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番外(离婚)

作者:栗米不是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悠闲大地主最新章节!

    “好。”尽管对母亲安排韩莉莉在自己同齐美娟的婚床上休息有些不舒服,但看到韩莉莉那一副身心俱疲的样子,宁国通到嘴的拒绝的话就没说出来。

    递给韩莉莉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张兰花拉着宁国通出去了。

    而他们身后的韩莉莉,却在门关上的一刹那,从楚楚可怜的小媳妇样,变成了奸计得逞的得意嘴脸。

    ……

    “国通我可告诉你,这韩莉莉你想娶得娶,不想娶也得给我娶了!”一出房门,张兰花就臭着一张脸低吼。

    “不可能,娘你别瞎胡闹了行不行?”宁国通不耐,他不知道母亲这是怎么了,人家都想着儿子媳妇好好过日子,能不生气最好,自家妈怎么老是鼓励自己娶别的女人?她这样的话让美娟听了,心里得有多难受?

    “瞎胡闹,我怎么瞎胡闹了?你整天守着齐美娟那个不下蛋的母鸡才是瞎胡闹!”在医生诊断出齐美娟以后不能生育的时候,张兰花跟儿子闹过一阵子,让他以这个理由跟齐美娟离婚,可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齐美娟也被他带到城里去了。

    这下子儿子也算是闯了祸,依着齐美娟那样的性子,肯定不会再待在家里讨嫌。

    “反正我不会离婚,更不会娶她,要娶你自己娶!”宁国通气急败坏地喊。

    “滚犊子,要是儿媳妇我能自己娶,还要你干什么?混账东西,你是不是非得要咱们老宁家绝了后才甘心?”张兰花也恼了,张嘴就开始骂。

    卧室里的韩莉莉一直屏息凝神地听着外间的动静,听到他们的对话之后恨不能上前对着宁国通就是一个耳刮子过去。呵,真以为老娘的便宜,是你想占就能占的么?你想得倒美!

    这次无论如何,你宁国通都别想逃脱了!

    母子两个正在僵持间,就听到大门处传来一阵响动,接着就听到宁馨那奶声奶气的声音欢快地响起,“妈妈,咱们走快点,我要去爸爸房里当怪兽,把他吓醒了!”

    宁国通听到,脸上闪过慌乱,“妈,别的事我都依你,就只这件事不能任你胡来,就算是不为了我,求求你也为了馨馨想想吧!”

    张兰花翻了个白眼,对宁国通的话不置可否,但也没接着嚷嚷什么。宁国通以为母亲这是对孙女心软了,心下稍安。他用手用力在脸上揉搓,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儿,这才快步走到门口,推开房门。

    女儿宁馨,穿着一套粉嫩嫩的小裙子,头上梳了两个羊角辫,正蹦蹦跳跳地朝着他走过来。

    “爸爸,你怎么起这么早?我还没去你屋里喊你呢!”看到宁国通,宁馨显然有些失望,因为她已经准备好了要吓吓爸爸的,这下子没办法做了。

    “呵呵,爸爸想你了,就起来等你啊!馨馨今天起这么早呢?”看到女儿身后的齐美娟,宁国通的脸上闪过愧疚,随即快速转移话题,“馨馨换新衣服了?”

    他昨天带着孩子回来时,只是想着回家看看,因为心里烦乱,根本没有想到要带换洗衣服。家里倒不是没有闺女的衣服,但这一件簇新簇新的,显然是才买的。

    “是啊,妈妈说这是她昨天下午给我买的,好看吗爸爸?”宁馨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但一说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小丫头瞬间就精神百倍。

    “好看,我家馨馨穿什么都好看。”

    “呵呵,我也觉得是诶,爸爸~”宁馨虽然小时候跟着奶奶过了两年,但那时候还不是特别记事,虽然张兰花一直在她跟前说什么丫头都是赔钱货,但小孩子家家的,听过就忘了。

    她记住的只有父母对她的疼宠,和一家三口待在一起的幸福和快乐。就像是现在这般,每当她穿上新衣服之后,总会到父母跟前讨夸奖,她也习惯了父母说她漂亮可爱之类的话。

    可是这样的话听在正烦躁的张兰花耳朵里,让她更烦躁了。

    “别在这里啰嗦这些没用的了,你先去一边玩去,我们大人有正事要说。”

