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你是我的人质]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悠闲小农女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一章[你是我的人质]

    0021!这四个数字你熟悉吗?

    胡顺唐问完这句话,看到夜叉王的双肩有明显的震动,虽然是微小的动作,但已经足以让胡顺唐认定夜叉王知道些什么。可夜叉王反应也是极快,并不回避胡顺唐的眼神,而是皱眉道:“这四个数字我们在成都零号防空洞中的缓冲地带看到过,我还记忆犹新,怎么了?”

    的确,两人曾经在缓冲地带的那些古怪机械上看到过“0021”的字样,夜叉王这种解释听起来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但胡顺唐依然不相信,不仅仅是因为夜叉王双肩的震动,还加上在进优抚监狱前詹天涯的解释,还有在傀儡城中判官与夜叉王两个本体之间的对话。

    夜叉王先前在判断出对方是三个军人时,脸色流露出一丝慌乱,这个应该天不怕地不怕的怪物男人,怎么会怕三个军人?从前胡顺唐还以为夜叉王唯一害怕的人就是李朝年,但后来他却在监狱牢房中说出了那句“有一天我要是把李朝年给吃了,会不会变得和他一样厉害?”

    夜叉王对李朝年存有敬畏,但这种敬畏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变淡。

    后方的三个人就快赶到跟前来了,胡顺唐转身看着山下已经亮起稀稀拉拉灯光的片口镇,低声道:“有什么话,我们还是边走边说,我信任你,希望你也能信任我。”

    “1965年曾下发过一份名叫《关于军人判处徒刑后执行问题的通知》,通知中写明了现役军人和被开除军籍的现役军人判刑后的处理方式,被开除军籍的现役军人,会被发往原籍所在地监狱服刑,保留军籍的现役军人会送往军事监狱,副师级以上干部就算已经没有了军籍,依然必须送往军事监狱,同时掌握过国家机密的也要送往军事监狱,在军事监狱中呆到脱密期再送往原籍贯的地方监狱继续服刑。”夜叉王边走边说,目视前方,自顾自地依然在那解释着关于监狱中的种种,“军人故意犯罪会被剥夺军籍,但过失性犯罪并不会,过失性犯罪在进入军事监狱服刑结束后,依然会送回原军事单位继续服刑,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区别。”

    胡顺唐了解夜叉王所说话中的意思,那就是那三个追踪者肯定不可能是现役军人,因为现役军人不会关进优抚监狱,唯一可能的就是被剥夺了军籍而被送往优抚监狱的军人,亦或者退役后再犯罪的人,虽说这两种可能性都有,但胡顺唐从曾达能够篡改贾鞠资料猜测到,也许那三个人也是篡改了身份资料才躲在优抚监狱中的。

    开棺人、古科学部、李朝年、詹天涯,加上那支神秘的部队0021……这些人和事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这件事牵扯如此之广,是胡顺唐始料未及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跟随贾鞠一起找到那个烙阴酒酿造的五行坊,只有一步步揭开了开棺人过去隐藏的秘密,才能够将其他的秘密逐步给挖掘出来。

    “咸蛋,有句话我一直想说……”胡顺唐停下脚步,看着山下的城镇,也不去侧目看夜叉王。

    夜叉王沉默着,等待着胡顺唐说出下面的话。

    “过去的事情能影响未来,而你的未来就是现在,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还有一个未来或者是无数个可能性?纠结着过去,没有什么好处,我学会了很多,你也找回了很多你应该拥有的东西,你不是怪物,你有人性。”胡顺唐十分隐晦地说出这番话,就算是他面对夜叉王,也只能选择这种方式,因为换一个人,无论是谁,无论用何种方式与夜叉王对话,其结果只可能换来一顿暴揍。

    夜叉王深吸一口气,好像在吸收着傍晚被夕阳过滤后的清醒空气,许久等后方的三个人赶到后,才看着胡顺唐的侧面说:“未来有无数个可能?”

    刚赶到的贾鞠三人,听到夜叉王这句话,不知道那两人在前方急匆匆地走着,都说了些什么,只得互相对视了一眼,正要开口问,夜叉王却迈步继续向前走去。

    贾鞠撑着自己的双膝埋怨道:“喂,小朋友!能不能慢点走?照顾下我这个老人家!”

