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酒池肉林]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五十九章[酒池肉林]

    五行坊是存在于土匪巢穴之前,还是土匪巢穴之后?从眼前这些并不明显的“证据”来说,无法辨别出来,这一具具的女尸虽然没有古时那种华丽的头饰,但脸上那淡淡的妆容还是能依稀判断出她们的身份——妓女。

    这些女尸是妓女,而且算是那个时代的高级妓女,这是无须质疑的。在传统文化之中,女人首要学习的就是矜持,矜持似乎包含了传统道德的一切,说话时不要抬眼看着对方,应该低头,穿着衣服一定不能裸露得太多,特别是脚。

    而这一具具女尸明显与传统女性不同,单从肚兜上就能看出,因为那肚兜上所秀的竟是两个正在交合的男女,但这种高级的妓女接待的恩客也都是出手大方的男人,否则这么漂亮的面容,这么小的年龄,不是一般人有福气消受的。

    “有种酒池肉林的感觉。”夜叉王扫了一眼周围,目光停留在先前下手去摘的桃子上面,上面的手指印逐渐减弱,他猛地伸手如闪电般抓住那桃子拧了下来,那姿势像是摘下一个人的头颅一样,就在准备往嘴里放的时候,胡顺唐的手也抓住了他的手腕。

    夜叉王咧嘴笑道:“我可没那么笨,喂,废物先生,你要不要试试?”

    夜叉王看着众人身后与莎莉站在一起的刘振明,莎莉赶紧用脚跟碰了一下刘振明,她太清楚夜叉王的性格和脾气,对看不顺眼的人随时随地都会用侮辱性的语言攻击,引得对方愤怒后,再用拳头继续侮辱,以达到彻底击溃对方的目的。

    刘振明却没有发火,并不是因为莎莉的善意提醒,也不是因为大家担心的目光,而是因为先前那短暂的经历让自己意识到好像完全配得上“废物先生”这个称号,从离开监狱之后,沿途发生的事情,也让他感觉到自己根本不如从小就不怎么看得上眼的胡顺唐,甚至还不如那具完全被夜叉王控制的傀儡怪尸。

    夜叉王见刘振明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竟抬手将桃子扔向桃林深处,在桃子飞在半空中时,傀儡怪尸已经返回,高高跃起抓起那个桃子落在众人的跟前。落地后,大家才看到,傀儡怪尸除了自身返回之外,还带回来了一个小小的“礼物”——另外一具漂亮的女尸。

    傀儡怪尸放下女尸的同时,夜叉王已经蹲下来,仔细地查看这女尸,头也不抬地说:“咬一口看看。”

    傀儡怪尸毫不迟疑,拿起桃子就咬下一大块来,咬开的瞬间一股桃汁从嘴角两侧喷射出来,那汁水泛着一股与桃花相同的脂粉味,香气四溢,钻入在场每个人的鼻子中。胡顺唐抽了抽鼻子,看着傀儡怪尸手中有个缺口的桃子,看到那雪白的桃肉中还有细小的缝隙,缝隙中慢慢流淌出呈颗粒状的桃汁。

    “果然前面还有尸体,没有伤痕,死得很安详,不痛苦,死前没有受到侵害,应该也没有和男人行过房,最重要的是……”夜叉王抬起那女尸的手臂,指着手臂上的那颗黑点道,“她是个处女!百分之百的。”

    “这就是守宫砂吗?”莎莉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蹲下来仔细看着女尸手臂上的黑点,“我在先生那看书发现的,说中国古代有这样的东西,如果女子破身了,守宫砂就会消失,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是假的。”

    刘振明和贾鞠站在其旁边仔细听着,葬青衣却是绕着蹲下来的几人身后慢慢地走着,仔细地观察着那具女尸,在绕到拿着缺口桃子,嘴里还含着桃肉的傀儡怪尸时,身子还是震了下,先前的突然袭击依然给这个年轻的刺客留下了“阴影”。

    胡顺唐凑近看着那黑点,黑点像是痣,仔细看去黑点的中心位置还有个小孔,如同针眼一样的东西,看到这胡顺唐摇头道:“不像是守宫砂。”

    “据我所知,守宫砂这种东西没有确切记载,只是曾经听说以前有人将尸体当活人贩卖,卖给妓院骗钱,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异术和药物配合在一起,而具备能力做这一切的只有一种人——臭赶尸的。”夜叉王抽了抽鼻子,却发现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傀儡怪尸,知道大家心中想什么,但还是低吼了一声,“我和他们不一样!”

    贩卖人口,似乎已经有了很古老的历史,从最早的奴隶贩卖,到其后不是自由人奴婢,有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各国历史上都算是合法的交易。但贩卖女子到妓院,却有着不同的规矩和价钱:年龄较小,还未月事的女子卖给妓院价钱十分低,因为妓院会供她吃喝到来月事可以卖身,即便也不是白养着她,需要她干活,但妓院还会辩称女大十八变,如果来了月事后模样变得不好看了,那也算是亏本的买卖。在此前提下,年龄大小不合适,都不会有太高的价钱,如果在女子定型,年龄超过16且小于20岁,模样很是俊俏美丽,又是处子,还会一些琴棋书画,那么价钱就高了。于是一部分贩卖人口的家伙,开始处心积虑去学习赶尸人的法术,四处遍寻刚死不久,年龄又合适的美女,利用赶尸术的法子,灌以药物,让女子宛如处子一般,再卖给妓院。

    贾鞠听完,很是吃惊:“还有这种买卖?”

