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冷战时期的秘密]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五十章[冷战时期的秘密]

    代号0021的军队到底是做什么的?又为了什么而存在?

    夜叉王和追踪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们与0021之间又存在什么关联?最大的疑问是,一开始他们的行为无疑是要置自己与夜叉王于死地,可快得手的时候,头号追踪者却声称这只是一场演习。

    演习?或许只是个借口。

    “喂,咸蛋,你还是不想说吗?”胡顺唐转身来,背对着那堵墙,看着在自己不远处的夜叉王。

    “他们不是0021,至少不是过去的0021……”夜叉王终于开口了,抬眼看着那堵墙面上的五个字,“借了一个壳,戴了一个写有0021的帽子罢了,一味的模仿估计只能蒙骗道听途说的人。的确,0021年当年使用的全是苏制武器,虽说追踪者使用的是俄制武器,可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gsh-18手枪是俄罗斯1998年从p96手枪基础上制造的,还有那轻便型的sr-3自动步枪,是1996年的产品,不是苏联时期的东西。”

    胡顺唐闭上眼,知道夜叉王还是不打算说明白,走到他跟前拽着他向先前被燃烧弹击中的房间走去,一直走到那被烧得一团漆黑的书架上方,指着那排列得整整齐齐,却被烧出一个半圆形缺口的书籍。

    胡顺唐的手指在那用力一指,又指了指夜叉王,再伸手指着那个地方,问:“仔细看着,用你的鼻子闻!”

    夜叉王盯着那个被烧开的地方,心中很清楚胡顺唐说的是什么。先前那颗“子弹”击穿墙壁,擦着手腕而过的时候,他就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子弹”,而是另外一种东西,如果是子弹,为什么看不到弹头?那里只有一团被烧开的缺口,看不到弹头。

    “你还记得在成都防空洞内看到的那些射死腐液蜈蚣的弩箭吧?还有上面的符纸!”胡顺唐“故意”提醒夜叉王,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我的鼻子虽然没有你灵,但我也分辨得出来什么是火药味,什么是符纸燃烧的气味。”

    夜叉王脸色一沉,转身就要走,胡顺唐又一次将其拖了回来,夜叉王这次没有任由胡顺唐“胡闹”,抬手就抓住胡顺唐的胳膊向旁边一扔,怒视着他,却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胡顺唐靠着墙壁,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顺便润润干裂的嘴唇:“我在进监狱前,听詹王八说过,0021与古科学部之间有联系,可以算是古科学部的前身,而他都不敢详细查下去,因为那是机密,但我认为这些机密与现在的很多事情有关联,他不肯告诉我,是他不知道,你不肯告诉,是因为你不相信我?”

    胡顺唐最后一句话说得很直接,因为他永远坚信,他信任对方,对方迟早也会信任自己,但往往这只是他的一种幻想。

    夜叉王转身盯着那个缺口,舔了舔嘴唇,仰头看着天花板,随即又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胡顺唐,别问了,行吗?”

    许久以来,这是夜叉王第一次称呼胡顺唐的大名,而不是如平日一样叫他半桶水。

    这对于胡顺唐来说无疑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让他更加确定夜叉王肯定非常清楚这其中的联系。

    “为什么?”胡顺唐皱眉看着夜叉王,“你至少应该回答我这个问题?”

    “要提到关联,很多事情就如一颗大树一样,树干长出枝叶来,或许你只看到了一片叶子,却要去追寻树干中隐藏的秘密,等你揭开树干中的秘密又会发现,原来真相藏在根部,你还会去吗?你会!胡顺唐,我了解你,你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夜叉王沉声道,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像是先前他一直在强忍着不愿意说话,那股劲道好像化成了烈焰灼伤了他的咽喉一般,“真相是双刃剑!当你提起真相这把剑砍向敌人的时候,随时可能会割伤自己!”

