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下)[沙漏世界]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下)[沙漏世界]

    谢根源想利用自己去另外一个世界?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吧?胡顺唐停下脚步来,看着丁鼎,摇头表示不明白他说什么,但同时又在怀疑丁鼎是不是故意耍什么花样?

    丁鼎长叹一口气,咬着牙挪动了几步,靠在旁边一颗大树上,喘气道:“若不是先前他问我那句话,恐怕我还不会明白。”

    “前辈,你到底想说什么?”胡顺唐帮丁鼎撑着身体。

    “你先起誓!起誓你找到双王冕,绝对不会干坏事,也不会去开启阴间大门!”丁鼎厉声道,眼神却看着丛林深处,生怕那谢根源又突然掉头回来了。

    胡顺唐刚抬手准备起誓,丁鼎就抓住他的手腕,示意他放下,随后苦笑着摇头道:“当年日本人打来的时候,因为我会说日语,被日本人雇去当翻译,走的那天,我爹让我起誓,如果我当汉奸,就死无葬身之地,结果我还是当了汉奸,还是个大汉奸,虽然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但坏事已经做尽,也无法挽回了,起誓只是给对方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前辈,你放心,我真的不会开启阴间大门的。”胡顺唐很诚恳道。

    丁鼎点头,看着旁边那条穿岛河对面的地下河出口道:“先前那个谢根源问我,我是从哪个世界返生的?这么一问,我便立即联想起,我刚来疯鱼岛时遇上的那几个人……”

    丁鼎刚流落到疯鱼岛的时候,不仅遇上了日本兵,还遇上了其他很多稀奇古怪的人。这些人有着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年龄,生前活在不同的地方,但更奇怪的是有些还生活在不同的年代。那时候丁鼎还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一心想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不愿意承认这是一个死人才应该来的世界。但很快他又发现,一部分生前活在与自己不同年代的人,所说的历史事件与自己所知道的却是完全相反!

    “有一次夜里闲聊,我与一个老师聊到了辛亥革命,聊到了国父孙中山先生,我说如果辛亥革命成功较早,从广州起义开始就一帆风顺,也许中国就不会被列强欺压那么多年,谁知道那位私塾先生却发火说,广州起义明明就很成功,但即便是成功了又怎样?中国人私心太重,不到被人踩到脚下快踩死的时候,是不会携手对抗的!我们就广州起义这件事争吵了起来……”丁鼎咽下一口唾沫,低头看着地面,双眼眨动着,“那位老师说广州起义成功了,而且是非常的成功,国父只用了短短半年时间就彻底推翻了清皇朝,又花了两年的时间统一了全国!我当时觉得很奇怪,这人怎么会胡说八道呢?谁知道后来有人附和他,说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同时也有一部分人附和我,说我说的才是正确的。我当时误以为是这些人来时记忆混乱了,这才变得疯疯癫癫的,并没有太在意,后来我又留意观察过这些人,发现他们日常生活很正常,不像是疯子,没有做过其他出格的行为,但为什么会撒谎呢!?”

    撒谎?如果他们在撒谎,又有什么意义?胡顺唐想起了君子龙,想起了他所说的侵华战争的时间是从1945年开始的,并且他的亲大哥也刚刚参加,好像他本身就活在1945年一样,但是谁都知道1945年年底二战已经彻底结束了。

    丁鼎举起自己两只手,竖起两只手的食指道:“两个世界!你明白吗?这里有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或者说原本就存在两个世界!”

    “前辈,你的意思是我们身处在两个世界之间的地方?”胡顺唐觉得这实在有些荒谬了,但同时也知道现代很流行的平行世界的理论,虽然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但如果这样假设,一切都可以成立,但至少应该有三个世界才对。胡顺唐想到这又道,“那应该有三个世界,两个阳间,一个阴间,亦或者两个阳间对应两个阴间?”

