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上)[冤大头]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九章(上)[冤大头]

    陈玉楼和严玉蕾见跑回这里,胡顺唐和莫钦还追上来了,认为眼下只能从二楼跳窗了,陈玉楼打定主意后,转身就准备跑,谁知道刚转身就看到站在其身后的葬青衣,可葬青衣那张脸却逐渐蠕动,变成了薛甲宏的模样,同时她还指着自己的脸部问:“认识吗?”

    两人傻眼了,莫钦此时走上去指着葬青衣的脸道:“就是这个人,让我们来找你们的,叫薛甲宏,外面都叫他薛先生,应该不陌生吧?”说罢,莫钦一挥手,葬青衣的脸又在顷刻之间变成了陈玉楼的模样,两秒后再变成严玉蕾的模样,变完后,莫钦继续解释道,“接着我们顺着线索去海边找你们,看见了吧?这是你们的脸,只要找到你们,我们才可以找到你们的师父魏玄宇,找到魏玄宇之后我们才能买到一些靠谱的东西,并且我们从来没有要伤害你们的意思!明白了?”

    说完,莫钦不去看目瞪口呆的师兄妹,而是走近葬青衣跟前,帮她拉上面罩,附耳低声道:“你还是变成女优顺眼,我看着会高兴很多。”刚说完,下体就被葬青衣直接一膝盖顶住了,莫钦惨叫一声捂住下体倒地,挣扎的同时还强装笑脸对师兄妹说,“那些骗来的钱,我们已经帮你们还了,算是积德!妈呀,青衣,你下次能不能换个地方?这东西要是毁了,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陈宇雷和严玉蕾傻站在那,张大嘴巴看着葬青衣,如同见到了妖怪,也不点头。过了好半天等胡顺唐走到他们面前,用手掌在眼前挥动时,他们两人才眨了眨眼睛。胡顺唐看着这间完全没装修的房子道:“魏玄宇真的是搞房地产的?还送了房子给你们?有钱人呀。”

    说罢,胡顺唐又问:“说吧,他在哪儿?”

    “你真的是薛先生介绍来的?”陈玉楼怀疑地问,胡顺唐一挥手,示意葬青衣拉下面罩,陈玉楼赶紧挥手道,“够了够了!我知道了,别变了!”

    严玉蕾抓着陈玉楼的胳膊,紧张地看着屋内的其他三人,刚准备借口说去倒水,夜叉王就从门口走进来,反手关了门,也不说话,就靠着门站着,冷冷地看着他们。

    “几位大哥,大姐,师父不在这,都不在山东,不过你们要想知道我师父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得……答应我两个条件!”陈玉楼竖起一根手指头,严玉蕾赶紧又帮他把手指掰开,再竖起一根来,陈玉楼见状咳嗽了一声,又道,“对,两个条件!”

    “说吧。”胡顺唐坐在简易沙发上。

    “第一,我们今天做的事情,你们不能告诉薛先生。”陈玉楼收起一根手指头,又看着抓着沙发爬起来的莫钦,“第二,我们今天做的事情,你们不能告诉我师父。”陈玉楼收起手来,用试探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人。

    “可以,没问题。”胡顺唐爽快的答应了,同时也感觉到这两人真的很怕魏玄宇不说,而且从这一点来看,魏玄宇应该是很厌恶他们俩行骗,但又为什么要收他们当徒弟呢?

    “还有一个条件……”严玉蕾见胡顺唐同意了,又“得寸进尺”说道,“这个条件算是忠告,我免费赠送的,你们在见我师父之前,得准备一笔钱。”

    “这个自然,买东西当然要花钱。”胡顺唐点头。

    “这笔钱不能是钞票,金条也好,金砖也好,钻石也行,我师父不收钞票。”陈玉楼又插嘴道,随即看着众人投来疑惑的眼神,解释道,“真的,否则的话他不仅不会卖东西给你们,还会躲起来。”

    “硬通货币是吧?行,没问题。”胡顺唐抬手就按在莫钦的肩头,“莫先生,这件事交给你了。”

    莫钦爬起来指着自己道:“我!?又是我!?喂!小金华那笔钱我才转出去没多久,现在又让我大出血!我他妈又不是慈善机构!”

    “但这里就属你最有钱,你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是吧,青衣。”夜叉王似笑非笑地看着莫钦,莫钦茫然地扭头看着葬青衣,葬青衣肯定地点点头,表示认同父亲的话,同时对着莫钦说了一个字,“哥!”

    “你叫我啥?叫我哥!?叫哥也行,能说韩语‘欧巴’吗?”莫钦哭丧着脸,此时门被敲响了,众人立即紧张了起来,倒是陈玉楼示意众人不要担心,随后去开门,打开后众人看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胖子,身旁还站着一个同样穿着西装的女子,胖子先是跟屋内众人打了招呼,随后又笑眯眯地对陈玉楼说,“户主魏先生是吧?”

    陈玉楼点头:“算是吧,什么事儿?”

    “噢,这样的,您没有交进户费和第一年的物业管理费,麻烦您,这是票子……”那房地产公司的胖子拿过女子递来的票子,看了一眼,双手呈给陈玉楼道,“一共二万五!”

