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下)[合金棺]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未来天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十三章(下)[合金棺]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灵堂内的歌声停止了,又重新换上了哀乐。因为胡顺唐和夜叉王暂时不允许那对师兄妹去找魏玄宇,两人只得在车内昏睡,而其他四人倒是精神抖擞,坐在那一直看着灵堂的方向,等着魏玄宇独自一人的时候。

    许久,终于看到裹着军大衣的魏玄宇独自走出来,站在那栋老房子前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玩着手中的打火机,随后又摸出烟来,显得很不耐烦。等了接近十分钟,在魏玄宇准备离开的时候,胡顺唐这才打开车门,向魏玄宇小跑着过去,佯装着要问路的模样。

    “请问……”胡顺唐刚说完两个字,魏玄宇就猛地转身过来,直勾勾地盯着胡顺唐,又看了一眼先前灵堂前面包车的位置,点起了手中那支烟,问,“你是什么人?”

    胡顺唐见他这个模样,知道对方肯定是先前就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也不再掩饰,直接就告诉他自己是薛甲宏介绍来的。魏玄宇点点头,走回先前的位置,打开那扇门道:“进去等着,天亮我再回来招呼你们,先休息吧,里面有吃喝,有睡觉的地方,也很暖和。”

    说完,魏玄宇转身又朝着灵堂方向走去,胡顺唐没有追上去,只是返回商务车前,叫醒了那对师兄妹,带着众人去了那间屋子。站在屋子门口,夜叉王却停下脚步,用鼻子闻了闻道:“有股很奇怪的味道,你没闻到吗?”

    “闻到了,像是烧着什么东西。”胡顺唐推门而进,进去之后顿时感觉暖和了许多。陈玉楼和严玉蕾两人兴高采烈地跑了进去,等众人刚进屋,门就被一阵风给刮了回去发出一声巨响,惊了众人一跳。

    站在最后的莫钦,抬手去抓门把,却无法扭动,再拉门也无法打开。

    “打不开,我们被关起来了?”莫钦使劲去拽门,却怎么都打不开,正要去撞那门,夜叉王却拉住他,摇摇头示意算了。

    “你们的师父想要干嘛?”夜叉王问那对师兄妹,两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可却迟迟没有向里面走,众人挤在门口,因为屋内漆黑一片,除了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火光之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周围也无法找到电灯的开关。

    “炉子,前面……”葬青衣指着前方,抬脚走过去,莫钦顺势靠了过去,抓住葬青衣的手臂,装作无比害怕的模样,却被夜叉王一把抓了回来,用手中的匕首点了点他的肩头,示意他不要趁这个机会吃自己女儿的豆腐。

    葬青衣的双眼看得很清楚,屋内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表面看起来全是木制,连地板都是老式木质地板,这种房子在从前算是很稀罕,从木头的花纹上来看,至少有近百年的历史了,也许是伪满时代的建筑物。

    阿城地区在1908年前的行政级别比现在的哈尔滨要高,但称为屯,历史上也是一个军事重镇。伪满时期,阿城周边属松江省范围内,一直到解放后,伪满的松江省才与黑龙江省合并,又经过多年变迁,由阿城县变成阿城市,一直到2006年经国家批准最终成为哈尔滨的一个区,但这个地方传说保留了不少金国时期的老东西,经常传说收藏者在这里淘到好货,毕竟在金国时期,这里称金上京会宁府,是当时的金国首都。

    众人在屋子中走着,走了一圈,终于发现在角落中的楼梯,楼梯延伸向二楼,二楼黑漆漆的一片,而火炉的光只能隐约照亮楼梯最下端的位置。

    严玉蕾此时感觉到了害怕,攥着师兄陈玉楼的手腕道:“师兄,要不咱们出去找师父吧?”

    “出去干嘛?多冷呀!在这呆着吧,师父叫咱们进来,肯定有他的道理!”陈玉楼虽说心中也有些害怕,但比起这个来,他更怕冷。

    莫钦走近火炉前,闻着里面烧出来的那股气味,打开火炉的盖子,用旁边的铁棍拨了拨,挑起其中没有烧尽的一块东西道:“这好像是人的衣服,难怪这股味这么怪。”

    “这是什么……”夜叉王拿过莫钦手中的木棍,刨出来一块白森森的东西,看清楚后夜叉王回头看着胡顺唐道,“看起来像是人的骨头。”

    “人的骨头?”胡顺唐蹲下来细看,严玉蕾一听吓得立即搂紧了陈玉楼,陈玉楼鼻血都快喷出来了,虽说是师兄妹,可陈玉楼喜欢严玉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充其量也是抓过对方的手腕,就连拥抱都没有机会,有次喝酒壮胆,抱了一下,结果两侧脸颊肿了一个多星期。

    “你们……”葬青衣皱紧眉头,也不是想说两人这个时候搂在一起不好,只是觉得干这一行当的胆子竟然这么小。葬青衣转身来,看着二楼的方向,总觉得那里有东西在晃荡,虽说在众人之中她的视力算是最好的,但也无法洞穿二楼的黑暗,就像有双无形的手,在她抬眼看向二楼的时候故意蒙住了她的双眼。

    “看看……”葬青衣拍了拍夜叉王的肩头,指了指二楼,意思是自己要上去看看。夜叉王却不同意,不愿意让葬青衣去冒险,伸手指了指抱在一起的陈玉楼和严玉蕾,表示葬青衣看着他们两人就行了。

    &en,干脆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个火炉之上,刚蹲下去就听到“咣当”一声响,从火炉上方掉落下来一个由内衣包裹住的东西,那东西落在火炉中之后缓缓燃烧,冒出青烟来,还散发出古怪的气味。

    夜叉王捂住口鼻,将那东西给挑出来,解开一看,内衣中包裹着的是一根根鲜血淋淋的指骨,看样子火炉上方是通向二楼,二楼应该有人在。

    “是在毁尸灭迹吗?”胡顺唐转身看向二楼,“魏玄宇到底想做什么呀?”

