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绝不容情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雷武快穿之炮灰凶猛督军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大宋小郎中最新章节!

    接着,杨仙茅关了房门,雇了一辆马车,先径直来到衙门的班房门外,告诉门房他要见雷都头。

    门房通报进班房里,雷都头很快出来,他十分感激杨仙茅托冯秋雨救了他一条命,所以非常亲热,抱拳拱手,口称恩公。没等他一大串感激的话出口,杨仙茅就急声道:“我还有急事,我是来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情的。”

    “哦,恩公请讲。”

    杨仙茅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我得到消息,熊家庄庄主熊锋很可能在城外清水河的一艘船上。具体位置不清楚,你赶紧禀报钟县尉,赶去抓捕,多带人。我得走了!”

    雷都头惊喜交加,赶紧答应了。

    杨仙茅快步离开衙门,乘马车往父母去的方向追出城去。沿途留意寻找铁头张所说的那两个青色短衫带腰刀骑马的人。

    终于,他看见了这样两个人,骑着马,远远的跟着前面的一辆车。这两人穿着打扮跟铁头张所说的正好吻合。于是,他先开了车帘大声呼喊其中一个人的名字:“王二郎!”

    喊了之后,他立刻把头缩了回来。透过车帘缝隙往外观瞧,便发现其中一个人马上回头四处张望,可是驿道上来来往往行人很多,这一嗓子却不知道是从哪传来的。那王二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张望了片刻,便把头回了过去,继续远远的跟着前面那辆马车。

    杨仙茅便已经确认他们俩就是铁头张所说的人,前面那辆马车上面应该就是自己的父母。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让马车夫驱车超过前面的马车,偷偷从车帘看了看,对面马车车厢里果然是自己父母。

    于是,他让马车在后面远远跟着,又走出十多里路,驿道上已经人流很少了,老远已经看不见人,他这才叫马车夫停下,付了费用,叫马车回去了。

    然后,他加快步伐追了上去,因为父母马车走得慢,两个跟踪的庄丁慢慢后面跟着,所以他很快便追上了。

    追到两人后面,杨仙茅脚下一点地,身体窜到半空,一招秋收冬藏,左右拳掌齐出,左掌劈中左边汉子脖颈,右拳则击中右边王二郎的太阳穴上。

    这一招极其精妙,且别说这两人只不过是三脚猫功夫,便是比他们武功高的武师,遇到杨仙这秋风斩精妙一招也难以抵挡,被打得昏死过去,坠落马下。

    杨仙茅前后看了看,除了前方数十丈外父母的马车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

    他马上立刻将两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放在马鞍上,抽下一个人的腰带,将两人捆在马鞍上。翻身上了另外一匹马,将拖着两人的那匹马的缰绳系在自己马鞍后面,下了路边羊肠小道,往密林深处而去。

    走出数里,来到一处偏僻所在。将昏迷的两个家丁从马鞍上取下来扔在地上,将双手反绑,抽出一柄单刀,倒转刀背,狠狠在一个家丁的腿上敲了一下,那家丁痛得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见杨仙茅明晃晃单刀架在脖子上,顿时吓得一哆嗦:“杨神医饶命。”

    杨仙茅听他们认出自己,便冷笑:“你们是干什么的?——警告称,你只有一次机会说实话。”

    那家丁哆嗦着道:“我们是熊家庄的家丁,曾经在庄上见过小神医。我们奉铁头张之名跟踪你父母的行踪。饶命啊!”

    杨仙茅已经核实,便不在客气,倒转刀柄,狠狠一刀背砍在对方脊椎上,脊椎顿时咔嚓一声折断了。那家丁立即死去。

    对于敢危害父母的人,他绝对不会容情。再说对方是追随熊庄主杀官造反的强贼,人人得而诛之。

    另一个家丁唤醒核实的确是熊家庄的人之后,杨仙茅将其击毙,然后脱光了两具尸体的衣裤鞋袜,用石头将两具尸体脸部砸烂,无法辨认。

    他将单刀当作锄头,在地上挖坑。很快挖出了一个深坑,将两具尸体拖到坑边,扔到了坑里。刨土埋上,上面放了几块石头压着。

    随后,他将两人身上的几两碎银子装进自己口袋里,将衣服打成包背在背上,然后牵着两匹马回到了驿道之上。

    他策马往回奔驰,远远的看见了城门,这才骑马下到路边,钻进森林中,下马之后,用单刀在马屁股上各自轻轻戳了一下,两匹马受惊,狂奔而去。

    他用单刀在地上刨了个坑,把衣服和刀都埋到坑里,用土埋了。随后若无其事回到了驿道之上,径直进了城。

    先前杀人杨仙茅镇定自若,而回到城里,他才感觉心里怦怦乱跳,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还是很是有些紧张的。

    他径直回到城中,穿大街走小巷,来到了他每日修炼五禽戏的小山岗。

    他故意装出内急想找地方方便的样子,提着裤子,慌慌张张往山岗上跑。刚跑到山岗顶,便听到有人大声喝道:“什么人?站住!”

    杨仙茅装着没听到,继续往上冲。两个大汉手持兵刃挡住了他的去路,正要问,杨仙茅又是一招秋收冬藏,一拳一掌,将这两人打得摔出一丈多开外,滚在草地里不动了。

    不远处一棵松树下,绑着黄丁,满脸羞愧,旁边一个壮汉用一柄单刀架在他脖子上,惊恐地望着杨仙茅:“站住,不然我杀了他!”

    杨仙茅脚下并不停步,那大汉紧张地叫着:“我叫你站住!你听不到吗?我真的会杀了他的!”手下哆嗦,刀锋已经将黄丁脖颈割破了一点皮,鲜血流淌。

    就在这时,想不到黄丁突然大吼一声,将脖子靠着刀刃猛地往前一滑,刀刃深深地切入了他的脖颈侧部,血管切断,鲜血喷溅而出。

    那大汉想不到黄丁会借他的刀自杀,呆了一呆,挟持人质已经没有作用,他立即放开了黄丁,举着刀子狂吼着朝杨仙茅劈了过去。

    杨仙茅侧身一闪,避开这一刀,一招秋风扫叶,嘭地击中对方胸肋部,大汉被打得倒飞出去,撞在一棵树上,落下来,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

    ——————————————

    PS:书友群 335837313,欢迎各位书友加入。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