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再战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女配师叔修仙路最新章节!

    云淑脑中一片空白,只觉耳边嗡嗡之声不绝,而她眼前,仿佛只剩下那玄衣男子那张略显苍白的俊颜。

    陆衍……所谓的百里衍,竟然是魔霄殿少主陆衍。

    陆衍,只是听到他的名字,云淑便本能觉得毛骨悚然。

    百里衍……他竟会是原剧中那个变态男配陆衍。

    暮云舒作为生命力堪比小强的头号女配,堕入魔道之后,因资质尚佳且容貌美艳,自然不可能在魔修之中默默无闻。再者北渊魔门、散修无一不属魔霄殿统领,而女配暮云舒只有混到了魔门高层,才能更好的配合剧情兴风作浪,很自然的,魔霄殿少主陆衍便成了她的新主子。

    偏偏女主苏卿羽魅力无匹,陆衍偶尔见识过她真容之后,便对她朝思暮想。作为男配,他一厢情愿是必然的,他痴情似海也是必须的。于是,每次暮云舒暗中使绊子祸害女主被陆衍发现后,迎接她的,便是一顿猛烈残酷的蹂躏,没错,陆衍惩罚她永远只用这一种方式——没日没夜的凌辱。这种侮辱,对于一个曾经心高气傲、高高在上的高阶女修而言,其打击无论是从心理还是身体上来说,都是毁灭性的。被卫含章用十八般酷刑“招待”一番依旧能坚韧抗下、面不改色的暮云舒,遇上残忍狠绝的陆衍,却每每心如死灰,一心求死。

    云淑至今还清晰记得剧中暮云舒每次遭他凌辱之时绝望哀求的那一句:陆衍,落入你手,果然是连死,都是奢侈!

    她虽非暮云舒本人,但不知为何,那般的恐惧和绝望,她如同亲身所受。

    若暮云舒对顾玄曦是痴恨,对卫含章和暮云梵是怨怼,对陆衍,则是深入骨髓的忌惮和畏惧。

    一想到他便是那个让她如坠地狱的魔修男子,云淑整颗心都冷的瑟缩在一起。

    “诸位无凭无据,仅仅因为本座恰巧受伤便行诬蔑,怕是不好吧,我北渊实在无法接受这种欲加之罪。”陆衍语中大有以中洲北渊关系威胁之意。

    “少主说的极是,中洲北渊向来以和为贵,断断不会胡乱给对方定罪。我们如今已经找到了兽王幼兽,只是劳烦少主将因果说明,我等也好向宗门交待,这点小忙,还请少主相帮。”任炎顾虑两方关系,态度诚恳道。

    “这是自然,本座恭喜诸位找到幼兽,一解岐山兽潮之祸,不知是何人立下如此大功啊。”陆衍似笑非笑道,眼底一抹阴戾光芒稍纵即逝。

    小蜃龙紧张的扒住云淑小腿不放,偶尔偷偷伸出脑袋看一眼对面玄衣肃立的男子,只觉其身影气息异常熟悉,难道自己在黑池塘中刚醒来时看到的那个离去的坏蛋,就是他?它那脆弱的小心脏立时跳如擂鼓,想找那救了自己的女人交流,却发现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围一切毫无所知。

    “少主只管解释自己的问题,旁的琐事不劳少主费心。”卫含章从陆衍阴恻恻的表情中本能感到了危险。

    “本座于月前途径黑荒之时,曾遭金丹后期的厚土沙蝎攻击,受了些伤,便借此处休整恢复了一些时日,如今伤已大好,自可离去。”陆衍慢条斯理道,目光不经意扫向角落中脸色煞白的红衣女子,诡异一笑。

    “诸位,我家少主应该说的够清楚了,想必大家都不想造成北渊中洲两方不睦,可以让路了吧。”书生模样的魔修咄咄道。

    “且慢,既然少主说伤已大好,不妨由我等帮少主验上一验,若果然无碍,少主再行离去不迟。”任炎不甘作罢,灵机一动。想起苏卿羽曾说魔修是被兽将重创,既是重创,怎么可能未满一月便已痊愈呢。

    “看来今日任首席是不肯轻易放行我等了,也罢,那便切磋一场。本座如今金丹七层,我观你们场中以玄曦真君修为最高,但考虑修为尚有差距,便允你再加一人助战。”陆衍漫不经心道。

    “不必,本君一人足矣。”顾玄曦依旧是神色冷冷。

    “顾兄莫要意气,事关岐山之约,此次务必探出陆衍虚实。你我均为金丹五层,若一起上阵难免落人口实……霍兄,此番就劳你助阵。”任炎向霍樊拱手道。金丹五层加金丹二层,对上金丹七层,说出去不至理亏。

    “可。”霍樊应道。

    场中三人,俱是年少英姿,气质不俗,陆衍望向对面两人两剑,眸中燃起点点战意。

    “此二子修为精深,俱有不凡之处,刚才险些令属下吃了大亏,少主小心为上。”

    “聒噪。”陆衍不屑道。

    虽为切磋,但许是棋逢对手,三人显然谁都不打算保留实力,上来就是大招。

    顾玄曦祭出已是铮鸣不休,异常亢奋的冰髓剑,夺目的冰蓝色光芒直冲云霄而去,白衣男子一身纯粹冰灵力倾泻而出,瞬间平沙隘口,冰封千里,众人只觉铺天盖地的寒意毫不留情的侵入身体每个毛孔,令人控制不住的战栗,金丹修士无不催动灵力抵御寒气,几名修为稍浅的筑基修士冻的几近昏迷。

    金丹五层,竟有如此威能!

    冰髓挥出,战圈中央,一条巨大冰蛇拔地而起,紧紧缠住了被困在中间的玄衣魔修,越绞越紧。

    霍樊紫戊出鞘,剑身坚金覆盖,无数紫雷游离其上,不改锋锐。两人同时祭出灵剑,一蓝一紫于空中短暂交汇,而后,双双自半空俯冲而下,直直向被冰蛇困在中央的陆衍头顶刺下。

    身体被禁锢,百汇又是修士薄弱之处,魔霄殿少主陆衍,似乎已陷败局。

    远远见陆衍邪气一笑,身周集聚起浓郁魔气,而男子一身玄衣,融入这浓黑魔气之中,渐渐分不清彼此。魔气化为一柄巨剑,迎上将要刺下的双剑,一声闷响之后,黑色的魔气巨剑消散,但冰髓紫戊亦是受创,飞回顾霍二人手中。

    见冰髓无功而返,顾玄曦依旧神色平静,只是抬手一道灵诀打出,缠住陆衍的冰蛇蛇身之上,立时生出无数冰刺。换作常人,早被这突生的利刺伤的体无完肤,而陆衍微讶之余却是双臂一挣,体内漫出丝丝雷霆,瞬间布满蛇身,邪雷形成的细密雷网同冰蛇纯净的冰灵力厮磨着,噬咬着,一点点将冰刺磨尽,冰蛇亦最终被肢解成碎块,轰然坍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