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下)[街头之王]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下)[街头之王]

    “啪——”巴掌与鞋子碰撞的声音响起,金胜泰身体失去平衡,横着栽倒在雪地之中,又迅速爬起来,刚爬起来就感觉到被拍打过的右脚背阵阵酸麻,随后变得毫无感觉,再抬眼看魏玄宇。魏玄宇站在那冷冷地看着他,挥出的右手还抬在半空。

    “打扰人家和长辈说话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魏玄宇说完,抱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大衣向空地中又走了几步,重新放好,侧头看着有些惊呆的金胜泰道,“我爸过世前,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就是这件旧军大衣,还有一个会陪伴我一生的好朋友。”

    电机房中的皇正黄看到外面突然逆转的局面,脸上浮现了微笑,只是不明白魏玄宇在说什么,什么叫陪伴一生的好朋友?

    金胜泰吃力地翻身爬起来,活动着自己麻木的右脚,脚趾朝地为中心旋转着,还没有计划好下一步怎么攻击时,下巴就被魏玄宇击中,击中他下巴的拳头并没有抽回去,而是被魏玄宇顶着向前冲了四五米,这才抽回来。金胜泰下意识抬腿就踢,魏玄宇侧身避过,举拳又朝着其大腿位置揍了下去,连揍了四五拳,每一拳击中后金胜泰都感觉腿部火辣辣的疼痛,再低头去看,发现大腿上全是血洞,再一摸下巴,也全都是血,这才去留意魏玄宇的手部——魏玄宇拳头中握着四把钥匙,钥匙尖从拳缝之中露出来,还带着鲜血。

    “你犯规了!”金胜泰暴怒道,挥拳就向魏玄宇揍去,魏玄宇直接举拳朝着金胜泰的拳头迎了过去,接下来只能听到金胜泰嘶声的惨叫。

    “犯规?你以为这是跆拳道比赛?你的右腿和右手都废了,也没有办法睡女人了,滚吧!”魏玄宇甩了甩拳头上钥匙尖的鲜血,又指着自己的嘴巴道,“你们的情报太不准确了,我是个在穷街陋巷长大的孩子,最擅长的不是幻术,也不是赚钱,而是打架!”

    在学习异术,拥有地师头衔之前,魏玄宇最擅长的便是打架,除此之外他一无是处。还常被母亲骂没有脑子,卖个废品连秤都不会看,明明攒够了十斤纸板,卖给废品收购站时,别人看他是个小孩子,只会给他八斤的钱,他明明知道是在坑自己,也不敢说话,原因太简单了,他只是担心自己争辩会换来别人一句:“你爸是俘虏!是叛徒!是骗子!你也是个小骗子!狗日的!”

    他背负着父亲的“罪孽”慢慢长大,同时也担心这番话会让自己那个朋友从身体内钻出来,那个朋友第一次钻出来是什么时候?魏玄宇都已经忘了,是七岁还是八岁?总之是十岁以前的事情,那时候他刚刚上小学,那也是冬天,大雪纷飞,下午四点就已经天黑,放学的路上,大多数同学都三五成群的回家,只有他这么一个没有朋友的可怜蛋独自走在小巷中,随后被一群反穿着校服的初中孩子给围住了,让他把钱交出来,还有课本,因为课本可以拿去卖废纸,供他们去游戏厅玩上一会儿。

    魏玄宇把身上仅有的五毛钱给了他们,哀求他们不要拿走自己的课本,否则回家无法交代。那群孩子当然不肯,伸手就抢过魏玄宇手中的书包,魏玄宇拼命抱着自己的书包就是不松手,接着换来的就是那群初中生的拳打脚踢。

    魏玄宇被揍翻在地,他翻身将书包压在身下,抱着头缩在那挨打,那群初中孩子像疯了一样打他,似乎和他有着天大的仇恨。终于魏玄宇的脑袋在被重击好几次之后,意识变得模糊,随后晕了过去,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解脱了,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冬季的严寒,什么感觉都丧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玄宇醒来了,醒来的瞬间他发现自己是站着的,还好好的背着书包,可满手是血,自己的衣服上也沾满了鲜血,再看周围,那五个初中生倒在雪地之中一动不动,被揍得像猪头一样。

