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冰层中的诡事II

作者:唐小豪0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悠闲小农女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午夜开棺人最新章节!

    第四十三章 冰层中的诡事ii

    “喂,怎么了!”胡顺唐看见身后不断晃动的灯光,知道况国华又出什么状况了,赶紧侧身来询问,却看到况国华的身子卡在那一动不动,莎莉保持着侧身的姿势想拉动他都困难,只能腾出一只手去拽着他的衣服,因为他的右手也被卡在身体前面。

    这胖子也太笨了。胡顺唐转头看向前方,好在是前方不远处就逐渐宽敞起来,但目前这个情况只能让况国华返回,按照最早过那个钻出来洞穴的办法,一个人推,一个人拽,估计只有这样才能让况国华通过冰层的缝隙。

    可事实很残酷,况国华的身体完全卡在了缝隙之中无法动弹,可他好像并不着急,死盯着自己面朝的那面冰层,在看着什么。

    莎莉和胡顺唐都发现了他不正常的表现,胡顺唐高声问:“你在干嘛?看什么呢?”

    “里面有东西……”况国华声音很低,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冰层里面。

    胡顺唐一听,眉头皱起道:“什么东西?不要瞎看!赶紧离开!”

    有了上次崖墓的经验,特别是面对那只戴着上尸眼面具可以导致人晕厥的巨型蜘蛛,胡顺唐知道很多东西在没有确定其安全之前,最好不要久久注视,否则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让你丢掉性命,但无奈的是人的五官是可以发现危险临近的最佳渠道,当你的肢体触觉意识到的时候,你离死也不远了。

    “噢。”况国华很憨厚地点点头,听话地扭头,但扭过去马上又转过来继续看着冰层内道,“里面好像有个被冰封的人。”

    里面有冰封的人并不稀奇,先前已经看到过了,可况国华接下来说的话让胡顺唐吃了大惊:“咦?那不是先前一直跟着你们的小女孩儿吗?”

    “什么?”还未等胡顺唐说话,莎莉就赶紧凑过去,发现冰层里面果然是彭佳苑,她张大双眼,一脸的苦相。

    莎莉看到这拼命拍打着冰层喊着彭佳苑的名字,此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明明在冰层中的彭佳苑竟然摇摇头,随即消失了,听见况国华和莎莉话的胡顺唐挤了过来,刚好看到彭佳苑“消失”的一刹那,但他却看清楚了,根本不是消失,而是彭佳苑转身离开了,而她的右手好像还牵着谁……

    “这个冰层不厚!很薄!是凸出来的!”胡顺唐拼命拍打着冰层,又拿出棺材钉凿了起来,莎莉挤在中间干着急,干脆也抢过胡顺唐的棺材钉开始凿,胡顺唐又掏出两支棺材钉,递给况国华一支,自己拿着一支,三人使尽全身力气凿着面前的冰层。

    十几分钟后,冰层终于被凿开,和胡顺唐意料中的一样,冰层不厚,只是像泡状的东西一样,从十字通道左侧的方向凸了出来。凿开一个口子后,见有了希望,又赶紧将冰层口扩大,扩大到足够钻进一个普通人的口子后,胡顺唐立即扶着莎莉钻进去,自己随即也钻了过去,向前方追去。

    两人逐渐消失在十字路口的左侧通道内,被卡住的况国华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那,半天才反应过来,先是低声朝着通道深处问了句:“喂,你们走了?”

    没有人回应,况国华这下急了,声音抬高:“喂!你们真的走了?不要扔下我!我还在这呢!喂!喂!”

    黑漆漆的通道内没有人回应,原本就胆小的况国华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哭丧着一张脸,开始拼命挪动自己的身子,想要从冰层缝隙中出去。

    通道内,胡顺唐在前,莎莉跟在后面,朝着前方紧追着。虽然两人也很纳闷为什么彭佳苑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在她出现的一瞬间,这个问题好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要将她从那个神秘的判官手中给抢回来。

    彭佳苑右手牵着的那个人,除了判官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除非……是夜叉王已经找到了彭佳苑,但那也不可能!以夜叉王先前的所作所为,他要是找到彭佳苑,肯定会第一时间送她回孤儿院,不会将她带到这个地方来。

