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男人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西隋帝国最新章节!

    巴雅尔事件之后的第一天布尔罕就召集群臣商讨大事,先前定下的事情因为要举办招募大会而耽搁了,布尔罕打算正好借着巴雅尔事件的余威把事情给定了。

    “今天召集大家就是要商讨军制上的事情,细细算来也有一个多月时间了吧?巴图拔根将军怎么样?所有人的军籍都编造好了吗?”

    “启禀大汗,都已经编造在册了。”巴图拔根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可靠的,数万人的军籍可不是点名那么简单。

    布尔罕听后欣慰的点头。“嗯!好!那就按照咱们此前的约定来办吧!四大骑军我打算让狼骑军先入役,其它三部骑军只保留建制好了。”

    布尔罕刚说完,杜根就站起来发言了。“大汗!请恕臣冒昧!四大骑军构想固然很好,可是也需要合适的将领来统领才行呀!还是及早确定统兵将领才好。”杜根的话得到了其他贵族的认同,当然布尔罕也是这个意思。

    “嗯!杜根济农的提议很好,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事情了。”既然杜根主动提出布尔罕当然不会拒绝了,只是关乎到提名布尔罕决定以退为进来将杜根一军!

    “杜根大济农,您觉得哪些将军能够胜任四大骑军大将的职位呢?”杜根早就知道布尔罕会这样问了,这不是明摆着嘛!布尔罕早已经布好了局,能够统兵打仗的原土尔扈特贵人大多已经在响沙泉战役和黑水城战役中阵亡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莽高和额日勒图两人而已。莽高不用多说他如今已投靠大汗布尔罕了,而且还做了大断事官。至于额日勒图嘛!就在昨天也已经被布尔罕收归麾下,成为赤那思的一名教习。细细算来能征善战者也就只有合赤惕部的那几个了,如巴图拔根、噶丽、郭威之类。看来这个“小娃!”不可小觑呀!

    杜根定了定神,恭敬的说道“回禀大汗,老臣已经老了,一切就都由大汗做主吧!不过老臣看来,噶丽和巴图拔根将军还是很合适的。”

    “既然杜根大济农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来任命一下,如果有异议可以再提。”布尔罕这话说得,杜根都没意见,其他人敢有什么不满?

    “四大骑军将军关系重大,我打算让郭威将军担任狼骑军统制将军,噶丽为龙骑军统制将军,巴图拔根为虎骑军统制将军,我的三弟扎都罗为豹骑军统制,诸位以为如何?”布尔罕的话有如镜湖出波澜一般,群臣立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讨论的重点就是扎都罗了。

    扎都罗也是无比意外,因为他几乎一直都是庇护在大哥的羽翼之下,直到去年耐不住他烦扰布尔罕才同意他跟随噶丽将军对土尔扈特部的残余进行清剿的战斗中。如今又长大一岁的扎都罗居然被布尔罕任命为豹骑军统制将军,这可真是个意外啊!

    不过,这样的好事多半不会持续太久。杜根再一次发言“大汗!其他人臣都没有异议,只是三公子这...是否太过年轻?他如今还算是个孩子呀!”

    杜根的话刺痛了扎都罗幼小的内心,他怒不可遏的站起来冲着杜根大骂“杜根老头,别人怕你,爷爷我可不怕你。你说谁小啊?要不然咱俩比试比试看看谁厉害?...”

    扎都罗还要切斯底里的骂着,布尔罕实在看不下去了,出言喝止“够了!扎都罗!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看来你的确还是个孩子,不适合独挑大梁。退下吧!”

    “大哥!我...”对于大哥的话,他不敢不听,只能怯怯退下。布尔罕也是太心急了,他现在控制着首领卫队,如果再直接控制一支骑军的话,会惹得贵族不满的。所以布尔罕急需一个忠诚可靠之人来统领,而扎都罗正合适。如今看来,他还需要多多磨练才堪重用。蒙力克倒是沉着,不过他阴险的性格布尔罕不敢用他,看来也只能先这样了,最坏的打算也要由合赤惕部的人来统领。

    “扎都罗的确不太合适,诸位可有好的推荐?”布尔罕又在问策了,土尔扈特的人不敢出声,因为他们的确没有什么人能拿得出手。噶丽忽然想起他以前的副将,站起来进言到“大汗!臣推荐一个人定能担当!”

