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蓝染来投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西隋帝国最新章节!

    当布尔罕带着扎都罗抵达事发地点的时候,探马来报似乎是山口关隘的明军有动作。无论在什么地方赤那思都会派遣探马,这已经形成定例了,即使在赤那思大营也是一样,尤其是目前赤那思大营对面还有一个“敌对”势力--那兀鲁斯大营(伊拉贡统领的由奴隶孩童组建的从事后勤的部队)那就更加小心了。

    布尔罕倒是觉得此事蹊跷,关隘里的明军怕蒙古部族怕得要死,又怎么会有大动作?不管怎么说必须要留意,他对着扎都罗说道“三弟,你带本部人马回去保护窑厂至少不能让那些匠人受到伤害,明白了吗?”扎都罗当时就急眼了,上次秋猎的时候就是这样,这次还是,多少有些不情愿。

    “大哥,你看这保护窑厂的事情其他人也可以去嘛!干嘛非要我去?”扎都罗就是没有动静还和布尔罕置起气来。时局不稳,可能大战一触即发布尔罕不能让扎都罗冒险,他变得严厉起来“快去!难道大哥话你都不听了,再这样我就把你踢出赤那思。我赤那思是合赤惕部最英勇的队伍,不需要不听号令的人,哪怕他是我的弟弟也一样。你以为我让你回去是单纯的避免你受伤?你错了,保护那些匠人关乎合赤惕部日后的崛起容不得半点疏忽,此外这次可能真的要汉人大打出手了,单依靠赤那思可能会显得单薄,你回去一定要向部族求援,看什么还不快去?”被布尔罕连说带骂扎都罗眼里流出委屈的眼泪,拍马带着本部朝着窑厂跑去。

    看着扎都罗远去,布尔罕放心不少,至少能安心对战了。他一面调集还没有归建的赤那思,一面开始排兵布阵。如果明军来攻以目前赤那思的战力来说肯定是不行的,但也至少能拖上几个时辰,蒙古士兵攻城拔寨或许不行但是,对付严重缺乏骑兵的明军还是可以的,游骑战术一沾即退主要还是以骚扰为主,待到扎都罗请的援兵到来,合赤惕部大军压境即使宁夏镇所有的驻军或许都不是合赤惕部的对手。

    安排妥当之后布尔罕时刻不停的注视着山口的动静,此时他真的想要一具望远镜看看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很快远处的打斗声开始传入布尔罕的耳朵。山脚下怪石嶙峋却也挡不住上百人的大混战,慢慢双方开始崭露头角,布尔罕也看的真切了。双方一面只有20来人还各个带伤,为首的壮汉手拿一柄腰刀浑身是血,胸前和后背还缚着两个孩子,看着那壮汉闪动的身影布尔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另一方明显就是官府的人马,为首的是一群身着锦衣手拿秀春刀的人,布尔罕觉得他们像是明朝的锦衣卫。弱势一方虽然只有20来人,却也是身手了得,反观官府那边,守关的兵丁一个接一个倒下也就是锦衣卫能和那些人打个旗鼓相当。俗话说蚁多咬死象,板砖破武术,就是再厉害的武林高手面对国家机器也只有灭亡一途。很快,弱势一方的人在多方围攻之下接连倒下。这些年虽然明廷势力内迁,可是它毕竟是东方的超级大国,即使是现在呈下降趋势也会迸发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气势。说实话合赤惕部在明廷眼里就什么也不是,因此布尔罕才不敢主动攻击,以免引发误会。

    眼看着兄弟们一个个倒下,蓝染的心在滴血同时他也对这些锦衣卫以及他们背后之人恨之入骨,可恨自己不能报仇还连累家人和这帮老弟兄,眼看被围蓝染知道今天无论如何自己都无法逃出生天,自己死了倒是无所谓,只是可怜了这一双儿女了以及兄弟们了。

    渐渐的,打斗声平息了,锦衣卫中出来一个人用刀指着蓝染说道“逆臣贼子蓝染,事到今日还不束手就擒?”蓝染看着包围圈越来越小,已知势不可为,他想到自裁,正欲拔刀自刎被二当家拦下。“大哥!不能啊,千万不要有如此想法。刚才我看到那边山头有大队骑兵必是合赤惕部的人马,只要你能带着侄子侄女跑过去,这些锦衣卫就无法拿你。”

