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边陲镇

作者:乱红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神医在花都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边陲镇

    在铲除了驻扎收过路费的十几人之后,韩逸飞等人继续前行。

    一想到之前的情形,庞明几人依旧是心有余悸。

    车队继续行驶了大概十多分钟,终于抵达了边陲镇,这是一个极度暴乱的城镇。

    庞明将车队暂且停靠在了一处并不显眼的地方,对着韩逸飞说道:“这里便是边陲镇了。”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逸飞兄弟,你刚刚杀了白家那么多人,他们定是不会善罢甘休,如今到了这边陲镇,必须得小心谨慎啊。”

    “多谢了。”韩逸飞不在意地笑了笑。

    见着韩逸飞毫不在意的表情,庞明也显得有几分无奈。韩逸飞的实力的确是厉害,可是以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敌得过整个白家呢?那无疑就是以卵击石啊!

    若不是看自己与对方有几分投缘,他也定不会如此百般提醒。

    想了想,他再次开口说道:“逸飞兄弟,我在这边陲镇倒是有熟识的人,不如你就去西边的道观里藏身一段时间,那道观的观主也算是我的老相识了。”

    “也好。”

    韩逸飞点了点头,有几分感激地道:“那就麻烦你了。”

    “这没什么。”庞明摆了摆手,笑着道:“之前有小偷偷我钱包,你帮了我一次。这一次,你帮我们解决了这些个讹诈的吸血鬼,也帮我们免除了一大笔的过路费。说起来,我还得好好感谢你才是。”

    韩逸飞轻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无须如此客气了。”

    于是,车队再次发动,他们一同前往西边的道观。

    很快的,他们便来到了这道观。

    道观的名字很简单,就叫‘小道观’。

    夜晚,显得比较清静。

    这小道观的规模甚小,除了前边一个破旧的小道观以外,就只剩下后面一个小院子以及两间用石头和黄泥堆建起来的小房子,看起来已有很长的年份了,似乎也并没有翻新过。

    车队停靠,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发动机声音,道观里边的人也被惊扰。

    最先走出来的是一名白须的老道士,眉目慈祥,看起来六十多岁的样子。

    见着老道士出来,庞明几人也都下了车。

    庞明礼貌地躬身,道:“虚道长,深夜来访,打扰了您等的清修,实在是过于冒昧了。”

    “既然已经来了,那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呢。”老道士微微一笑,显得格外的慈和。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既然来了,那就随我进道观坐坐吧。你也知道,我这破道观虽然没什么好茶侍奉,但是要寻得一辟安静还是可以的。”

    “不了。”庞明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韩逸飞,道:“虚道长,其实我此次过来,是带一个朋友过来的,他第一次来到边陲镇,人生地不熟,而此时天色已晚,所以我便想带他来您这儿避避难。”

    老道士微微眯起眼睛,打量了韩逸飞几眼,平和地笑道:“这自然是可以的。”

    韩逸飞亦是礼貌地躬身,道:“道长,打扰了。”

    “不必如此。”老道士摆手道:“小友随我进道观便是。”

    “那就多谢了。”

    韩逸飞礼貌地道谢。

    庞明看向老道士,说道:“虚道长,那我可就将我的朋友交托给你了,我还得去跑一趟运输,所以暂且就不逗留了。”

    “一路小心。”

    老道士微微点头,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

    庞明几人再次与韩逸飞打了招呼之后,便先行离开了。

    “小友请。”

    老道士礼貌地对着韩逸飞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道长请。”韩逸飞礼貌地回应。

    于是,两人一同走进了道观。

    饶过前边破旧的道观,老道士将韩逸飞带领到了后面院子的小房子。

    “小友,今晚你就住这里吧。”老道士指着眼前的小房子,道:“道观简陋,希望你不要介意。”

    “自然不会。”韩逸飞笑着说道:“道长能够收留我在这居住,我已是很感激了。”

    老道士若有深意地看了韩逸飞一眼,眯起眼睛,微微一笑,道:“那就睡吧,时候不早了。”

    韩逸飞礼貌地笑了笑。

    随后,他便走进了这间破旧的小房子。

    房子虽然破旧,但里边却整理的十分干净。

    进去之后,韩逸飞直接往床榻上一躺,睡了。

    折腾了这么一天,虽然以自己的修为不会感到困乏,但也确实该休息休息了。

    一夜过去。

    第二天,韩逸飞早早的起来了。

    刚刚推开房门,便看到院内那名穿着黑色道袍的老者在打着简单的太极。

    这便是昨天那名老道士。

    当看着韩逸飞走近过来,他收势,挺直了脊背。

    “小友醒了?”

    他微微一笑,依旧是那么的慈眉善目,眼神十分的清澈透明,仿似不包含一丁点的杂质。

    望着对方,韩逸飞心中不由的感叹,能一直身处在如此暴乱之地而不改心性,已是十分的难能可贵了。或许,这边是边陲镇唯一的一片净土了。

    “醒了。”韩逸飞微微一笑,赞道:“道长好精神啊。”

    “哎,老了,可不能跟你们年轻人相比了。”老道士摆了摆手,感叹着道:“不过,生命还是在于运动啊。”

    他的脸上布及了深刻的皱纹,像是饱受了岁月的磨损,眼眸之中充斥着一抹明亮,像是在缅怀着什么,笑了笑,道:“我在这道观住了三十多年了,准确地说,是三十五年八个月零七天,时光荏苒,岁月不饶人啊。”

    三十多年?

    而且竟然还将时间记得如此清楚,这倒是让韩逸飞挺诧异的。

    “是啊,时间很快。”

    韩逸飞附和了一句,同时也打量着对方几眼。

    仔细看着,他发现这老道士并没有什么修为,似乎是刚刚入门,只会一些吐纳之法,所以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挺精神抖擞的。

    与老道士闲聊了几句之后,韩逸飞便在这小小的道观内参观了一会儿。

    这道观确实很小,从前往后,都用不了两分钟。

    而接下来的这两天,韩逸飞依旧是呆在这小道观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