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议罪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女配师叔修仙路最新章节!

    “心性纯良,茗澜你还敢说,本君还未追究你管教不严之责。若是她心性纯良,怎会对我徒做出那般龌龊之事,险些铸成大错不说,这等本性浪荡的女子,加上‘太阴汲灵体’为虎作伥,本君可不愿看到,下一个裴璃裳出在我苍梧宗!”掌教怒道。

    “师尊息怒,暮师妹实乃一时之错,还请师尊手下留情。”顾玄曦上前一步,对着怒气冲冲的掌教郑重一揖,缓缓道。

    “什么一时之错,本君看她就是本性放浪才是!玄曦,你性情清冷,从小到大从未对为师有过修炼之外的请求,如今却为了一个曾经对你……的女子求情,实在是太让为师失望。”

    女子默默看着暴怒的掌教口不择言,通篇的数落,心口逐渐凉却。什么‘太阴汲灵体’,原剧从头到尾就没说女配暮云舒还有这种体质,就因为她来了没按剧情走,所以剧情自行修正,神展开的让她觉醒了这种令修仙界闻之色变的‘祸水’体质吗?搞得这么复杂,就为了让她按剧本中那般,被废黜修为,逐出苍梧宗?

    不过,这倒是解释了为何洞窟中吸食鲜血,开了些许灵智的高阶暗行魔翼蝠遇上她会变得格外疯狂,为何连嗜灵瑶草这种天生灵植都要避自己不及。

    呵,‘太阴汲灵体’呢,剧情君还真是待她不薄,连女主苏卿羽都只是普通的纯阴灵体,这等高阶灵体,她一介恶毒女配,何德何能。

    可是,剧情凭什么这般摆布、折磨于她,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存在,就因为命中注定是女配,便只能默默忍受吗?

    “掌教在上,云淑只知,但凡天生灵体,无不是天道馈赠,存在便是合理。如何运用,存乎一心而已。掌教如何断定,云淑定会走上为祸苍生的邪路?掌教如何断定,云淑不能用光明正大的方式问鼎仙途?天道都承认的存在,掌教凭什么抹杀?若要让云淑为自己还未犯下的恶行担下惩罚,云淑断然不服!”女子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坚决。

    女子一番抗辩,振聋发聩,人用刀杀了人,世人却去迁怒那刀,岂不可笑!

    人心之恶,太阴汲灵体何辜!

    “本君不管你如何舌灿莲花,苍梧,断断容不下你。即便只是追究你私修魔道之事,暮云舒,我苍梧也留你不得。”掌教话语间流露出浓浓厌弃。

    云淑冷笑,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果然是自己太弱了吗。大道之上,金丹就能笑傲了吗,宗门当头,元婴一语,一句“你将来可能犯下滔天大罪”,自己依旧得照单全收,全部归零。

    也罢,苍梧对她而言,并无多少归属感,况且摊上一个处处看你不顺眼的一宗之长,再待下去也没多少意思。

    废了修为,她这恶毒女配便不能如原剧中那般兴风作浪,虽然这法子自残了点,痛苦了些,好歹也算是对剧情作了一种变相的抗争吧。去凡俗当一个世俗女子,现世安稳,远离剧情,也未尝不好。

    女子淡淡道,“苍梧家事,掌教可决,云淑只有认命。但掌教凭臆断就定论云淑一生,何其不公!呵,今日元君你毁我仙途,希望他日,元君道心,仍能无暇。”

    “你……”白合元君气极,“好一个牙尖嘴利的暮云舒!”

    “师尊,暮师妹历尽辛苦找到失踪的幼兽,一解岐山之危,又救下清风谷霍樊,便是将功抵过,也不至于领受这么重的刑罚。况且,弟子相信,暮师妹绝不可能无视宗规,私修魔道,至于她身怀本魔之气,其原因未必不是由于觉醒了这一特殊的体质,毕竟,由于太过少见,对于‘太阴汲灵体’,整个修仙界也是知之甚少。”顾玄曦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但大概是由于从来不曾这么长篇大论过,说完之后,男子眉头微皱,似乎是极不适应。

    “师兄,玄曦所言有理,此时断言,确实为时过早。”茗澜亦是随之提出异议。

    一道高阶传音符穿过执法殿内重重禁制,被白合收入掌中,听过传音,掌教目光一凝,沉吟道,“也罢,毕竟兹事体大,那便容后再议,不过,暮云舒必须暂入熔冰狱听候发落。”

    熔冰狱,苍梧宗内关押高阶修士之所,说是关押,其实说折磨更为妥帖。熔冰狱,顾名思义,冰火两重天的炼狱之地,被投入其内的修士,等于是在接受冰与火两种极端酷刑的“洗礼”。且熔冰狱最大的特点,就是它能根据受刑修士的修为,智能的“制定”出修士能够承受的最大限度的痛苦,精确的掌握“能把你玩的生不如死却又不至于真的把你玩死”的临界值,堪称完美的刑讯逼供“利器”。

    云淑嘴角挑出一抹冰凉弧度,真看不出,自己竟然还值得动用熔冰狱这等宗门专门用来对付最难缠背叛者的高阶刑具。暮云舒的记忆没出错的话,这熔冰狱,苍梧宗束之高阁已有超过百年了吧。

    “师兄,熔冰炼狱这等酷毒之物,用来对付我徒,恐怕不妥吧。”茗澜秀美的眉头紧紧蹙起。

    “莫再多言,否则本君现在就废了暮云舒修为,以我一宗之长的身份,处置个必将为祸宗门的金丹弟子,没人会有异议。”白合厉声打断了茗澜之言。

    一旁白衣肃立的顾玄曦霜眸一紧,“师尊……”

    云淑利落截了男子下文,“玄曦真君,你已将云舒这个宗门逆徒带回苍梧,安心等着宗门奖赏便是,旁的事,不劳真君费心。”

    顾玄曦闻言眸光一沉,又见女子面无表情,容色冷凝,男子广袖之下,双拳紧握,冰意肆虐。

    “白掌教,云淑真是荣幸,尚未定罪便能提前享受掌教这般热情的‘招待’。”女子无惧冷笑,讥讽之情溢于言表。

    “你……茗澜,你教出的好徒弟!暮云舒,你如此目无尊长,狂妄恣肆,合该受此惩处!”白合怒的须发皆竖。

    四名匿在执法殿之内的金丹修士如神兵天降,将红衣女子押下,女子并未反抗,只是清眸微凉,经过白合身侧之时,女子眉梢轻挑,低声道,“白掌教,云淑真想知道,自己该是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才能令元君这般不待见我。熔冰狱么,呵,云淑多谢元君‘赐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