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诡异的驾驶员]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三十二章[诡异的驾驶员]

    直升机在峡谷中飞行,春季峡谷中的气流相对平稳,由于是顺江而下,直升机又几乎是贴着江面上十米的高度飞行,依然不时有窜来的气流让直升机产生微微的震动。

    胡顺唐一直看着机舱外,看着两侧已经逐渐变绿的植被从外面飞过,还有爬在岩石上端那些因为直升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而四下逃窜的山羊。山羊远处那个提着小木棍盯着直升机一脸迷茫的牧羊人,等直升机飞过了这才举起棍子来在那挥舞着。

    刘振明没有看窗外,则是一直注意着机舱内的情况,这架民用的罗宾逊r44直升机也不算罕见,许多地方警方近年也购买了这类的直升机用于执行搜查、搜救任务。实际上他更关心的是,胡顺唐和夜叉王本应该算是“仇人”的两个人,为何会变得如此的默契,当然他根本不知道在寻找“牧鬼箱”和“阎王刃”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驾驶员一路上保持着绝对的安静,永远目视前方,也不摘下实际上驾驶这类民用直升机根本就不用戴的头盔。相反先前一直平静且还有些欣赏这个驾驶员的夜叉王倒是提高了百分之两百的警惕性,因为就在贾鞠说出“开棺人”那句话后,这个驾驶员猛地回头扫过众人的那一圈,夜叉王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丝毫不掩饰的杀气。

    这股杀气是偶然吗?贾鞠好像知道开棺人是什么,而且那话中的意思也表明了开棺人对自己很重要,这一切仅仅只是偶然,因为詹天涯让他们寻找的“肖九酒”根本就不存在,换言之贾鞠当时自称自己是肖九酒,仅仅是出于需要他们的帮助,离开监狱。

    现在情况变了,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胡顺唐这小子这次算是主动惹了一身的麻烦,不仅仅是詹天涯,内鬼曾达,还有现在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酿酒师,以及酿酒师雇来的这个身手不凡的直升机驾驶员……

    夜叉王看那驾驶员紧紧捏着操纵杆,总感觉他会操纵直升机去撞山。

    机舱后,飞行了一段时间,贾鞠也算是感觉到了安全,虽说之前还不时看向后方,担心监狱方面会通知军方来追捕,殊不知现在詹天涯他们则在全力追捕逃跑的曾达三人,完全顾不上他们,而且这架直升机在峡谷下方飞行,避过了周围雷达站的扫描。

    贾鞠示意后方的刘振明和胡顺唐两人戴上耳机,随后说:“这玩意儿不错吧?这可是我花了四百多万从美国买回来的!进口货!”

    “现在警察也用这个。”刘振明在一旁补充道。

    贾鞠见刘振明也知道这个直升机,王婆卖瓜似的向其竖起了大拇指。刘振明看着他道:“全国有这种型号的直升机也没多少,你从监狱里逃走,这么多人目睹了这个直升机,就不怕有人顺着这条线索把你给抓了吗?”

    “不可能!”贾鞠摆手笑道,“资料都是曾达给我伪造的,观雾山优抚监狱中压根儿就没有贾鞠这个人!”

    “怎么?名字都是假的!?”刘振明好像话中有话,下意识看了身边的胡顺唐一眼。

    “不,名字是真的。”贾鞠摇头道,“但资料真的是假的。”

    “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刘振明看着扭头来看自己的贾鞠,“我查过监狱中的资料,你的那些入狱证明都是真的,有各类照片和证据。”

    贾鞠脸色一变,没有想到过曾达还留了这么一手,但随即脸色又恢复了,笑道:“没关系,我是加拿大国籍,我办完手上的事情,就想办法去加拿大,到时候他们就拿我没办法了。”

    刘振明无奈地摇头,告诉贾鞠:“走私、贩毒、涉嫌杀人,这些算不算重罪?就算你跑回没有引渡条例的加拿大,在那之前没有人想办法给你洗清罪名,曾达要想把你弄回来,只需将事情捅给媒体,政府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把你弄回来再调查清楚,赖昌星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不可能!”贾鞠虽然如此说,但双手还是更加拽紧了两侧的拉环,显得紧张,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下半辈子就真的在监狱中度过了,这三年中,若不是心中抱着要研究出烙阴酒秘密的信念,恐怕他真的已经变成了疯子。

