阴谋得逞。”姬琅也是眸光一凝,眸中有着几分凶戾之色浮现而出,一副随时准备催动禁器的模样,与其束手待毙,还不如来个玉石俱焚。

    “这样,你们退出此地,我等也可放你一马。”姬兆丰皱眉,知道此事有些棘手。

    “不行,让她退出此地,到时候她在杀来怎么办?”另外一边的姬清月却是一脸冷艳,“让她出去可以,却必须交出禁器,在让我们给她设下封印,暂时不能动用血脉之力。”

    “此法可行。”姬兆丰点头,心头暗忖,还是女人的心思缜密啊!

    与此同时他对那姬清月也多了几分警惕。

    “你们也未免太天真了吧。”姬轻舞娇容冰冷,双眸中光芒闪烁,如王者睥睨天下,临危不乱,“我一旦交出禁器,被你们封印住了血脉之力,岂不任你们宰杀?”

    “这么说,你非得和我们鱼死网破了?”姬清月黛眉一弯,眸光逐渐阴鸷了起来。

    “此言差矣,既然你我僵持不下,何不选择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姬轻舞嘴露浅笑,谈笑风生,一副可掌天下山河的气势,那种镇定从容的心态,让由心忌惮。

    这样的人物以后绝对可以威震一方,甚至统御百万里山河。

    因为这是皇者才有的气魄。

    “你有什么好办法?”姬清月道。

    “先祖传承,有缘者才可得之,我们在此自相残杀,要是到时候却无人可获得传承,岂非坏了我族大事,而今各大王族可是虎视眈眈,对我妖皇一脉可并不怎么信服啊!”姬轻舞盈盈一笑,衣裙飘飘,如神女临尘,似乎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刚才还飒爽英姿,杀气腾腾眨眼间却换了一副模样,这种从容的心智实在难得。

    姬兆丰和姬清月心头也是略生敬服,不过却并没有妥协的意思。

    谁又愿意臣服他人脚下了?既然有机会成为皇者,君临天下自然不能放弃。

    “你到底想说什么。”故而,姬兆丰一脸冰冷,不愿意在继续听下去。

    “传承共享,有缘者得之!”姬轻舞如此说道。

    “不行!”姬兆丰当即拒绝,“谁都知道血脉越接近先祖者就越容易获得他的血脉传承,你的血脉在我等之上,机会远比我们要大,什么公平竞争,简直就是笑话。”

    “对,此法不行。”姬清月也点头道,“除非你让我们先试。”

    “让你们先试?”这会姬轻舞不由蹙眉了,这两人的血脉虽然不如自己却也是百年来少有的天才,一旦让这两人先试,要是传承被他们给获得了结果还是一样。

    可不答应这个请求,事态或许会真的到达鱼死网破的地步。

    这种结果显然不是姬轻舞想要的。

    嗡。

    就在姬轻舞一脸踌躇的时候,这片空间突然泛起了一阵涟漪,一个少年如从天而降。

    这骤然出现的少年自然是谢子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