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针灸疗法!

作者:我是三道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乱晋我为王最新章节!

    夜入帝都寒,唯有靳府暖。

    就在冬夜里的寒气一点点的笼罩在洛阳城中的时候,靳商钰也是堪堪的赶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你个丫丫的,竟然这么热闹!看来这老头儿还是提前完成了任务!”一边往客厅方向行运去,靳商钰一边在心里嘀咕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上去很是精神的老者也是快速的迎了上来。

    “大人回来了!小老儿已经自行搬了过来!”

    “文老!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再叫大人了,叫我商钰就好!这样,老子的心里也是舒服,您说是吧!”

    “好,也罢,那以后,老朽就摆一摆这副老资格了!”

    “这就对了吗!要是天天大人长大短的,我靳商钰还真是不习惯!”说话间,靳商钰已然与那文硕一起步入到了靳府的大客厅之中。

    放眼看去,自家的美女团还真是一个不少,就连最后住进来的宫女小叶也是站在人群之中。

    “娘的,这是在搞什么东东啊!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小床!”

    “那个,商钰啊!你是不是赶到很惊讶啊!其实,其实是小玉姑娘在为慷妻治病呢!”

    “治病!小玉!那个,文老,你确定!”

    “怎么,商钰啊,这就是你的不对啦!小玉姑娘的医术很是精妙,就在之前,她的双腿竟然有知觉了!也许,也许还真的会有奇迹出现啊!”也许是看到靳商钰疑惑的眼光,也许是他本身就想告诉靳商钰这件事儿,总之,就在靳商钰准备上前寻问这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那文硕也是率先的道出了原委。

    这样的画面,至少对于靳商钰来说是很尴尬的,因为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妹子也许是个学医的苗子,但真要说是能够给人家治病,特别是给那些别人都治不好的病人治病,他还真是有些不相信。

    然而,文老的话,靳某人不能不信,因为从其言谈举止中,靳商钰已然知道,自己这个大管家是不会说假话的。

    “小医官!真是的啊!这稀里糊涂的,咱们家的小玉就成了小医官!真是造化弄人啊!不过,老子可不能只听人家说,看来也得去见识一下了!”心中喃喃自语的同时,靳商钰已然来到了人群之中。

    看到靳某人竟然也来观看靳小玉的针灸之法,众人也是不自觉得给让出了一道缝隙来。

    这一回,靳商钰算是看清楚了。只见自己的妹子靳小玉正聚精会神的为一个老妇人运针按摩。看着几十根闪着光亮的银针,靳商钰的心里也是受到巨大的冲击!

    “娘的,你个丫丫的!老子别的不知道,这个针灸学还是知道的,这在现会社会中好像还是一门学科呢!难不成,在这大晋朝就已经有了这么娴熟的针灸技术!也对啊,毕竟那《针灸甲乙经》还是很出名的!看来,这皇甫谧老爷子还真是个奇才啊!”感受到针灸的强大魅力的同时,靳商钰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

    这样的场景也是让刚刚显露身手的靳小玉很是紧张,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额头之上已然渗出了点点汗迹。

    “那个,文老爷子,没想到,我妹子还真是一个小能人!不过,再是能人也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行医啊!要不,咱们都回避一下!那个谁啊,你们几个,找几组屏风过来!”

    “对对对,还是钰哥说的是!你们瞧瞧,小玉都出汗了!”见靳商钰突然间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冉玉媃也是第一个表示赞同。

    说话间,其实众女已然是各自退了几步。而靳府的侍女也是快速的找来了几组屏风。不大一会儿,靳小玉与那老妇人已然处于屏风的包围中。

    “怎么样,还是老子见多识广吧!别一个个大惊小怪的,再怎么说,这行医是需要环境的!”说到最后,靳商钰也哈哈一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腰间之处也是狠狠的痛了一下。

    “那个,谁啊!原来是美女来了!怎么,什么时候打招呼都变成了拧肉!”

    “还贫嘴!你都说小玉需要一个安静环境了,为何还在这里大声的嘻笑!”

    “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来来来,咱们安静一会儿吧!”一想到刚才自己的哈哈大笑,本想说点什么的靳商钰,还真是觉得人家说的不无道理。

    就这样,虽然众人都想看看靳小玉的施针之法,但一想到这可是为人治病的严肃事儿,众人也就不在强求了。

    “商钰啊!这一回真是遇到贵人了!”

    “文老说的很对,这就是我靳商钰的福气吗!你就是我靳商钰的贵人!”

    “商钰说笑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算啦,都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那个,有一个事情,老夫想再向你寻问一下!”见靳商钰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那文硕也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面对自家管家的问话,说起来,靳商钰也是没有多想直接就示意他,有什么就讲什么。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还是让靳商钰很是无奈。

    “商钰啊!其实你没回来,玉媃那丫头就把家里的财物交到老夫的手上!虽说这大户人家也有这样的做法,但毕竟不是主流,所以,所以老夫建议,这些钱物还是由你们来保管!老夫只管府内的日常运作!可否!”

    “什么可否不可否的!要让老子说,就是不可!我靳商钰还是那句话,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这件事儿上,没有商量的余地!当然了,老人家如果觉得自己管不过来,到时候,你可以安排玉媃和云烟帮帮你!”

    “可,可这样做,真的不合道理啊!毕竟老夫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说也是知道这里面的规则!”

    “文老,这件事,就不要再讨论了!我意已决!还是说说咱们这个靳府应该怎么运作吧!”说到最后,靳商钰也是提到了一个很是现实的问题。

    毕竟现在的靳府,说起来就像一个大旅店一般,经常是大家想吃点,想玩一会儿,想买点什么,就干什么!根本没有一套规则!

    其实,对于这一点,靳商钰与冉玉媃,还有段云烟也是商量过几回,但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正因为有这样的原因,靳商钰那日才会主动的请人家文硕过来当这个管家。说句不好听的话,靳某人自己也知道“家大了,就不好管了”的道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