    魏玄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经历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随后他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抬头看见推着三轮车的父亲魏亚军目瞪口呆地站在巷子口——父亲刚刚卖完烤红薯回来。

    “玄宇!”魏延军向魏玄宇奔去,一把抱住他,用满是老茧的手摸着自己儿子的脸,心疼地看着他满是伤痕的面部,却没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随后魏亚军将魏玄宇放在了三轮车上,让他挨着那个温暖的烤红薯铁桶,随后去报了警,声称有五个初中孩子被流氓袭击,自己碰巧遇见了,赶走了流氓。

    回家后的魏玄宇并没有挨骂挨打,父亲只是带他去了浴室,给他好好洗了一个澡,再回家上药。那天晚上魏玄宇却失眠了,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失眠,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是因为痛苦让他睡不着,而是因为兴奋,他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热得他想跳进冰窟窿里面去降温。

    他从被窝中钻出来,想要出去吹吹风,却意外发现自己的父亲就穿着一件背心,背心上还用红字写着“对越自卫还击纪念”。魏亚军坐在院落之中抽着烟,旁边的花坛上放着他那副眼镜。

    魏玄宇抓了父亲的那件军大衣悄悄走近,将军大衣吃力地披在父亲的肩头。魏亚军转身看着魏玄宇,魏玄宇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魏亚军一把将儿子搂入怀中,低声问:“儿子,你也热对不对?”

    “嗯!”魏玄宇点头,“爸,我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你身体好嘛,和爸爸一样。”魏亚军笑道,抓起一把雪来,看着雪在掌心中熔化,变成水从指缝中流下。

    魏玄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爸,你像我这么大也这样?”

    魏玄宇一愣,随后慢慢摇头,并没有回答儿子这个问题,而是话题一转道:“今天傍晚你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睡过去了!”魏玄宇很天真的说,还把“晕”看做是“睡”,因为在他看来“晕”很难受,而“睡”却是很舒服的一件事,他当时的的确确感觉到很舒服。

    “嗯,你睡过去之后呀,有个好朋友出现帮助了你,打倒了那些坏孩子。”魏亚军抱着魏玄宇轻轻摇晃着,“那个好朋友和你一样大,他是正义的使者,喜欢帮助别人,就像……”

    “就像雷锋一样,对不对?”魏玄宇看着自己的父亲。

    魏亚军笑道:“对,像雷锋一样,但是雷锋叔叔不打架的,你那位好朋友呢像是侠客。”

    “爸!什么叫侠客呀?”魏玄宇从魏亚军怀抱中钻出来,看着自己的父亲。

    魏亚军单手成掌,空劈了一下,解释道:“就是行侠仗义,帮助他人解决麻烦。”

    “噢,我明白了。”魏玄宇点头,“那这个朋友会不会帮我写作业呀?”

    魏亚军笑了,看着自己天真的儿子摇头道:“不会,作业得自己写,他会在你被人欺负的时候出现,帮助你。”

    “嗯!作业自己写!”魏玄宇使劲点头,接下来却说了一句让魏亚军陷入沉默的话,“爸,这位朋友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帮助你呢?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被人骂是俘虏,叛徒,卖国贼了!”

    魏玄宇说完,魏亚军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儿子,深吸一口气,咬着牙,过了许久才低声说:“儿子!你要相信爸爸,爸爸绝对不是叛徒、卖国贼!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好不好?”

    “嗯,爸爸不是!爸爸不是!”魏玄宇仿佛认为这番话多说几遍就可以改变周围人的看法。

    “对,爸爸不是……”魏亚军抱紧了自己的儿子,又道,“你答应爸爸一件事,以后不要和人打架好不好?这样也不用麻烦你那位好朋友来救你了,如果你听话,爸爸就把这件军大衣送给你,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要的。”

    “真的!?”魏玄宇爬起来,站在雪地中举起手,学着武侠电视剧中那样,起誓道,“我魏玄宇!对天发誓,以后绝不打架,天地为证,要是违背,我就娶不到媳妇儿!”