    噶丽极少会主动推荐人,今天倒是难得布尔罕没有打断他的意思。“大汗!臣推荐的人就是臣此前的副将莫日根,他在...”说着噶丽就不再说了,他注视着周围的原土尔扈特贵人,决定还是不要说的好。毕竟莫日根这家伙此前说实话并不出彩,只是在黑水城之战和后续的围剿土尔扈特残部的战役中表现突出,怎么也不能伤了两部的感情吧!噶丽这次留了个心眼。

    他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布尔罕?布尔罕当然知道莫日根了,黑水城之战表现突出也是个好的将领,由他统领豹骑军也是可以的,等扎都罗再成熟些倒是可以在他麾下当个副将,日后转正也能方便点。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布尔罕还是同意噶丽的建议,豹骑军由莫日根来统领。合赤惕部这里当然没有问题,至于土尔扈特一方,只要不是扎都罗谁都可以。就这样,四大骑军全部统制将领都由合赤惕部囊括了。

    接下来的议题比较琐碎,最重要的也仅仅是赤那思的变革了。

    “前些时日莽高为其子歹歹统阿求个赤那思的名额,我没有同意。赤那思虽然仍然存在,可是它已经并入首领卫队。昨天公开募兵结束,我就打算放宽赤那思。从今以后,赤那思大营和赤那思卫队是两码事。赤那思卫队将从全部族中挑选最优秀的战士入役,每三年举行一次公开招募。而赤那思大营将成为我们合赤惕部的人才教育以及储备力量。全体部众的子女只要年满十岁,就要进入赤那思大营学习,女子三年,男子五年。主要教授也就是一些普通知识以及战斗技艺,诸位以为如何?”

    听了布尔罕的解说,杜根那是第一个同意呀!要知道他可是大济农掌管文教和祭祀的。对于建立赤那思大营,他没有意见,那就等同于杜根一系的贵族没有意见。

    莽高听了不由得眉头一皱。说实话,赤那思大营很新颖。莽高也觉得很有必要,可是这样对于孩子们是否过于残忍?布尔罕先前组建赤那思就是为了将他们训练成战场上的勇士!你可以想想看,未来的合赤惕部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合格勇士从赤那思大营毕业,他们小小年纪就将走上战场,这...即使是莽高这样的人也觉得残忍、无情。可是他不能反对。

    的确,布尔罕建立这个赤那思大营为的就是为合赤惿部培养战士,同时也培养将领。现代人的先知先觉让他知道,文化水平有助于提高综合素质。布尔罕可不想未来合赤惕部的那些将军们都是泥腿子、大老粗。当然赤那思大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为合赤惿部培养行政人才!

    见莽高和杜根两派都没有反对的意思,布尔罕准备决定了。就在这时刘鼎臣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大汗,其它的臣都赞同,只是这让女子也进入赤那思大营这不合规矩啊!在汉人的思想里女子无才便是德,如果女人们都...”神相还要继续他的言论却被布尔罕制止了。

    “神相,那是你们汉人那边,这里是合赤惕部。况且女人对于我们草原部族可是相当重要,对于女子的感情是你们汉人所不了解的。”布尔罕的话让群臣都笑了。没错,历来战争在草原上男子要么杀掉要么贬为奴隶,只有女人才是胜利者最宝贵的财富,而不是那些冷冰冰的金银。

    神相被布尔罕这么一调侃脸上颇为尴尬,既然不能劝说大汗,那就干脆好好配合。

    “大汗!既然这样那臣也无话可说。但是,有件事臣必须要讲。”布尔罕以为刘鼎臣有些不服气才这样和自己对着干,索性让他一次说个够。

    “讲!”这样才能显示出布尔罕的大气,可是没想到这一开口就让布尔罕和群臣大跌眼镜。

    “大汗!臣听说大济农之女失利达瓦肤白貌美、品德端庄。所以臣恳请大汗,纳失利达瓦为别妻!”