    “够了……”胡顺唐摇头道,“真的够了,我不逼你,我们走吧,还得去和贾鞠会和。”胡顺唐转身就向另外一个房间走,夜叉王看到他所走的方向是前往那个阴屋,刚要说话,却听到胡顺唐张口道,“原路返回,我想看看他们还留下了什么东西。”

    夜叉王没有阻止胡顺唐,整个人像失了魂魄一样跟在胡顺唐身后,沿着原路返回。没有走任何冤枉路就回到了阴屋的通道内,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剩下,连明显的脚印都没有。好几次夜叉王试图开口解释,但胡顺唐都伸手制止他说话,只是仔细地观察着阴屋内是否有留下的痕迹……

    没有,什么都没有,更离奇的是,追踪者好像还刻意打扫过阴屋一样,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图,一直到两人离开阴屋,来到池塘边的小棚外,胡顺唐这才开口道:“你现在想说什么,说吧。”

    夜叉王正欲开口,胡顺唐面朝他正色道:“咸蛋,我信任你,我从来没有如此相信一个人,即便你曾经做过无法让人原谅的事情,如果你要瞒着我,那就瞒个彻底,不要让我察觉到蛛丝马迹,我不喜欢背叛!特别是朋友之间的背叛!”

    全心全意的信任,换来的是被利用、被出卖,这是胡顺唐最无法接受的一种情况。从前的生活他虽然遭遇过,但只是一笑带过,因为那些平静的日子带来的背叛和利用根本不能改变他生活的方向,可现在不一样,现在哪怕是一丁点的背叛都会让这个倔强,又有些敏感的男人感觉犹如万箭穿心般的刺痛。

    “听说过双子计划吗?”夜叉王看着池塘边,随即迈脚开始向外走,胡顺唐跟在其身后默默地走着,听着,不发一语,却是在思考未来的路会是朝着什么方向前进,事情愈发得复杂,或许从一开始这件事就没有简单过……

    二战时期,盟国为了击败轴心国,需要率先研究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求能快速结束战争,当然这只是摆在台面上的话,私下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能够拥有这种一旦不用投放,单是握在手中就可以震慑敌人的武器,自此“曼哈顿计划”诞生,众所周知,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核武器,可一同计划的还有轴心国也在长时间研究的人体潜能计划,这个计划持续的时间最长,研究的范围最广,受牵制的国家最多。二战结束后,冷战时期的来临,美国将这个还在进行中的计划称之为“双子计划”,也叫“双子星计划”,也就是人体灵魂研究。

    “等等,你说‘双子星计划’?”胡顺唐猛然想起在白狐盖面事件结束前夕,自己询问詹天涯身份时,詹天涯曾经提到过关于冷战时期的这一系列计划,还说过苏联也在从事相同的研究,而且还领先于美国,且双方都进行了“无人道”的人体试验,特别是苏联,直接用死刑犯进行研究,从而得出了人体死亡后会进入“n空间”的理论,而“n空间”也就是俗称的阴间,亦或者冥界。

    夜叉王边走边说:“对,苏联的计划并不是用双数2,而是用的单数3,一则是为了与美国人的计划区分开来,二是因为在俄国文化中并不推崇2这个数字,而是偏爱单数3。”

    夜叉王的话,瞬间改变了胡顺唐对夜叉王从前的一些印象,甚至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了一样。他对俄国文化的了解也并不是限于表面,他说到在俄罗斯文化中关于对3数字的应用,不管是民间童话故事,还是民间歌谣,甚至是叙事诗,还有宗教信仰中,都有对3这个数字的应用——俄国传说中大地是由三条大鲸驼着;圣父、圣子、圣灵象征上帝的三位一体;东正教教徒划十字用三根手指;物质世界中的三位一体又代表了“天、地、水”三者。

    “更重要的是在俄国文化中,认为‘认识、兴奋、嗜好’三者为万物灵魂的能力,所以苏联的计划翻译成为汉语就叫做‘三位一体’,最早他们用动物做实验,著名的双头狗实验你应该听说过吧?”夜叉王扭头问走在身后一步远的胡顺唐。

    胡顺唐默默点头,很小的时候就在某些杂志上看到过关于双头狗的实验,当时觉得很离奇,长大后再回想就会觉得无比的可怕,一个狗有两个脑袋姑且不算什么,但如果一个人有两个脑袋呢?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怪物!

