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天之后

作者:我煮白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未来修理工最新章节!

    三天了,夜水寒默默地数着手指头。

    即便是专家,亦然没办法理解这其中发生的现象,没错,发生了穿越这种历史上,百多年前网络文学初始阶段中,在历史书上被写了重重一笔的题材,记得当时上到那一课,似乎还笑过古人的愚昧无知,于是还被远程的老师教育了几句,虽话说得不重,却是有些印象的。而这一次,这事情,竟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身上的衣服的样式还是颇为古怪,布料也不好,上过几十年学,也研究过历史,夜水寒倒不是不明白这东西叫做t恤,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适应又是一回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怀旧的。

    这是一个落后的时代,没有自动行走装置,信息交流也很不方便,也正因为信息交流的不便,读书竟然要到学校里,还要和很多人住在一起,房子倒是超级豪宅,四个人,住着足足有三十平方米的大房间,还有桌子,柜子,尽管东西多极为原始款式,大部分为木质和铁质,却还是能满足使用了,而仅止是这空间,便是想想在一百年前,亦能让人心旷神怡了。更好的地方是,这个时代的人,已经开始用电了,而且这个原始的房间里,也有了电这个东西……

    三天的了解当然不只是这么一点,这时候的文字也是汉字,大家讲的也是普通话,这些,第一天就知道了。更多的东西,总也能探到一些,却不完全是问人,作为一个四十来岁的人,总能通过一些事物来识辨些东西,虽然是来到这陌生的古代,但毕竟不是傻子。

    至少处境是了解了些,这里是一个香山市的一所大学,本来只有专科的,去年才开设的本科,也就是二本,而自己与这房间里的其他三个,也就是去年那一届的学生,哪怕没有人说,也知道这样的学历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前程了。这些倒也没有什么,最为遗憾的是,白天没有人在的时候,再没能看到那个看起来不到一百公斤的女孩,或者说,一个女孩也没看到,倒是常听到门外走廊有些脚步声,男孩的脚步声。

    诸多不便也在这三天中无时不刻的体现了出来,在无比落后的时代里,没有空气隔离装置,每一次呼吸都会感觉到不同的气味,更有着很多异味,仅止是三天,他便因此而分辨出哪个味道是食物,哪个味道是臭袜子,而哪个味道是烟味,没错,而更严重事情就是,宿舍里还有人会吸烟。

    床,很原始,所以很理所当然没有清洁装置,原来这身体的主人或许太懒,一个月甚至更久都没有洗过床单及被子,上面能清淅的看到污渍,汗渍,还有那所谓蚊帐根本就挡不住的灰尘,还有,一躺上去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汗臭味,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更严重的是,睡觉的时候,有人在玩游戏,有人在打呼噜,而刚才送饭的那个瘦男孩,会磨牙。

    最可怕的事情还是上厕所,且不说里面的异味和老式的要蹲的马桶,还有马桶里厚厚的黄黄的垢,更恶心的是,清洁屁屁时的麻烦….回想第一次上完大号,实在是想不出如何清洁,好在总算认识原始的花洒,折腾了一阵总算能把它弄出水来,弄得一身都湿了,但想起来,还是有些恶心。

    而今,三天过去了,总算是记得,上厕所前,要记得带上那种根本不可能完全把屁股清洁干净,且上面还有很多细菌的卫生纸,擦完了还得留意有没有在屁屁上留下纸碎…..于是,上完了还要冲个凉,只是,这样的水,谁又能保证有多卫生?

    怎么说都好,总算是有些进步…..

    不便的地方还是有很多,比如吃饭,更是无比的残酷…..哪怕是想清洁一下筷子,还是有点困难,他不觉得那些从江里抽出来然后加点漂白,粉消毒的水会洁净,却也是没办法,据舍友,嗯,这个时代特有的名词,他们说,还有什么地沟油,三聚氰氨奶等等…..