    “等等!”胡顺唐猛地刹住脚步,停下来,一把拽住自己身边的莎莉,用头灯四下一照,又是一个十字路,这是进防空洞后的第二个了,如果再出现第三个,很容易走迷路,想到这胡顺唐将男孩儿给自己的五禽骨粉罐子拿出来,打开后,拿出一点来小心翼翼地洒了一点在来时的那条路上,随后才看着面前的三条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莎莉此时回头看了一眼,说:“糟了,我们把胖国华忘了。”

    莎莉一心急,把“况国华”说成了“胖国华”。

    胡顺唐只是“嗯”了一声,如今他的注意力没有办法集中在况国华身上,必须考虑三条路应该朝哪一条前进,而且不能冒险让莎莉和自己分开追赶,就算莎莉追上了,也拿判官没有任何办法,只会让她陷入险境。

    “况国华身边还有珍霓哥,那只耗子比他厉害多了,相对于耗子来说,他是累赘。”胡顺唐说着,用头灯仔细照着前方的三条路,观察着上面的痕迹。整个防空洞地面都结上了一层冰,毫无疑问,那是渗出的地面湿气所导致的。这里与东北地区不同,零下30度的气温下,地面会结冰,无非只有两种情况,其一是下雪导致,其二是倾倒生活用废水所导致。

    无论是判官还是其他人,要带着一个孩子以这么快的速度逃离,如果穿着普通的鞋子在这样的冰面上行走,早就被他们追赶上了,百分之百也是有所准备,穿着和他们相同的钉靴。

    果然,观察了一阵后,胡顺唐发现了正对着的那条路上有钉靴踩过的痕迹。步子与步子之间的跨度很长,脚印的大小加上步距可以推算出这个人的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八左右,而判官的身高差不多也是一米七八的模样。加上右脚钉靴印记比左边的要深,可以判断出判官将彭佳苑抱在右手离开的。

    “是这个方向!追吧!”胡顺唐起身来,拉着莎莉继续向正前方追赶,一边跑一边留意着冰面上留下的脚印,脚印一直在延续,而且跨度越来越大,看起来判官好像在蹦着走。

    追了一阵,脚印突然间消失了,胡顺唐猛然刹住脚步,再一抬头,傻眼了,因为在他们两人眼前出现的又是一个十字路口。

    糟了,怎么又出现一个十字路口,这些通道到底是拿来做什么的?迷宫吗?难道这的确如传说中那样,成都地下防空洞四通八达,像蛛网一样布满了城市的整个地下。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此处所在的位置,也不属于成都的市区范围内,在这里挖防空洞有什么意义?

    “再这样走下去,我们会迷路的。”胡顺唐盯着十字路口,即便是五禽骨粉可以指路,但如果接下去又遭遇到数个甚至数十个十字路口又该怎么办?小罐子中的五禽骨粉迟早会用光的。

    胡顺唐和莎莉虽说戴着手套,但双手都已经被冻得发麻。翻过背包看温度计,上面显示现在的温度是零下三十五度,又下降了五度,照这个速度降下去,迟早会降到零下五十度的模样,到时候就会和南极、北极没有任何区别了。但这怎么可能?这是中国的西南地域,就算在地下也应该更温暖才对。

    莎莉见胡顺唐焦急,忙安慰道:“我记得路!我们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接着直走,发现第二个十字路口后又直行!”

    胡顺唐默默点头,他不怀疑莎莉的记忆力,因为她使用的是胡淼的身体,胡淼可以说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唯一的缺点就是胆子太小。可就算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迷宫就是迷宫,不过判官为什么会在这个迷宫内来去自如?他从其他入口进来,到他们所在的位置,难道是一种巧合?不,这种巧合的可能性非常低。

    胡顺唐你要冷静,以前在没有接受过詹天涯的训练前,自己凭的就是冷静的思考,否则白狐盖面事件也无法解决。判官一定是通过某种办法顺利找到来去的路,一定会有痕迹留下来的。

    站在十字路口,两人在中心位置四下寻找,看有没有判官留下的痕迹。可惜查看了一阵后,两人回头对视都摇摇头,往哪个方向追下去,还是返回?想到这,胡顺唐突然一跺脚道:“我真白痴!”