    老二说得没错,可是这样兄弟们就...看着大哥犹豫不决老二帮他下决心“大哥,都什么时候了,兄弟们为你杀出一条血路,你带着孩子快走。”说完就冲上前去大声喊道“兄弟们,被这些锦衣卫抓住还不如死来的痛快,我们为大哥杀出一条血路,杀啊!”剩下的汉子受到了鼓舞也义无反顾冲杀着,人在将死的时候爆发出的战力惊人,锦衣卫突然被这么一冲顿时有些招架不住,变得节节败退。老二回头看着蓝染大叫“大哥快走,不要辜负兄弟们,将来替我们报仇!”然后回头时就被稳住阵脚的锦衣卫砍倒在地,身躯慢慢倒下,眼睛还盯着那头的山坡。

    蓝染流着泪,他不愿看着兄弟们倒下的身影,却能听到他们临走时的**。他痛啊!只能用尽全力朝着山坡跑去。渐渐的那头声音稀薄了,后来干脆消失了,眼看着离布尔罕他们只有不到200米的时候蓝染倒下了,他再也跑不动了。身上的孩子们开始哭泣,布尔罕看到这一幕想到龙门客栈里的情节,不由的善心大发催马走上前去。赤那思当然要紧跟首领的脚步,一副大军压境的感觉。

    追上前去的锦衣卫看到有大队人马围过来,在蓝染后面20米的距离停住脚步,对布尔罕说道“锦衣卫办事缉拿反贼蓝染请阁下通融一二。”布尔罕心里想“我说么,有股熟悉的味道,原来是振威镖行的总镖头蓝染。”布尔罕不知道为什么蓝染会成为明廷的反贼,不过有明一朝反贼多不胜数。布尔罕没有作出任何表示,赤那思仍然不紧不慢缩小包围圈,就这么百十来号兵丁哪里是赤那思的对手,此时他又为让扎都罗回朵列延求救的决定感到轻率。

    大概是看到这群蒙古军队面容略显“轻浮”觉得好欺负,加之布尔罕也没有什么表示,这对于经常高调办事的锦衣卫来说无异于天大的轻视,只见那锦衣卫头儿怒目说道“阁下是要管这事儿了?我劝阁下还是想清楚的好。”倒不是布尔罕要多管闲事,也不是布尔罕非要救蓝染性命,而是布尔罕为了那两个还不足周岁的孩子,引发怜悯之心。以锦衣卫东厂的办事风格来说,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更何况是斩草除根呢?

    布尔罕催马上前用马鞭指着那人说道“呆呐!那锦衣卫你回去复命吧!此人是我一朋友今日我也不为难你了,趁我没有改变注意前马上滚。”听了这话,锦衣卫头目怒不可遏,几欲拔刀,这身皮代表的可不仅仅是势力还有地位,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呵斥自己正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口哨,听罢头目对着手下说道“走!回去计较。”

    布尔罕看着他们离开就下马扶住蓝染,蓝染指着锦衣卫说道“公子快,林小娘子还在他们手上。”林小娘子?这不由让布尔罕想起悦来客栈的那位风骚至极,窈窕婀娜的小娘子,虽然是个**可也秀色可餐,呸呸!自己想什么呢?他马上让人截住官兵。

    “怎么?阁下要杀人灭口不成?”看那头目张牙舞爪的样子,一点也不惧怕他们。或许是黔驴的缘故或者是和那声口哨有关。布尔罕说道“在下的姐姐还在你们手上,是要我亲自动手还是你们乖乖送还?”布尔罕讲话不留余地,那头目笑了“哈哈!你一个鞑靼人怎么会有一个汉人姐姐?”

    “有没有是我的事,你们就知道她是我姐姐就行了,还不放人?”说着赤那思的人马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本来锦衣卫前来办案,有权要求地方官府和军队配合,他也想召集人马灭掉这些胆大的鞑靼人,可是他想到那一命令--速速离开莫坏大事。用得还是千户级别的暗语这让他不得不重视这件事了,就在他恍惚之际,扎都罗请来的援军扬起阵阵尘土。那头目见次情形内心一想反正那女子不是什么要犯只是捎带的,于是一挥手,只见山口附近一队人马押得一个女子,看上去脏兮兮的朝这边走过来。布尔罕怕有什么突发事件就拍马过去将林小娘子架在马脖子上跑回本阵。

    这场蒙汉之间的短暂对峙看似是合赤惕部获胜了,实际上布尔罕有了更大的疑惑。因为那哨声明显是从后面传来,会不会有更大的威胁在合赤惕部内部存在已久?

