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噱头

作者:柳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大宋小郎中最新章节!

    要是在这之前杨明德不会这么问的,但是这几天杨仙茅显露出的本事让他看到希望。

    杨仙茅想起了路上见到的江湖郎中点痦子的事情,神医华佗《青囊经》上面记载不仅有全身麻醉的麻沸散,也有局部麻醉的配方,主要是用来做痈疽疖疔手术的。做这些手术的清创,要挖取些已经腐烂的血肉,甚至要割掉一些浸润了脓液的正常肌肉,所以会很疼,涂抹了麻药之后,就可以实行普通手术。

    这种局部麻药如果用来给人点悟子应该不会痛的。

    想好之后杨仙茅说:“我学会一种无痛点痦子的办法,我准备明天开始,摇个铃铛走街串巷去点痦子,马上要过年了,很多人愿意这时候花钱点痦子,开开心心过年,所以我想生意应该会比较好。”

    张氏听到儿子要摇着铃铛去当铃医,便说道:“那太辛苦了,走街串巷,这两天又特别冷,还下着雪,要不还是把丝棉衣服典当了还他吧!”

    张明德却沉声道:“钱掌柜着急,所以提前来要债了,还有几个债主还没登门,就算我们把丝棉衣服都拿去典当换了钱也不够还这些人的,挣钱才是最好的办法,既然孩子想当铃医点痦子赚钱,那就去。我也不能在家里闲着,这样吧,我给人代写书信,——在门口贴个告示,我这一笔字还是看得过去的,这马上要过年了,很多人都会写书信问候报平安,所以请人代书写信的还是不少的,应该能挣些钱。”

    听了他这话,张氏也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去洗衣房接些衣服来家里洗也能挣些钱的。”

    洗衣房有点类似于现代的干洗店,有些人懒得自己洗衣服,特别是冬天太冷了,便把衣服送到洗衣房里花上几文钱洗个干净,图个轻松,而洗衣房的工人忙不过来的时候,会对外招聘临时雇员帮着洗衣服,可以把衣服拿回家洗,洗好再送去,当然把衣服损坏或丢失需要赔偿的。

    杨仙茅对母亲说:“不用了,大冬天的洗衣服太辛苦了。”

    张氏苦笑道:“没事的,娘不怕冷的。再说不是有你的防冻膏嘛。”

    “那也还是很辛苦的,——要不这样吧,娘,先看看我点痦子赚钱情况再说,如果赚不到什么钱,再商量洗衣服的事情。”

    杨明德道:“仙茅说得对,洗衣服实在太辛苦。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这样的。先看看仙茅和我这边能赚多少钱再说。”

    张氏只好点头答应。

    杨明德拿了一张纸写了个告示贴在门外的墙上,大意就是替人代书,每封书信五文钱。

    杨仙茅则拿了纸和笔来到那点痦子的江湖郎中摊位前。那江湖郎中还在满头大汗的给那惨叫的少妇剜着脸上的痦子,只因为痛得太厉害,所以每剜掉一颗都要休息半天,并把血止住了才能接着剜下一颗。

    周围有些人围着瞧热闹,杨仙茅站在人群后面探头往里看,然后躲在围观的人后面将招牌上画的图的每一个痦子所在的位置和代表的吉凶都在纸上记了。确认无误之后,杨仙茅回到了药铺。

    这时天已经快黑了,母亲张氏正在厨房做饭。告示贴出去,就有人来找杨明德请他代写书信了,他正坐在桌前帮那人代写书信。

    杨仙茅找了一块白布,把纸上的图形照着画了下来,标注上痦子代表的吉凶,又找了根竹竿做了个幌子,然后跟母亲要了五文钱跑到杂货铺,敲开门买了个黄铜摇铃回来,这是必备的道具。

    接着,他开始配置神医华佗《青囊经》上面所记载的局部麻药,这是点痦子成功的关键。配好之后装在一个小瓷瓶里。

    第二天早上,杨仙茅将手术器械和药放在一个小箱子里,挎在肩上,然后举着幡子摇着铃铛就要出门。杨明德把他叫住了,叮嘱说:“当铃医有个规矩,你要记住。”

    “什么规矩?”

    “不要漫天要价,要实诚,有点薄利就够了。要价太高,人家也不会来找你的,明白吗?”

    “十文钱?那要赚到什么时候!”

