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下)[赛博格的阴谋]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章(下)[赛博格的阴谋]

    “你的计划是用绳索直接滑下去?”夜叉王抓着重机枪瞄准距离最近的那蜈蚣人,“这个计划很危险,我看这些怪物不笨,万一我们滑下去,还没有到底,它们把绳子割断了怎么办?”

    “胡老大说的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行尸挡不住它们,我们的子弹也快耗尽了,鬼知道后面还有多少这种怪物!”莫钦的双手已经被烫得通红。

    “我不知道有多少米,但我们沿着那琥珀向下深挖了至少有三十米,估计至少有四十五米的样子,只是估计。”那中国研究员回过神来,知道眼前这群人不是军人,但也不是简单的“游客”,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现在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签署了什么破保密协议,总之保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好吧!只有这个办法了!”夜叉王吩咐道,“色情狂,你枪法好,等半桶水把绳子给弄好,你就开始射击那些行尸身上的手雷,也好挡一下。”

    “明白!”莫钦离开机枪,捡起地上的一支突击步枪,简单检查下,更换了弹夹,瞄准一个被劈成两截,还挂在某个蜈蚣人手臂上的行尸腰间的那排手雷。

    同一时间,沉船基地的另外一侧,松本雾源和其手下也遭遇了这些蜈蚣人,在遭遇之后的几分钟损伤过半,还有战斗力的加上他自己不过八个人,好在是有重武器,还可以阻挡,但要继续前进却似乎完全不可能。

    松本雾源手持步枪,精确地朝着那些蜈蚣人的腿部击去,同时对手下的佣兵下令,尽量子弹都击中那些怪物的关节部位。佣兵们虽然在蜈蚣人出现的瞬间还是被吓到了,但早就杀红了眼,害怕、恐惧都抛到了脑后,况且他们很清楚如果自己战死,松本雾源会付给他们家人一大笔的抚恤金,这笔钱他们在从前的部队里干两辈子都赚不回来。

    另外一边,下层的某备用中控室内,狗鱼安坐在椅子上,看着胡顺唐和松本雾源两批人厮杀着。古拉耶夫攥紧拳头站在一侧,紧盯着监视画面上的夜叉王身影,恨不得现在就提枪冲出去帮忙,但没有狗鱼的命令,他什么都做不了,毕竟只要有狗鱼在,俄罗斯军方和情报部门就无法拿他家人怎么样。

    “看着自己的战友受困,很想帮忙对吧?”狗鱼盯着画面冷冷道,同时用脚拨开旁边那两名韩军士兵尸体的手,两人都是被枪托活活砸死的。

    “龙,不是我的战友。”古拉耶夫轻轻摇头,坚定地说,“是我的兄弟!”

    “嗯,不打不相识,我又想起这句话来了,蜂后也曾经对我说过同样的话。”狗鱼用拳头撑着自己的脑袋,“新时代来了,新的军备竞赛又开始了,从某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还是输给了中国,北朝鲜依然还是那副模样,谁也无法替他做主,除非是他陷入绝境,日本人又是美国的盟友,剩下的只有摇摆不定的韩国,我们的帮助是有回报的。”

    “政治我不懂。”古拉耶夫淡淡地回道,言下之意是自己也不想知道狗鱼对未来的战略部署,因为知道得越多,自己就越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知道你以前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吗?为什么会让家人陷入危险吗?”狗鱼斜眼看着古拉耶夫,“就是因为你不懂政治,厌恶政治,甘愿成为政治的牺牲品,为什么不反过来主导政治,将政治这个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比核弹威力还大的武器掌握在自己手中呢?”

    古拉耶夫沉默着,眼睛直视盯着监视画面,一句话也不说。狗鱼又道:“这沉船下面有什么,蜂后并没有说明,他很聪明,只是把消息放了出去,我们为了与韩国共享情报,假意提供给他们所谓的‘赛博格’的资料,实际上现在他们造出来的东西与我们的‘赛博格’还差得很远,不要说那群佣兵,就算是你的兄弟他们要对付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明白。”古拉耶夫当然知道那群赛博格的威力如何,那群家伙根本就不是人,而且狗鱼如今的计划也因为胡顺唐等人的突然介入,变得麻烦起来。原本他们是打算等韩国人干完挖掘的工作,自己再派遣赛博格直接抢夺,随后再以在公海上发现韩国人图谋不轨的理由公开,中国政府到时候不得不出手,因为是在他们的领海,到时候韩国人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当然美国人也只会用从前那一套,口头上保护,行动上百般推脱。

