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审讯]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十七章[审讯]

    回到牢房的胡顺唐,已经在期待着第二天的放风时间,也只有那个时间能够与刘振明、夜叉王商议下一步的打算。毫无疑问,曾达已经机关算尽,可依然不明白曾达的目的是什么?他会用那个酒祖来干什么,发财?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可是曾达对钱感兴趣吗?如果消息走漏,全世界都会有人盯着这个酒祖,形成有钱赚,没命花的局面他也不想见到。

    扑灭罪恶?曾达嫉恶如仇这一点无须质疑,只是过于偏激,如果在允许的情况下,他估计在公交车上抓着小偷都要砍断小偷的手。

    胡顺唐倚墙而坐,眼前不断重复着僵尸死前的画面,还有大山靠着墙壁不断撞击后脑的模样。

    他们是罪犯,这是报应,罪有应得。胡顺唐反复对自己说,然后不断将自己放在受害人家属的角度来考虑,也只有这样才会让他内心中好受一些,不过最可怕的还是看着一食堂的囚犯在饮下了酒祖改良品后,看着电视中僵尸死时画面那种兴奋的场景。

    可怕的不是酒祖,是人性,那东西只是将人心底最丑陋的东西给挖掘出来而已。

    胡顺唐盘腿靠着墙壁,一直等到警卫打开推拉窗,用电筒照着喝令他上床睡觉时,他才意识到夜已深。慢慢走回床边,躺下后许久才让自己有些困意,心中却一直惦记着第二天清晨的放风时间。

    凌晨3点,牢房门上面的推拉窗被打开了,一只手伸了进来,往地面扔了一支燃烧着的黑香,随即推拉窗又被关闭。几分钟后,牢门被打开,两个警卫走进来,其中一人探了探胡顺唐的鼻息对另外一人道:“彻底睡死了,动手吧!”

    另外一人似乎并不放心,抬手就对着胡顺唐抽了一耳光,“啪”声响后,两人看到胡顺唐只是略微偏头,这才放心,互相点头,抬起胡顺唐向走廊外走去。

    ……

    一桶还带着冰块的水泼在了胡顺唐的头顶,刺骨的冰冷立刻让他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奇怪的房间内,而房间里的摆设和自己曾经住的古科学部成都办事处的集装箱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次自己被金属扣条死锁在了一张椅子上,椅子由实心钢焊接而成,无法挣脱,更不可能将椅子给撞碎。

    整个房间内只有头顶吊着一盏昏黄的灯,面前三米外摆放着一台电视机。电视机旁边站着一个戴着滑雪面罩,全副武装的男人,手中还提着又一次盛满冰水的桶,正欲向胡顺唐倒下去的时候,房间内响起一个胡顺唐熟悉的声音来:“不用了,他已经醒了。”

    男子放下桶,后退了几步,退出了灯光照射范围内,隐入黑暗之中。

    胡顺唐抬起头来,甩了甩脑袋,脑袋还是很痛,知道自己应该是中了迷香或者哥罗芳之类的东西,对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感觉到有些纳闷,最重要的是广播中那个声音是詹天涯……

    “胡顺唐,我只问你两个问题,希望你能老实回答。”广播内响起詹天涯的声音,无比的冰冷,又带着一种极易察觉到的厌恶。

    “詹王八,你是不是有病?”胡顺唐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问道。

    “第一,肖九酒你找到了没有?第二,曾达和刘振明到底在监狱里做什么?”詹天涯不回答胡顺唐的问题,提出了两个问题。

    曾达和刘振明在监狱里做什么?怎么还有刘振明?胡顺唐还处于半清醒状态,脑子里面还没有开始快速运转。此时,詹天涯在广播里面又重复了一遍那两个问题。

    胡顺唐抬头道:“肖九酒找到了,现在化名叫贾鞠,但我不明白你说曾达和刘振明在做什么是什么意思?”

    胡顺唐按照和曾达傍晚时候商议好的话说了一遍,同时又意识到詹天涯会不会已经意识到了曾达有问题,是古科学部的内鬼,但不明白为什么连刘振明都要牵扯进来?难道说刘振明和曾达本就处于合作关系,下午的事情只是他们在演戏给自己看?