    陈玉楼见状闪身一躲,严玉蕾顺势抬起手来指着莫钦,胡顺唐、葬青衣和夜叉王也扭头看着莫钦。

    莫钦再次指着自己,看着那票子:“什么意思?又他妈是我!?关我屁事呀!”

    “几位,今天全靠各位照顾搞砸了,没钱了,我现在身上就一块八毛五!”陈玉楼摸摸索索了半天,掏出来一堆零钱,其中大部分是硬币,“这些钱都是吃早餐剩下来的。”

    “我还有……十二块五!”严玉蕾摸出自己的钱,抓了陈玉楼的钱塞到莫钦的手中,再向那胖子一指莫钦道,“麻烦您。”

    “靠!这房子又他妈不是我的!两万五!又不是二百五!凭什么呀!”莫钦怒吼道,胡顺唐顺势凑了上去,低声道,“必须找到他们的师父,这样,你帮他们先垫上,找到他们师父之后再问他要,不就行了吗?”

    “凭什么呀?我的钱都是血汗钱呀!”莫钦缩到一边去,此时那对师兄妹已经飞速写好了欠条,交到莫钦手中。莫钦捏在手中,慢慢接过胖子手中的单据,看着胡顺唐、夜叉王和葬青衣都朝他点点头,表示“给吧!没招了!”。

    莫钦哭丧着脸,掏出钱包来,打开抽出五张卡来,问:“支持刷卡吗?”

    “银联卡都行,但只限借记卡。”胖子身边的女子很有礼貌地回答,虽然觉得这里的人很奇怪,但只要拿到钱,其他的事情可与他们无关。

    “好,走吧走吧,我跟你们去刷……借记卡!”莫钦都要哭出来了,那女子却突然变魔术一样掏出个pos机,按了几个键之后拿过莫钦的卡快速滑动,随即递过去道,“先生请输密码!”

    输完密码,一切搞定,胖子和女子道别后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好像从来就没有来过一样。

    “多谢各位慷慨解囊呀!”陈玉楼和严玉蕾异口同声地感谢道。

    “解你妈!这是借的!得还!还有利息!按照人民银行的利息来算!”莫钦手舞足蹈地吼道,又小心翼翼地将借条放进钱包之内,葬青衣在一旁抿嘴偷笑。

    “好了!”胡顺唐按住那对师兄妹的肩头,问道,“现在可以说你们师父在哪儿了吧?”

    “不在这里。”陈玉楼肯定地说。

    “不在山东。”陈玉楼又说,使劲点头道。

    胡顺唐也不往下问了,只是双手使劲,两人肩头被抓得生疼,赶紧道:“在东北!在东北!”

    胡顺唐松开手,皱眉道:“别磨叽!赶紧说!”

    “在哈尔滨倒腾房子呢……”陈玉楼低声道,而且还低下头去,似乎泄露自己师父的行踪是一件大错事,严玉蕾也点点头肯定了陈玉楼的话。

    胡顺唐听完,扭头看向屋内其他人,夜叉王转身开门道:“走吧,还能怎样,去哈尔滨吧,反正要去东北。”

    “赶紧走!我要找那个王八蛋要钱去!二万五呀!血汗钱呀!”莫钦哭哭啼啼的出门了,葬青衣跟在后面安慰着模样就像是掉了十块钱的孩子一样。

    “各位稍等,我们……还有个请求!”陈玉楼追上众人,等众人回头严玉蕾接着说,“我们能和你们一起去找师父吗?”

    “随便你们!”胡顺唐转身就走,毕竟到了哈市,没有这对师兄妹引导,要找魏玄宇也是难上加难,名片上没有地址,没有电话,没有任何一种可以联系到这名地师的联系方式。

    陈玉楼和严玉蕾听胡顺唐点头答应,立即从屋子里提着几天前就收拾好准备跑路的行李,跟着众人欢天喜地下了楼,一路上说着“久仰久仰”之类的废话,但下楼之后,六人却被守在楼下的十个男女团团围住,索要“业务费”。

    “业务费?”胡顺唐转身看着陈玉楼。

    “啊,他们是那个……演员!群众演员!”陈玉楼实在说不出口这群人是自己找的托儿,原本按照行情演那么一出一人五十,但为了让这群人卖力,他提高到了一百元,当然这笔钱是事后再付,原本他也是不打算给的,所以才给了这个新房的地址。没想到胡顺唐等人出现,两人便忘了这件事,径直就跑了回来,反倒被这十个人给堵住了。

    当然,这次众人的目光继续落在了莫钦的身上,而莫钦早料到有此结果,已经偷偷的准备逃走,甚至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隐身”状态,陈玉楼给师妹严玉蕾递了个眼色,严玉蕾会意,直接抓住莫钦的衣角,咬着嘴唇撒娇道:“欧巴~”

    “你妈的!闭嘴!我叫青衣叫我欧巴,不是你!”莫钦几乎都要疯了,最终没辙,一人给了一百,瞬间一千块钱又没了。那群托儿拿了钱之后,高高兴兴离开,并称下次有这种“降妖除魔”的业务还可以找他们,绝对打折!

    “打折?下次再来我把你们打骨折!”莫钦抓着钱包,将欠条掏出来,让陈玉楼、严玉蕾师兄妹在欠条上面再加上一千块钱,还称这次利息是按照瑞士银行的标准来执行。

    当然,这还不算结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