    胡顺唐倒是对贾鞠为何这么富有有极大的兴趣,总之不大可能是烙阴酒的关系,如果是这样,这家伙也许早年就靠着那东西发了大财,也不用被曾达弄进监狱中来潜心研究。

    “贾老爷子,你是做什么买卖的?”胡顺唐身子前倾问道,但双眼却故意盯着机舱外,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

    夜叉王没有戴耳罩,却一直看着几个人的口型,知道他们具体在说什么。胡顺唐的问题也是他所关心的,这么有钱的人身边没有几个保镖的确很不可思议,竟然被曾达那么轻松就监禁在了观雾山优抚监狱中。

    “酒!”贾鞠道,伸出手做出抓着并不存在的酒杯姿势,左右晃了晃道,“最早是做蒸馏酒,也就是白酒的买卖,后来开始做红酒,因为红酒的利润最大,蒸馏酒要想提高利润,按照传统的办法利润是很低的,除非采取乙醇勾兑,现在市面上的酒,极少数是没有勾兑的,就连那些名酒也不例外,谁也不会嫌赚得多。”

    酒的买卖?这点似乎应该是众人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谁也想不到一个做酒买卖的人,竟然这么有钱,四百万的直升机挥手就从美国买来,这个疑问刚从大家脑子中冒出来,贾鞠好像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解释道:“我虽然家里面几代都是酿酒师,但做的都仅仅是代理买卖,自己酿酒来卖,风险太大,而且我很节省的,若不是三年前策划的逃狱计划,我才不可能买这架直升机呢。”

    说完,贾鞠又对着通话器问驾驶员:“喂,离预定地点还有多远?”

    驾驶员回答了三个字:“半小时。”

    “半小时?是半小时到达预定地点,还是给你半小时的思考时间!?”贾鞠皱着眉头,足以看出他已经对这个驾驶员很不耐烦了。

    驾驶员不回话,只是目视前方。夜叉王看着驾驶员,又冲机舱后方的胡顺唐笑了笑。

    胡顺唐伸手摘下自己的耳罩,连同贾鞠的耳罩也摘了下来问:“你从哪儿找来的人?”

    贾鞠没有听清楚,摇头表示听不清,此时刘振明掏出一个小本子来递给胡顺唐,胡顺唐在本子上写下了自己要问的话,也示意贾鞠写在上面。贾鞠看完了上面那一行字,飞快地下笔写道——人才市场!

    人才市场?胡顺唐和刘振明看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你骗鬼呢?能在人才市场找一个直升机驾驶员?但从贾鞠面无表情盯着前方的脸孔,胡顺唐分析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地方说话不太方便,于是不再纠结这个问题,等有机会了再问。

    胡顺唐也知道夜叉王一路上都盯着那个驾驶员,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直升机终于飞离了峡谷,拉高后向深山中飞去,飞入深山后又急速降了下去,沿着深山中一条小河流飞行,胡顺唐从机上目测,机身距离下方那条小河流不过是几米的距离,螺旋桨带出来的气流将两侧树木的枝叶刮得漫天都是。

    直升机开始向下降落,竟向河流中冲了过去,胡顺唐见状一把抓住了贾鞠,却听到刘振明在身后道:“别担心,r44可以降在水面上。”

    直升机平稳落在水面上,好在是所停的河水不是很湍急,稳稳停下来直升机只是慢慢向旁边漂流了一下,驾驶员打开门跳出去,用绳索将直升机固定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胡顺唐看到那颗树上已经有捆绑过的痕迹,看起来这驾驶员应该是为了这次的计划在这个地方做过几次演练。

    众人离开直升机,夜叉王却直接跳进了水中,跳下去后又浮起来,抹去脸上的水渍对胡顺唐喊道:“半桶水,下来洗洗晦气!”

    夜叉王这句话没有把胡顺唐叫下来,倒是贾鞠转身就扎进了水中,游了一阵,钻入水中又冒起来,脑袋冲出水面的刹那,发声大叫道:“老子自由了!终于自由了!”

