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再入金谷!

作者:我是三道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重生娘子在种田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乱晋我为王最新章节!

    年关已过,春柳萌动,每一刻,每一秒,都让人能够感受到春的气息。

    不过,这样的气息仍旧是阻挡不住纷乱之意的奔涌。

    “大哥,据报,那贾谧竟然硬性的隔离老百姓!如今整个帝都城已然到了纷乱之境!不少人都被他们抓了起来!”

    “是吗!其实这样的问题,老子早就想到了!不过没有想到发生的这么快!也罢,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得快一些行动!”

    “行动!您不是说要寻找一个机会吗!恐怕现在也不是一个好机会!如果现在走,估计正合那贾谧之意!”

    “放心,本公子不会让那贾谧好过的!记住了,要加强防御,做出一种强势,让他贾谧以为咱们会久居于此!”

    “放心吧!大哥放心!这一点,我与追风已经在做!”

    “好!那,那就先这样吧!能否早些撤离,就看那个大人物的意思了!”说话间,贾某人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老大,那凌云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尔后抱拳离去。

    送走了凌云,中军帐内也是剩下了靳商钰一人。当然了,没过多时,内帐中也是走出了文硕老爷子。

    “怎么,决定走一趟了!还是说,你靳大公子准备让他自己过来!”

    “算啦,毕竟人家也是一个大人物,本公子还是自己去看看吧!如果他愿意,咱们也能够得到一些好处!总比把这些好处让给贾谧要来得好!”

    “那,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就在今天!当然了,最好是傍晚十分到最好!那样可以尽量的规避一些东西!”说话间,靳商钰的嘴角边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到这样的靳商钰,那文硕老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是在想着什么。

    “你个丫丫的,不会是这个老爷子也想到了什么!唉!老子之所以向北方撤,真正的原因,恐怕现在还不能够让他们知晓!”感受到文硕老爷子的情绪变化后,靳某人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就这样,当午时过后,春天的气息越发的明显之际,靳商钰也是一个人收拾停当,缓缓的上路了。

    这一回,因为不着急,所以靳某人的战马也是没有被发动起来,就像是观光旅游一般。

    “贾谧!你不是想要这座大城吗!那,那老子就给你这个机会!不过,人家石崇同意不同意,老子可就不管了!”一边喃喃自语着,靳商钰的战马一边向着金谷园的方向行去。

    当落日黄昏之际,一片熟悉的场景也是出现在靳某人的眼中。

    “到了,又到了这个地方!真是有些亲切之感啊!石崇啊石崇,看来你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也对,马上就要开春了,正是这座园子的黄金时间段!”刚刚来到大名鼎鼎的金谷园,靳商钰便在心中想起了过往之事。

    甚至在这一刻,靳菲儿甜美的笑容也是挤满了靳某人的脑海。

    “罢了,想那些做什么!老子来这里也不是玩耍的!还是办正事儿要紧!”心中拿定主意后,靳商钰也是将自己的战马隐于一片树林间,尔后便发动了自己的身法。

    一时间,在花草相间的金谷园中,一道暗影也是如同丝线般的前行着。

    当然了,因为路比较熟的原故,再加上靳某人强大的感知力,没过多时,一片连绵不断的楼阁也是出现在靳商钰的眼前。

    “石崇,你个家伙,竟然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也罢,就让本公子过来陪陪你吧!”通过强大的感知力,靳商钰也是发现了富可敌国的石大官人。

    然而,此时的石崇已然没有了之前的英姿飒爽,有的只是一脸的愁容。

    “贾谧,你,你不得好死!想我石崇,为了你,把全部的家当都压上去了,可你却在老子的背后下刀子!说是靳商钰干的,你真以为本尊是傻子吗!最后竟然还把老子的护身符南岭七杀逼走!真是气死人也!”

    “那个,我说老哥,好像生着气,喝着酒不好吧!要不,兄弟我陪你喝几杯!”

    “谁!你到底是谁!本尊知道了,一定是火云!你是看南岭七兄弟不在,现在过来剌杀于我,是也不是!不过你放心,本尊就算没有南岭七杀,一样会拿下尔等小贼!”

    “老哥,怎么连兄弟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真是让人伤心啊!”

    “靳,靳商钰!你,你怎么来了!”某一刻,就在靳商钰的身形缓缓的出现在石崇的近前时,那个曾经目空一切的大官人也是心中大惊。

    毕竟他的金谷园也是高手齐聚,层层设卡!现在他的眼前竟然突然间出现一个人,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老哥,别后退,怕什么!老弟又不是那火云!再者说了,兄弟我来都来了,为何不请老弟坐下啊!”

    “靳商钰!你想怎么样!我早就听说你是个人物!现在潜到金谷园,想要做什么!难道是来看本尊的笑话不成!”

    “老哥说笑了!看笑话也不会来这里啊!毕竟这里可是男人的天堂,说到笑话还真是少了一点!”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不请自坐的同时,那石崇也是缓缓的出了一口气,仿佛一颗心刚刚收回到自己的身体中。

    就这样,因为熟悉了靳商钰语气,所以石崇也从之前的紧张气氛中缓了过来。

    “靳商钰,咱们是熟悉,但咱们是没有共同语言的!毕竟之前,你多次到本尊这里骗钱骗色,老子怎么会再上你的当!”

    “老哥怎么能够这样说呢!什么叫骗钱骗色啊!不就是从你这里拿点小钱吗!至于色,一个菲儿姑娘就让你记恨到现在啊!”

    “别装做不懂!想我石崇,富达一方,早已经看破了朝中之事!可,可你靳商钰却偏偏要把绿珠姑娘抢走!你说,这不是骗色,是什么!”

    “哦,原来老哥说的是这个事儿啊!多想了,或者说是想多了!想那绿珠姑娘就算本公子不来,你以为就可以逃过贾南风的手掌!你应该知道,她想得到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靳商钰,那石崇也是有些理亏,毕竟当日的事情虽然与靳商钰有关,但说到底,绿珠姑娘还是被曾经的贾南风带入皇宫。现在把责任全部推到靳商钰的身上,客观上说还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