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机器转手

作者:我煮白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悠闲小农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未来修理工最新章节!

    坐在电脑前的夜水寒刚刚经历了一阵手忙脚乱的cao控,只是这一过程,便已令四肢不勤的他满头大汗,风扇的风,那是起不到了足够的散热效果,好在,最后….小小松了口气的他,此时想着的是该去打上一杯水解渴,还是先为那个酝酿了很久却是出师不利的作品想办法。

    却只是这一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由远及近,随后——

    “砰砰砰~~”

    宿舍门被重重地敲击着,与敲击声相伴的,还有张昭明带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冷水,开门,快开门!”

    夜水寒一下子被吓得愣住了,张昭明这叫声来得实在太突然,莫名的心慌油然而生,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想收抬房间里的东西,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解决,而这些东西,很明显并不适合让他看到,听着门外的张昭明叫得很急,夜水寒急中生智,应了一声:“哎,等等!我在上厕所!”

    说完这话之后,夜水寒立即开始着手收拾起房间里的残局,至于张昭明~反正门反锁了,反正他能在那里叫,就说明没带钥匙————这个年代的门是要通过金属质块状物来开启的,这一点,夜水寒早已有所了解。

    嚓~~的一声,门打开了,夜水寒手中的动作顿时停顿了,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起来。

    “冷水,先别收了!”张昭明晃了晃手中的卡片对着夜水寒说道,说话的同时,门也给他反锁了起来,却是对屋里的一片狼迹没有什么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反而面se沉重地又补充了一句:“你呀你,摊上大事了”

    “什么?”夜水寒问道,他倒不是没脸到那种一开口就问你怎么知道的,四十来年的经历,总让他面对事情的时候有自己的判断和应对方式,首先知道对方掌握了什么,自己才好说明什么,总不能先露了自己的底。

    但是,张昭明的表现,还是令他惊讶了——他想得通张昭明怎么用那个卡片来开门,却想不通他怎么会在这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这么快定位到自己。

    “还装什么装?”张昭明指了指散乱在刘小阳电脑边上的那堆导线,然后用很不屑的表情对着夜水寒说道:“那个水桶是我的,亏你做得出来,把我的水桶钻了那么多洞,早上我骂人的时候还表现得那么安静,搞得我还以为是脑子抽水的梁中亮干的,总不能拿他怎么办,只能含沙she影骂他几句爽一下。还有,那个脸盆是梁中亮的,估计他不久就会发现的。”

    “那我还能怎么样?”夜水寒有点尴尬地说道,就张昭明那话一说出来,他觉得老脸都丢尽了,古代人确实也没有那么多傻瓜,否则不会在那么不发达的时代还能活得那么安逸,只是,这事情解释起来有点麻烦,最后他憋出几个字:“那些东西,等我家里寄了钱过来就给你们买新的。”

    “唉,冷水,都这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谁希罕那个破盆破桶了,咱可是哥们,你就算是把我床给拆了也没事,要说二话,我就是小狗,可是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张昭明用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然后,又反问了一句:“你知道我为啥跑回来?”

    “为什么?”夜水寒倒是真不知道。

    “这事说来话可长了,反正,你现在欠我的可多了,我被赶出教室都因为你弄的那玩意,而且,在教学楼走廊上罚站的时候,我一发现不对劲,就立即回来给你报信,你说,我够不够哥们?”张昭明说道,那语气,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然后还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动力老师已经把你做的那东西提了回来,你是时候想想该怎么善后了。”

    “提回来了?不可能呀!”夜水寒满脑子疑惑,然后下意识地朝着刘小阳那台可怜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看了两眼,最后用很肯定的语气对着张昭明说道:“他根本就没有抓到那个东西。”

    “你当我是瞎的啊?我亲眼看到他提着我的水桶往回走,不然你以为我闲着蛋疼会来找你?”张昭明一付不容置疑的表情,但是,看着夜水寒自信满满的样子,他的目光也朝那电脑屏幕上扫了一眼,这一扫,顿时把他给吸引住了。

    那显示着各种状态栏的屏幕上还排着三个视频窗口,而这些窗口里显示的画面,分明就是一些很熟悉的场景:前两个窗口景物都差不多,透过镜头前杂乱的草叶和远处的树干,可以看到不时经过的车辆,那个位置就是出校的公路,而一个窗口,则是对着学校的方向,可以隐约看到学校的标志xing建筑,那顶着个球的石塔。虽然摄相头处的位置有点刁钻,但是,通过这几个画面,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算出它的位置:那是离学校门口不到五百米的地方,甘蔗地边沿百来米,与臭水沟交际的草丛。

    “冷水,这就是你控制的那东西?”张昭明忍不住问道,即便知道,自己的室友不声不响做出了些很厉害的东西,但是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为之惊讶了些。

    “嗯!”夜水寒鼻腔哼出了个声音,他知道,即便现在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让张昭明给看了去,于是他索xing伸手指敲了敲键盘上的几个键,屏幕上三个视频框里面的景物随着他的动作而变化,显然是摄相头的方向在缓缓地移动着。

    “哇!这简直太神奇了~~”盯着电脑屏幕的张昭明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还可以在这里控制它行走和作别的动作?”

