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做我道侣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女配师叔修仙路最新章节!

    “宸沐!”云淑望向一脸不忿的少年,明丽容颜上略带怒意。

    “喂……瞪我干嘛!小爷我什么都没干好吗,是他自己入了心魔……小爷只是逗他说……说你被父王正法了……而已……”谁知道一个大男人这点玩笑都经不起,“云梦泽”都奈他不得的怪物,却被它一句玩笑给骗的心魔缠身。

    “那他到底怎么回事?”女子一脸正色,霍樊如今的状态跟磕高了没两样。

    “你可知道,之前‘云梦泽’中,他为了不入幻境将自己扎的浑身是洞,那时,支撑他唯一的信念,就是你可能还活着……”少年见女子动怒,终于收起了纨绔,喏喏道。

    云淑闻言,自是了然。

    但凡将自己逼的这么紧的人,一旦心中最后一点希望破灭,这种反噬,是毁灭性的。

    什么时候,她的生死,在霍樊心中,成了这般执着的所在,这个向来安静而凌厉的剑修,竟因她而起了心魔。

    “霍樊,你好好看看,云淑无事。”女子掰过男子肩膀,认真盯着那双无措的黑眸。

    玄衣男子不停的躲避着云淑的目光,双手更是抱紧了头,宽阔的双肩微颤,喉中发出隐忍而痛苦的闷闷声响。

    “在这样下去,他会走火入魔的。”云淑看着死死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濒临崩溃的霍樊,目中全是担忧。一代剑修奇才若是毁于因她而起的心魔,那她就太罪过了。

    “宸沐,没有能力收场的大祸,咱能别闯么……如今怎么办?”

    “没能力?开玩笑……小爷我可是心术通天的异兽,专治心病!入了心魔而已,给我点时间,小爷肯定能治好他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平复他的情绪。”少年嗤之以鼻。

    女子闻言,在储物戒中一阵翻找,倒腾出了一粒清心丹,“这个有用吗?”

    只听“咚”的一声,玄衣男子栽倒在地,竟然是睡着了。

    云淑瞪向宸沐,少年只是翻了一个白眼,“嗤……瞧你傻的,用不着这么麻烦,现在是他心防最弱之时,小爷直接甩个幻境让他先睡了再说,多省事。”少年傲娇道。

    “你打算怎么让他脱出心魔?”云淑半信半疑。

    “心魔之害,须以毒攻毒,用小爷我的幻心术缓缓疏导,方能见效。”少年摇头晃脑道,俨然是个“专业”的游方郎中。

    云淑无奈摇头,转身一把抱起躺倒在地的玄衣男子,“宸沐,一起来吧,我们都要对他负责,直到他恢复正常。”说着进了之前所选的洞窟。

    嗤,这女人不仅凶,还是个怪力女。少年看着女子背影不住腹诽,一边举步跟着女子进了洞府。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守着霍樊忙前忙后,实践着宸沐所谓的以毒攻毒,幻术疏导。

    一个月后,女子望着沉默的男子,“霍樊真君,你看看,云淑好好的在这呢。”

    男子只是愣愣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旋即又低垂下头,满目愧疚。

    “霍樊,同我说说话吧。”女子恳切道。

    男子还是一言不发,一副要将沉默进行到底的姿态。

    …………

    又过了两月,“霍樊,我没死,你清醒下好吗?”

    对面男子却是冷冷看了她一眼,不由分说,直接拔剑而起,突然向她发难,幸好云淑修为压他一阶,才能幸免。

    “宸沐,说好的你能治好呢,一会是自闭症患者,一会又成了狂躁症患者,别折腾他了。”

    “死女人,紧张什么,他动静这么大,不正好证明小爷的治疗确实有效么,再给我点时间,不成问题。”

    …………

    又是过了三个月,“霍樊,你赶紧好起来吧,咱总不能一直待这啊。”

    “暮云舒,暮云舒……”男子喃喃。

    “别念啦,我真没死,不行,要上杀手锏了。走,霍樊,我带你去找玄祈,咱们去揍他一顿,这样你总解气了吧!”云淑一把拉上男子,气鼓鼓向洞府外去。

    “暮云舒,你……做本君道侣吧!”玄衣剑修一脸正色道。

    …………

    反应过来男子刚刚说了些什么的云淑愣在原地,脸色几番变幻,由怒转惊,由惊转吓,最后不自禁大声道,“这……这是什么鬼!宸沐……快过来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云舒真君,不用再喊,霍樊已是大好,便不劳宸沐公子费心了。”男子沉稳道。

    “霍樊真君……你……果然好了?”女子瑰丽眼眸中闪过将信将疑的微光。

    男子挺拔立着,面无表情的望着女子,缓缓点头。

    云淑见他恢复为从前的面瘫模样,终于会心一笑,浑身气息顿时变得松快。

    “云舒真君……很开心?”男子肃然问道。

    “当然,已经半年了,你终于好了。”

    “你开心,并非因为本君说要娶你?”

    “……”她都忘了这茬了好么。“你说的……当真?”

    “自然。”霍樊严肃道。

    “为啥啊?”女子一脸惊悚。

    “救命之恩。”男子理由倒是干脆。

    “额……真君,那个……真不用放在心上。”这男人得多实诚啊,救了他就要以身相许作报答。

    男子沉默良久,“可本君放在心上了。”

    当初暮云舒拼死救下了他,又一语惊醒他蒙尘的剑心,于他之恩,如同再造。当他顺利进阶出关,听闻暮云舒已被苍梧宗舍弃换取中洲安宁的那刻,便想也未想,直奔岐山,心中只存一念,暮云舒绝不能死,他不想欠一份一辈子也还不了的人情。

    一入岐山,方知路途如此险恶,她还可能活着么?他发现自己,下意识的拒绝去想这个问题。

    而当那个少年响亮的向他宣告暮云舒已被正法的那一刻,所有信念,瞬间坍塌。

    之前无法接受的,已成现实;所有想为她做的,再无意义。

    剑修需心无杂念,而那一刻,他知道自己魔怔了,因为他的心乱了。

    师尊说过,他天生少根筋,因此只适合当个心中唯剑,绝情断欲的剑修。

    但师尊又担心他不懂人情,百年孤独,特特叮嘱他,只有遇到能让他为其舍身忘死的人,方能引为至交。

    师尊还说,如果遇到的人不仅能让他舍身忘死,还让他放在心上,念念不忘,而对方还恰好是个女修,那便一定要让她成为他的道侣。

    暮云舒,让他忘死,也让他念念,而师尊说的都是对的,所以,“暮云舒,你做本君的道侣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