    “怎么了?”莎莉忙问。

    胡顺唐回身看着来时的路:“可以让珍霓哥顺着判官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追踪,这点我给忘记了。”

    莎莉一喜,忙道:“那我们赶紧回去吧,顺道把胖国华也给救出来。”

    两人转身时,胡顺唐意识到先前好像遗漏了什么东西,因为在每个十字路口的交叉处都会有一个铁罩吊灯。他抬头看去,那吊灯顶端的铁罩上虽然已是锈迹斑斑,但灯泡依然在,顺着铁罩上面看见有一条明线从顶端一直紧贴着墙面拉了下来,是开关,准确地说那个年代使用的是灯绳,这样看来,整个通道内肯定是有电力供应,通道内的电源应该有一个统一的电闸用来管理。

    看到墙面上时,隐约可见上面有密密麻麻排列的字体,看样子不是用粉笔,就是用石灰写成。最上面一行写着“坚持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方针,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在右侧则写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两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口号,这样的口号甚至持续到了八十年代初,胡顺唐的记忆中在广福镇小时候还能看见很多墙面上用白漆刷着类似的口号,也听盐爷说过不少那个年代的“趣事”。

    可问题在,这个地方如果是防空洞,挖好后又废弃的,为什么会留下这种字体?毫无疑问,那个年代挖掘防空洞,大部分是发动群众,但由军队指挥,这个所谓的零号防空洞看样子不像是普通民众使用的,按理说应该全由军队来挖掘,属于保密范围,既然保密为什么会有这种口号留下来?如果说洞内要刻意留下这种口号,一定会贴上纸制标语,亦或者用白漆刷在墙面上,绝对不会写出这么小的字来。

    胡顺唐凑近墙面上那行字,那行字向前方延伸,写作的顺序是从十字路口左侧的方向到现在所站的方向,而其他三条路墙壁上却什么都没有。

    莎莉也沿着墙面走着,走了一阵看着勉强能读出来的字体,断断续续念道:“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古代有一位老人,住在华北,名叫北山愚公……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派了两个神仙下山……把两座山背走了……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帝国主义,一座叫封建主义……哎,顺唐,这东西看起来很眼熟。”

    胡顺唐沿着字体的方向向前慢慢走去,头也不回地道:“你不可能眼熟,应该是胡淼的记忆,也许是她曾经读过这篇文章,这是**在1945年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闭幕词,后来收录在《**选集》第三卷。”

    胡顺唐被胡虎送到吴天禄处的时候,叮嘱吴天禄一定要严加管教,当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而吴天禄对胡顺唐从小灌输的思想便是,从政走仕途,甚至找了很多关于这类的书籍让胡顺唐阅读,还严令他不允许看所谓的“课外书籍”,说是对他的未来有好处,所以对于那个年代的事情,胡顺唐知道的往往比同龄人要多。

    “噢。”莎莉点点头,慢慢走向胡顺唐身边,“看这些字有什么用?里面会隐藏什么秘密吗?”

    胡顺唐摇头:“秘密没有,就是一些口号,无聊时抄下的东西,但足以说明一点,在这个零号防空洞被挖出来后,随即被弃用,但是依然有人偶然进入这里面,将这个地方当做了他们躲避父母和老师的场所,你看,这些字体看起来不像是成年人写的,估计也就是年龄十六七岁的孩子,你是没有办法理解,但我在那个年龄段的时侯,也会有自己的伙伴,去寻找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私密场所,在那里我们就是王,老师和家长都管不了,叛逆的年龄……”

    莎莉的确无法理解,但胡淼的记忆却能够理解这一切。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和七十年代出生的人,虽然存在巨大的差距,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他们那个特殊的年代,比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更为叛逆,越是压抑的时代,人心就越容易敞开,这是一个永远不变的道理。

    “也就是说,这三条路,其中有一条估计会通向另外一个出口,而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我们身处的这条路,要是我们返回找胖子,再让珍霓哥追踪,估计判官早没影儿了,要想找到那孩子,我们只能赌一把。”胡顺唐已经下定了决心,拉着莎莉就向前方走。

    可这次,他遗忘了将五禽骨粉撒在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