    “别叫我小朋友!”夜叉王头也不回地说。

    贾鞠抬眼看着胡顺唐,喘着气道:“好,那就叫你大朋友。”

    葬青衣一句话不说,搀扶着贾鞠继续向山下走,留下刘振明与胡顺唐站在原地。刘振明已经将突击步枪给藏好,进入市镇再拿着这支枪会引起城镇居民的恐慌,但现在他最关心的就是胡顺唐与夜叉王说了什么,还有胡顺唐下一步的计划,一路走来,他已经发现,无论是贾鞠还是夜叉王,对胡顺唐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这也许是胡顺唐这辈子最大的转变。

    “小时候,每次偷西瓜,都是我动手,你一个人把风,现在好像变了?动手的一直是你,我连把风的资格都没有,仅仅是当个旁观者。”刘振明看着山下的市镇,时间的流逝导致市镇中原本还可以看见的居民渐渐减少,这个时间段大部分的人都回到了家中,打开电视看看新闻,等待着黄金档的电视剧开播。

    胡顺唐苦笑道:“偷西瓜的时候是当贼,后来你又做了警察,这已经算是很大的变化,而且你现在不仅仅是一个警察,还是一个没有了身份却比曾经责任还要重大的警察……”

    胡顺唐说完,话头一转又问:“刘振明,我一直对古科学部到底是属于什么机构有好奇?警方?军方?或者都是?”

    刘振明迟疑了一下回答:“古科学部属于体制外的机构,因为属于体制外,所以体制内的各个部门都没有办法对我们进行管理和干涉,除了那个最高机构外,我们可以使用体制内各个部门的编制和称号,也许某一天你看见我,会发现我成为了某市运管处的处长,很可笑吧?”

    “明白了!”胡顺唐简单地给两人的对话画上了句号,然后向山下跑去追赶着前方的三人。

    五人下山后,绕过某间房屋的后院,因为岩石的关系,只能翻越那家后院所做的简易厕所。2008年的那场地震,导致片口镇这个方向,连同周围的小坝、北川、再往西去的茂县都变成了重灾区,加上原本就沿山而修,每到雨季都会导致山体滑坡的山路,让当时军队和地方的救灾行动数次搁浅。山路的断裂,让这些地方变成了一座座的“孤岛”,这已经是震后的第五个年头,片口镇虽然已经无法恢复成为当年山清水秀的模样,但这里的人还是保留了当初一贯的生活方式,最特有的便是四川人的那种有几平米的土地都不浪费,都会想尽办法种点蔬菜,以供家人食用。

    五人的打扮并未让小镇上还在路上行走的居民产生任何怀疑,只是在路过小镇的派出所时,大家都有所顾忌,甚至在离开派出所百米后,贾鞠还低声嘱咐葬青衣去看看在那里有没有贴着关于公安部下发的通缉令之类的东西。

    在大家都疾步赶往镇口的那家修理厂时,刘振明却在派出所门口停留了一下,看着那扇小门,想起了棺材镇中曾经工作的地方,不由得抬起了自己的手,低头看着,想着只是短短的一两年,人生就产生了如此的变化。

    就在刘振明举步离开那里,抬眼就看到一个老太太用浸湿的毛巾端着一个小砂锅向派出所内部走去,同时里面走出来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那汉子看见老太太后立即迎上去,帮忙端着砂锅,同时道:“妈,我回切吃,端起来做啥子嘛?”(妈,我回家吃,你把砂锅端到这里来干嘛?)

    老太太怒视着那个穿着警服的汉子:“回切吃?回切吃!你一个星期哪天回来吃过一顿饭?还回切吃,拿唠!给我把这锅汤喝完再上班!搞啥子嘛!一天到晚加班,你比国家领导人都还要忙?”(回去吃?回去吃个屁!你一个星期有哪一天回家吃过一顿饭?还回去吃!拿着!给我把这锅汤喝完再上班!搞什么!一天到晚加班!你比国家领导人还忙?)

    刘振明停住脚步,看着那老太太和自己儿子的对话,刚想挪动脚步,胳膊就被一只手拉住往前方拽着,刘振明回头看见是胡顺唐。

    在不远处的胡顺唐也看见了那一幕,虽说他没有听清楚老太太和那个汉子两人的对话,但也知道刘振明心中在想什么。他没有多余的话,在拽着刘振明往前走的同时,说了一句:“你妈应该在县城医院吧?我领你去看她!”