    刘鼎臣一说完,群臣有无数个不同的反应,但有一点看法是一致的-那就是神相有病!连被看作神相的好基友的阿迪亚都轻声在刘鼎臣耳旁说道“老伙计!你这是要干什么?”刘鼎臣没有给他解释什么,只是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在座的贵族中最应该有反应的是杜根和布尔罕两人。杜根没得说,正愁女儿没着落呢,刘鼎臣突然插这么一杠让他又看到了希望。人说刘鼎臣以前是个相士,能断人富贵凶吉。是不是他看出我家失利达瓦天身大富大贵之命才这样上心?他越想心中越是肯定,要不然为什么失利达瓦嫁一次,夫婿都过不了一个月就死了呢?还不是没命消受?果真那样的话,那失利达瓦日后说不定就是皇后一类的人物,那自己不就是国丈了?杜根已经打定主意,他意识到自己和布尔罕是没有可比性的,再怎么争斗也斗不过这个妖孽。可是他却可以为自己的外孙争取,尤其是如今的正妻淖彦朱丹还没有子嗣,亲族兀良哈又是个小部族,而且还是土谢图汗部附庸,日后抢班夺权还不是手到擒来?

    杜根是那样想得,而布尔罕却又是另一种想法。他在想神相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布尔罕和妻子淖彦朱丹感情极好,虽然中间还有个忽阑,却一点不妨碍。要说纳别妻那也是应该忽阑才对呀,他有些搞不懂。

    当事人有反应是正常的,可是反应最大得却是布尔罕的三弟扎都罗。“我说牛鼻子,**的是找死吗?那失利达瓦那样的女人能嫁给我大哥吗?长得跟鬼差不多!要嫁也是我的忽阑姐姐呀!”

    扎都罗这话说得可是得罪人了,杜根一系一听马上就和扎都**上了。什么叫不能嫁?什么叫长得跟鬼一样?虽说是童言无忌可是从扎都罗嘴里说出去的话,多少代表着布尔罕的意思,这才是最关键的。

    眼见着扎都罗为了妹妹被围攻,伊拉贡也按耐不住了。他和一大帮子合赤惕部贵族开始帮衬扎都罗,大战就此拉开帷幕。

    在伊拉贡看来,最好的人选还是妹妹忽阑。失利达瓦不仅丑陋而且还嫁过人,还不止一个,妹妹年轻貌美,还很体贴,当年如果不是为了部族利益,可能如今的正妻早已经是忽阑了。整天看着布尔罕和淖彦朱丹成双入队结伴出行,伊拉贡心中就不是滋味。他又想起当年父亲的话,他就是为妹妹保驾护航的。如今看到妹妹被欺负、诋毁怎能无动于衷?

    好好的议事大厅就因为刘鼎臣和扎都罗两个惹事精被弄得一团糟,比菜市场还要混乱。布尔罕再也看不下去了,尤其是看到角落里不住得偷笑的刘鼎臣,怒火瞬间腾起。

    “好了!都安静,卫兵!卫兵!”布尔罕切斯底里的咆哮,都不如卫兵动真格的。听到大汗的呼唤,这些出身赤那思的卫兵们纷纷拔出弯刀对准人群。一个个嗜血的眼神告诉大家,不要闹了,这些人不好惹。只听命于布尔罕的赤那思卫队,个个都是狠角色,只要一声令下,那就是让我杀谁我杀谁得主。即使里面有他们的老子父辈也是一样。

    在赤那思的威严注视下,各贵人都各自归位做好,等待布尔罕的圣训!

    “你们都下去吧!”赤那思退出大厅,人们紧张的心才放松了片刻。布尔罕接着将矛头转向神相刘鼎臣“刘鼎臣刘大人!我需要一个解释!”正躲在角落里大吃大喝的刘鼎臣顿时来了精神马上抛开那些可口的美食,恭敬得向布尔罕行礼。

    “好了不要搞这些虚的,我要一个解释。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定不饶你!”布尔罕真的生气了,不知道他多久没有释放如此强大得杀气了。

    刘鼎臣吞咽了几口唾沫才说道“大汗!您完婚也已经有大半年了,可是夫人却没有一点动静,这子嗣关乎国运社稷,不可小觑所以臣才进言让大汗多多纳妃。”

    完了?布尔罕听完这话傻眼了。以为神相要说一大堆自己以及贵人们都听不懂的话,没想到就这两句话就完了?不过神相的话,也让布尔罕有些怀疑了,要说他公事繁忙可是也有时间呀?而且两人也没少亲热怎么淖彦朱丹的肚子就是没反应呢?不会是穿越后遗症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布尔罕可就要好好想想,神相的提议了。自打回到古代,布尔罕就没有想过要过那种一夫一妻的生活,随大流才是一个穿越者应该有的素质。所以布尔罕想着自己不应该只有一个妻子,说到纳妾他不反对可是未免太早了吧?布尔罕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主要是他只知道该如何面对淖彦朱丹和忽阑。