    听起来确实是很可怕的东西,很难理解这个年代的人怎么会这么惨,但是,那个年代说不定也有呢,谁知道,至少这个时候的人们可以知道这些信息,可以去讨论这些,而那个有绿霸的年代,人们根本是连想都不敢去想....

    但是,反正都是这样了,又能怎么样呢?

    再多一点的了解,也就是舍友了。

    三个男人,来自五湖四海,一号床位,舍里年龄最大,二十一岁,名叫梁中亮,外号牛头,桂省人,家里杀牛的,晚上一回来就对着电脑打塔防游戏,这几天,嘴里说的最多的就是:“我吸烟,是为了适应吸烟的环境,”当然,目前,宿舍里只有他吸烟,缺点也不只一个,虽然看起来瘦,睡觉打鼾却是大声得不得了,虽然没有人因此表示不满,他却是每晚都故意最晚才睡,即便哈欠连天。

    二号床位,张昭明,外号av柳,湘省人,爱吃辣椒,话说得比较豪爽,为人也好相处,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比效媚日,(记得历史上那个曾经强大过的亚洲小国,此时还未灭亡,历史书上,这个时代的国人的仇日是记录了厚实的一笔)每天口中都是些日本的名星,什么苍井空,什么小泽玛丽亚,波多野结衣,让他来两句日文,嘴里却只是吐出什么一库,雅灭蝶,典形的叶公,只是,他们毕竟还只有二十来岁,难免是有些浮….

    三号床位,也就是自己,二十岁,算了算这个年代上学的时间,也正符合这个年龄,奇的是名字也叫夜水寒。也不知道谁起了个外号叫冷水,听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歧义,即便是有,却也无妨,桂省人,据说是来自一个小山村的第一个大学生,只是,历史上也有过对这一时期的描述,是的,这个时候的这种大学,还用得上考字吗?不论如何,家穷,人丑,呃,平时表现平平,稍为内向,即无甚过错,也无表现,从舍友的口中略微得知,不知道是因为挂科还有对某个女孩子表白失败,还摔了一跤,从而病了几天,具体是什么,倒也不太重要,毕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四号床位,也就是第一次见到的男孩,刘小阳,外号小鬼,也是湘省人,年龄是最小的,只有十九岁,听说家境不错,平时满口网络词语,真问起来,却也答不出个所以然,在宿舍里基本上是跟屁虫一个,见到av柳就跟着,两个鬼鬼祟祟,但待人却是热心,虽说舍友是三人轮着照顾自己,却是与他打的交道最多。

    嗯,就是这样的一个宿舍,就是这样的一个环境,已经呆了三天,然后,还要继续呆上三年。确实有点枯燥。有了时间,总会胡思乱想,也曾想过恋爱,想过赚钱谋生,还有那脑海中至今仍有点模糊的‘家’…只是,毕竟还是不熟悉,总得慢慢来。

    反正都这样了,又能怎么样呢?这样的环境,也许并不止三年,至少现在想不到任何回去的方法,甚至只是仅仅三天,就不再思蜀。毕竟有过那么多年的学习,有过那么多年的工作,脑海里全是一百多年后的技术,这时代的东西,实在很难说还能有什么技术含量….

    “冷水哥,冷水哥!!下来开饭了!”

    夜水寒正想着。一个还未完全变声的声音响起来,由远及近,随后,是砰的一声剧响。门被踢开….一股味道几乎就在同时扑鼻而入。

    他低下头,眼望向那个电子台历,原来,不知不觉又是中午。

    一个四方的被称为饭盒的东西被瘦削的小鬼刘小阳端着,饭盒里面,仅通过形状便能完全分辨得出原始状态的所谓饭菜正腾腾冒着热气,再往上,是一双极为原始的高度近视镜片下,带着殷切的目光….

    “来了~~”夜水寒说着努力地翻身爬下床,在下铺坐好,然后才拉下口罩,伸手接过饭盒,嗓门吐出两个字,“谢谢!”

    “屁事一件,谢啥,咱哥俩谁跟谁啊!”刘小阳答道,随后直接伸手拉起衣服下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身体好些了吧?”