    魏玄宇对着天发誓,魏亚军坐在那,欣喜地看着自己儿子天真的模样,眼泪却止不住从眼眶之中滑落,而在旁边的瓦房内,一直贴着门听着俩父子对话的魏玄宇母亲却已泣不成声。

    不久后,魏亚军自杀了,在和儿子吃完了一顿肘子肉之后死了。魏亚军的死没有给那个院落带来多大的改变,魏玄宇依然被人咒骂为叛徒的儿子,只是在魏亚军的骨灰从殡仪馆带回来后,有个伯伯找上门来,留下钱并问魏玄宇母亲需要什么帮助。魏玄宇母亲把钱扔出了门,并让那个伯伯滚出去,喝道:“我们家亚军一辈子没有为国家找过麻烦,死后也不会占国家的便宜!”

    那天,魏玄宇将那个伯伯的面容记在了心中,他问母亲那个人是谁?母亲压着火气只说了两个字:“首长。”

    再后来,魏玄宇被学校开除,那个伯伯又上门来说孩子不读书不行,他想办法让魏玄宇读书,读完高中就上军校,声称魏玄宇有资格上军校。这番话遭到了魏玄宇母亲强烈反击,魏玄宇从来没有见母亲愤怒成那副模样。

    魏玄宇母亲指着那个伯伯喝道:“亚军一辈子都给了国家,现在你们还想把我儿子也带走,不可能,你们要带走玄宇,除非杀了我!”

    那个伯伯坐在那长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弟妹,不会再打仗了,玄宇读了军校,我会想办法安排他做文职,从文书开始做起,做政工,不做军事,你考虑一下……”

    伯伯说完起身走了,又一次留下了钱,但这次魏玄宇母亲依然将钱扔了出去,砸在那个伯伯的后背。伯伯捡起来,走到在院落树下掏蚂蚁洞的魏玄宇跟前,将牛皮纸包着的钱塞入魏玄宇手中,摸着他的头道:“玄宇,把钱拿好,不要乱花,要孝敬妈妈和爷爷,做个好孩子,有什么事你打这个电话找我,我叫齐风。”

    魏玄宇拿着钱包,也没有点头,此时他的母亲站在门口,捂着嘴抽泣着。齐风又摸了摸魏玄宇的脑袋转身走出院落,前脚刚迈出门槛的时候,魏玄宇就奋力将那个钱包砸在了他的后背上。齐风有些诧异地回头看着魏玄宇,看着这个十来岁出头的孩子,他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仿佛他只是在无意识模仿自己母亲的动作而已。

    魏玄宇的母亲走出来,将魏玄宇抱回了屋子中,魏玄宇的脑袋搭在母亲的肩头,看着齐风俯身捡起来了钱,又指了指自己的胳膊,示意他把电话号码写在了魏玄宇的胳膊上,随后齐风走了……

    那天的事情魏玄宇至今记忆犹新,原因很简单,因为齐风穿着的是绿色的警服,而不是第一次来时穿着的那身军服。

    后来,魏玄宇母亲搬家了,他们搬到了更偏僻,更能代表贫穷的地方,那个地方用简单的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穷街陋巷。在那个地方,充斥所有的罪恶,每年只有在严打期间,罪恶才会暂时消失一段时间,当严打结束,罪恶又会重新生根发芽,伴随着魏玄宇的成长。

    可惜的是,在那个地方魏玄宇没有办法遵守自己不打架的诺言,他几乎是天天打架,将打架当做了家常便饭,以至于后来魏玄宇常常嘲笑自己,就是因为不遵守诺言,所以娶不到媳妇儿,遇到过好的女孩儿,却没有办法在一起,也许就是天谴吧。

    奇怪的是,魏玄宇每次因为斗殴而关进派出所之后,总会莫名其妙被放出来,弄得和他一起关进去的流氓逐渐都不敢招惹他了,他们不笨,知道魏玄宇背后有某个具有权势的人在帮助他。打架打不过他,就算是被关进派出所之后出来也没有他快,这种前提下,和他成为敌人没有任何必要,干脆还是和魏玄宇成为朋友得了。

    多年过去,魏玄宇成为了那几条街的流氓无赖心目中的“神”,甚至多次推举他成为首领,都被魏玄宇拒绝了,但拒绝的同时也警告那些流氓做正道,否则他见一次打一次。

    再后来,魏玄宇没有成为流氓头目,而是成为了地师,同时还有一个霸气又响亮的头衔——街头之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