    “曾达和刘振明到底在监狱里面做什么?”詹天涯又问了一遍,这句话说完后,那个戴着面罩的男子又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提着那桶冰水泼向了胡顺唐,紧接着按动了旁边的一个按钮,按钮被按动后,随即便听到房间四面都有不大的“轰隆”声发出,从四角处喷出连肉眼都能看见的白色寒气,顿时让整个房间内的温度开始持续下降。

    胡顺唐冻得浑身哆嗦,但咬牙忍着,感觉浑身的皮好像都已经脆了一般,看着黑暗中喊道:“詹王八!是你让我去调查肖九酒的!还是你派刘振明和曾达配合我的!我扮演的是犯人,他们是警卫和医生,我怎么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放我走!”

    “曾达和刘振明到底在监狱里面做什么?”詹天涯继续冷冷地重复,接着眼前的电视亮了,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内坐着一个男子,胡顺唐看着那画面便知道这房间里肯定有个监控,因为那画面上的男子就是自己。

    广播内的声音此时又响起:“好好看看你自己,你就是个人而已,你保守太多的秘密,就像是每天都在吞食炸药一样,如今你的身体就像是个炸弹,一点就爆!你说出来,皆大欢喜,你不吃苦,我也能快速解决曾达和刘振明的案子,如何?”

    胡顺唐低下头摇着脑袋:“我不明白你在做什么,我只是去找肖九酒的,曾达和刘振明的事和我没关系。”

    “你们的嘴都很硬,很好。”广播内的詹天涯又说,“夜叉王比你还能扛。”

    夜叉王!?电视机的画面一抖,变成另外一个房间内,房间中的陈设和现在完全一样,只是椅子上被绑着的不是胡顺唐而是夜叉王。夜叉王不断被泼着冰水,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从画面中他张大的嘴巴看得出,他是在大声的骂着,拼命地想要挣脱铁链,像是一头野兽,手腕和脚腕被扣住的地方已经勒出了血来。

    “他是怪物,你也是怪物,只是他这种怪物比你还可怕,所以我们需要给他加餐。”詹天涯的话说到这的时候,画面中夜叉王所坐的座椅突然闪起一阵火花,紧接着夜叉王开始浑身剧烈抖动起来,即便是这样,他还咬着牙努力保持着姿势,试图张嘴大骂,但每当嘴要张开的时候,因为电击的关系又不得不合上。

    刚看到这,胡顺唐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有了麻痹的感觉,只是那么一下,刚想说话,电击却已经加强,有股力量一下将他拉向椅背死死靠着,抽得浑身颤抖,脑袋不住地上下抖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顺唐的脑子中都已经一片空白了,电击停止了,他也浑身一软,脑袋向下一垂。蒙面男子上前去摸他的鼻息,还没到鼻子的位置,却被抬头起来的胡顺唐一口咬住了手指,蒙面男子一下就慌了,想收回手却已经晚了,只能拼命地打着胡顺唐的脑袋,大声喝斥着让他松口!

    蒙面男子看到双眼布满血丝的胡顺唐发出如野兽般的声音,而自己手指感觉已经快要断裂了,正在此时电击又一次传遍了胡顺唐的全身,同时也传向了那个蒙面男子。

    胡顺唐被迫松口的瞬间,电击男子被那股电流弹开,撞在旁边的墙面上顿时晕死了过去,随即电击消失,胡顺唐垂下头来,对着那个蒙面男子咧嘴一笑,又将目光投向电视画面中——画面里,夜叉王和自己一样,因为电击的关系浑身软了下去,头垂拉在下面,身体各部位的肌肉还在不时地抽动。

    “最后问一遍,说还是不说?要是你不说,夜叉王就马上送命了。”广播中詹天涯的声音说道。

    胡顺唐看到电视画面的右侧出现一个蒙面男子,手持一把手枪,走近夜叉王,对准了夜叉王的胸口,又抬起头来看着监控头,好像是在等待着胡顺唐的回答。

    胡顺唐没有回答,却猛地向前冲去,可根本没有办法摆脱金属扣条还有铁链的束缚,只得在椅子上挪动着,嘶声喊道:“詹王八!你这个王八羔子!x你妈!”