    “嗯,是好多了。”夜水寒答道,然后开始准备拿起那两根棍子,

    刘小阳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是带着点得意的卖弄语气:“…今天你不在太可惜了….”

    不知不觉,夜水寒总会想起那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话:欢乐的时候,与人分享,欢乐多一倍;悲伤的时候,与人诉说,伤痛少一半。

    于是,他脸上立即条件反射般挂上笑容,这种开头的话,这三天里他听得太多次了,之后无非是一些幼稚的所谓趣事,比如谁说了什么话,谁做了什么好笑的事,而他们描述这些事物的时候,是期待别人一起开心的。

    那么,即然他想让自己开心,笑笑何妨,即便,有些是听不懂的,有些也没办法感同身受,比如,有人摔倒,应该是去追究事故原因,追查责任并作出补救措施,而不是拿来当笑话。可是这毕竟是现代,无论安全还是别的方面,都有着很多提升的空间,他们即然认为这是快乐,那就笑吧,助人为乐也是一种美德。

    笑的同时,夜水寒也努力的想着如何用插在饭盒里的两根棍子夹起那些青青绿绿的,一看就倒胃口的食物,他知道,历史上,这个东西叫做箸,原来只是拿来分菜的,后来又称为筷子…只是,他实在没有用过,这般用了三天,还是有些生疏

    “看来你还得休息段时间,连筷子都拿不好,”刘小阳见状笑道,然后又回到今天你不在场的话题,面上再次挂上他讲述这类话题时特有的婉惜表情:“今天,王珂珂和我谈起你了,我说你这两天做梦老念她名字….”

    “嗯”夜水寒习惯性的随口应和着,然后又觉得不对劲,“啊?”了一声,一分神,好不容易夹起的一块看起来就是肉类的食品又从筷子上掉了下去。

    王珂珂他是知道的,三个舍友口中常常提起,但是从他们过于现代化的描述中很难概括出一个活生生的人,加在这个女孩子身上的形容词,比如四眼钢牙,再比如飞机场,这些词语很难与一个人的体形或者相貌扯上关系,但,总知道是一个女孩,似乎与自己也有过接触,印象也不是太差。只是,背着自己这样与一个女孩子说这样的话,似乎有些不妥….

    “呵呵!就猜到你会这样…说着玩的,我还是不影响你吃东西了,主要是看你吃东西比要我喂你还累,我先去下面逛会,一会就上来,”刘小阳说完就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似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哎~~她~~”夜水寒赶紧叫道,看到对方应声停了下来,却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能问什么呢?是问她怎么回答,还是问对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这些事在刘小阳的眼中,似乎都是很普通的事,只是…..

    只是,恋爱的事,又怎么普通呢?他们毕竟还小啊…夜水寒心中暗自叹息。

    刘小阳见他纠结的样子,顿时更乐了,挤眉弄眼地说道:“要不我打电话叫她过来喂你?”

    “呃,”这一次,筷子掉到了地上,夜水寒两颊抽却了两下,似乎染上了些淡淡的红,眼神也变得有了点光,最后却只是低下对,支唔了句:“算了,却是消受不起。”

    “哈哈~~不要拉倒!”刘小阳一应,人就闪到了门外,随后又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从那个被称为床的巨大物体上站了下来,夜水寒捡起地上的筷子,艰难的在摆着按键间隙掉落头发及烟灰等无数杂物的原始巨型电脑键盘,带着一条长线的巨型鼠标,作烟灰缸使用的装饮料的铁皮圆柱体罐子,显示面积极小,占用位置及辐射巨大的低分辨率液晶显示器,还有那失真度无比大的有源音箱和梳子,光碟,纸质书本及一些说不上名字的杂物的桌上挪出了一点点位置,然后把饭盒放了上去。

    最后,坐在那个毫无舒适感,坐久一点就会发热,稍微动一下还会吱吱作响的所谓电脑椅上,夜水寒对着那两根木质棍子苦笑起来:这吃个饭,也是个问题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