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闯阴间(2)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阴阳代理人最新章节!

    我点头称是的,但是好奇心作祟,还是喜欢东张西望。

    阴间的地面是龟裂的,就好似连年干旱的大地一般,但是寸草不生,也不是随处都能见到阴魂厉鬼,用师傅的话说,阴间太大,人间死掉一个活人,阴间就扩大一块地方,神奇无比。

    我呼吸了一下,钻进鼻子里的都是冷风,冷的我鼻子都要冻掉了。

    耳边不时的有哭泣的声音传来,还有各种呢喃声,好似在和你诉说什么,但是你又听不真切。

    “别在意这些声音,这是冤魂的自言自语,你静心下来,很快就听不见了,心越乱,在这阴间就越是烦躁。”

    师傅拉着我一边叮嘱一边往前走。

    没走几步路,我听见前方有锁链的声音传来,随后我探头望去,看见百米的前方,黑暗中走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一个长着牛头,身披破败铠甲,拉着锁链的怪物!

    它双眼通红,鼻子里冒出白气,走路的时候,地面都被踏出一个个坑来。

    而在它的身后,是整整10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面无表情,漂浮在空中的阴魂!

    “那叫牛头,是鬼差之一,别看它,我们绕道走。”

    师傅一看就是不想惹麻烦,拉着我往旁边走。

    但是那时候我才几岁?十岁的孩子,说不好听的,也就小学三年级而已,要是隔着电视机看见牛头马面都要吓的不轻,现在在现实中看见了,我真是腿发软,脚发抖,脑子一阵发晕。

    师傅一拽我就发现,我腿软了,顿时眉头一皱。

    “胆子实在太小了,看来要练练。”

    他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把我抱起来。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前方牛头拉着的十个阴魂里,有一个女鬼竟然木讷地转过了头来。

    这一刻,我看见的是满脸的血,发紫的嘴唇和漆黑的眼睛!

    我当时就被吓傻了!

    一声大叫:“唉呀妈呀!”

    结果我这一叫就坏事了,牛头一下子就看见了百米以外的我和师傅,盯上了我们!

    牛头鬼差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我,我心里直发毛,拉着师傅的手直哆嗦。

    “净给我添麻烦!”

    师傅捶了我下小脑袋,你还别说,他这一锤,我竟然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心里竟然有暖流涌过,刚刚的害怕有了些许缓和。

    “活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牛头鬼差的声音很低沉,听的我耳朵发闷。

    “在下蒋天心,是华南地区总判官的朋友,来找它一叙,还请鬼差行个方便,让个道。”

    师傅笑了笑,微微一拱手。

    我真佩服蒋大叔那气度,面对牛头鬼差,竟然还能笑!我都要吓的尿裤子了!

    “蒋天心?”

    牛头鬼差好像在思索,摇晃脑袋的动作和真的水牛一模一样。

    “是否有印象?”

    师傅笑着问道。

    牛头鬼差抬起头,开口低声说道:“完全没有,今天你们既然来了阴间,就别走了!”

    它这么一说,我知道,要坏事了!

    师傅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速度很快,我都没来得及反应。

    “乾坤无极,正道永存,镇魂符,出!”

    师傅从包里掏出镇魂符,手指在其上一连点了三次,将镇魂符往外一丢,扔在了地上。这镇魂符一落地,立刻放出万道金光,刹那间照亮了四周的一切。

    对面的牛头鬼差正准备冲过来,被这金光一照,顿时停下了脚步,它身后被捆着的十个阴魂也在这金光之中不断哭泣,嘶吼。

    而在此时,我已经被师傅扛在了肩膀上,往前一路小跑!

    这一跑,足足跑了数公里,等他把我放下来的时候,我看见他浑身被汗水淋湿,大口喘气。

    “你妹的,几百年没这么跑了,累死我了。”

    蒋大叔一边喘气一边抱怨。

    站在一边的我,听见他的话,傻愣愣地问道:“大叔,你活了几百年了?”

    听见我的问题,将天心一怔,随后哈哈一笑,满脸尴尬地说道:“阴间的天空真好啊,你看那个月亮多圆啊。”

    那时候的我永远不知道,为了我,师傅放弃了很多很多……

    判官并不是只有一个,就像阴间有十殿阎罗。

    判官在阴间的地位不低,但是绝没有到控制人生死的地步。

    判官其实也是鬼。

    判官喜欢人间的小玩意儿,不用很贵,但是要很稀奇。

    师傅找的是华南地区总判官,只有总判官才有资格查询各种各样的阴魂去向。而作为一个阴阳代理人,我们接触最多的其实就是判官。

    师傅将我带入阴间,也是为了让我快点入门。

    华南地区的总判官是个青面鬼。

    所谓的青面鬼有两个特征,第一个面色泛青,第二个皮肤褶皱如同枯木。

    这个青面鬼叫做——焦木。

    当然是成了判官后取的名字,它和师傅很熟悉,交情不浅。

    我们是在一个鬼市边缘见的面,师傅单独进了房间谈事情,放我一个人在房间外,叮嘱我不要走开。

    但是,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到鬼市,太多新奇古怪的玩意儿,太多出乎意料的东西,很快我就被一样东西吸引了。

    那是一个小小的玻璃球,透明的,圆形的玻璃球。

    这种西方人的玩意儿其实不应该出现在鬼市内,卖玻璃球的是一个穿着黑斗篷的老太婆,不是鬼怪,而是个人,她手上绑着很多的木牌,四四方方但是很小。

    师傅告诉过我,绑着木牌的老太婆被称为巫婆子,是同行,但是很邪,以后看见要避开。然而,这一次在鬼市内我却看见这个巫婆子抬起头,望着我,浑浊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惊讶,随后对我招了招手。

    我竟然鬼使神差一般地走了过去……

    巫婆子这个称谓一开始是指来自北方的一些灵媒。

    一般江湖上的灵媒都是骗人的,但是却都不敢称自己为巫婆子,因为只有被圈子里认可的灵媒才有资格在手上绑木牌,才有资格被称为巫婆子。

    后来,到了近代社会,因为相信迷信的越来越少,自然招魂的灵媒就越来越少,于是就开始有巫婆子进入了南方的圈子,和我们阴阳代理人抢饭吃。

    所以,我们南方的阴阳代理人看见这群老太婆都很不待见。

    但是也有例外。

    一些经历丰富,法力高强的巫婆子一样受人尊敬。

    以手上的木牌为资历,成功招魂一个的就拥有一个木牌,我曾经听说北方有一个老巫婆子活了80岁,一生被上身过20多个魂,有20多个木牌。

    要知道,做灵媒的都是赚死人钱,不像招魂人不上身,灵媒都是要上身的,身体损害非常大,有些刚入行的巫婆子第一次上身就被鬼魂弄死了!

    此时,我走到这个冲我招手的巫婆子面前,脑子发晕,但是还是瞥了一眼她手上的木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