    “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丁鼎显得很激动,抓住胡顺唐的胳膊,看着丛林深处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我的推测是根本就没有什么阴间!”

    没有阴间?这么说……胡顺唐浑身如过电一般抖了下,随后浑身僵住了。

    “你想想为什么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都会存在人转世之后遗忘前世记忆的说法?”丁鼎很是激动地抬手比划着,“你知道沙漏吗?上下两头大小一样,沙从上面漏到下面,漏完之后再调一头,但到底哪一面是上,哪一面是下呢?不存在什么上下,上既是下,下既是上,也就是阳即是阴,阴即是阳!我们的太极阴阳五行这些理论中,不都是这么说的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克制却又相辅相成!”

    互相克制却又相辅相成!也就是说,所谓人死去另外一个世界,说白了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断在调换,人死了之后从一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去生活,在那个时候遭遇死亡再返回来,但在这个过程中只需要注意一点,那就是让他遗忘过去的一切,那么便非常完美了!

    “前辈,这两个世界完全一样吗?”胡顺唐问,虽然他也知道丁鼎也仅仅只是推测。

    “我想不一样,否则的话怎么会有转世轮回这样一说?”丁鼎显得很是绝望。

    等等,莎莉带走君子龙,是不是因为她比我们都先察觉到这一点?胡顺唐想到这,叮嘱丁鼎休息下赶上来,自己拔腿就朝着丛林中奔去,追上薛甲宏之后,立即问他:“薛先生,我问你,你们上岛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薛甲宏奇怪地看着胡顺唐道:“没发生什么事情。”

    “你详细地说一遍,到岛上之后再到你跟踪谢根源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胡顺唐继续问,抬眼看着在前方慢慢走着,背对着他们的谢根源。

    薛甲宏回忆了一下道:“我们三个人被冲上岸之后,我发现你不在,便立即起身去周围找你,回来之后就发现谢根源不见了,只剩下莎莉还在那里昏迷着,我救醒她之后,觉得谢根源有古怪,于是告诉莎莉在周围找你,如果实在找不到,那就追上我。”

    这就对了,和莎莉说的大同小异,但有一点莎莉隐瞒了,是薛甲宏先醒,然后去找自己去了。这期间也许莎莉与谢根源之间发生过什么,莎莉与蜂后,蜂后又安排我们上椰香号,而且椰香号与铁衣门有关……莎莉难道真的背叛我了?胡顺唐一面摇头,一面拔腿就朝着莎莉带走君子龙的地方走去,跑远之后,丁鼎这才一瘸一拐地追了上来,薛甲宏转身看着丁鼎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只是推测,推测出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丁鼎说完话时,看见远处的谢根源停下来,冲着他们三人诡异一笑,转身便消失在密林深处。

    ……

    南岛不知名丛林深处,莎莉押着君子龙朝前方走着,君子龙的双手手腕被莎莉用冰死死锁住,那块寒冰的重量让君子龙沿途都垂着手,十分吃力,每当他要开口哀求莎莉解开的时候,都被莎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继续逼问他的身世。

    “姐姐,我什么都告诉你了,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了,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的双手都快断了,手腕已经完全要冻裂了!”君子龙苦苦哀求道。

    莎莉停下来,看着四周冷冷道:“断了就断了,反正你有双手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不如没有得好。”

    君子龙从莎莉的语气中听出,这个女人不是开玩笑的,双腿一软就准备跪下来,就在这个时候,一根棺材钉从后方射出来,直接插进了君子龙双腿前方,君子龙惊了一跳,但看见那棺材钉意识到救星来了,连蹦带跳地跑向棺材钉射来的方向。

    胡顺唐从丛林中握着另外一根棺材钉慢慢走出来,怒视着莎莉道:“你疯了?”

    “你才疯了!”莎莉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胡顺唐抬起棺材钉试图敲碎君子龙的冰手铐,却发现那块寒冰实在坚硬,敲击了数次连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只得抓着君子龙的手臂,伸向莎莉道:“解开他!”

