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灵物认主

作者:昀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女配师叔修仙路最新章节!

    “莫城主,有话好说,低阶修士性命而已,不至刀兵相见。”卫含章略急,倒也未失方寸。

    “哼,说的好听,今日你们见宝起意,岂会留我活路。真是笑话,草菅修士性命,拿来做讨伐本君的借口还可,真论起来,你们自诩名门,难道真会将低阶修士的生死放在心上?你们看,即便本君今日退出,若想解封宝物收入囊中,你们不是也要眼睁睁看着那练气女修放干精血么,你们,又比我高尚多少,势比人强罢了。放我走,否则本君现在就送这女娃归位。”男子狠狠道。

    “雕虫小技!”顾玄曦眸光冷冷,突地指尖凝出一根冰针,揉进了一分锐利无匹的纯阳之气,飙射而去直接破了莫柏璃防御,后一剑追至,凌厉剑气于一瞬间削去男子抵住人质丹田的半截手臂。

    “啊!”石室内响起男子弱惨惨的闷哼。

    趁着男子受伤分神的瞬间,一道绯衣身影揉身上前,飞速将女子圈进怀中,带离危险。

    苏卿羽遭此变故,又目睹男子血流如注,早已虚弱不堪,踉跄走向顾玄曦,苍白小脸带着点点哀凄,深深凝望着眼前冷如刀锋的男子。“师傅…”

    “本君不喜受人要挟,委屈徒儿了。”顾玄曦见她受罪微有不忍,但说出这般安抚之语已是难得。

    “不,卿羽一直相信师傅。”柔弱如水的女子于险境下诉说着信念,哪个男子不动容。

    不过显然有些人神经比较粗线,“本君出手自是有把握。”男子眉眼自信而清冷。

    而一旁,卫含章已同恼羞成怒的莫柏璃交上了手。同是金丹初期,同样身家丰厚,各种法器层出不穷,碰撞出绚丽光影。莫柏璃虽长些年岁,经验丰富,但奈何已断一臂,战力大减,所以场中局势,卫含章倒也游刃有余。

    半空载沉载浮的梵音血菩提此时光华大盛,梵音袅袅,而地下红裳女子已是极度虚弱,气若游丝。

    “她撑不住了。”云淑紧紧皱着眉头。

    “师傅,救救她…让卿羽去替她…”白衣女子不住哀求。

    “不行,你向来怕血且根基未稳,不可妄动。”冷颜男子断然拒绝。

    两人争执间,室内红光忽的一暗,复又大亮,耀眼夺目。不知何时,暮云舒已是割开手腕,静静跪坐在图腾中央,任由鲜艳的血花在莹白如玉的臂上肆意盛开。仿佛是感受到献祭者纯厚的精血阴气与心甘情愿的供奉,诡异图腾泛出阵阵血红光华,与漂浮的玉珠交相辉映,而后两者皆开始缓缓旋转,越转越疾。女子明丽的颜色渐显苍白,光洁的额头亦渗出冷汗。

    “师妹不可!”注意到此番变故的卫含章急吼一声。心下焦虑,本欲快速解决对手,却不料被莫柏璃钻了空子,祭出纸傀分身扰了卫含章视线,本人趁机远远遁走。众人欲追,已是不及。

    “可恨这厮,逃命倒是一把好手。”苏卿羽轻呔。

    “宵小罢了,不足为惧。”顾玄曦倒是颇无所谓。

    卫含章已是奔至云淑身旁,奈何被图腾红光无情挡开。“顾师弟,怎么回事?”男子急问。

    “灵物出世,自是不凡。梵音血菩提封印,需处子精血方可破解,受不得男子阳气冲撞,师兄还是站远些为好。”顾玄曦博文强识,自是清楚。

    看男子不肯离开,苏卿羽柔声道,“卫师叔…”

    “师兄放心,暮师妹金丹稳固,应是无恙。”顾玄曦冷冷道。

    梵音突止,飞旋的血菩提炸裂开来,迸出万道金光,隐约听得一声禅诵清啸,一抹白芒飞蹿而出,转瞬没入苏卿羽眉心。

    图腾亦渐渐黯淡,最终归于灰败。跪坐的女子缓缓起身,因精血损耗过巨,脚下虚浮,绯衣男子上前轻轻将女子揽住,“师妹,何必如此…”。云淑定是听信了莫柏璃的挑唆,生怕他们因见死不救而留下心魔,才替那女子献上自己精血,完成最后的破印。

    女子只是抬头看了眼图腾上方的玄冰穹顶,其上一株浓紫蓓蕾浅浅绽放,顿时满室馨香。云淑淡淡笑了,真好,不负我望。

    “暮师叔,卿羽…对不起师叔,这梵音血菩提按理该是给师叔,只是如今它自己跑我身体里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女子又惊又怯的解释。

    “宝物有灵,择主而栖,云淑岂会强求。只是这株阴阳乾极草,还望诸位割爱。”女子无谓一笑,容色倾城。

    “自然,暮师妹若还需要其他补偿,但凡本君所有,定然奉上。”顾玄曦平淡叙到,毕竟灵物珍贵,确是暮云舒首功。

    女子抬首望着男子,眸光滟滟,姿容无双,却是开口凉凉,“玄曦真君,若是从前,云舒等你奉上的,不过真君的一颗真心而已…可惜…撞过南墙自要回头,云淑如今只有一句,俱往矣,你我两清,便是最好。”

    女子一句,徒留三人尴尬。

    “师妹寻这乾极草,可是受了伤?”卫含章打破沉默。

    “这倒不是,云淑只是想,世事无常,这不起眼的灵草,或许有一日能救我于水火呢。”比如,心爱的灵兽和宝贵的尊严,女子涩涩一笑,没心没肺。

    三人一头雾水,不置可否。

    “走吧,天都快亮了。”卫含章飞身而起,谨慎取下乾极草,小心装入玉盒,交予云淑。

    顺着顾玄曦一行人找来的路线按原路返回,出隘口后,几人各自撑起灵气罩,顾玄曦带着柔弱的苏卿羽,卫含章抗着昏迷的梁水怡,泅水而出。云淑莞尔,自己是因为剧情便利才能找到取巧的传送阵进入,想不到正经出口原是设在这深湖之下,女主威武,这等所在竟也难不倒她。

    天色微曦,待众人上得岸去,云淑从储物戒中翻出几颗上品回元丹,送入昏迷的梁水怡口中,“诸位自去,云舒先将这女修送回梁府。”

    “师妹,你灵气耗损过度不宜操劳,师兄随你去,你且指路。”卫含章自告奋勇。

    “多谢师兄好意,这点小事,云淑应付有余,况且也不好耽误师兄要事。”

    “是啊,卫师叔,掌教法旨令我们速往歧山,实不宜再拖了。”苏卿羽柔声提醒。

    云淑看了苏卿羽一眼,嘴角微勾,“如此,云淑先行一步,诸位告辞。”扶起瘫软的红衣女修,云淑召出飞剑,剑光划过,佳人远去,留下绯衣男子原地张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