    这样一来,俄罗斯得了利益,又大大削弱了韩国的力量,让这个国防力量本就薄弱的国家直接陷入危机,美国如果继续开始援助,势必会减弱他们自身的实力,到时候俄罗斯在朝鲜半岛的利益又逐渐回到了掌心之中,至于日本,因为“根来众”事件早被拖入了泥潭,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如今全国范围都处于警戒之中,四处搜捕“根来众”的余党,监狱中也关满了曾经身为“根来众”的政客。

    “等着吧!如果等到下面的韩国人实在撑不住了,咱们就撤,现在赛博格在什么地方?”狗鱼问古拉耶夫。

    古拉耶夫回答道:“在空中,一直盘旋着,如果我们要动手,至少提前三个小时,这样才有缓冲的时间。”

    “你来拿捏这个时间吧。”狗鱼说完,起身来用手指着画面上的松本雾源道,“这个戴面具的家伙到底是谁?你知道吗?”

    “不认识,但身手不错,应该是军人出身。”古拉耶夫回答道。

    “嗯,有机会杀了他,这种人不能留。”狗鱼冷冷道,目光又移向左侧画面,胡顺唐等人已经顺着绳索向下滑去,同时莫钦也引爆了那些行尸身上的手榴弹,那里顿时炸开,整个船身也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狗鱼皱紧眉头,“这样下去,就算那群怪物被全干掉了,这艘沉船也进水了……对了,虽然我不知道这群人与蜂后是什么关系,但你记住,有机会也要干掉他们,不能留有后患。”

    古拉耶夫没有回答,狗鱼静静地等着,许久古拉耶夫才回答道:“对不起,这一点我做不到。”

    “你会做到的,我相信。”狗鱼冷笑了一声,古拉耶夫攥紧拳头,看着这个狭小的空间,如果在这里干掉他,也许就是个永远的谜,谁也不知道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再伺机将他的尸体扔给那些蜈蚣人,粉碎之后,什么证据都消失了,谁知道是他做的呢?

    可他不敢,因为直觉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电梯口下方,向下急速滑落的胡顺唐等人,并没有停顿下来,完全是用绳索绑着自己的腰部,没有阻止下滑的速度,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上面那些手榴弹爆炸之后,还能阻挡那些怪物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一分钟不到,而下滑几十米需要多久?

    “呼——”一个黑影从上方掉落下来,从他们几人身边掉下去的瞬间,一道白光闪过,胡顺唐的脸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是那些蜈蚣人!

    蜈蚣人跳下来了!开始是一个,接下来是更多,只有莫钦看清楚了,掉下来的蜈蚣人之中,大部分都只剩下半个身子,掉落的瞬间还在拼命地挥动自己的胳膊,用胳膊上触角前段的利刃试图杀死他们。

    听天由命!四人心中都这么想着,那个中国研究员只是死死闭上眼睛,念叨着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嗡——”五人几乎同时停了下来,绳索到头了,拉紧的绳子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但向下看去,距离下方至少还有五米到六米的距离,而且很模糊,只能估计。

    “割断绳子!跳下去!”夜叉王拔出匕首就开始割绳子,同时又扔给魏玄宇一把,让其先把那研究员的绳子给割断,但那研究员双手抓着绳子不让魏玄宇割,因为太高了,他担心掉下去会摔死。

    “你是想活命,还是想被蜈蚣给砍成肉块?”魏玄宇举起匕首。

    “不要!这里很安全!他们掉下来割着我的几率也不大,这样我还可以吊在这里,等着人来救……”研究员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我”字还有一半在喉头,一个蜈蚣人就从旁边掉了下来,挥舞的利刃直接割断了他的绳子,他尖叫着掉落了下去。

    “天意呀!”魏玄宇摇头,割断自己的绳子掉了下去,其他人也纷纷朝下掉落。众人落地,发现那名研究员刚巧摔在一个蜈蚣人身上,但腹部也被利刃给刺穿了,低头看着自己被捅穿的地方发愣,仿佛已经痛得麻木了。

    “我就知道,我不应该走的,我应该留在学校当教授助理的,我就知道……”那名研究员抬眼,用求助的眼睛看着胡顺唐等人。

    胡顺唐上前试图用棺材钉割断那利刃,但那利刃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完全割不断,只得将那研究员直接抱了起来,随着一声惨叫声,研究员伤口处开始涌出鲜血。夜叉王从旁边胡乱抓了点衣服,分成两团,堵住他腹部和身后的血洞,接着离开电梯井朝着外面跑去。同时他们身后开始不断地掉落下那些蜈蚣人的身体,那些东西仿佛摔不死,杀不死一样,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也只是蠕动两下就一弹而起,继续追杀胡顺唐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