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上)[追兵还是救兵]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上)[追兵还是救兵]

    密集的枪声从两个方向传来,胡顺唐和夜叉王一个看前,一个看后,在这种被寒潮包围的状态下,也不能轻易移动,况且还有安格拉这个累赘,这个家伙虽然是个cia外部情报人员,但完全可以肯定没有半点身手,充其量会开枪,但估计连最基本的闪避常识都不知道。

    找到王孤独,带着王孤独和安格拉离开,将安格拉交给锯颌鱼部队,接着他们按照最早的计划翻越山区,前往中尼边境,去樟木镇,再想想有没有其他办法找到炙阳简的下落。

    “你们呆着,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夜叉王几个起跃跳向后方的金属箱上,刚落下就看到洞穴中几个人影晃动,同时还有子弹从其中射出,打在对面的洞壁之上。葬青衣忙跟了过去,夜叉王却抬手示意她回去,正在此时王婉清从其中跳了出来,眼看就要落进寒潮之中,葬青衣赶紧挥动长鞭缠住她的腰间,向夜叉王跟前一扯,夜叉王身子前倾,顺势将王婉清给牢牢抱住,放在金属箱上面。

    王婉清刚落定,就喊道:“快救魏大勋!”

    “他人呢?”夜叉王说着一把将王婉清压下去,避过从洞穴中飞出的流弹,再抬眼就看到还抓着对面洞穴顶端那些“飞翔”的骸骨正准备向这个方向荡过来的魏大勋,而在他脚下有一名站在寒潮中端着mg34正对着一根石柱猛烈射击的纳粹鬼兵,子弹打在石柱之上,将外面包裹住的水泥打得稀烂,一角已经露出其中的钢筋来。

    那东西怎么没有被冻起来?夜叉王贴着洞壁,小心翼翼探头看着那个站在寒潮之中,并没有被冻结的纳粹鬼兵,那家伙似乎对吊在自己头顶的魏大勋并不感兴趣,而是一直扫射着另外一边的石柱,毫无疑问石柱后肯定还有另外一个人。

    王婉清举起手中的ak47瞄准那名纳粹鬼兵扣动扳机,却发现弹夹里已经没有了子弹,只得扔掉,向还在洞穴顶端荡来荡去的魏大勋挥手,示意他学自己先前那样跳过来。

    夜叉王很冷静地朝上方的魏大勋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趁着那名纳粹鬼兵注意力没有放在他身上的时候,赶紧跳过来。在空中的魏大勋点点头,用力一荡,跳了过来,葬青衣则和夜叉王配合着,如先前救下王婉清那样将魏大勋给接住。

    魏大勋落地后,闪身到了洞壁的一侧,取下胸口武装带的一个弹夹交给王婉清,随即道:“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个人,背了一袋子东西,还带了一个怪物来,那怪物追着他打!不过那家伙的身手看起来不错,背着一支m200狙击步枪还那么灵活。”

    m200狙击步枪?夜叉王立即就知道那家伙是谁了,百分之一百就是那名先前掩护过他们两次,后来看见纳粹飞艇无比兴奋说要进来发财的那个神秘狙击手。

    “呵,是个熟人,你们往前走,去古拉耶夫那里,剩下的就交给我了。”夜叉王偏头示意两人离开,两人看了夜叉王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认识来人,但知道他的脾气,扭头就跳向古拉耶夫处。

    远处的胡顺唐回头来,看着夜叉王,比了一个手势问怎么回事?夜叉王挥挥手表示没事,胡顺唐不解,同时也听到夜叉王所在的洞穴口里面的枪声停止了。

    夜叉王听见枪声停止,掏出锃亮的匕首来,利用刀身上的倒影来观察洞穴中的情况,模模糊糊看到纳粹鬼兵似乎是打光了mg34机枪的子弹,正在换弹夹。夜叉王看到这,收回匕首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刚一探头一排子弹又袭来,打在洞壁边缘上,溅起团团火花。

    纳粹鬼兵抓起跨在肩下的mp40冲锋枪,朝着夜叉王探头的方向点射着前进,夜叉王从匕首刀身上的倒影看见了,摇了摇头,握紧匕首,示意不远处的葬青衣和修罗趴下来不要露头,谁知道刚吩咐完毕,洞穴中又传来其他武器发出的声音——霰弹枪。

    夜叉王听到这声枪响就笑了,随即通话器中传来了那个神秘男子的声音:“嘿,咸蛋,你好像叫这个名字吧?我听那个半桶水就是这么称呼你的,我们现在应该互相帮助,一起宰了这个怪物。”

    纳粹鬼兵的背部被霰弹枪击中后,立即转身掉转枪口瞄准柱头方向开始射击。

    柱头后方的上端,神秘男子单手吊在上方绑着的骨骸上,一只手握着霰弹枪,虽说随时随地有落下去的危险,但他也没有想办法在柱头上固定自己的身体,因为一旦固定,就没有办法绕着柱头躲避纳粹鬼兵射来的子弹。

    “好主意。”夜叉王蹲在洞壁口,抬眼看着前方不明所以的胡顺唐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接着对着通话器说,“你吸引它的注意力,我想办法绕到后面去给他致命一击,因为干掉它的唯一办法就是将它的脑袋从身体内给拔出来。”

    “好,就这么说定了,倒数十声。”神秘男子扭动身子从石柱后滑出,用枪托抵住自己的肩头,握着霰弹枪瞄准纳粹鬼兵连开了两枪,接着又滑了回去避过对方射来的子弹,“现在轮到你了!”

