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 欲加之罪!

作者:我是三道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乱晋我为王最新章节!

    统兵将军府内,面对贾谧的眼神交流,靳商钰也是有些不快,毕竟现在的场合,你单独的寻问一个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次审查或多或少都与这个人有关联。

    知晓了对方的意图后,靳商钰也是哈哈一笑说道:“贾大人真是会说笑!你可是这里的主审官!靳某人只是这统兵将军府的监督使!说来,本使还真是有一定的责任!要不这样吧!本使回避一下!如何!”

    “靳大人言重了!不必回避!贾某只是问几个问题!特别是几位大人也都在此!到时候黑白是非自然知晓!”

    “好!既然贾大人这样说,那靳某人就在这里旁听一下!”说话间,靳商钰也是缓缓的退后了几步,尔后便真的一言不发。

    面对这样的诡异局面,中军大帐的人也是一个个很是紧张。不过,最为紧张非吴华宇与石崇莫属!

    “好啦!大家不必紧张!吴将军,本官知道你曾经是禁军副统领,应该不会有什么前科!不过,今天既然问了,就要问个明白!你懂吗!”

    “末将未做亏心之事!请大人随意发问!”

    “好!据传,你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经常无故延长训练时间,此事可属实!”

    “这,算是吧!不过,本将也是为了大局考虑!难道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加点时间还有罪!”

    “吴将军不得无礼!你只管回答便好!”某一刻,见那吴华宇竟然反问起贾谧,坐于一侧的刘琨也是开口说道。

    毕竟从归属之上来说,现在的吴华宇还真是刘琨的属下。

    “刘将军不必如此!本官既然是审查,那就是有什么都可以说!既然吴将军承认此事!很好,吴将军,本官想知道你与那十名主将的个人关系如何!”

    “这个,回大人的话,不好!但本将没有乱用公权!”

    “好啦!你可以站到一边了!石将军请站近一些!”那贾谧一边让吴华宇退到一侧,一边让石崇再靠近一些。

    面对这位审查官的命令,石崇也知道轻重,稍稍的怔了怔神色,尔后便向前跨了两步。

    “石将军!其实你是朝中的重臣,又一个大善人,本官本不想以这样的方式与你交流!但圣意难辞,还请将军多多见谅!”

    “贾大人说笑了!石某自认为无愧于心!请大人问吧!”

    “好!那,那本官就放肆一把了!石将军,在来之前,本官与五位同僚一起到城南走了一趟,有人说你厚薄不均,让士兵心寒!可有此事!”

    “大人,此事定是别有用心之人的臆测!本将自领命以来,不仅全力抓好后勤保障事宜,更是从金谷园中调来巨资,提高军士的生活质量!他这样说,就是没良心!”

    “石将军不必激动,本官只是说说而已!那这么说,石将军是从自家拿出银子资助军旅了!”

    “正是!”

    “好好好!那,接下来还是同一个问题,不知道石将军与那十位主将的关系如何,是不是也像吴将军那样,闹得很疆!”说到最后,那贾谧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个丫丫的,好你个贾谧,你这是在一点点引诱石崇上套儿啊!看来这石大官人不管是不是那幕后之人,都要背上这个罪名了!”某一刻,就在那贾谧不紧不慢的寻问着的时候,靳商钰也是感受到了一丝“诱骗”之意。

    面对贾谧同样的问话,那个曾经敢于和皇帝拼富的石大官人也是开始犹豫起来。

    毕竟之前这个问题,人家吴华宇可是直接选择了不和谐。现在轮到了自己,还真是难以作答。

    “怎么,这么简单问题,石将军还要考虑这么长时间吗!不会是你也与他们关系紧张,进而影响到了统兵训练中的和谐!”

    “没,没有影响到!其实,其实石某与他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是吗!也对!你们五位也在城南听到了,好多军士都在说石大官人的好话!”

    “对对对,真是这样的!看来石将军在士兵中的威望还是有的!”

    “是啊!能够拿出自己积攒的钱财来提高军队战斗力,石将军真是用心良苦啊!”一时间,那跟着贾谧一起过来的五位朝中大员也是纷纷开口说话。

    当然了,他们这些人在开口说话,那贾谧却不在言语,只是用眼光不停的扫视着众人。

    “娘的,看来这石崇还是经历的太少啊!终于是上当了!算了,什么叫上当!也许这杀手真的就是他派出去的,也未可知啊!”感受到贾谧的老练不俗之后,靳某人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然而,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表扬着石崇时,那坐于中央位置的贾谧也是微微一笑说道:“好啦,你们的话,本官也听到了,相信大家都到听到了!今天的审查就到这里吧!”

    “贾大人,这么简单,这就结束了!那,那到底谁才是我刘琨的仇人!”

    “刘将军莫急!现在证据不足,你叫本宫如何是好!”

    “贾大人不会是敷衍了事吧!至少也应该说出一个嫌疑人,或者是潜在的幕后之人吧!”

    “这,这个,好,既然刘将军非要本官说出一个嫌疑人,那,那还是石将军的嫌疑最大!”

    就在贾谧的话音还未落下之际,整个中军大帐内都是瞬间寂静了下来。

    而那石崇更是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贾谧,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良久过后,那石崇终于是反应过来,只见他又向前跨出了一步,神色俱厉的说道:“贾谧!你,你这是何意!你凭什么说我石崇是最大的嫌疑人!本官要面圣!”

    “石将军莫急,本官只是说嫌疑而已!又没有定你的罪!”

    “贾大人真是良苦用心啊!那石某人也想听听贾大人的理由!”

    “好说!其实很简单,吴将军虽然犯了一些错误,应该受罚,但他与那十名主将的关系很是紧张,怎么可能在这里得到应有的地位!所以从这一点说,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动机!而你石大官人,竟然自掏银子来提高军士的生活质量!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那十名领兵带兵的主将竟然都与你关系甚密!你还时不时的拿钱资助一些军士!难道这些不是事实吗!难道你只是为了让军士吃得好,睡得好那么简单吗!”

    “贾谧,你,你这是欲加之罪!我,我不服!刘将军,你千万不能够听信他的话啊!”某一刻,就在那石崇听到贾谧所谓的作案动机后,整个人已然变的浑身颤抖,连发出的声音都有些难以辨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