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深宫怨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女配师叔修仙路最新章节!

    平沙隘口的另一个角落,清冷如谪仙的顾玄曦俊颜含霜,冰髓出鞘,冷冷看向对面儒雅文弱的白面书生,一旁玄衣英挺的剑修肃然立于另一侧,紫戊剑环绕身周。

    “呵,两个中洲破落地儿的毛头小子,你们一个金丹五层,另一个不过金丹二层,还敢对上本座,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本座真该赞叹你们的勇气。”看似文雅知礼的中年书生语言之间却满是狂妄。

    顾霍二人均是面不改色,亦懒的搭理态度轻狂的魔修,白衣男子直接祭出冰髓就是一剑劈出,一道裹挟着寒冰之气的剑气横掠过去,顿时漫天雪影,天地霜冷。

    “好纯粹的寒绝剑气,看来是本座小看你了。”书生赞了一声,而后不慌不忙祭出一方漆黑砚台,砚台升至半空,转瞬便将这铺天盖地的凌厉剑气收了个干净。

    不等魔修收回黑砚,一侧同样沉默的玄衣剑却是二话不说,御使紫戊直接缠上他,近身攻了上来,坚金锐意的剑意铺面而来,势不可挡。白面书生立时变拳为掌,双掌幻化为正常的十数倍之巨且覆上坚实厚土,两掌向剑身狠狠拍下,到底修为相距过大,紫戊一阵悲鸣,却还是从双钳般的土掌下挣脱了去,飞回玄衣剑修身侧。

    身为剑修,人剑合一,一身修为俱系于一柄利剑之上,若是本命灵剑被毁,自身修为倒退不说,重者还会伤及修道根基。但剑修又向来是无所畏惧,一往无前,强敌当前,更加没有退缩的道理。

    “小子,你也不错,本座九成功力之下竟也能全身而退。”书生嘴上不停,却是再也不敢掉以轻心。

    还未等书生模样的魔修喘上一口气,顾玄曦又是一剑袭来,这次竟是冰意化形,纯粹到极致的寒冰之气化为一条银色巨龙直指向中年书生,气势磅礴的巨龙张嘴向他咬下,悬于书生头顶的漆黑砚台立时被击的粉碎。书生大惊,连忙祭出本命灵器判官笔,当空掷去,笔尖一团浓郁黑沉的死气,恶狠狠向巨龙右眼刺下,逼得巨龙立时收势,书生堪堪化解了眼前危机。

    “金丹五层,竟有如此实力,本座这支‘痴缠’笔,元婴之下几无敌手,今日竟被小子逼出,果然是后生可畏。”魔修眼中露出浓浓戒备。

    顾霍二人虽修为不及,到交手几番下来,却未有半点吃亏。

    “妖女,再不交出本君师妹,便是拼着两败俱伤,本君也要灭杀了你。”一边经过消耗战,气急败坏的妖媚女子渐落下风,卫含章放出狠话。

    一般高阶修士相斗,只要不是不死不休的敌对,很少以死相搏。能修到金丹之辈岂属泛泛,谁都不会少了压箱底的保命手段,若真要置人死地,自己付出的代价也必定不小。

    “卫含章,跟你说了多少遍,谁知道你师妹是哪个狐媚子,老娘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姜雁霓恨恨道,连以“老娘”这种自揭其短的粗口都爆了出来。

    “哼,不知道,那你们来的可真是巧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云舒失踪后撞上来。”卫含章想到自家师妹行踪全无、生死未卜,心头就是一股无名郁火,越打越是下手无情。

    “卫疯子,你不要命也别拉上老娘啊。”姜雁霓越打越心惊,对方是真有下杀手的态势了。

    “呵,即如此,那算你倒霉。”绯衣男子诡异冷笑,一手自丹田处祭出一盏宫灯状灵器,冷光盈盈,看似无奇。

    对面女子却是脸色大变,骇然间转身向后退去。“碧瑶仙子的‘深宫怨’竟是落入了你手,怎么可能,你不过金丹一层,怎么可能炼化这等灵器。”

    “深宫怨”乃无限接近于神器的上品灵器,为八百年前化神上界的碧瑶仙子的本命灵器。碧瑶仙子原名尹碧柔,出生于俗世官宦之家,十六岁被选入宫中,册立为妃,但蒙宠不过短短三年便被多情帝王忘之脑后。宫闱深深,红颜未老恩先断,怨气渐生。后入世游历的宗门大修偶然入宫宣扬道法,发现她身负灵根,便提点了一番。未想尹碧柔天纵之姿,竟是自行完成了引气入体,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修者。尹碧柔既脱了凡胎,又觉俗世无甚可恋,便央求大修将她领进修仙界。大修怜她遭遇,又惜她之才,便欣然应允。

    踏入修仙界的尹碧柔确实天资过人,竟是以怨入道,修至道法大成。故而本命灵器名为“深宫怨”,因是以怨入道,其为人更是亦正亦邪,所以自她化神之后,留在下界的准神器“深宫怨”便成了正魔两道修士寻找争夺的大机缘。但想炼化这等灵器,非修为高深不可为之,卫含章结丹不久,应是不可能独立将其炼化。

    “本君如今修为虽不能将它炼化为本命灵器,但加几道上古禁制,蕴养于丹田,令其为本君所用,却还是力所能及,呵,便是它只发挥一成威能,也足以让你尸骨无存。”男子幽幽道,眸中跳动着愠怒之焰。

    “强行御使这等灵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卫含章,你果然是疯子。”姜雁霓冷汗涔涔,脚下却是不停,直向白面书生的同伴处退去。

    匆匆御剑赶到的云淑第一眼就看到了与人对战的卫含章,这个云淑眼中从来游戏花丛的纨绔,第一次,桃花目中露出决绝。再观男子手中宫灯状灵器灵压之盛,早已超出金丹修士所能驾驭,却在绯衣男子强行催发下冷光大盛,蓄势待发,似要与人搏命。

    “师兄不可!”红衣耀目的女子在绯衣男子身边按落剑光,焦急唤道。

    男子霎时楞住,不可置信的扭头望了过来,一双狭长桃花眼中满是惊疑不定。熟悉的红衣,艳绝的容颜,不是暮云舒是谁!

    姜雁霓见男子分神,全力催动手中金玲,**之音骤然响起,紧接着又是一根黑色峨嵋刺祭出,飞速向男子袭去。

    回过神来的卫含章变招不及,一旁云淑果断一枚中品宝器金光盾祭出,堪堪将来势汹汹的如簪利刺挡上了一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