    “哦。”宁馨看到昨晚对自己还挺和善的奶奶,今天竟然板着个脸,撇了撇嘴,松开妈妈的手去了沙发上坐着。

    看到母亲迁怒到自己闺女,宁国通有些无奈,转头看向像是习惯了这一切,一脸淡然的妻子,他的心像是被人给狠狠地捏住了一样。

    今天,又要让她伤心了。

    “你们吃,吃饭了没有?”结结巴巴地问完,宁国通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妻子一向起的极早,在七点之后吃早餐的时候都很少,连带着闺女去幼儿园,也常常是最早的那一个,这会儿已经九点半多了,就算是去掉路上的一个小时,也应该已经吃饭超过两个小时了。

    “吃过了,我先进房间了。”齐美娟小声道。

    结婚之后第一次同宁国通吵架,等他带着孩子走了之后,齐美娟也想了许多,昨天晚上她辗转反侧,觉得宁国通是急于要给自己同闺女一个更加富足的环境,才会那么激进的吧?

    所以今天早晨公公带着闺女来到她跟前的时候,还没等公公开口,她就主动提出要回家来把他给叫回去了。

    不过此刻看到宁国通,她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借口要去房间收拾,也好给自己一个缓冲。

    她这样说,张兰华巴不得呢,可是却吓坏了站在旁边的宁国通。

    屋子里可还有一个定时炸弹,没有排解呢!不能让她这个时候进去!

    可是要怎么开口,才能让她留在客厅里呢?

    “美娟,你别!”嘴巴比宁国通的思维还要快,还没等他想到办法,就已经开口了。

    “怎么了?”齐美娟手搭在门把上,转头问他。

    “我,我是想说……”宁国通急的脑门上都出汗了也没有想到该说些什么。

    张兰花可不管这些,清了一下嗓子,就对着齐美娟道:“美娟呐,有些事它发生了就要去面对的,可是不管怎么样,你和国通两个人也算是夫妻一场,不兴闹的太难看的哈。”

    齐美娟听到婆婆这样说,心里咯噔一声,想要拧开门把的手顿在那里。

    婆婆虽然整天咋咋呼呼的,可从来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她这么说就代表在昨天夜里,发生了一件事情,足以影响到她同宁国通两个人的关系了。

    能够影响到夫妻关系的事或许有许多,但在她同宁国通之间,却只有一个。

    那就是宁国通背叛了她。

    果然,紧接着就听到张兰花有些得意的声音,“昨天晚上国通多喝了几杯,就把人家一个好好的黄花大闺女给睡了。”

    齐美娟猛的把头转向宁国通,试图从他那里得到否认,可是注定却要让她失望了。

    宁国通的脸上除了愧疚,懊悔,却没有哪怕一点点被母亲冤枉的愤怒。

    “呵,是吗?”齐美娟的声音说不出的悲凉,听在宁国通的耳里,就像是一柄利刃,割在他的心上。

    妻子伤心了,从来不会歇斯底里的哭泣,当初她被从小养大的姑姑指责忘恩负义,是个白眼狼的时候,就是这般,语调清冷,神情悲怆地问她,‘姑姑是不是真的怎么想的’。

    那时候被自家孩子鼓动得全然忘了齐美娟曾经的付出的姑姑,毫不犹豫地点了头,把齐美娟给伤了个彻底。

    宁国通那时候搂着伤心不已的妻子,在她耳边喃喃细语,许下了就算是全世界都伤害她,自己也会永远保护她的承诺。如今誓言还言犹在耳,可伤害她的,却戏剧般的变成了自己。

    “美娟,你听我解释……”

    “好。”齐美娟的话,不止让幸灾乐祸在一旁看热闹的张兰花惊讶不已,就连宁国通都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打算听自己解释了。

    可是宁国通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诡异的沉默过后,响起的是齐美娟清冷不带有一丝感情的声音。

    “你是想说自己是酒后乱性,还是说自己是被人下药了?”