    “嗯!”夜水寒大方地承认,然后稍微作了下演示,动作虽然并不大,但是,演示的目的已经达到。

    “太棒了,”张昭明情不自禁地叫道,“看样子我是白担心了,原来你玩了把金蝉脱窍,里面的核心部分已经跑了出来,他们只是找到了那个水桶!冷水,真想不到原来你这么历害!”

    夜水寒没有答话,只是用鼻音轻轻回应了下以示承认,心中却是有些婉尔:‘明明是很简单的装置,那个时代的小学生玩的车模航模也远比这个复杂,把它造出来,也就只是想通过它出去探索一下环境,再看看有什么方法能弄到一些资金,又能谈得上什么历害?’然而这些话,却只能埋在心底,毕竟一个四十来岁的人,确实是不好卖弄这样的玩具。

    张昭明啧啧作声地看着电脑屏幕,片刻后,却又把话题转了一下:“话说,冷水,你到底用那个水桶对动力老师干了什么?弄得他那么苦大仇深的样子?非把你那东西给抓到?”

    “也没干什么,就是拿脸盆在他头上砸了几下~~”夜水寒苦笑道,这事没什么好隐瞒,他迟早会知道,而且他觉得这事本无可厚非,任谁在那个情况下,也会想着怎么脱离那个老师。

    “啊~~”张昭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住了,半晌后终于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了出来,对着夜水寒抬起右手,拇指向上竖着道:“牛叉!你牛叉啊!我很早就想揍他了,没想到,倒是让你给代劳了。”

    夜水寒好不容易理解到这句话的意思,心里想着,这娃儿估计是被老师折腾得惨了,毕竟不是那个年代,都是远程教学,老师即便是想打,也打不着,但是,好不容易把他的注意力从那台探索者一号上转移出来总是好事,于是顺着他的话问道:“你很想打老师?”

    “谁不是这样?难道你不是?”张昭明反问道。

    夜水寒没有回答,来到这个时代才不久,他根本就没有去上过课,更别提什么认识的老师,那个脑海里的记忆,除了一些吃饭睡觉之类的生活行为外,最多的无非是红se的纸张,雪白的大腿还有一些杂乱无章的东西,信息都是很有限,又能生什么爱恨,就连今天敲了脑袋的那个人,如果不是综合他的言行再加上与张昭明交流中得到的信息,也还不知道是谁。

    “不想答就算了,”张昭明再次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安静,问道:“冷水,有没有想过今天的事该怎么结?要是老师较真了,一查起来,有那个水桶在那里,不难找到我们,怕是到时咱俩都讨不了好,而看现在这样子,这事显然不能善了。”

    “那怎么办?”

    “反正这事查到后面,肯定都能查出来,还不如站出来认了算了!”张昭明说道。

    “呃!”夜水寒觉得对面站着的就是劝自己去自首的人,只是他有着太多的理由不愿意站出来。

    “你那东西,就是和乐乐借钱买的吧?”张昭明问道,看到夜水寒略一点头,便又接着说道:“要不这样吧,你把这套东西卖给我,然后把控制软件给装到我电脑上,我给你五千块,你看成不?”

    “这个,这个….不太好吧?”夜水寒有点犹豫,这个条件,确实是令他难以抗拒,毕竟也没花什么心思,就这么样赚了两倍的钱,而且只要有了钱,自己可以很快又做出另一个,但是,他心里还是不是很适应,毕竟都是学生,即便是张昭明家再有钱,他手里面的资金也是有限得很,又是室友,总也不好赚他的钱。

    “没什么不好,反正你又会做,有了五千块钱,你也可以还了乐乐的钱,男人总不好老欠着女孩子的钱,你还可以考虑买电脑,不用拿小阳的电脑来弄。到时老师真的要查这件事,我就站出来认了,有什么处分我也自己背了,保证不会连累你。只是你要教我这个东西怎么控制怎么用,然后坏了,你得帮我修好,,我要是想改装,你得帮我改,费用包在我身上。”张昭明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哪来这么多钱?还有,你要这样的东西来干嘛?”夜水寒问道。

    “嗨,压岁钱还大把的,何况,买个新款手机还不如玩这个好玩,别的你就别管了,反正肯定不是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张昭明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