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上)[水炼法]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九章(上)[水炼法]

    “我叫郑彤,是33号美美的父亲,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见她了,我在樟木给她开了一间酒吧,让她安安心心的生活。”小金华敲开颜镔家大门的时候,在看到开门的颜镔时,立即说出了这样一段话,说完后,还面无表情地加上了一句,“多谢你从前照顾美美。”

    站在门口的颜镔傻了,他不可能不知道美美是谁,也不可能对33号这个数字感觉陌生,就在小金华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猛地伸手拉住小金华,又小心翼翼回头看了一眼家中厨房的方向,那里传来他妻子和孩子说话的声音。

    颜镔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你是谁?”

    “美美的父亲。”小金华面无表情地说,说完故意挤出个诡异的笑容,还拿出手机说,“美美换电话号码了,我可以让你和她最后通一次话。”

    说完小金华将电话递给颜镔,颜镔拿过来,吞了口唾沫然后放在耳边,没有说话,只是听到电话里传来美美的哭泣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颜镔听到这手一抖,电话脱手,但眼疾手快的小金华伸手拿住,接着微微点头道:“再见。”

    “你……”颜镔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艾玲死了,艾玲自杀了,可为什么刚才电话里还会传来艾玲的哭泣声?那分明就是艾玲的声音,他心中清楚,也许他不再熟悉自己妻子的说话声,但艾玲的声音他绝对不会忘记。

    听到小金华说到这,夜叉王冷笑了一声,回头看着胡顺唐,胡顺唐苦笑道:“人遭受惊吓的瞬间,是无法有连贯性思考的,况且他在不知道你和艾玲关系的前提下,也无法推测出这是怎么回事,你很聪明,之前和艾玲聊天的时候,也许是出于想念,所以录下了你们之间的对话,只需要给颜镔听一段你剪辑后只有艾玲声音的录音就行了。”

    “你很聪明……”小金华看着病房内的颜镔,“可他脑子就没有那么好使了,不过他偷腥的时候倒是很聪明。”

    “我不聪明,也不笨,只是我知道前因后果,他不知道而已。”胡顺唐把着门道,“但这样也不会让颜镔那么傻乎乎的来樟木找艾玲。”

    “那很简单,做点犯法的事情就行了,比如说找人冒充警察。”小金华对着门上的玻璃哈气,在那玻璃表面形成的雾状体上写着艾玲的名字,“找两个人冒充警察,上门调查艾玲的事情,就说那具女尸不是艾玲的,艾玲已经失踪了,而颜镔是最大的嫌疑人……”

    “有钱真是件好事。”夜叉王起身来,看着双脚脚尖前被摆成的五行位,五行位正在缓慢移动,拼凑出各种不一样的形状,好像是一个孩子正努力地想将那个破碎的旋转吊铃给拼回到原先的模样。

    小金华也盯着那移动的五行位,又看着夜叉王:“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是中医,他是西医,刚才不是介绍过了吗?”胡顺唐似笑非笑。

    夜叉王朝病房内看着:“你原本也不知道死胎童的事情?”

    “知道,但不确定。”小金华掏出一张照片来,递给夜叉王,夜叉王拿过,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这张照片是警方拍摄的,是一间屋子,屋子内四面都挂满了孩子用的东西,还有各种各样的玩具,而在中间放置着一个瓶子,瓶子里泡着一个刚成型的婴孩尸体,在尸体的下方还炮制着不知名的东西。

    小金华用手指点着照片上的瓶子道:“瓶子下面泡着的是川连、当归……”

    “朴硝、明矾、杏仁、郁李仁、铜青。”胡顺唐接着小金华的话说下去,后面的那些东西就连小金华自己都记不清楚,听胡顺唐这么一说,立即翻过照片背面一看,果然与自己从前记录的一模一样,正当惊讶的时候,胡顺唐道,“这是古时用来治疗眼疾、洗眼的法子,瓶子里必定装的也是盐水,肯定不是什么福尔马林之类的,对吧?”

    小金华此时也不再询问“你怎么知道”之类的废话,反倒是有些高兴,认为无心之中竟然找了几个真正的高人,这一趟寻宝之旅算是攒够了筹码。

    夜叉王看着照片道:“那是水炼法,艾玲流产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将腹中胎儿给带回家了,也不知道从那儿搞来的炼制死胎童的法子,但我可以保证的是,她那时候受了很大的刺激,否则不可能这样做,因为从前半白莲中有个传言说,用水炼法成功的话,可以让流出的死胎重新生长,听起来有点类似现在的试管婴儿技术。”

    实际上艾玲所用的水炼法并不正确,因为水炼法没有那么简单,装在瓶子中的那些药品也过早,水炼法中要装入开眼药,必须要在胎儿至少八个月之后才能放入,先放绝对没有任何作用,五个月的胎儿是无法睁眼的,况且还是死胎。