    “他是个危险人物,不能解开,否则我们都得遭殃!”莎莉说完把头扭向一边。

    “你是不是疯了!他这个模样能伤害到谁?”胡顺唐喝道,“蜂后都告诉你了些什么?你和谢根源有什么交易?谢根源是不是和蜂后有关联?”

    莎莉冷笑一声,转身来到胡顺唐身前:“胡顺唐,你从来都没有信任过我,这番话想必是那个什么薛先生告诉你的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是白骨的人这在清楚不过了,白骨刚从蜂巢越狱离开,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你也知道,你现在竟然相信他不相信我?你才是疯了!”

    胡顺唐指着君子龙手腕上的冰手铐道:“我只相信看见的事实,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是吗?我以前是什么人你见过?我活了多少年了你知道吗?你才多大?你真的以为你了解我?”莎莉抬手轻轻拍了拍胡顺唐的脸,“你还年轻,你经历的只不过是我经历的百分之一,你痛苦过吗?你有过眼睁睁看着亲人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吗?没有,你的痛苦都只是来自于无关紧要的人,只要你看不到,你就不会痛苦,你是伪君子,你不是什么好人,夜叉王说得对,你是个伪善的混蛋!我真不明白,以前为什么会喜欢你,也许……是我眼睛近视?”

    “这就是你出卖我的理由?”胡顺唐问道,莎莉没说话,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胡顺唐又厉声问道,“莎莉.霍克,这就是你出卖我的理由!?”

    “我叫a.莎莉.霍克!”莎莉缓慢摇头,“我没有想到你连我名字都会记错!”

    胡顺唐一下语塞了,莎莉抬手融化了君子龙手腕上的冰手铐,双眼却一直盯着胡顺唐的眼神,那种眼神带着绝望和痛恨,此时胡顺唐意识到眼前这个莎莉也许才是真正的莎莉,眼神中没有伪装,她刚才说的全都是事实吗?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延续我和你之间的承诺,我们没有以前的关系,但是我会帮助你寻找到真相,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现在你知道的还只是真相的一部分!”莎莉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决裂,从此之后形同路人,不,不是路人,是敌人!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做接下来的事情。”

    胡顺唐没有回应,这两个选择无论怎样,都不是他想看到的,他只知道莎莉已经出卖了自己,在哈市的时候就已经出卖了自己!自己还是没有跳出古科学部和尖端技术局设下的连环套之中。胡顺唐越想越气,气得浑身发抖,直接一把抓住了莎莉,拖到自己跟前来:“你真的认为我是个好欺负的人吗?”

    “哈——哈哈——”莎莉笑了,笑得吸气呼吸都发出怪声,她盯着胡顺唐的双眼,目光又移动到他的鼻子,再到耳朵,最后到嘴巴,最终目光落在胡顺唐抓住自己的手上,再抬手将胡顺唐的手拿开,指着旁边的水洼道,“你对着水面看看自己的模样,想想你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你就是个孩子!只有孩子才会说出那种话。”

    此时,在一旁揉着手腕的君子龙咽了口唾沫,低声插嘴道:“你们不要再吵了,虽然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有句俗话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

    “闭嘴!”胡顺唐抬手用棺材钉对准了君子龙的咽喉,君子龙吓得差点尿了裤子,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后退了好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草丛之中。

    “我现在突然有些理解王婉清了。”莎莉说完转身就走,胡顺唐上前就要去拽她,莎莉直接转身一掌劈在他的胸口,接着又是一脚狠狠踹了过去,同时抬手作势要去抓胡顺唐的咽喉,但手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又将四根手指收回,只留下一根食指指着胡顺唐道,“胡顺唐,从现在开始,各走各路,我不妨碍你,你也不要妨碍我,否则后果自负!”

    莎莉说完,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接着转身离开,走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道道寒气逼人的冰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