    “违反规定的事情我不做。”刘振明违心地说,前方街道已经无法看到夜叉王等人。

    胡顺唐停下脚步,注视着刘振明的双眼:“不孝和违反规定两者之间你怎么选?”

    “忠孝不能……”刘振明刚说完这四个字,就被胡顺唐厉声打断。

    “放屁!你给我记住,你脸上长着的是嘴巴,不是屁股!”胡顺唐抬起一只手,伸出两指抵住刘振明的喉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质!我挟持你去看以前请我吃过麦芽糖的阿姨,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你!你要是反抗,我随时撕票!”

    胡顺唐说完,转身跑开了,跑开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就是这么一刹那,仅仅是这么一刹那的时间,刘振明猛然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那个被通缉的夜叉王与胡顺唐在一起都产生了改变,而且还看似毫无理由地相信这个数年前在棺材镇总是充当放风角色,每次偷西瓜被发现,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替所有人背黑锅的傻子。

    ……

    数年前的那个夜里,刘振明带着几个孩子,来到胡顺唐家老宅子后方的田地中,盯着那个因为主动承担偷瓜责任而被训斥了一下午的胡顺唐。

    胡顺唐满脸泪痕,还在抽着鼻子,刘振明把一块切好的西瓜递给他,算是一种“安慰”,就在胡顺唐伸出双手去拿的时候,刘振明又将那块西瓜藏在了背后,凑近仔细观察着胡顺唐满脸泪痕的脸,问:“胡顺唐!你狗日勒是瓜娃子唆?你扯谎都不会?你一个人可以偷十几个西瓜?”(胡顺唐!你狗日的是白痴吗?你撒谎都不会?你一个人可以同时偷十几个西瓜?)

    胡顺唐没懂刘振明话中的意思,只是呆呆地“嗯”了一声,挪动脚步想要绕到刘振明身后,去拿他藏在那里的那块西瓜,丝毫不在意周围小伙伴们的嘲笑。

    就在胡顺唐绕到刘振明背后的时候,刘振明将自己身后的那块西瓜高高举起道:“好!我们这里有五个西瓜!你试哈能不能一起把它们给抱起来!”

    胡顺唐反应过来,眉头一皱,下午因训斥而减弱的倔强,又像是快熄灭的篝火被浇上了汽油一样,一句话不说俯身就将一个西瓜夹在了大腿中间,左右手又吃力地各抱起了一个,可是剩下的两个西瓜无论他采用什么办法都不能再抱起来。

    嘲笑、嘲笑,还是嘲笑……

    胡顺唐一次又一次地试验着,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他每次失败都会引起一阵哄笑。

    对哄笑声充耳不闻的胡顺唐重复试验着,谁都知道一个孩子根本没有办法一次性拿起五个西瓜,可那股子倔强依然促使着胡顺唐不断尝试。逐渐地胡顺唐有些疲惫了,周围看的小伙伴也有些疲惫了,挂在刘振明脸上的那种嘲笑也渐渐消失……

    小伙伴们逐渐散开,各自回家,老宅子后方的那块田地中就剩下了满头大汗,依然在不断尝试着抱起五个西瓜的胡顺唐,以及蹲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他的刘振明。

    胡顺唐额头渗出的汗水已经花了他的双眼,他下意识伸手去抹汗,却遗忘了自己左手抱着的西瓜,在抬手的瞬间西瓜滑落,胡顺唐一急,蹲下去要抱起那个西瓜,谁知道腿上夹的,右手抱的也全都滚落到了地上,西瓜碰撞着西瓜裂开了,胡顺唐也因此摔倒。

    摔倒在田地中的胡顺唐又立即爬起来,喘着气睁着模糊的双眼看着地上的五个西瓜,大声说:“不要笑我!我晓得我笨!但我总有一天要抱起五个西瓜给你们看!”

    蹲在不远处的刘振明,知道那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他蹲在那看着满脸混杂着泥土和汗水的胡顺唐,心想:这娃咋个就这么瓜哦?(这小子怎么就这么白痴呢?)

    如今,在川北的片口镇上,已经长大了的刘振明,看着那个小时候被所有人都骂做是瓜娃子的胡顺唐,突然觉得其实一直很愚蠢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虽然如此,但刘振明还是看着前方消失在街头的胡顺唐,喃喃道:“你娃咋个就这么瓜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