    神相说完之后,群臣才意识到布尔罕如今没有子嗣,甚至没有动静!这可不是小事,也慢慢都开始转变,布尔罕纳妃那是必须的,只是双方还在为改纳哪个而争论不休。

    布尔罕开始纠结了,他不能现在就做出决定,所以他选择了逃避,赶快离开大厅回到家里,在群臣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离开。等双方请大汗决定的时候才发现布尔罕早已不见了踪影。

    回到家里,布尔罕询问母亲问题。

    “阿妈!当首领是不是一定要有许多妻妾呀?”杨采妮有些纳闷,怎么儿子好好的会问这样的问题呢?噢?难道是开窍了?她宠溺的摸着儿子的头发说道“当然了,你都是要做大汗的人了,一个女人怎么够呢?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儿子,告诉阿妈你看上哪家姑娘了,阿妈去给你提亲。是不是忽阑?那孩子虽说是乌日昭之女,不过也怪可人的,如果是她,阿妈准了!儿子好眼光呀!呵呵!”

    阿妈又在喋喋不休的给布尔罕推荐了。布尔罕反问道“既然这样那阿爸怎么就您一个?”面对布尔罕的问话杨采妮不加思索就回答道“他敢?”可能是吓着儿子了,她马上又变笑脸说道“儿子,你和你阿爸不一样,阿妈当然是希望你能够妻妾成群儿孙满堂啦!”

    女人就是这样,凡事关乎自身利益的寸步不让,如果是儿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眼看在母亲这里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布尔罕准备离开了。却又被母亲拉住“如果忽阑一个不够的话,你看看林小娘子怎么样?你看她丰胸翘臀的,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人,也不会缺了奶水。”布尔罕听了觉得阿妈越来越无语了,只能赶快逃离。

    晚上,布尔罕急不可耐的驰骋在妻子淖彦朱丹绝美的身体上。“噢!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厉害,这都三次了还不满足?”

    “你的每一寸肌肤都是我的最爱!”说着两人一同**结束了第四次征战。

    淖彦朱丹就像是乖巧的小猫咪,趴在丈夫的胸前,倾听他心脏的跳动,还不时地在布尔罕的**处划着圈圈。

    “布尔罕,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看你有些不对劲啊!”淖彦朱丹急切的关心着丈夫,这就是找一个比自己大的妻子的好处。

    布尔罕以为妻子看出了什么连忙掩饰“不要瞎猜,我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部族里的那些公事罢了!”看到丈夫这样,淖彦朱丹扰动的心平复了不少。

    “哎!你说如果我以后有许多女人了怎么办?”原本布尔罕是不准备和妻子摊牌的,可是他又怕万一迎娶失利达瓦的话,会伤了**的心。

    淖彦朱丹听后心中非常害怕,有些焦虑,柔嫩的手心开始往外渗汗。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很短暂的时间就释然了。“呵呵!怎么又这样说开了?我知道你们男人啊就是不知足,我早已经想开了。自打我嫁给你的那天,我就知道你不会属于我一个人的!说吧,是不是要将忽阑妹妹娶过门?也是啊!这一年里,她就这样住在我们家,没个名分也确实不应该当。放心我不反对!”

    虽然她极力掩饰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尽量在布尔罕面前显示她大妇的气度,这一切都瞒不过布尔罕。直觉告诉她,布尔罕这次很有可能要经历一场政治婚姻,至于说威胁到她的地位还说不上,只是平添一个人和自己分享丈夫多少有些不愿意。布尔罕也知道这对淖彦朱丹过于不公,可是却又没有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只能日后给予她补偿了。

    又过一天,刘鼎臣和阿迪亚迫不及待的求见布尔罕有要事相商。无非还是来劝这场政治婚姻的。神相说出他提议的实情,说明其中的利弊,为的就是要让布尔罕接受这一切。

    在他们看来,能够平衡目前合赤惕部各势力,能够让既得利益最大化也只能是这场政治联姻了。因为他们看到莽高的势力正在取代杜根,只要失利达瓦下嫁布尔罕,那么就可以联合杜根打压莽高,同样也可以联合莽高制衡杜根。有女儿在“宫中”杜根的动作或许会少点,也更加平和。说到底还是为了合赤惕部的未来布局,无论失利达瓦是美是丑、有没有嫁过人都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政治!黑暗的政治!

    PC:今天还有一更,要等到晚上了,抱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