    “还有更无耻的,你只是不知道而已。”夜叉王提着那女子的手臂,“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怀疑就是这种,赶尸人有五种药,青、赤、黑、黄、白,其中黑药可以让身体部分内脏化成血水的作用,我说到这,你们应该明白这处子如何验证了吧?”

    胡顺唐稍微愣了下,但有男女之事的刘振明、贾鞠顿时就明白了,突然胃口一阵涌动,有了想反胃的感觉。胡顺唐稍微想了一下,眉头皱起,这才明白夜叉王的意思,也就是将黑药放入尸体之中,男女行房之时,男子见血,以为是处子之身,但实际上那仅仅只是内脏溶化后的血水……

    “妈的,不是吧?这么恶心!这群人为了钱丧尽天良!”胡顺唐骂道,这完全是无法想象的。

    夜叉王冷笑道:“呵,为了钱,某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妓院也是等客人说见红了,才会付钱给卖尸体的人,当然除了卖方,买方和白痴恩客当时不会察觉出什么端倪的,够恶心吧?我估计这里都是这样做过的尸体,但奇怪的是,我盘算这些女子是带到这里来才死去,然后被灌入了五色药,接着成为了这副德行,因为她们的生魂还在这个地方游荡。”

    莎莉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张口道:“要不试试走阴?”

    胡顺唐知道莎莉脑子里存着胡淼的记忆,胡淼曾和自己一同走阴,所以听说生魂还在,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可很快这个办法就被否定了,因为走阴的法子,夜叉王和胡顺唐都不会,更不要说刘振明、贾鞠、葬青衣和莎莉四个外行了。

    “李世坤!”胡顺唐看着贾鞠道,“你说过乌三炮手下有个赶尸人叫李世坤,我想穴场的制作,包括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和他有关系,就是为了做烙阴酒,我们姑且可以把这个地方当做是一个类似桃源仙境的养尸地,对赶尸方面我不是很懂,但没有想到他可以把这两者与烙阴酒结合在一起,不……”

    胡顺唐一边说一边整理着思绪:“也许烙阴酒真正的酿造方法就需要这些,贾老爷子,你认为呢?”

    胡顺唐的言下之意是:烙阴酒的酿造办法是什么?

    这个问题贾鞠一直没有提起来过,但胡顺唐猜测肯定和一般酿酒法子不一样。

    “眼泪……”贾鞠盯着那女尸半晌才说,“需要眼泪,人或者动物的眼泪,但人的眼泪最佳。”

    胡顺唐等人专心致志听着贾鞠的话,却没有注意到葬青衣突然蹲下来,将那女尸的脑袋拨向一旁,伸手从其后颈处抽出了一个什么东西。但这一切都被夜叉王看在眼中,夜叉王盯着葬青衣拿出来的那枚边缘被磨得锋利的铜钱,铜钱是清末咸丰年代的,不值钱,但使用这种东西作为暗器的……

    夜叉王想起先前没进来前,葬青衣用边缘磨利的一元硬币攻击胡顺唐的情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注意力没有在贾鞠处,而是全神贯注盯着埋头看铜钱的葬青衣。葬青衣看了一阵那硬币,手掌一合,什么也不说拔腿就向桃林深处跑去,所去的方向正是傀儡怪尸抱回女尸的地方。

    葬青衣的突然离开,让众人都吃了一惊,不知道怎么回事,夜叉王喊了一句“跟上”,随即吹了口哨领了傀儡怪尸就追了上去。刘振明赶紧护着贾鞠向前方追赶,胡顺唐伸手去抓莎莉的手腕时,却被莎莉轻轻甩开,笑着道:“没关系,我跑得动。”

    葬青衣以极快的速度跑在最前方,虽然她有语言障碍,但脑子却比一般人还要灵活,转得更快,在看到铜钱的瞬间便想到了如何找到陈尸地点的办法:她实际上并不知道傀儡怪尸从哪儿抱回来的尸体,但那怪物抱回来这样一具尸体一定是有原因的,那是控制的傀儡,没有特定的思想,夜叉王肯定是交代过见到在这古怪环境中还要古怪的东西,就要带回来。他一定是察觉到尸体有古怪,所以带了回来,那么陈尸的地点一定会留下痕迹,而在痕迹旁边还会有什么呢?