    贾鞠的叫声,吸引住了除驾驶员之外所有人的目光。胡顺唐靠在树干上,带着笑意看着水中的两人。贾鞠站在水中,脱掉自己那一身衣服,用力甩向水的下游,举起双手说:“我这里有一半!”

    说完,又指着夜叉王道:“你那里也有一半,只要合并在一起,再找到五行坊,我们所做的事情足以改变历史了!”

    五行坊?胡顺唐愣住了,那是什么意思?

    “贾老爷子,五行坊是什么?”胡顺唐看着贾鞠问。

    贾鞠只是笑,一句话也不回答,躺在水面上,顺着水流向下游淌去,闭着双眼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夜叉王站在水中,盯着他,向刘振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去盯着贾鞠,保护他。

    刘振明会意,顺着河岸旁边向下游走去,边走边脱去监狱警卫的衣服,走过一直站在那冷眼旁观的驾驶员身边时,礼貌性点了点头,可驾驶员没有丝毫反应,只是看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双手也是揣在皮夹克两侧的衣兜中。

    当河岸边上只剩下胡顺唐、夜叉王和驾驶员三人后。胡顺唐走到离驾驶员几米外的地方,带着笑意问:“天气升温了,一直戴着头盔不难受吗?”

    驾驶员并不回答他的话,只是慢慢后退了一步,靠近身后那颗并不粗大的树,张口冷冷问道:“开棺人,谁是?”

    驾驶员说话很奇怪,从一开始夜叉王就发现了,话不多,但每次都只是说重点,而且说话常常用错语法,颠倒其中词语和字的顺序,可此时突然开口来问两人谁是开棺人,虽说夜叉王并不觉得意外,倒让胡顺唐有些纳闷。

    胡顺唐正要回答驾驶员的话,夜叉王就突然举手笑道:“我是!”

    说话的同时,夜叉王向胡顺唐挑动了下眉毛,转身爬上水岸来,手中提着贾鞠脱下来的那件囚衣,拧着衣服里的水又问:“我们谁是开棺人与你有什么关系?”

    “杀错人……”驾驶员突然张嘴吐出这三个字,随后象条蛇一样贴着树干绕进了后方的灌木丛中,接着才听到从那里又传来两个字,“麻烦!”

    杀错人麻烦!?胡顺唐听清楚后面两个字,立即向后方急退了几步,盯着已经纹丝不动的灌木丛中,完全不知道驾驶员的去向。

    夜叉王没有挪动步子,抓着手中拧紧成条的衣服,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慢慢抬起手来,在手举着与自己肩头并行的时候,突然喊道:“半桶水,下水!”

    胡顺唐闻声,一个后翻跳入水中,刚翻身跳下去水中溅起水花的同时,水面上就飞过三支短箭,短箭擦着水面而过,掠过后还在水面带起了一道水痕,最后刺入河流对岸的一颗小树上,直接将小树给刺透,足以看出力道极足,是下了杀手。

    夜叉王俯身就向射出短箭来的地方冲去,快冲到的时候突然刹住脚步,将手中拧成条的衣服向旁边的灌木丛中击去,喝道:“出来!”

    “啪……”灌木丛上端的枝叶被夜叉王手中的衣服扫落大片,却没有任何反应产生,好像那个神秘的驾驶员并不在里面。

    就在此时,在水下的胡顺唐慢慢冒出头来,目视着四周。刘振明也和贾鞠从下游沿着河岸走上来,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胡顺唐与夜叉王两人逗乐,夜叉王将其推进了水中。

    “洗洗吧!除除晦气!”贾鞠笑道,边向前走边看向四周,发现少了一个人又问,“那个谁呢?”

    刘振明看着夜叉王手中拧成条的衣服,又看着旁边灌木丛中被扫平了一面,立即明白了,侧身将贾鞠挡在身后,抬起手中的95式步枪。

    贾鞠被刘振明的动作吓了一跳,忙问:“你干什么?”

    刘振明没有回答贾鞠的话,因为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夜叉王不会没理由那么做,倒是夜叉王简单地回答了贾鞠的问题:“没什么,只是闹鬼了!”

    “啪……”地一声响,夜叉王猛地一转头,刘振明也立即将枪口调转向那声巨响发出来的方向,只看见从另外一处灌木丛中飞出来一根长鞭,而长鞭的目标则是在水中只冒出个脑袋的胡顺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