    “我……”

    “宁国通,我们离婚吧。”

    没有询问经过,没有询问缘由,齐美娟一出口,就断送了宁国通心底所有的可能。

    “美娟,我……”尽管心头苦涩不已,他还是想要解释一下。

    “别的不用多说,我有眼睛,你只需告诉我,妈说的事,是不是真的?”齐美娟打断他,尽管心里已经有了判断,但这件事她还是想听宁国通自己亲口说。

    “……是,不过……”

    宁国通的话,让齐美娟眼里的泪瞬间飚出,她快速地抬手抹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点。

    “那就行了,离婚吧!”

    “美娟!”宁国通忽地出奇愤怒,自己明明是有缘由才犯下错事,她为什么连解释都不肯听一句就这么判了自己死刑?!难道说结婚这么几年,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吗?离婚离婚,只这一会儿,她已经连续说了两个离婚了,她以为这是两个人吵架,吵过就忘?

    他那恶狠狠的行径,让齐美娟一愣,可也只是一瞬,很快就重新平静下来。

    两个人像是在较劲一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这样对望着,只不过一个渐渐从恶狠狠变得绝望,另一个强自忍耐,故作平静。

    “离就离!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还张口闭口把离婚挂在嘴边,以为谁离不开你呢?告诉你齐美娟,跟你扯了离婚证,我们家国通转头就能找到姑娘回去扯结婚证你信不信!”

    这时候,张兰花忽然开口打破沉默,一连串盛气凌人的话,就这么丢给了正轻轻颤抖差点站立不住,但却仍在尽力维持着自己体面的齐美娟。

    “呵,我当然信,里面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么!”

    对张兰花这个婆婆,齐美娟可以说是一忍再忍,尤其是自己伤了身子不能生育之后,或许是因为愧疚,不管她在自己跟前再怎么阴阳怪气的说话,她从来不曾反驳过什么。

    她以为日久总会见人心,总有一天她能怜惜怜惜自己,对自己能稍微嘴下留情那么一点儿,可是到了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扎心的指责。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忍?以前想要同宁国通好好过日子,不看僧面看佛面,现在齐美娟只想自己痛快。

    “现在我们先来说说,这婚怎么离吧!”看了仍旧紧闭的房门一眼,齐美娟索性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朝着一旁红着眼看向自己的宁国通道。

    她故意忽略他眼中的恳求同悔意,逼着自己抬头,摆出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可缩在衣袖里的手,早就已经因为太过用力的攥紧,而让并不算长的指甲深深陷入,留下一个个弯月形的伤口。

    “怎么离?当然是你自个儿离开了!”张兰花白了她一眼,“还指望我们国通给你多少钱呢?”

    “家里东西我一点都不要,馨馨归我。”齐美娟没有理会她的叫嚣,专注地看着宁国通。

    虽然知道闺女跟了自己之后会受许多苦,但齐美娟仍是打算带着她离开。

    那个女人至今都没露面,显然是在拿着盼孙子盼得已经有些魔怔的婆婆当枪使,是个极有心计的,想来以后待馨馨绝对不会有多好。

    至于宁国通……当初他还承诺过对自己一心一意,还不是转头就忘了?现在他待馨馨是挺好,谁知道以后会怎样?

    “美娟,算我求你,咱们不要离婚,以后好好过日子不好吗?昨天晚上真的是意外,我……”

    宁国通绝望的恳求,抛下所有的自尊,哭的像是个孩子。他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样恐慌过,仿佛答应了她,自己会失去全世界。

    齐美娟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有那么一刻,她都想要开口答应了他,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下去算了,可是,真的是她想要糊涂就能掀篇的吗?

    自己不能再生育,始终是这段婚姻的隐患,只要一有机会,婆婆总会绞尽脑汁的破坏,而且一张染了墨的白纸,还会是自己曾经喜欢的那张吗?

    曾经发生的事,自己真的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吗?

    整个房间都只听到宁国通的哭泣声。

    “够了!”一直都没说过话的宁父吼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