    枪响了,虽然画面没有声音,但胡顺唐还是看到那人手中的枪响了,枪口喷出火花来,随后周围变得一片死寂,胡顺唐所在房间内也没有丁点声音发出。再看画面上,那个男子收起手枪,隐入黑暗,可画面中夜叉王的胸口却没有出现子弹击中的痕迹,只是有一团类似火药烧过的痕迹。

    “咔嚓”门开了,曾达穿着白大褂,双手插在口袋中慢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盯着胡顺唐,伸出手来拍了几下,鼓掌的同时抬脚踢了在旁边的蒙面人:“喂,醒醒,把他松开。”

    连踢了好几下那人才起身,摇晃了下脑袋后,捂住自己被咬得血淋淋的手,慢慢走到胡顺唐跟前,但迟迟不敢下手去解开胡顺唐,担心又被咬。

    胡顺唐看着曾达,咬紧牙关,等蒙面男子将他解开后,胡顺唐径直向曾达冲了过去,就在快到曾达跟前的时候,下巴处就被曾达握住的一支手枪抵住了。即便如此,胡顺唐还是挥拳击了过去,曾达张开手掌握住胡顺唐的拳头,目光扫向电视机说:“冷静点,现在对准夜叉王的枪可是真的。”

    胡顺唐微微侧头,看着电视画面中,那个蒙面人站在夜叉王的身后,手中的枪抵住了夜叉王的后脑,狠狠地抵住。

    胡顺唐放低拳头,推开曾达准备向外走,曾达跟在后面道:“做个小小的摸底测验而已,就像是以前你上学的时候要正式考试前的彩排,那只是空包弹……”

    胡顺唐刚走到门口,又是一个蒙面男子出现在他跟前,一只手握着腰带,一只手抬起来向他拨动了一下,示意他转身。

    胡顺唐握紧了拳头,正欲抬拳就揍,曾达已经走到他身后来说:“年轻人,火气不要太大,对身体不好,有空我给你开个药方,你自己照着方子去抓一剂药,喝上十天,保证让你神清气爽,作为今夜摸底测验的奖励,我会想办法把你和夜叉王分配到一个房间中。”

    胡顺唐转身正要开口的时候,曾达却用枪口指着他的嘴巴道:“现在静下心来,听我讲解详细的计划过程,听完还可以回去小睡一会儿,不要记恨我,你要相信,如果刚才真的是詹天涯在审讯你们,他的手段比我残酷一百倍!他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半个小时后,浑身上下还在刺痛,皮肤都快裂开的胡顺唐和夜叉王两人走进了房间内。一直等警卫将门牢牢关死,两人才一下瘫倒在地上,从那个地方离开后,曾达本让人陪着他们回来,但两人都咬死说不用,咬着牙硬撑着走回了牢房,这一天来,两人先是在罪孽堂里受刑,其后胡顺唐又被拖进食堂内揍了一顿,还未彻底缓过来,凌晨时分又被拖走遭受了电击,就算意志可以强撑,但身体早就吃不消了,若是平常人,早就昏死过去,至少十天半个月才会醒来。

    两人缓过来一阵后,夜叉王试图爬起来,却又因为双臂发软倒了下去,胡顺唐咬牙坚持着爬了起来。夜叉王嘟囔了一声:“半桶水,你吃药了?”

    说完,夜叉王不顾浑身关节都在“咯咯”作响,怪叫了一声撑起来用背靠着墙壁,皮肤刚贴上墙面,又赶紧离开,差点叫出声来,却看到胡顺唐闭眼在那一句话没说,只得拼命忍住。

    “咸蛋,我刚才真以为你死了。”胡顺唐闭眼说,“我看着枪口冒出火花的瞬间,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夜叉王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白痴!你认识詹天涯也不算短了,虽然老子不喜欢他,但他属于喜欢动脑多过于动手的混蛋,再说我被他审讯过,他知道审讯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所以不可能在我身上使用两次相同的审讯办法,但我的确没有想到是曾达那个老杂碎……”

    说到这,夜叉王支撑着想起来,但浑身还是发痛,只得在那拼命地抖动了一阵,活动了下四肢,咬牙问:“喂,老杂碎到底想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