    贾鞠奔跑的速度没有夜叉王快,刘振明护着他维持着和他相当的速度,这样的奔跑显得更吃力,胡顺唐几步便追了上去,边跑边问:“葬青衣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贾鞠气喘吁吁地回答,经过一个又一个的酒坑后,依然不见前方跑远的夜叉王和葬青衣,胡顺唐让众人停下来暂时休息,本来桃林之中就迷雾重重,再追下去要是走丢了就麻烦了,于是试着将对讲机拿出来,打开后试探性地呼喊着夜叉王。

    对讲机中传出“沙沙沙”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回答,夜叉王如果打开对讲机,在这个环境中,也能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可惜除了“沙沙”声没有任何回应,要不他关了对讲机,要不就是他们跑远了。

    “妈的!”胡顺唐一脚踹在旁边的桃树上,伸手去关对讲机上的开关时,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胡顺唐,你们是不是走散了?这下麻烦了,现在你们需要的是运气。”

    曾达的声音!

    胡顺唐捏住对讲机猛地转身朝向他们来时的方向,迷雾之中隐约可见一颗颗桃树,还有旁边的酒坑,以及酒坑中的女尸,却看不到活人的身影。

    胡顺唐低声问贾鞠:“老爷子,这个手台的接收范围是多远?”

    贾鞠也盯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好半天才回答:“没有中继站的前提下,没有多大的范围,但覆盖住这个洼地差不多了,不可能超出洼地范围的中心。”

    “也就是说曾达他们进来了?”胡顺唐对刘振明和莎莉轻轻招手,示意他们站到自己的身后来,接着又比手势让他们蹲下来,自己则拿着对讲机说了句,“曾老!您好!很高兴听到您的声音!”

    说完这句话胡顺唐立刻将对讲机捂起来,竖起耳朵听周围的声音,没有任何声响,没有对讲机的跳频声,听了两三秒后,胡顺唐又拿起对讲机放在耳边,听曾达说:“我也很高兴听到你们的声音,知道你们没事,我就安心了,请不要因为我进了你们的频道而担心,我只会离你们远远的跟着,不会做其他的事情,当然你们要是有危险,我会出手帮忙的。”

    胡顺唐先前故意捂住对讲机,就想听一下自己说话的同时,是否可以听到周边会传来曾达对讲机中自己的声音,可惜没有听到,要不曾达一行人离自己很远,要不就是对方戴了耳机之类的东西。

    胡顺唐捏住对讲机干笑了两声道:“是吗?我认为我们唯一的危险来自于您,您可以不要跟着我们吗?这就算帮了我们的大忙了。”

    “呵……”对讲机中曾达轻声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去自首才算帮了你们的大忙,看来我想错了。”

    “阻止你也许是我的责任,但抓你却是其他人的责任,我家可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关你几年……”胡顺唐一边凑近对讲机说,一边挥手示意大家开始慢慢向前走。贾鞠慢慢走在前方,留心着脚下,而莎莉走在其后,刘振明侧身一只手搭在胡顺唐的左肩上,帮在倒退着的他把持着方向。

    “胡顺唐,你小时候有没有考虑当个警察?”曾达的声音又从对讲机中传来,从不太清晰的声音大概判断出他应该不是在行走,“很多孩子小时候的愿望,不是去当兵,就是当警察,你呢?”

    胡顺唐依然将注意力集中在来时的方向,一只手拿着对讲机,一只手放在腰下轻轻挥着,示意前面的人可以加快脚步了。

    “曾老,听说您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我认为回答您的所有问题都有可能掉进陷阱之中,这很危险,我甚至觉得和您说话都有危险,所以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胡顺唐故意拖延着时间,心中也在焦急夜叉王为什么不开对讲机,他如果打开听到曾达的声音也知道及时返回,毕竟自己还领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女人。

    “可以,你也可以选择不说话,现在你带着你的人应该走远了吧?慢慢走,小心不要摔倒,特别是倒退着的时候……”曾达说到这,声音断了,似乎关闭了对讲机,胡顺唐猛然刹住了脚步。妈的,那老家伙能看到我们?肯定就在这附近?

    胡顺唐转身正欲加快速度离开,刘振明就一把拿过对讲机,又将自己的背包带一提,作势要卸下来:“你们走吧,我挡着他,我想他还不至于对我怎么样吧?”

    胡顺唐甩开刘振明的手,帮他拉紧背包带,又将他身子一转,面朝前方,自己站在后方轻声道:“刘振明,听着,我不喜欢背东西,你得跟着我,你总不能让老人和女人来背吧?向前走,这儿没你啥事儿。”

    刘振明知道胡顺唐又“犯病”了,也知道自己那股倔强和他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说不再争执,不如说不敢再争执,加快脚步就向前方走去,这次他们只是加快了速度,却没有再奔跑。

    前行了百米后,桃林逐渐看到了尽头,来到尽头的四人却有些失望,原本想象桃林之外应是另外一副景象的,却未曾想到桃林外依然是一片林子,虽不是桃树,却比桃树更怪异,而就在林子外面的一片开阔地上,看到了单膝而跪的葬青衣,还有领着傀儡怪尸巡视着四周的夜叉王。

    “咸蛋!你没开对讲机吗?”胡顺唐张口就道。

    “嘘!”夜叉王扭过头来,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胡顺唐不要说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