    “你一天赚个五十文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杨仙茅不以为然,因为自己点痦子的技术跟别人不一样,能做到无痛点痦子,肯定应该比其他人收钱多。但具体收多少钱他心里也没底,最好让求医的自己给,这样双方都满意。

    眼看着儿子要去走街串巷做铃医行医赚钱,杨明德心里真是有些不是滋味,可是没有办法。

    但对杨仙茅来说却并不以为是什么丢脸或者难堪的事。送医上门本来就是医者应当做的善举。唐朝的孙思邈是天下闻名的神医,他就经常骑着毛驴摇着铃铛四处走街串巷、走村过寨去给老百姓送医送药。药王孙思邈都不觉得做铃医难堪,他一个小郎中有什么不能做的。

    他举着幡子先来到了铁蛋家,告诉铁蛋这两天自己不去解剖了,什么时候去再叫他,反正寒冬腊月的,尸体埋在土里一时半会儿也坏不了。

    随后,杨仙茅摇着铃铛开始走街串巷行医,只不过他没这方面经验,傻傻的摇着铃铛往前走,走了好几条街也没一个人叫他。

    他便站住了,歪着脑袋想了片刻,觉得这样傻傻的走肯定是不行的,得吆喝一下,酒好还怕巷子深呢。

    于是,他大声吆喝起来:“太医院秘方,无痛点痦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痛了不要钱啊——!”

    他之所以强调是太医院的方子,便是要拿这个来做噱头。先前杨明德说了他是从太医院学成归来的之后,病人立刻就对他态度好了很多,有了信任感,这件事给他印象很深,让他知道太医院在一般老百姓心目中分量有多大。他口袋里有太医院的腰牌没有交回去的,可以证明。

    他一路吆喝着往前走,走到一个小巷口,有几个人在那儿说话,听到他的吆喝着,有些好奇,便瞧着他。

    杨仙茅走过去,团团作了个揖,指了指自己的幌子说道:“太医院秘方,无痛点痦子,——保证一点痛苦都没有,点一个是一个,痛了不要钱。”

    他目光一扫,看到一个少妇眼睛下方有一颗黑痦子,说道:“这位大嫂,你这痦子长的位置可不好,这位置的痦子叫泪痕,如果不点掉的话,你只怕会遇到很多伤心事的。”

    少妇不由吃了一惊,用手摸了摸眼帘下方那黑痣,说道:“还真是,这段时间老是不顺心,不是孩子病,就是大人病,我们家官人还时不时打我,他以前可不这样的。难道都是这痦子作怪?”

    说到算命,杨仙茅是不会的,所以不敢说得太多免得,言多必失,赶紧回到自己本行上,道:“是啊,既然这样,大嫂子何不将它点了,一点都不痛,我保证,如果痛你大耳刮子抽我。”

    少妇看了看杨仙茅,见他穿着丝绵长袍,很是斯文的模样,年纪不大,但很老成,又听他说得如此肯定,不由有些心动,说:“果真不痛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其他几个人听了这话,说:“点痦子真不痛的话,那倒可以试试。”

    少妇想了想说:“行,——要是痛得厉害,我可不客气,我就是怕痛,所以一直没去点掉。”

    “你放心,我这个方子来自于京城太医院。我是宣城本地人士,我爹是回春堂的杨郎中,我六岁就到京城太医院去当书童,学了十年,学成回家行医。我这个点痦子的方子就是从太医院学来的,这方子可是给皇帝、嫔妃娘娘还有朝廷大臣们治病用的,灵得很。”

    回春堂是宣州城的老字号了,很多人都知道,只是现在没落了,被韩神医的韩氏医馆盖过去了。加之回春堂就在附近,所以这几个人都知道,少妇好奇地问:“你是杨郎中到京城学医的那小孩?你回来了?”

    “回来啦,大婶子,前些天刚回到家。这不,我爹让我走街串巷给乡亲送医送药,以后还得请各位大娘大婶、老少爷们多多照顾。”

    杨仙茅把幌子靠墙放了,从怀里取出自己太医院腰牌给他们看,这些人好奇地拿过来仔细看了,都频频点头。

    这些人得知他是回春堂杨郎中的孩子,看了他太医院腰牌,便都放心了,知根知底的人毕竟不同于那些走江湖卖艺的郎中,看他的眼神便多了几分友善。

    这让杨仙茅很开心,太医院竟然有这样的作用,早知道,早该走这步棋了。

    那少妇又问:“既然是太医院的方子,肯定很贵吧?”

    “不贵,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咋好多要钱呢,你们看着给就行了。多少都行啊。”

    听他这么说,这些人便都笑着点头。

    少妇道:“那好,那你就帮我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