    夜叉王看着那一截截指骨,摇头道:“不像是什么毁尸灭迹,切下指头用的是手术刀之类的东西,切口很整齐,一气呵成,倒像是医学检验。”

    “喂,我说,再怪的我们都见过了,还怕这些玩意儿?”莫钦抬脚就走上楼梯,踩上去之后楼梯就发出“吱呀”的怪声,仿佛是立即就要断裂一样,莫钦直接走上二楼,转身对众人说,“看,没事吧?紧张兮兮干嘛。”刚说完,莫钦转身往里面走,转身的刹那身子撞到了一个东西,脚下一滑,差点摔下来,好在他抓住了旁边的扶手,再定睛一看,楼梯口什么也没有。

    葬青衣顾不得那么多,走上去,在距离楼梯口还有一米外的时候,终于看清楚,在那里挂着一个巨大的盒子,不,确切的说是一具被挂起来的棺材,棺材说是通体黑色,但换个方向再看,好像又融入了奇怪的光影之中,就像是变色龙一样。

    胡顺唐、夜叉王走上前,伸手摸着那副棺材,那种材质两人也从来没有见过,不像是木头,也不像石质,倒有点合金的感觉。

    “这什么鬼东西?”莫钦摸着那棺材,棺材的表面温度并不低,还有些烫手,向上看去,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原理吊起来的,摸着那表面的质感,重量应该不轻,至少得用粗大的铁链,可抬头看那里没有什么铁链,好像那东西脱离了引力,悬空在那。

    “这里还有,不止那一副棺材。”小心翼翼探出手去向前走的胡顺唐说道,一侧的夜叉王也声称自己的周围全是这样的棺材,最右侧准备走向二楼大厅深处的葬青衣也应了一声,表示前方全是这样的东西。

    陈玉楼和严玉蕾脸色有些难看,在心中念叨着师父不会害咱们,好半天陈玉楼才掏出来自己在身上的符纸,用颤抖的手拿起来向棺材上贴去,念叨着:“怨灵僵尸速速离去,速速离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智障,管用吗?那符纸是你自己乱画的!”严玉蕾抱紧了陈玉楼,脑袋拼命往他怀抱中钻去。

    严玉蕾这么一提醒,陈玉楼才想起来,这玩意儿是他自己乱画的,又停了下来,抱着严玉蕾就靠向离自己最近的莫钦。夜叉王回头看着那两人,道:“没有手电筒吗?拿出来呀!你们都跟魏玄宇学什么了?”

    夜叉王说完,陈玉楼才想起来有手电筒这种东西,赶紧摸出来,刚摸出来手一抖,手电就掉落在地上,向前方滚去。陈玉楼赶紧松开严玉蕾,趴着去追滚远了的手电,刚抓到手电打开,就发现自己跟前也是一副悬空的棺材,那棺材的表面全是如同电板表面的回路,隐约还能看见里面的人……

    棺材是透明的!?陈玉楼缩回手去,抓着手电往回走,手电在手中晃过的时候,却找到棺材旁边有一张怪异的脸,虽说他背对着棺材没有看到,可严玉蕾却看得是清清楚楚,那一瞬间她的心犹如被什么东西抓紧了一样,叫都叫不出来,下意识抱紧了旁边的东西。陈玉楼走过来,照亮了严玉蕾的身体,低声道:“你抱着棺材干嘛?”

    棺材?严玉蕾身子一抖,收回手去,顺着陈玉楼手中的电筒光看清楚眼前的棺材,再顺着光线看清楚了棺材内的那双脚,身子一弹,撞到了后方的莫钦。

    莫钦一把将严玉蕾给扶起来,推向陈玉楼,沉声道:“真古怪呀,这种棺材还是第一次见。”

    “手电拿来!”夜叉王向陈玉楼伸手,陈玉楼将手电扔过去,夜叉王接过,照着眼前那副棺材,葬青衣、莫钦和胡顺唐也围了过来,仔细看着棺材表面和棺材内的那个人。

    那是人吗?

    浑身被烧得翻了皮,翻起来的皮肤却是乳白色的,犹如鳞甲一样,仔细看去,那些如同鳞甲一样的皮肤一收一放,如同是在呼吸,最奇怪的是那人的胸口却冒出来五根奇怪的手指头,手指头表面的皮肤和常人无异,只是空白一片,没有指纹。

    “那具尸体还没有解剖过,不要乱动。”一个声音从先前陈玉楼找着电筒的地方传来,那对师兄妹吓了一跳,而其他四人只是立即转身,摆出了准备战斗的姿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