    等到布尔罕他们和前来救援的人马汇合才发现布尔罕的父亲阿勒特和母亲都来了,看来宁夏镇一行的确让他们有些神经紧绷了。布尔罕来到蓝染身边,看着合赤惕部神医宋老先生正在为蓝染疗伤,他说此人就是有些脱力并没有什么大碍,喂过水后蓝染的体力似乎恢复了不少,他解下两个孩子,林娘子立即接过孩子,蓝染就一下子朝着兄弟们跑去,见到的确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他挨个搜寻着,希望找到一个哪怕是一个活着的,可是没有。蓝染颓废着坐在地上,突然老二的身子动了一下,这让他欣喜若狂。宋老先生也发现了背着他的药匣子过去,开始治疗。

    布尔罕也发现那头或许有奇迹出现,赶紧跑过去问道“老先生怎么样?”宋老缓缓放下二当家的胳膊摇了摇头“没救了,利刃传过肺部脾脏也破裂了,没救了。”听着老先生说没救了蓝染痛苦的抱着二当家的头,只见他嘴里还大口大口吐着鲜血,,人已经说不出话来。这样最是麻烦不是说死就能马上死去,要血流尽才会死亡,人活着痛苦。布尔罕拔出自己心爱的狼头腰刀给蓝染“送他一程吧!不要让他太痛苦。”常年跑江湖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蓝染接过刀,手在颤抖而二当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蓝染久久不能动手,二当家慢慢闭上眼睛呼吸停止了。

    看到这一幕,布尔罕有些自责,如果他早点救这帮人就不会出现这一幕生离死别。同样他也羡慕蓝染能有这么一帮好兄弟为他挡刀拼命,江湖人最重义气,反观现代人就缺乏那种兄弟情谊,都是独生子女为兄弟两肋插刀不如捅他两刀实惠。

    在安葬好死去的兄弟们后,蓝染随同布尔罕他们回大朵列延了,死者已矣可是活着的人还要生活,未来他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合赤惕部的一部分了。晚上,阿勒特召开部族会议讨论蓝染的问题,而布尔罕则有“更”重要的任务-陪阿妈和林小娘子说话。这些年来合赤惕部虽然也接纳了许多汉人女子,可是没有一个如林小娘子一般和阿妈亲近的,阿妈拉着她的手就是不放还把她带回自己的毡房,聊一些女人感兴趣的话题,而布尔罕十分不巧的被扣留了。

    从她们的谈话中,布尔罕终于知道林小娘子叫林月娇芳年17却已是守寡3年了。丈夫是个厨子,家里面也有些资财谁知结婚当天醉酒摔倒在楼台之上就这么死了,夫家嫌她命硬于是退还彩礼嫁妆让她返回娘家,娘家人嫌她丢人将她赶出家门,自己用嫁妆和婆婆家赔的礼金租下那家客栈,生意还不错,去年就将它买了下来。

    阿妈听到这么不免落泪“哎!没想到妹妹也是个苦命的人儿?也是个要强的人,咱们女人就是不能把一生所有的希望落在男人身上。”“妹妹”对于这个称呼,林月娇当然喜欢了,可是布尔罕就产生一阵恶寒!还没怎么样呢一上来就比自己大出一辈了。

    “姐姐说得对,我现在觉得我这样挺好的,日子过得还算舒心。”得,这位马上就进入角色了。接着就聊到她怎么被锦衣卫逮捕了,布尔罕也就来了兴趣。

    事情的发生还要和布尔罕牵扯上来。由于布尔罕与皮五定好十万石粮食的买卖,但是要皮五给他开一份通关文牒,这对于皮五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也没什么,关键是内廷中官要派人前来视察边镇,十万石粮食卖于鞑靼人是瞒不住的。镇守太监刘兴中官还是不敢得罪的,可是也要有人出来当替罪羊啊,这负责押运的振威镖行就成为最佳目标了。于是上报朝廷,一道旨意将振威镖行硬生生打成造反派。锦衣卫开始四处抓人,弄得宁夏镇人心惶惶,一天她的店小二也莫名其妙失踪了,她就意料到要出大事,又想起神相的话来。于是收拾细软化妆成乞丐逃出客栈,东躲西藏的在卫府生活了一个多月。待风声过去才敢回去,小店也被官府查封这才想到出关投奔布尔罕。或许是造化弄人林娘子的马车在去往关外的途中被蓝染等人劫持,林娘子和夫人孩子一拨出关,不知是谁泄密又或者是她也是锦衣卫要犯,马车在山口关隘处被官兵截留,跟在其后不远的蓝染才冲关救人,可是夫人和几个年长的孩子都遇难了,只留下那一双未足岁的孩子。之后的事情布尔罕也都知道了。听了俩人一个多时辰了,布尔罕借助尿遁去趟议事大帐,母亲也没拦着,布尔罕红着脸倒是林小娘子跟没事人一般,**那种事都见多了何况是这种小事儿,就是把布尔罕羞得够呛。