    “艾玲没有成功,但估计是因为思念吧,把胎儿的生魂留在了自己的身边,但胎儿绝对只能跟在血亲身边,我估计颜镔被缠上,是因为你做了那些手脚之后,他又返回那间出租屋内查看,又因为是胎儿的亲生父亲,所以就被缠上了,接着沿途来到樟木后,被金童子给唤醒。”胡顺唐拍了拍手道,“事情彻底解决了,接下来郑总应该说一下为什么要搞那些金童子了吧?你说过是一笔买卖,我想你是生意人,不可能只是为了报复颜镔才搞来的这些东西?”

    “当然不是!”小金华道,转身向外走去,胡顺唐和夜叉王对视一眼,也跟其转身离开,而病房内的颜镔则继续在那喃喃自语说自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兔。

    上车后,小金华直接开车将他们带到了那个酒吧的门口,然后当着周围邻居的面,用钥匙打开了酒吧大门,让胡顺唐和夜叉王进去,接着又反锁上门,请两人跟着他继续往酒吧下方的地下室中走去。

    酒吧内虽然没有很厚的灰尘,但四下都透出一股死气,还有很浓厚的死物气味,小金华也许感觉不出来,但却让夜叉王和胡顺唐两人异常难受,走入地下室后小金华伸手去开灯,手按在开关上,盯着空荡荡的地下室,等了一分钟后又将开关给闭上,闭上之后地下室中就传来孩子的哭喊声,还有光脚踩在地面上的“啪啪”声……

    胡顺唐和夜叉王留意到小金华此时双眼是闭上的,毕竟是个普通人,即便是有勇气来这个地方,但却没有勇气睁开眼睛去看,但就算他睁眼也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他们投胎前的游乐园。”小金华闭眼道,“虽然有悖六道轮回,但也算是善举。”

    “善举?”夜叉王紧皱眉头,转身向黑漆漆的角落中走去,接着一把从黑暗中拖出来一个肚子大得离奇的女子——酒吧老板娘,而在她的旁边还蜷缩着一个满头乱发,已经完全吓傻了的男人,也就是酒吧老板。

    酒吧老板娘一脸的痴呆相,呆呆地看着夜叉王,伸出手去摸他的脸,被夜叉王用手轻轻挡开,接着用手背在她大肚子上面慢慢滑过,随即侧头对胡顺唐道:“半桶水,过来看看还有没有救。”

    小金华听见夜叉王的话,终于睁开眼睛,在看到酒吧老板娘的时候,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半晌才张口道:“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你所说的善举!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你也说了这有悖六道轮回,这就是下场,好在是这些孩子活动范围并不广,如果再扩散下去,这个镇子里有很多刚受孕的妇女都会怀上金童胎,最终的结果就是产下奇怪的婴孩。”夜叉王用手摸着酒吧老板娘的肚子,左左右右全部摸索了一遍,擦了下额头的汗水道,“里面至少钻了五个!看这个模样是到了临盆期,这些金童子是没有正常人的时间观念的,他们会在孕妇的肚子里飞速生长,也许只是几天的时间,就能让一个正常孕妇临盆。”

    胡顺唐摸索了一阵道:“这和你所说的鬼胎完全是两回事,这不是强制性的,这是金童子自愿而为,而且只对顺利受孕的妇女有作用……”说到这,胡顺唐抬眼看着酒吧上方,忽然明白了些什么,转身朝着小金华的脸就给了一耳光骂道,“你他妈的都做了什么?这个酒吧里的那些什么一夜情配对活动也是你搞出来的对不对!?”

    小金华不语,已经被吓蒙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应付眼前的这种诡异情景,更何况周围还不时传来那些金童子们的嬉笑声,后背也麻酥酥的,如同是有人用指尖在背后慢慢滑过去一样。

    “有多少金童子?你从哪儿得来的?”胡顺唐厉声问,问了很多遍后,小金华才反应过来。

    小金华回答道:“二十五个,我是从泰国、缅甸、老挝托人弄回来的。”

    “血池呢?”夜叉王扭头问小金华,“血池在哪儿?先断了血池的血脉!”

    “不……不可能……已经埋下去了,埋到酒吧地基处了,那说明上面写道,没有血池金童子就会烟消云散!”小金华指着地下室的地面,拼命摇头表示不可能。

    “说明!?什么说明!”夜叉王怒视小金华。

    小金华双手胡乱指了下,自己都不知道指向什么地方,半晌道:“就是金童子的说明书……”

    “滚你妈的!这种东西有说明书!?”夜叉王跳起来,抓着小金华就差点扔出去,被胡顺唐立即扯开制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