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彼岸花真相(上)

作者:吹晓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我是武学家重生之围棋梦网游之虚拟同步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异界萌灵战姬最新章节!

    到对方的身子终于稳定下来,不再有火星出现,李云在眼中,心里满是思索的意味,不过那老人却不以为意,再次走上两步后,待适应了这游戏,这才脸上转为严肃。

    下一刻,浓浓的绿色雾气迅速从他体内喷散而出,眨眼间就弥漫到整个角斗场。

    “你这小子,当真是不安分。”这是老人说的第一句话。

    “这是——屏蔽?”李云此时也是破罐子破摔,面对此情此景,也只是淡淡问了一句,自从推测出面前这老人有直接干扰游戏规则的能力,虽不知和风无姬相比有何异同,但他已对自己能从这里安然退出不抱希望了。

    “你以为闹这么大,那些地精还会不过来?游戏游戏,也不过依附在魔上的一道灵纹,是别人做出来的东西,你以为自己在游戏里就能随到随走,去留随意,那不过是你高度不够,异想天开罢了。”老人说着摇摇头,话中带着一丝说教的意味。

    “受教了。”听到这,李云也老实点点头,心里对魔的认知又深了一层,两人似关系蛮融洽。

    “你啊你。”老人着李云此时模样,有些哭笑不得,随即身后一身波动,却是凭空出现了一张真皮沙发,待舒服的坐上去后,他才开口道:“你这么大费周章的露面,想来大角那快找到你了吧?”

    瞥了眼明显和这款游风格完全迥异的沙发,李云也脚一盘,安然坐到了地上,承认道:“海魔城就那么大,我一个还没觉醒的废物,能躲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然后呢?”老人接着笑眯眯地问道:“从五年前开始,你给我的学院闹出那么大的骚乱,我这张老脸都被你连打了两回,你不会以为现在来和我聊聊天,就能让我既往不咎吧?”

    “凡事有一丝可能,总要去是试试,也许聊过后,你发现其实我也没那么大价值,心灰意冷之下把我放了呢?”李云淡淡回道。

    “不不不。”老人摇摇头,道:“如果你没价值,我只会把你连带身后整个海魔城都毁了,毕竟相比一个海魔城来说,还是潘多拉的面皮重要些。”

    “只要整个海魔城都消失在魔界,抹了你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丝存在证据,顺便把那些探子也一并清理了,杀鸡儆猴,最后把这一切都推到异端身上,那所有事不就都皆大欢喜了?”

    听到老人的话,李云细细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确是不像是开玩笑,随后才认真想了想,点头赞同道:“这办法似极端,却的确可行。”

    只是听到李云的赞同,老人反而皱眉了,“你这小娃娃,倒是不好管教。”

    李云着老人,“来你还是想用你们你们一开始想的办法。”

    老人眯着眼,回道:“那还要你到底喝没喝彼岸花的提纯液了。”

    首次从风无姬以外的人口中听到这药,李云脸上一愣,能被眼前这老人在意,这——

    “喝了又如何,没喝又如何?”

    “喝了你就是祸害,没喝,你就是天才。”

    老人言简意骇的回答了他的话。

    “没喝,我就是废物。”李云脸色沉下来,虽然如此回答了老人的话,但他也发觉了这药的似乎远非他想的那么简单。

    “废物?哼,若非你小子疑心重,此时又怎会到如此地步?”老人说道着眉一挑,不爽道:“这个世上从没有废物,但天才就是天才,你虽然让我不爽,但魔上,又有谁觉得你不是?”

    “如果你五年前就联系上我们,又哪来那么多事?”

    “哼。”听到老人如此说,李云终于第一次动了些怒气,冷声问道:“魔上的人认为我是天才,那你们呢?刚刚走的那人呢?”

    “你这老头,真的认为我是天才?”

    “或者说——把我当做是怪物?”

    听到李云的话,老人眉再次皱起,这次他直接缓缓从沙发上站起,背着手,走到李云面前,沉声问道:“谁和你说的?”

    “这世上从没白吃的午餐,特别是给平民吃的,我也吃不起别人给的东西,所以只能自己靠力气去挣了。”面对老人的质问,李云只是不明意味的说了这一句,便不再言语。

    紧紧了李云一眼,老人古怪道:“你确定你五年前还不到十岁?”

    “是刚好十岁。”

    背着的手一紧,老人此时也马上推算出了他此时的年纪,叹了口气,惋惜道:“要怪,只能怪你出生在魔界。”

    “你这小怪物。”

    浅笑了笑,李云问道:“怪物?我现在还是么?”

    “血脉驳杂,十五岁觉醒,两样加起来,似乎我已经是注定废物了。”

    听到李云的自嘲,老人却是摇头,不满道:“虽然代价大了些,但只要用资源填,你这资质还是能弥补的,总的来说,不会亏。”

    “那要加上彼岸花提纯液呢?”李云问道。

    “那就亏了。”老人先是笃定答了这一句,而后了李云一眼,又改口道:“不,按你的潜力,若真成长起来,谁也说不准你能走多远,自然也谈不上亏不亏,但是培养你的代价——”

    老人摇叹道:“我们承担不起。”

    听到老人的话,李云眼里也露出惊讶,虽从未想过去潘多拉学院,但作为帝国最大的灵师学院,竟然会说出培养不起一个学生这种话,如此一来,那整个魔界,又有哪家势力敢夸口说能培养自己?

    自己成长所需的代价又到底要多大?

    老人出了李云的疑惑,叹气后,稍稍解释了下,“现在的你自然是不懂,灵师的成长是各方面的,不是只要灵币够多就行,但这个世界资源本就这么多,你多拿了一份,别人就少一份。”

    “而你这情况,却远非只拿一份两份那么简单,如今我魔界人才济济,若是因为你一个天才,而让魔界千万个天才都沦为平凡,就等于是拔高你一人,而降低了整个魔界,这代价,这罪孽,我潘多拉学院担不起,也做不到!”

    眼中越发深邃,李云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淡淡问道:“你先说说潘多拉提纯液的事。”

    了李云一眼,老人说道:“彼岸花的提纯液,传说中生长在冥界的死亡之花,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为死者的魂引之花,是洗涤灵魂,修复灵魂创伤的无上良药。”

    “不过,这些都不过是附加效果罢了,小子,你知道植物开花的意义么?”

    老人突然问道。

    李云着老人,思索了片刻,道:“为了种子,为了延续生命。”

    点点头,老人继续说道:“花开花落,最初的含义便是植物下一代传承的希望,是生命的延续,但彼岸花作为冥界的死亡之花,在死的世界里却绽放了代表生命的花朵传承,这本身就是最邪恶的诅咒,生与死混浊,更甚光暗融合,若生死的界限不复存在,那又何来轮回,何来新生?”

    “小子,我再考考你——”

    老人这次脸色转为严肃,一字一句问道:“对于前世今生,你是何理解的?”

    “前世的你是否还是你?今世的你,又和前世有何区别?”

    “若前世的你不是你,那前世今生,生生世世,从这三界初开,世上又到底出现了几个你?”

    “若前世的你便是你,就似你照镜子,某天镜中之人突然说,你进来吧,我要出去,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是想做今世的你,还是做那前世的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