    等到布尔罕进帐后,大帐内呈现出一种吵嘴仗的氛围!大体分为两方,一方觉得应该为合赤惕部恩人报仇雪恨以噶丽为主要支持者,一方以为需从长计议仇当然要报可不是现在,以乌日昭为主。看样子他们是知道了,此事究跟到底是和合赤惕部分不开的,蓝染也算是合赤惕部的恩人了,为恩人报仇是理所当然的,布尔罕也同意可是他更趋向于乌日昭的观点。

    布尔罕上前说道“阿爸各位部族贵人,蓝染是我合赤惕部的大恩人,他的仇就是我合赤惕部的仇,这个仇当然要报。可是我们想一想我们和明廷的差距,如果我们寇关能不能打得过明军?即使我们蒙古人野战独步天下,可是汉人只要呆在城池你我们就我可奈何了,不要忘了卜失兔当年的惨败,连强大的土默特部都吃瘪,更何况我们合赤惕部?还有我们明年的粮食从哪里来?我合赤惕部的东西又要哪里去?这些年合赤惕部太过风光了,周围部族都蠢蠢欲动,我们更加不能和明廷开战,否则就没有合赤惕部了!”布尔罕一连数个反问问得贵人们没话说了。

    在布尔罕的设想里,合赤惕部迟早是要和明廷一争高下的。至少要在满清威胁入主辽东之后才能。一方面辽东距离京城更近威胁更大,第二女真人满万不可敌的话后世布尔罕常听。他希望满清能做合赤惕部的挡箭牌,有它在前面合赤惕部会发展的更加迅速和强大,日后也便于一次性解决两个疲惫的王朝,实现大一统。布尔罕从来都是这样想的,穿越了就要潇潇洒洒闯一回!

    听了布尔罕说得,人们开始沉思着。而在乌日昭心里布尔罕又变了许多,他这次从宁夏镇回来仿佛又强大了不少,沉稳干练,布尔罕今年也已经12岁了是应该给他说门亲事的时候了。

    首领阿勒特高坐座位,说实话他真的想给蓝染报仇,可是为了合赤惕部他有倾向于布尔罕和乌日昭,这让他曾经大言不惭的说给蓝染报仇有些下不了台了,幸好其他贵人经布尔罕这么一说也大多改变了注意,自己也就随大流了。

    “仇我们是一定会报,只是我们目前还要面临许多困难,我想不出十年我们就有为恩人报仇的资本了,汉人不也有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蓝染兄弟,你放心我阿勒特敢对长生天起誓不出十年一定为我部恩人蓝染报仇雪恨。”说完就在老祭祀的见证之下起誓,其他人也都下跪追随阿勒特,布尔罕也不例外。蓝染则感动的不行,虽然此前他也曾恨过布尔罕可是看着合赤惕部如此对待恩人和朋友,让他又想起那帮兄弟来。他同样跪下,对着众贵人磕头说道“谢谢大家,我代我死去的家人以及兄弟谢谢合赤惕部的朋友们。如果不嫌弃蓝染这副身躯,蓝染愿终身效忠首领。”阿勒特扶起蓝染抱住他说道“我的朋友,合赤惕部欢迎所有前来投奔的人,一起建设合赤惕部。让它成为草原最强大繁荣的部族。”这一点更加点燃了大伙的激情,无论是蒙古人还是回回亦或是汉人,只要一提到合赤惕部就会迸发出无限激情,这就是合赤惕部的魅力所在。

    镜头转向另一边,一个昏暗的房子里,前日追缉蓝染的锦衣卫头目跪在中央,上面坐着一个中年人。

    “大人,小人无能反贼蓝染被鞑靼人劫走了。”他刚说完话,那位大人放下手中的批文问道“鞑靼人?哪个部族的?”

    “启禀大人,卑职后来调查了,是西套的阿拉善蒙古合赤惕部!”听到这些,那位大人对此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他挥手说道“好了,此事我知道了,写一个陈条上来。就说蓝染已被斩杀,尸体被合赤惕部抢去正等待验证。”小头目一听不对呀?这位大人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主,对待手下从来就是能者上,失败者就只有死这一途,今天非但没有怪罪反而让自己回去?他壮着胆子又说“大人,卑职本来想和鞑靼人拼命的,后来听到我们的飞哨说让我们速回莫要坏事,不知我们...”这就话惹恼了那位大人,他用袖箭无情的剥夺头目的性命,然后坦然的咒骂道“让你走你不走,非要等死也怪不得我,要怪只能说你知道的太多了。哼!”杀人灭口是锦衣卫必备课程,显然他不是第一次做了,身居高位也有些年头没动手了,偶尔来一次真是心旷神怡呀!倍感轻松。云雀呀!为了你可是有不少人不该死也死了,可不要让我失望才好。然后就径直离开小屋,尸体自会有人来清理,他还有其它事情要处理这个屋子...晦气!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