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更大的伤口

作者:果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权少爹地太过分最新章节!

    叶轻尘轻轻地穿过走廊来到书房门口,侧耳听了听房间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音,她这才按下了门把手。

    房间里有一张不大的卧榻,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躺下休息,这也是顾长钦工作累了的时候暂时休息的地方。

    他怎么就睡在这里。

    叶轻尘的目光跟着一紧,眉头蹙起一层微微的阴沉。

    台灯放着微弱的光芒,房间里一股细微的血腥气息传来。

    叶轻尘拧起眉头,虽然有着沐浴后的花瓣的清香,可是她还可以在空气里分辨出那么腥咸的味道来,那的确是血腥的味道。

    转身望向躺在卧榻上的顾长钦,叶轻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眼睑微垂,想起之前基本已经愈合的枪伤,叶轻尘悄悄的走了过去。

    躺在卧榻上的男人睡得很沉,看样子像是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似的,他甚至连身上的睡袍都扯开了一半,裸露的胸口上还带着一点擦伤。

    那略微带着红色血迹的擦伤映在叶轻尘的眸光里,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刺目的疼痛。

    叶轻尘回头在书架的下面找到了医药箱,轻轻的把里面的碘酒和处理擦伤的药粉拿了出来。

    如同天使一样轻盈,叶轻尘根本就不想惊扰到沉睡的顾长钦,她来到了顾长钦的身边,轻轻的把他的睡袍的衣带解开,一道触目的红色猝不及防地闯入她的眼帘。

    不,不!看到了什么?那,那是…就在之前那枪伤的旁边居然出现了别的伤口。

    女人的手跟着就是一抖,她生怕的那一幕真的出现了,她看到那白色的纱布粗糙地用胶带粘在他的腹部上。

    显然这都是处理过的,但是也许处理得太过匆忙,上面的止血带并没有扎好,以至于缠绕的绷带都有松开的地方,鲜红的血就这样在叶轻尘的眼睛里如同一把刀子似的刺进了她的心脏。

    叶轻尘感觉自己的胸口好疼。

    几滴泪突然就让她的眼睛模糊,叶轻尘努力想让自己的眼泪忍回去,可是没有用,她居然开始抽搐着呜咽,如果不是她急忙把自己的嘴捂住,恐怕这哭泣的声音就会传出来。

    那道伤应该有两寸来长,叶轻尘看着那鲜红的血液还没有完全凝结的现象,想到顾长钦又是这么晚回来的,她知道他一定是在下班的路上出了事。

    叶轻尘整个身体都无力的向后栽倒,一下子就坐在了地板上,但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就连自己的哭泣也强忍着吞了回去。

    看到顾长钦身上的伤痕,叶轻尘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万箭穿过一样疼痛无比,她恨不得这些伤痛都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可是这一切都不由她。

    “呃!”叶轻尘给他包扎伤口,看到那缝合的伤口上面的药粉都被那鲜血冲掉了一大半,手上轻轻一抖,不小心就触到了那刺目的伤口。

    顾长钦虽然很累,可疼痛还是让他整个人马上就清醒了过来,紧张地伸出手来,猛然间就抓住了叶轻尘的手,他居然狠狠地握住了她的手腕,“谁?”

    惊醒的男人看到的却是叶轻尘已经泪流满面的脸,“轻尘?你,你怎么不睡觉?”男人知道自己要掩饰的还是被发现了,可他不想都说出来。

    急忙就想去抓住睡袍来遮盖身上的伤口,女人的手却还抓着那没有系好的绷带。

    “别,动!”女人的声音颤抖着,带着心疼和呜咽。

    顾长钦这才看清楚自己的肚子上的那伤口上的绷带已经被换掉了,紧握着她的手腕的那只手顿了顿,这才缓缓地松开,变成了爱抚般地轻揉。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顾长钦坐了起来,看着叶轻尘把绷带给自己系好,一伸手就想把女人捞在自己的怀里。

    可是叶轻尘却猛然间推开了他!

    “没事?”女人的声音很大,她似乎在怒吼着,“你说没有事?我又不是没有看到,你还想瞒我?你,你都已经伤成了这样!”

    叶轻尘再也忍不住了,那股委屈一并都暴发了出来,她的内心里完全都是一种痛苦,她看着顾长钦一个人在承受那些痛苦,她的心就跟着绞痛!

    男人一愣,顾长钦是真的没有想到叶轻尘哭得这么伤心,他伸手拉过女人的手,轻轻地捧在自己的嘴边,轻轻地吻了吻,“轻尘,别这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顾长钦的心跟着就酸了几层,他没有想到叶轻尘的愤怒是因为自己受了伤。

    嘴角甚至还提起了一丝笑意,“你别担心,我是谁啊?你还不相信我吗?只是一些没有预料的小问题!已经都解决了!”

    男人把女人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看她在自己的身边抽耸着肩膀,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就心疼地把双手环了过去,拢在她的腰上,“乖,别哭了,宝宝都要笑话你了!”

    好一会儿,叶轻尘这才把手轻轻地又抚摩了男人的绷带,“缝了八针,我都数了,你…不疼吗?”

    女人又抽泣着。

    “不疼!你亲亲我,就更不疼了!”男人苍白的脸上还带着些坏笑。

    亏他还能笑得出来。

    女人的心里跟着就是抽疼,轻转身子,生气地扭头,“哼!听着,我不想让你再受伤!”

    男人无语沉默,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眼底里泛开,却也是强忍着没有显露出来,他只是勾了勾嘴角干笑了一下。

    “好了,你睡吧,今天就罚你不要到床上来!”叶轻尘知道,他到床上来又不老实,再绷开伤口,又让她心疼。

    看了看男人那苍白的面容,女人心疼地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睡吧!”叶轻尘又取了一个薄毯,给顾长钦盖在了身上,这才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从书房里出来,叶轻尘的大脑里不停的回放着顾老爷子说的那番话。

    “要想让顾长钦平安无事,就要答应他们一个条件。”

    叶轻尘只感觉自己的头昏沉沉的,整个身体都沉重无比,回到房间里再次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那些花纹,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在她看来却显得有些陌生,她觉得这个世界正在远离自己,她的内心空唠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