    “中国呢?”胡顺唐冷不丁的问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涅槃计划!”夜叉王停下脚步,双眼看着脚尖道,“半桶水,不要再问了,知道得越多,越危险,但我答应你,只要我全部搞清楚了,就会全盘告知,交换的条件是你必须得永远烂在肚子里。”

    “好,我答应你,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胡顺唐绕到夜叉王前方,“这些计划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夜叉王的目光跳过胡顺唐的肩头,看着远方道:“我只能回答你,三个国家一开始只是单方面试验,后来转成了合作,而且是在最敏感的冷战时期,可笑吗?”

    可笑吗?

    不知道。胡顺唐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不知道”三个字,就在夜叉王逐渐恢复了平日内的神态后,他还保持着那副呆呆的模样,一直持续到两人与贾鞠等人会合。

    汽车停在涪江边上,莎莉靠着胡顺唐而站,看着因上游下雨而逐渐涨水的江面。贾鞠与葬青衣坐在车内,眼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刘振明站在江边,活动着自己的四肢,好像在做晨练。而夜叉王则和薛甲宏站在一侧,低语说着什么,胡顺唐很自觉没有去“偷听”,故意与那两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双眼却没有从两人身上离开过。

    两人攀谈着,薛甲宏背着双手,和夜叉王一样不时抬眼去看胡顺唐,可两人的对话好像没有结束的时候,胡顺唐等得有些不耐烦,转身带着莎莉上车,却在开门的瞬间闻到一股子奇怪的气味——头一种气味压着第二种气味,但依然无法完全掩饰那股恶心的臭味。

    胡顺唐眉头一皱,翻过后座,盯着后面车厢内放着的那个黑色袋子,袋子旁边还有水渗出,抬手就能感觉到一阵寒意从袋子中透出,毫无疑问袋子里面有冰块,但冰块和药水都无法压制住那股臭不可闻的尸臭!

    尸体!?

    胡顺唐有些愤怒,转头看向前方驾驶座上的葬青衣和贾鞠问:“谁放了具尸体在车上?疯了吗?还嫌不够麻烦?”

    莎莉故意表现出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靠着椅背看着窗户外,也不搭话,葬青衣更是不搭理胡顺唐,只是贾鞠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胡顺唐,又看了一眼在汽车不远处站着的夜叉王和薛甲宏,用眼神给了胡顺唐答案。

    胡顺唐转身下车,正欲走向那两人,薛甲宏却转身朝自己走来,离胡顺唐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便伸出手来,胡顺唐看着他那只手没有去握,相反有些奇怪,这明显是要告别,难道薛甲宏不一同前往吗?

    “本来还有件小礼物要送给胡兄弟,但发生了这种事情,就算赶制也来不及了,还是下次吧。”薛甲宏说完微微一笑,脑袋略偏看着胡顺唐身后的越野车,“车后装着的那个东西是送给夜叉王的玩具,算是我做得最好的一个,听夜叉王说曾经那个已经毁了。”

    玩具?曾经那个?胡顺唐猛地转身,却看到车后座那具尸体已经坐了起来,虽然无法看到全部的身躯,只能看到一个**的脑袋挂在后座上,若是从前自己早就吓尿了,相比起这件事来,他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莎莉竟然没有吓得大叫!?

    毫无疑问,那是用死人做成的傀儡木偶,就像曾经判官身边带着的那个一样,只是这个看起来比从前那个还要恐怖,也更为强壮,似乎眼珠子还能动,如果没有那股子气味,应该不会被一般人察觉。

    “这是用自愿者做的,大可放心,虽然也已经犯法了,可我却是置身于法律之外的人。”薛甲宏见胡顺唐脸上吃惊的表情稍有减弱,这才开口说。

    “志愿者?”胡顺唐盯着依然站在原先位置上的夜叉王,目光又收回来看着眼前年龄与自己相仿的薛甲宏,问,“我很好奇先生到底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