    夜叉王依然蹲在那,将匕首插回鞘中,轻轻拍了拍通话器,靠着洞壁装模作样地说:“喂喂喂?怎么听不到?信号不好,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x你妈!”神秘男子知道自己被夜叉王耍了,吊在上方一顿乱骂,“你他妈的不讲信用!”

    此时,纳粹鬼兵已经来到了柱头另外一侧,举起手中的mp40一面搜索一面射击,神秘男子只得在上方围绕着柱头吃力地避过纳粹鬼兵射来的子弹,但嘴里依然没有停止对夜叉王的谩骂。

    “真的信号不好,你找个信号好点的地方行不行?你用的哪家运营商的服务?电信?移动?还是联通?”夜叉王靠着洞壁就是不肯出去,干脆在那学着自动客服的回复声,“您好,您拨号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夜叉王说罢,还用英文复述了一遍,接着蹲在那嘿嘿笑着。

    “x你妈!”神秘男子看着上面的骨骸因为自己剧烈的移动已经摇摇欲坠,只得一紧身上的狙击枪和背包带,单手扣死在腰间后,掏出一枚手雷来,一蹬石柱,绕了一大圈,直接围绕着石柱滑到纳粹鬼兵的身后,接着松手向下掉落,掉落的过程中用霰弹枪打烂了纳粹鬼兵的钢盔,连带着里面那个蜈蚣脑袋,紧接着双脚踩在它的双肩之上,将手中的手雷直接塞了进去,再双脚一蹬重新爬上柱头,抓着洞穴顶端那些骨骸后,掏出手枪来,瞄准手雷就扣动了扳机。

    手雷爆炸的同时,神秘男子也学着先前魏大勋和王婉清的模样从上端荡向了夜叉王所在的洞穴外面,但明显他比魏大勋和王婉清身体要灵活许多,在没有其他人的帮助下就稳稳落在了金属箱上面。

    神秘男子以半蹲的姿势落定在金属箱上后,那名上半身已经被手雷炸得稀烂的纳粹鬼兵从柱头后慢慢走出,手中依然端着那支mp40冲锋枪,走了没几步,径直就倒进了寒潮之中不再动弹。

    “呼——”神秘男子刚松了一口气,听见纳粹鬼兵倒地的声音,还未转过身来,一把匕首就架在了他脖子上,随即夜叉王的脑袋也搭在他肩膀上,低声问,“报出姓名,曾经服役部队的番号,还有委托人的名字。”

    “刚才你耍了我,我们算是扯平了。”神秘男子右手握着的那支手枪从腋下伸出,抵住了身后夜叉王的腹部,随即又用枪口用力捅了捅道,“再说,不要认为会用枪的就是军人或者退役军人,我从来没有在军队里呆过一天,算是自学成才。”

    两人在那对峙着,葬青衣也抬手用袖箭对准了神秘男子的眉心,修罗那双发红的眼睛注视着神秘男子的咽喉,喉头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这把贝雷塔92f手枪是9毫米口径的,在这种距离下绝对可以穿透我的腹部,只要子弹不留在我的体内,对我造成不了多大的损伤,这是常识。”夜叉王用刀身轻轻碰了碰神秘男子的脖子,“而我的匕首可以在你开枪的瞬间割破你的咽喉,结果就是我受伤,你去死!”

    “嗯……推理得不错。”神秘男子依旧保持那个姿势,还扭头对着葬青衣一笑,虽说脸上蒙着一块黑布,但从眼睛的挤动可以看出他在笑,“可是我一向用空尖弹的,飞行稳定性和穿透力是差了点,但在你体内会炸开的!”

    远处的古拉耶夫伸手压低王婉清和魏大勋瞄准神秘男子的枪口,示意他们不要“多管闲事”,自己则扭头看着前方一直贴着洞壁听着的胡顺唐,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不在乎,咱们可以试一试,反正总得有人要死在这里吧?”夜叉王脑袋搭着神秘男子的肩头,斜眼盯着他的面部,突然间伸出舌头来舔了下他的脸颊,当夜叉王的舌头舔到男子脸颊的时候,男子立即扣动了扳机……

    “呯——”枪响之前,夜叉王已经闪身避过了手枪,同时右手狠狠一拉,却未想到神秘男子的左手已经早就抬起,用戴着防刺手套的手挡住了锋利匕首的划动,随即一个侧身,后背贴近了洞壁,一只手举起霰弹枪对准了夜叉王的脖子,一只手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个阔剑地雷朝着葬青衣和修罗的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